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O戰記》第二章

~地動山搖的基改戰鬥~
志敖瞰看着這個白金短髮的孩子把自己那灰塵色的背心外套穿成裙子落索地站起來,問道:「你有名字嗎?」

孩子睜着七彩的眼睛,堅定地搖搖頭,答到:「不用了。」

志敖瞰忍不住「哦?」了一聲。這年頭孤兒不少,沒有名字的也不罕見,有多個名字的更是常見,但拒絕被命名的還是第一次。

「這一帶的住民都很好戰,而且會使用大型魔法。」孩子站起來時身高幾近坐着的志敖瞰,所以現在雙方的視線是水平的角度。孩子意識到了志敖瞰並不完全懂自己所說的語言,所以加上了手勢。

……那眼神充滿期待和雀躍,那閃爍的彩光如同化成聲音的文字——「你是怎麼走進來而不被發現的?」——彷彿替孩子把心中的問題說了出來。

懂魔法的生物一般都有視覺聽覺體感和嗅覺以外的感知能力,而且感官通常比起未經基因改造的天然人類的平均更敏銳,在這種漆黑的地方想要避開他們的偵測,難。

「那你呢?」志敖瞰把同樣的問題丟回去。

……「還是你也懂大型魔法?」志敖瞰把到了口邊的問題吞回肚子裡。聽說,從前的人類很少有雜色的虹蟆,藍是藍,啡是啡,但幾百年的基因改造文明令大部分人的虹膜都是雙色的,而且基因改造的傾向和虹膜副色有關聯,例如深色主色之中帶間條金,一般是調整過身陳代謝,在嚴重受傷、疾病或者飢荒時會進入低度活動模式(所謂的自體冷凍),配合醫療科技,能大大降低意外死亡率,一般用於在極端環境工作的操作員之上。

但,看着這孩子的眼睛,真的不禁會懷疑這孩子是「集大成」的基因改造人類。可聽說使用天然受孕和生產過程時,這類孩子難以活產,所以多數是實驗室人工子官培養的設計嬰兒,擁有按照政府的經濟政策決定才能以及相應的特別生理機制,從出生到成年都有預定的培養模式,整個人生大方向都被計劃好……這種有價有市的人工人類是怎麼跑到這種地方來的?

志敖瞰的心裏,滿是問題。不過這不是問下去的時候。

來了。

+ + +
這個垂直的地下建築曾是人類文明於上一個時期的偉大作品。為了保護裏面的升降機軌道的安全,外層近自然土被的山坡下大概十米處,使用類似人體的微創手術但巨型化的版本的建築工具,先織出加固的鋼鐵組織,再灌上有機水泥,形成了可以防止軍事轟炸的保護層。有機水泥是模仿人類的骨細胞鈣化過程的概念的人工微型機器,但係使用周遭的泥石作為原料,生產出水泥而已。如果護牆受損,泥水就會滲入,而這些微型機器就會自動啟動生產水泥的功能。

在這個護牆裏,軌道四周泥壁長滿類似植物的根,用來動態固定軌道四周所有的泥石。那是基因改造未普及和自主化的新紀年前的人工生體組織,以分解泥土的有機物的霉菌為食糧,被設定成依附在護牆上並因受力限制,會自動生長成固定厚度,留下中間空心的狀態。

所以就算內部被炸,過幾個月,那些根就會自動把塌下的泥石從新抓起來。

難聽點說,這是個地圖會不斷改變的地下城。
+ + +

空氣中傳來陣陣超聲波的「詠唱」,剛好志敖瞰的聽力足夠聽到較低頻的超聲波。他伸出手,叫孩子不要動,然後自己慢慢的趴在地上。

人類很早就發現了利用超聲波的音壓作為「隔空」傳送能源的玩意,但因為用來推動正常大小的東西的能量需要多個聲源同時對焦,計算複雜,所以有很長的時間都沒有普及應用價值。但至從有了能像塵一樣飄揚在空氣中的人工微米機器,這種玩意就變成了應用價值極度廣泛的科技,只要定點發出特定音頻的超聲波,就足以推動附近這類機器運作。這個科技就是令太空軌道升降機可以安全實體化的關鍵科技之一——只要在整體結構像血管束的纜繩裏充填這類微米機器(俗稱「蜘蛛仔」),負責受力的纖維組織要是有斷裂,就會自動為纜繩纖維進行修補——這些纖維被設計成自然震動(例如被風刷過)是會像弦樂那樣發出特定的超音波,而「蜘蛛仔」就是靠這個音波得到能量。

