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戰

大學﹕金融巨獸吞噬學府

歷史上大學一直是推動社會變革的力量,可是隨着社會價值變遷,大學教育的核心價值以至跟社會的關係面對不少挑戰。歐美大學近年不約而同面對資源緊絀之苦,大學理想愈見艱難維持。在講求經濟效益的巨大壓力下,大學師生可以如何維持理想及學術傳統?本報將一連兩輯探討。

明報記者 林康琪

歐洲大學近年面對削支不斷,英國以至歐陸不時有學生或教職員抗議,當中以今年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名為「新大學」(Nieuwe Universiteit)的佔領運動規模最大。學生佔領校務大樓45天,最終迫使大學執行委員會主席下台。佔領期間,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等國際知名學者紛紛到「佔領區」聲援,跟學生探討大學教育價值。除了鼓舞了荷蘭學界外,亦啟發海外大學師生,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學生發起的「自由大學」佔領運動便是一例。

荷蘭佔領運動反大學削支

乍看之下,這場學運關乎的似乎只是阿姆斯特丹大學個別問題:大學理財不善,導致負債纍纍,結果要向學生及教職員開刀。但參與學運的師生都認為,這場學運關乎的是更普遍的問題,不僅關乎荷蘭大學教育,更是挑戰一直主導社會、只講求經濟效益的思維。荷蘭學界其實早深受其害,也明白問題所在,阿姆斯特丹大學金融教授恩格倫(Ewald Engelen)去年便撰寫論文,以阿姆斯蘭丹大學的房地產投資分析金融價值如何蠶食高等教育。但一切終歸學理分析,終於還是靠一群學生起來向這趨勢說不。恩格倫向本報說﹕「若不是學生佔領,教職員不會有行動。學生喚醒了革命熱情。大家本來都沉睡了,我也沉睡了,是學生喚醒了我們。」

舊生:企業化運作違教育原意

學運的導火線是人文學院因財赤要削開支及重組,意味着一些在校方眼中無利可圖的少數語言課程要取消,臨時合約員工亦將不獲續約。從講求效率的管理方式看來,取消虧損課程無可厚非,但在學生眼中卻有違大學教育原意。阿姆斯特丹大學舊生、人類學者埃格特薩德(Touraj Eghtesad)一直參與學運,他向本報稱,校方以「效率思維」(efficiency thinking)掛帥,一切教研都要有利可圖,課程就算有口碑,若修讀人數少,便要取消,令所有研都集中在某些可圖利的領域﹕「大學有如企業運作,違背大學教育原意。」事實上,人文學院並非唯一受影響的學院,社會科學院及法律學院亦受類似影響。

恩格倫認為這是「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的惡果,他解釋﹕「『金融化』指的是,機構治理為金融市場的理據所支配。大學之責在於研究及教學,你會預期大學考慮的應是教育及研究質素。但事實上,自1990年代後期開始,阿姆斯特丹大學的治理已為金融市場術語所壟斷﹕諸如償債能力比率(solvency ratio)、流動性比率等金融術語屢屢見於大學決策。」換言之,金融市場的考量成為大學決策最重要的因素,教研靠邊站。

大學接管物業負債纍纍

大學決策受金融市場理據支配,那是因為荷蘭政府1995年權力下放,將原屬政府的大學物業交給大學。 他去年在論文中形容,物業有如特洛伊木馬,埋下大學遭金融化吞噬的伏線。 他解釋:「1995年前校方的考慮只有教育及研究;但1995年後金融考慮成為左右大學決策的一大因素。」

阿姆斯特丹大學的建築分佈市內多處,跟城市融為一體,是該大學的一大特色。恩格倫稱,大學成為物業擁有者後,要為「效率管理」物業組合成費索思量﹕校方變賣原有物業,並融資興建新房地產項目。 大學借了2.2億歐元,當中涉及利率掉期等衍生工具。與此同時,政府削減大學資助,另經過2008年金融海嘯,房地產價值下跌,大學負債激增,預料2018年將增加至4億歐元。

恩格倫稱, 大學愈來愈受制金融市場波動,管理思維亦隨之改變:本屬於教研專業人士的權力,轉至金融專業人士、會計師及地產商手中。為增加效率,自1990年代中的改革亦以一些可量化的指標來衡量教研,原來的學術價值慢慢遭蠶食。

「金融市場語言」支配社會

他形容「金融化」有如野獸,阿姆斯特丹大學的案例顯示金融力量無孔不入,社會無一倖免,連本來較為獨立自主的大學亦難逃。 事實上,金融市場的語言已壟斷整個社會,令整個社會思考單向,其他價值靠邊站。恩格倫目前正研究荷蘭家庭樓按問題,認為這是社會進一步被金融化的例子。他說,荷蘭的樓按債務人均全球最高,換言之,就算是荷蘭一般家庭,因為要償還按揭貸款及利息,金融亦將成為他們最重要的考慮。這對荷蘭社會亦將有深遠的影響。他說﹕「一個社會負債愈多,金融市場的語言愈見支配地位。」

金融化的趨勢可以如何逆轉?恩格倫稱,就阿姆斯特丹大學來說,最簡單的方法便是將物業交由政府管理。面對金融化來勢洶洶,他在其論文語重心長稱,唯一的救贖希望便是學界要意識到捍衛傳統學術價值的重要。

+ + +
這邊廂,香港人正恐懼香港那種實用經濟主義正被假大空偽術慢慢取締。

但其實香港人一早被「金融價值」洗腦。被吃之後再被吃,尤如黃雀、螳螂和蟬的成語故事。

金融力量是一種赤裸裸的暴力,不過他們不是直接取你性命,而是透過「法治」和「經濟系統」,把你的人生控制在有錢人的手裡。

老闆說,我賺得不夠租金升得多,所以你今天起不能吃到沒有造假的雞蛋仔了,明天,你不要吃有香精糖精色素的雞蛋仔,你就要回家自煮。

用雞蛋仔來說明,是因為這種小食其實沒有什麼奢侈、高價或罕有的成分,即製也只需要三分鐘(比弄麵包更有效率),照道理,大家應該吃得起「正貨」才對。

金融力量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它可以剝奪大家應有的生活質素。

這就是我對清潔工很有禮貌,但我會黑字白紙打「金融佬」三隻字出來。

金融力量的基本玩法,就是找別人的「喉嚨」(例如缺地的就房產啦),然後大力的捏下去,你不會即刻死,但邪惡的故事就此開始。

這不是交易。甚至不能算是商業行為。

我重複,這是以合法交易為掩飾的暴行。

文明之戰的對象,就是使用各種手段,以各層次的暴行令別人的人生陷悲情之中。

荷蘭的大學生們還知道「對抗行為是必要的一步」,但香港人大部分都「那我就去做搶的啦」的春秋大夢。所以說,香港一早被吃了。

到你拿好多錢出來也換不到高質素的教育(你看看香港有補習社居然令家長們覺得操練試題就叫「優質教育資源」,還收得不便宜),哈哈,你的下一代還有希望嗎?

絕種啦(作為文明生物計)!

中國不會滅亡的,中國人也不會絕種的,只是作為文明古國和文明種族,well。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