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UP》香港幾時播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finance/20150716/53979971

其實我想說小學有好幾件事,導致我選擇了後來考入去讀的中學。

其中兩件,就是我小四時開始看報紙,同學們居然投以異樣的目光;而班級圖書館裡的百科全書和英文書,居然沒有人有興趣看(有人甚至私下把他的份都借給我看)。我看完想找人討論都沒有對象。我那間小學已經出名學風好水平高,但仍然是這種樣子。學生的學習態度根本不合格。想想看大概是基層多,所以視野狹窄。什麼叫基層?生活就是不斷做沒有增值可能的重複性低技術工作以及家務,有空都只想娛樂和休息。過得十幾年這種生活,人已經不是「人」了。

中學時最抑鬱的是,因為我家沒錢,所以我不能去我心儀的大學讀我夢想的學系,因為我不是狀元(你幾時見過讀障都可以做狀元),不可能拿到全費獎學金,只能在香港讀類似但資源嚴重不足的代替品。而最不爽的是,因為我家沒錢,家裡有錢的同學都被其父母禁止同我做朋友,因為他們的父母覺得雙方的生活模式差太遠(十幾年前有錢有才能的孩子暑假已會被送去美國的大學上專題課),父母價值觀和文化也差太遠,有什麼事都溝通不到。後來出來社會做事,當然明白他們的父母是正確的。我家父母的文化「戰鬥力」真的低到哭。

然後一畢業就SARS,大學沒資源支持,家裡更沒有(還要我承擔),掙扎多年,中間又傷又病,最後做研究的夢想還是得中斷。被迫轉出來工作,也因為家庭的包袱,不只被僱主嫌棄(這理所當然啦),連選擇事業發展的權利也沒有。而這樣的人生,想要有像樣的異性青睞,當然難。尤其我的賣相可不能為我加分(減分就真)。

所以如果有人覺得我厭貧,我只能說你沒有理解錯。我沒有可能不厭貧。尤其我深信我的讀障也是兩歲前一直住在沒有視覺刺激的板間房(凌波零的房那種感覺)導致的。

我覺得我的一生已經被貧窮毀了。生在奴隸階級的錯。

如果你問點解沒人幫,因為我家未係最窮那批,而我的成績和學歷當然夠我「搵三餐」兼住劏房,no one cares because I am not going to die.

題目 : 憤怒、哀傷、無奈,除此之外,還能怎麼辦?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留言

「我覺得我的一生已經被貧窮毀了。生在奴隸階級的錯。」

我的經歷並不與您的相近,但我也是,這麼想的呢。

很多時我都不禁問,到底是誰錯了,是社會、是貧窮,還是……製造我的那兩個人 (因關係複雜惡劣,故只以「那兩個人」稱之,而且我自身對所謂「家庭」觀念極度淡薄,認為那兩個人只是恰巧與我有血緣關係的獨立個體)。我想當某天我忍受不住爆發的時候,我會質問他們的。

窮人唔好生仔這句話真的一點也沒有錯。憑甚麼要另一個人成為兩個人歡樂享受過後的副產品,然後承擔這兩個人的貧窮原罪?

「我覺得我的一生已經被貧窮毀了。生在奴隸階級的錯。」

我的經歷並不與您的相近,但我也是,這麼想的呢。很多時我都不禁問,到底是誰錯了,是社會、是貧窮,還是……製造我的那兩個人 (因關係複雜惡劣,故只以「那兩個人」稱之,而且我自身對所謂「家庭」觀念極度淡薄,認為那兩個人只是恰巧與我有血緣關係的獨立個體)。我想當某天我忍受不住爆發的時候,我會質問他們的。窮人唔好生仔這句話真的一點也沒有錯。憑甚麼要另一個人成為兩個人享受過後的副產品,然後承擔這兩個人的貧窮原罪?

不好意思,重覆留言了 ORZ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