所以這個洞穴裏有大量的人工微米機器。因為不只是早已斷掉的升降機主纜裏有,各種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少不同功能的裝置。而這年代所謂的「大型魔法」,就是利用特定的詠唱,先後發動附近相對應的人工微米機器,再加以利用進行操作。

……魔法陣伸過來了。

空中飄來了一些結了幾何圖案的光線平面,共有幾種顏色,堆疊着漫延進小室裏,然後在室裏慢慢地組成了一個像是不停地變色的雪花結晶的立體圖案,「晶體」的腳慢慢伸展至室壁。

志敖瞰心裡慌極了。他可不是「魔法師」,不只看不明白這些圖案在幹什麼,甚至不能確認是什麼樣的種類……大型的魔法戰鬥力可是國家級的軍事力量,那可不是街上「隨便一個」都會有的能力。而學習「魔法」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高度機密的課程,不只要通過背景測試,人格和性情等等都得接受嚴格的審查,偶然天生有資質的小孩要是被發現而通過不了審查,會被監禁或者直接處死。

「他們又要改地形了。」孩子鎮定地說明。「一發現有外人,就會這樣測試對方是不是魔法師,另外也令進來的外人不易逃出。」

……的確,可以想像一打起仗來,這班「擁有帶來不幸的力量」的人會極速趁亂逃亡,而在選擇到這兒自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起碼佔盡地利。

志敖瞰趴在地上回頭直接問:「是你的族人做的嗎?」一說完,房間的石壁上的「人工樹根」開始像脈搏那樣抖動起來。

「放心,只要你不發動魔法,保證你不會受傷。」

然後房間開始變形,先是變窄,再拉扁到志敖瞰不能伸直坐起的高度,最後中間多了一條很粗的「柱」,是以一條很粗的樹根(突然從天花插下來)作為核心形成的,隔開了自己和孩子的視線。現在自己身邊兩邊都就是石壁,好像再過十秒就會被夾扁。

志敖瞰聽說這類魔法效果有很多,但還是第一次見,而且在這種封閉的環境裡……要是失控的話不就被活埋了麼……志敖瞰不禁打了一個顫抖。

不遠處聽到了高聲呼救和詛咒的聲音……看來「外人」不只自己一個。

然後室外傳來了爆炸聲、泥土塌陷和流水聲,夾雜了不自然的風聲。空氣中有極大量的超音波在抖動,志敖瞰覺得自己的耳朵快要不行了,連忙用手摀住。

「叔叔你聽得見詠唱呢?那你應該有學習魔法的潛質啊。」孩子居然問道。

志敖瞰突然發現孩子不應該能見到自己。這孩子……

轟嗡嗡嗡!外邊有什麼大件的東西爆炸還是倒下了。可石室裏完全感覺不到空氣的流動,連震動感都好像很弱。這真的是非常奇怪的感覺。

不一會兒,外邊靜下來了,詠唱的強度也慢慢退去。好像過去了。

「但,我很蠢啊,總是唱得不對,而且總是不能理解和組織不同的魔法系統,所以只能逃來這裡了。」志敖瞰坐起來,老實招應。他實在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個廢中,但因為不敢小看這孩子,所以選擇了說真話。志敖瞰不禁回想起從前被監禁、一出去就只是被派到敢死隊的日子。

「從前,有個曾經照顧我的婆婆跟我說,魔法這回事,你需要用上的時候就會學懂。學不懂,是因為你不需要這種能力。」隔着牆壁,孩子的腔調似乎是安慰。

「呃……」這種騙小孩的說話,志敖瞰不想糾纏下去。「帶我去見你的族人,或者照顧你的人吧。我想加入你們。」

「我是自己一個啊。外邊的族群都很兇,叔叔你真的要去嗎?」
給評可以到紙言的留言板哦!

題目 : 原創文學,勿盜用。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科幻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