不懂裝懂(上)

最近天天看別人在說國安法,看完感到非常恐懼。未成年前第一次感到同樣程度的恐懼,是數學科的老師把會考的評分標準和考生表現告訴我們。基本上我是那種裸玩奧數仍會拿獎的人,所以會考要是數學科拿不到A1是我自己的錯;我感到恐懼的是原來將來自己要和數學非常不好的人(起碼佔一半)同一個社會——中學程度的數學教程裡真的沒什麼大是大非的對錯爭辯(不像歷史),但如果問題不是出在大家的政見不同而是根本上的理解力差異,那就真的麻煩了……所以後來看到丹麥的人民不只可以免費讀大學、七成人最終可以讀到而且他們的大學排名並不特別「野雞」的時候,我才開始對人類有點信心而且有信心相信只是香港教育制度不夠先進而已。論智商香港人並不弱,所以問題出在優質教育並不夠普及之上。香港人以轉口賺第一桶金,用財技(地產)把盈利數額不斷倍增,中間沒有高科技那種要經年累月投資心血(大部分白做)的玩意,所以內心特別野蠻,社會問題乏力解決,暴富的醜惡面貌不斷暴露於世界之前。如果小學生都可以做首富,真的很難有說服力叫人投資教育和科研——不只政府或者財團要出力,家庭文化、老闆心態和企業文化等等都要配合,不然事倍功半。

所以我就是說不出「我愛香港」這種違背良心的說話。本來就是dead end的進化樹走向,很難不被「拋售」再被「私有化」便於管理。看看那些「愛香港」是不是不斷把香港文化推入死路一條,就知道他們是不是「我愛令我賺錢的香港」。

國安法最恐怖不只是它超越了普通法的限制(也就是客觀性並非用國際標準因此外人容易中招,實際變成排外的力量),而是有一班根本不知道法律是用來幹什麼的人在那裡討論法律。相比之下,「三文魚有肺炎」的笑話我覺得真的是可以笑一下的小錯。

法律只是條文,執法方的動機才是立法效果的重點。法律的功效可以因應執法的動機千變萬化,但法律從來都無法阻止強姦犯侵犯別人或者殺人犯殺人,也不會令沒良心的騙子變成有良心。

法律是阻嚇被「誘惑」去幹壞事的人想多兩轉被抓的後果而不做。

換句話說有人仍然覺得經歷了一年香港人還是沒有足夠的時間思考所以要立法「幫忙」給點思考空間;又或者這已經不是正常的法律,只是是強制香港人繼續一天十小時工作加上三小時車程的奴役(而且如果不再加三小時的進修、一小時的體訓,吃飯時間放在工作/進修/車程裡,基層根本爬不上去可以組織健康家庭的階層),不准公開集體反抗發洩不滿要求變革,因為配合國策的話,大部分有上進心的香港人只能過這種非人的日子。

(未完)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民生變國安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