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理論)不如SAKE啦?

在解釋一下SAKE代表什麼之前,先說一下它的靈感是從哪來的:

+ + +

張超雄﹕經濟先行,社會失衡——深層次矛盾的根源

【明報專訊】溫總再一句「深層次矛盾」,令特首忙於解畫。特首的詮釋是「不應過分依賴金融」。曾揚言本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足夠養活700萬市民」的特首,兩年後何以改變初衷?

自去年施政報告發表以來,社會釋出了各種深層不滿。首先,資產格價脫離實體經濟不斷攀升,房地產市場成了全城焦點,政府則只重申無意改變土地和樓宇供應安排。與此同時,在施政報告被轟漠視窮人之際,聯合國報告指香港在發展經濟體系中貧富差距最大,但特首認為「收入不比綜援低者不算貧窮」。以上議題觸動了不同階層的神經——中下層不滿政府托市,基層則不滿政府吹噓新經濟藍圖,無視他們眼前困境。這些「深層次矛盾」的背後,歸根究柢,都與政府無條件擁護市場有關,而這卻恰恰是特首對「深層次矛盾」的盲點。

新自由主義風靡全球幾近30年,各國對私有化、貿易自由化和去規管化樂此不疲,令財富流向少數高收入精英。然而,一場金融海嘯,捲走了對市場的迷信,經濟自由主義開始步入黃昏。

眾所周知,追求效率是經濟行為的核心,為的是讓有限資源發揮最大效用,簡單而言就是要賺到盡。對於這種生意人的普遍手法,本港市民似乎甚為受落,認為香港既是經濟城市,賺到盡是無可厚非。在這種商業倫理下,加上政府盲目相信市場能自我完善,貧富懸殊日趨嚴重。

3種效率論之間有相悖之處

但所謂經濟效率,其實不一定是一種自私短視的效率。不同學派對如何達至最大效率,理解一向有異。學者Robert Kuttner便指出*,經濟效率其實有3種。第一種是以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為首的古典經濟學派提倡的分配效率(allocative efficiency),主要論及如何透過專業分工和價格機制(而非政府干預)達至生產和市場效率,將利潤極大化。

凱恩斯(John Keynes)則認為刺激就業和需求才是經濟增長之道。由於市場機制不會自動趨向全民就業,政府必須透過宏觀調控介入市場,例如調節稅率和增加公共開支。而由於失業現象代表資源閒置,會造成經濟損失,因此該學派的效率論(Keynesian efficiency)以全民就業為核心。

至於熊彼德所倡議的效率(Schumpeterian efficiency),則與生產技術革新有關。他認為經濟增長不能依靠剝削,而只能透過生產模型的創新來達成,因為創新可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從而擺脫邊際利潤遞減定理。

3種效率論之間有相悖之處。例如企業遇上財困,大都會從自由主義經濟觀出發,裁員減薪節省成本。但這樣會製造失業,對另一經濟效率造成損害。另一方面,企業和政府不傾向將利潤作科研投資,長遠亦對經濟效率不利。因此,三者必須平衡,一面倒傾向某種效率論是危險的。

發展6項產業 政府未肯作承擔

反觀香港回歸後雖已經歷多次經濟危機,但市場神話仍屹立不倒,所追求的經濟效率,依然純粹是自由放任的一套。長久以來,政府全面靠攏高增值行業,令產業結構空洞化,少數精英扶搖直上,基層和中產卻苦無出路,造成貧窮和中產萎縮等社會問題。政府雖矢言在四大支柱以外發展6項產業,但新產業明顯只延續一貫的高增值發展路線,不會觸動經濟和社會結構,政府大有為的形象只能是浮光掠影。

輿論一直詬病新產業政策缺乏內容,但這不過是問題表徵,問題實質其實是政府未肯對有關產業作出承擔。例如政府意圖將教育發展成為產業,卻夢想只撥出兩塊土地,配以市場力量就能推動產業化。其他產業也面對相同性質的質疑,例如政府如何單靠購買幾輛電動車推動環保產業、怎樣推動科研成果商品化等,統統都與政府未敢交代其責任有關。此外,新產業如何促進社會流動?增長以外,新產業對於經濟發展的其餘三大目標,即全民就業、改善民生和公平分配,究竟有何裨益?

