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書的營養

有些題目一寫就會令人動情。那不是青春男女心裡的悸動,而係大是大非、牽涉很多人命和命運的事情。

結果有一批勇氣滿滿的(通常本身係學者啦)挑機寫這一類boss級的題材,明明他們係一本正經寫,但出來的書就變花生書。

最近看的是一本挑主流經濟系統的bug的書。他的切入角度好有趣的第一身參與,激似上次我看的花生書——那次作者本人的事業也和「幫助受害者」有很大的關係。

老老實實,經過這兩本書之後,我完全理解一個事實:如果你發現身邊有好多人極需要幫忙,而且加害者是人類,你會情緒波動很大,大到你根本無法冷靜去看出問題的真相。除非,你從小就經歷很多可怕的事情,而你為了生存不斷掙扎求真相求解法,慢慢習慣了不會被負面感情長期撃倒的性格(但過程中崩潰掉的人佔多www)。

但無奈大部分學者不可能是這種出身,因為這種惡劣的出身可以入行而且成功生存的機率真的好低,因為做學者長期收入不高但工作量和時間都很不穩定,絕不是脫貧的方法。結果當這個世界需要勇敢的學者的時候,他們只會在關鍵的時候發癲了(最近好老闆看某套僵屍電影,裡面的生化學者剛好就是這樣子www)。結果令很多人覺得搞學術無用。Well。沒有社會公義時可以扭曲很多人對每一種行業的價值的觀念。

不過,因為他們很理解受害者的狀況和心態,他們能夠有效提供一些一手資訊。

例如今次這本講經濟問題的書我看了一丁點,就即時發現傳統教育模式最悲劇的地方。

人類要是弄不懂一些道理,那麼相同的錯就會犯在各種事情上。

傳統教育被人鞭了很多年,但從來沒有人用「資本」的經濟角度去分析這種教育過程本身最深層的問題。

但不少人都會聽過什麼叫傾銷,而且這種外國產品賣得比本地生產便宜而且大量賣出的跨國商業行為如何毀滅本地市場和產業略有所知。

在傳統教育裡,小孩子一般都活在受大人保護的單調低風險環境裡,大量的知識和技術對他們的生存來說並非關鍵,相對來說「生產知識」或「學習技能」的成本因此比成年人高很多。結果上學時被灌輸知識,就如同被傾銷,所以一是「拒買」,一是「買下來但失去了自己的生產動機和能力」。

這就是「傳統教育」本身的系統性的深層次問題,結局早被很多人發現並鞭爛了。但其實問題核心不是出在教法、考核方式、課程範圍這些手段上的層次……可大部分我見過的說法,都涉及優化執行手段……

因此,冒險活動和冒險心對孩子來說是成長最好的激化劑。但這也是一孩普及、養孩成本昂貴、競爭激烈的社會裡父母最不能接受的一套……結果好難培養出帶領世界的創新實業家係小事,人人大了都只能抄老橋去賺錢,那當然要賺大錢就只得靠五花八門的旁門左道,結果社會風氣和民生當然會慢慢爛掉啦。這個就大問題啦,因為一個風氣敗壞的社會,只會不斷輸出問題給別的社會,然後被仇視。

沒錯,小孩子必須在風險中才能茁壯成長。欲望和損失、好奇和受傷,技能和犧牲……真正的學習過程,是引導孩子迅速地重走一次人類文明的發展軌跡,然後他們就能成為明日的文明創建人。當年中學曾有幾位老師曾嘗試在傳統課堂裡搞這種事,但無奈他們無法令學生代入「當年的情況」,結果大受劣評,有不少同學成績插水。但身為「腦補愛好者」的我,自然欣賞他們(失敗了的)努力,只是明白有些事情作為一個傳統教育教出來的老師可以做的真的很有限(講故事講到令聽眾們代入劇情,係作家才會試做的事,一般人最多懂吃花生而已吧)。

古今中外超多冒險類型的作品受歡迎,是因為大部分人的本能都知道什麼方向是對的。

p.s. 所以近年不斷花時間拜讀安徒生的作品。這傢伙有很多「正事」要說,而且他成功用(200年前的)孩子不會抗拒但會代入而且直覺就能理解的劇情闡述自己的論點。最近看的那個,居然是教育孩子「世界上有七種不同拓樸的故事」……怪不得他寫了那麼多故事,香港人會看到的只有那幾個,因為太多香港的成年人不能面對甚至理解其他故事所說的道理(看完之後被得罪應該是必然)。一想到這裡就明白香港人要「追」學的現代文明進程,可能有幾百年之多。我懷疑我有天有人養第一個私譯企劃就是從原文把一堆「香港人不知道的安徙生故事」翻譯成廣東話,並用香港孩子會代入的細節重寫。所以我現在已經開始把這些故事背起來WWW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