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界點

昨天在老家通頂清場,去到今天清早六時,不問世事的好前輩很擔心地問我工作安排如何。我好整以暇地說,十成九開工不成。果然。

十多年前開始「正常」社交時,為了追回大量失去的進度所以非常急進,寧願用「會破壞關係」的高險的非典型方案去行動,形同「炒warrant」。但因為被老闆說我不懂人際做什麼都不會有好下場,那我當然得「控制損失」,長痛不如短痛,當交學費也好。

那時,曾被不少人(不同背景及年齡層)批評為何我和「讀書不成」的人打交道,覺得我「學壞」、「不長進」。

但作為科研人,我很清楚地知道科學事實是他們口中的「讀書不成」者才是主流,才是「現實」。社交手段強不強、人際交往做得好不好的定義,當然不是「精英」們說了算。

首先,我發現人是很情緒化的生物,而對正常人來說,理智和利益是心平氣和的時候才會出現的東西。只要稍為刺激,大部分人都會「抽風」,這和我這種在考試時可以被比平時表現好很多的「考試達人」差超級遠(當然我平日很糟其實是鼻敏感缺氧惹的禍……考試時壓力下成功爆SEED終於能正常發揮而已)。所以精英要是說話得罪人群,後果極度嚴重。人群會不顧利益、作出不理智的戰法,而且雙方(包括執法方)都是這樣,所以社會秩序會極速淪陷。然後我發現有很多努力也讀不成書的群落減去嚴重SEN的個體之後,就是一有情緒一辛苦就會亂來,所以對於出名「讀不成書又想輕鬆賺錢兼有樓住才會當差」的事實,我心裡早已有底這個職業將會成為社會有事時火上加油的「爆點」。

第二,和我們這些教授及老師們要「想辦法」令我們拿不到滿分的「不正常」人群不同,正常人無論是學什麼,都會有一堆明顯的記憶錯漏(所以有時他們會好心做壞事),久而久之他們只會去記想記的事、只會看想看到的東西。結果最後他們眼中的所謂「理智」和「利益計算」都經不起現實考驗,最後當然放棄,而且最憎開口「理智」埋口「利益」的賺錢精英。當大部分人都極容易受情緒支配,而畢竟香港不分年紀這廿年來活得辛苦是事實,只要有第一個受害者,暴力就會迅速變成一種風土病。

第三,實力派精英的特徵是越戰越勇,但正常人並不好「戰」,因為努力付出的性價比不同。有些人你告訴他賺不到錢就好心不要嫌香港樓貴,乖乖住大灣區啦,他真的會拼命地賺錢,但更多的人是覺得不如那你先去死好不好。因為正常人很能接受「自己不會賺到大錢」的現實,所以既然你說香港並不是「他的家」,尤其你奴役完他們又不給他們好好地住在香港,在商言商這種玩意根本就不可能成交,所以一場戰事早在蘊釀。沒錯,是「戰事」。對,都是大灣區計劃惹的禍。因為大灣區不是「香港」的一部分。

你不能對土生土長的一代說,你不能成為賺錢的精英(只能是少數,因為人工達三萬二的職位沒多少<-銀行對我說要有這個數才能供得起樓),你就沒權在這裡安居樂業。因為在香港買層樓都要用養兩個孩子的成本去買,但用收入一半才能供一層僅夠一家三口住的迷你住宅。這根本就是預先殺人(令香港人無錢正常生育,又或者生完變成虐兒)。殺了別人的後代或者迫人虐兒還想要人心平氣和?你還理智嗎?你懂得什麼叫談利益嗎?

然後內地應該有很多人很想來香港住,所以我不出奇有人想要藉機大開殺戒。

兩邊其實都有人殺意早起,所以戰事一觸即發。雙方其實大部分人都有努力克制(即係好似男人見美女大都會色心起,卻不代表會集體強姦),但真的拆彈要趁早。

拆彈很易,讓大灣區成為香港特區的一部分,大灣區的人們可以有香港人一向有的言論自由、專業自主等人權和法治,各分區可以普選自己的政治領袖,然後中共會派出代表和各方區的政治領袖進行圓桌會議,整理協調所有跨區事務。

做得到,100%避開「支爆」而且全國經濟立刻迎來「第二春」——獨立或者自決都係假議題,經濟民生真的好,大家都不會集體「搞政治」,對不?英國要脫歐,不也因為在「歐盟」的帶領下,民生水平跌破了人們可以安居樂業的程度?

p.s. 諷刺地今天我才終於補到幾篇格文。補了29/10, 4/11, 5/11。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