世界各國經歷金融海嘯,已陸續對失效的市場作出調整。不幸的是,特區政府仍執信狹隘經濟效益的經濟先行論,最終只會導致社會全面失衡。筆者相信,達至經濟效率不只自由放任一途,重新認識不同的效率論,可為存在「深層次矛盾」的香港社會開闊想像,也能帶來新的啟迪。

*Kuttner, R. (1996). Everything for sale: The virtues and limits of market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作者是「社區發展動力培育」成員、 香港理工大學講師

+ + +
聰明的您可能猜到sake這四個英文字母何來了:

S = Schumpeterian
A = Adam Smith
K = Keynes
E = efficiency

好了,那麼我說的sake又是葫蘆裡賣什麼藥呢?

相信在短期內經歷多次經濟起起落落的大家都對「經濟周期」有切身的體會。

我想說的sake,是以下我原創的理論:

在必須物資的生產量足夠大家「豐衣足食」的年代,經濟效率以「分配均勻」來量度——注意這並不是老一代所想的「共產」,就如同「身材均勻」的女性並不是身材四四方方的意思。這個時候應該鼓勵多餘的人力去發展科研和藝術,尋找新科技、創作新的作品和研發新的社會制度。注意這些新發明不只要有研發者,還要有大量的試用者,而這些試用者的貢獻也需要社會分配資源去認同他們的價值,不可以說因為他們只是在「用」,所以是「社會廢物」,不然開發的進程反而會受到阻礙。這就是"sake"中的"s"周期。

任何新發明在量產過程中都應當需要經歷競爭,才能進化出高效率的生產、分配和使用形式,同時證明其實用性,但是這意味著會有失敗者;而令人從事高風險生產活動的最大誘因,就只能是「高回報」。同時,這個時候,利潤多少明顯是很好的經濟效率指標,所以這時候放縱型的自由市場是最好的選擇。這就是"sake"中的"a"周期。

生產效率在沒有制式創新之下,是有「高度限制」的,而且競爭池越大,這個「天花板」也就來得越快,所以"a"周期在當今全球化的經濟模式之中,一定會很短。

"a"周期之後,就是"k"周期了。這時候「敗者」滿場,而剩下還在崗位上的「精英」以相當高的生產效率「壟斷」了「新興」市場的生產成果。從宏觀的角度看,「敗者」並不是因為個人素質低下而「落敗」,相反他們協助了完成有實際生產價值(知識的生產)的經濟實驗的歷史使命——沒有他們的付出,我們就只會有「未經實戰證實的理論」。所以這個時候的經濟效益的量度,應該是這些「完成使命」的人要花多少時間才能以「試用者」或者「開發者」的角色投入之後的"s"周期,同時「勝者」們的產量要花多少時間協調,才可以令他們填補「敗者」們離場時一拼帶走的並非多餘的生產量,並一面保持生產效率、一面脫離"a"周期的高牟利營運期望。

換句話說,"k"周期可以說是對管理組織來說最有挑戰性、也是最難處理的場面,但是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管理組織的存在。而因為處於s和a的階段的「市場」具有不小的自理能力,卻往往令相關的管理組織處於投閒置散的調子。

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最需要的經濟和社會管理行政理論,是接受以上的經濟周期,並提出每個階段之間的「轉接」可以如何有效地實行(注意sake所提出的周期論牽涉的社群可大可小,而不同的社群可以在同一時段內處於不同的經濟周期),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管理各方的「期望」——想要永遠停留在a周期而忽略必然會經過的s和k周期的,只會在k周期裡不斷崩潰。

從管理組織的角度看,整個社會、甚至全球經濟一起陷入k周期,肯定是最壞的局面,但是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管理組織最有存在的價值——能不能成功帶領這個社群進入s周期,是整個社群生死存亡的關鍵。

所以,從「預防勝於治療」的角度看,"a"周期裡牽涉的「敗者」人數越少越好(前提當然是有效競爭,不然就敗得沒有價值了),而人們從小接受"a"周期一如血壓的「上壓」那樣,是不會保持長久的現象,但會不斷重複出現——社會的管理政策必須能令人們抱著「今次乘不了那浪頭,但是我還會有下次機會」、「我現在乘風破浪,不過這個現象不會長久,也不可要求長久」的心態做人,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P.S. 所以香港人經濟行為上的那種「一窩峰」的個性,其實是任何管理組織的惡夢,因為每次"a"周期會很快走完,而且每次敗者人數都會很多!(注意勝者的數目往往是固定的,因為任何「需求」都為資源所限,一定有上限之故)

所以某管理香港的人「專注發展金融」的想法其實不只是對不起香港人,也對不起他自己所屬的管理組織……因為sake的周期往往是行業性的,於是專注發展一個行業,就一定會搞到全香港同步陷入k周期,結果是為自己製造管理困境……明知香港人已經是「一窩蜂」,還要火上加油……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經濟周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