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瀉之周

一星期裡三天都中了招,苦不堪言。不過今次不關老家事。

某天睡前覺得一整天肚子沒出什麼問題了,就冒微雨出外練跑(涼爽呀),試新路段,回家看成績,果然係包尾那幾個。正常應該是中間的吧(如果係山路,因為涉及技術,排名banding會更高,之前試過有新路段一來就進了頭十名)……

好啦我明白為什麼之前在北歐帶「主流香港人」進沒什麼人正在光顧的餐廳,有人露出了貌似被我拖進房誘姦的驚嚇和抗拒的表情。

因為如果是香港的話,高機率會肚瀉兼難吃。但最後證實是非常美好的一餐。

怪不得最近同事們都帶飯,又或者吃貴價餐廳。然後今天我問比較熟的同事要不要一起吃飯的時候,對方不是瞪我一眼然後露出「我才不跟你吃啦」的表情,而是像是中了心傷一樣眼神失焦地抱歉地說「我帶了飯」。

唔,應該大家都中過招了吧……雖然一開始時已經有不少同事警告過我,不過我以為會比老家好一點。結果卻真是老家級的雷。

說起來香港作為生活質素在全世界發達地區的大城市裡排名和分數都真的不怎麼樣,意即有為數不少的地方比香港好。簡單如吃住這些基本需要,會有明顯的質量差別,而且這種差別會嚴重影響工作效能。(帶飯不用時間準備呀?)

Lesson learnt.

題目 : 半夜碎念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PH]四千年之前的幾十萬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今天有報導說科學家證實男生為了令自己「大隻」而服用的類睪丸素會令男士不育,而他們懷疑相當多的不育個案都應該都是這個問題引發。這正正出現了一個很矛盾的問題點:男生為了令女生覺得吸引,放棄了生殖能力換取一身好看(比起瘦到像癌末又或者肥到移動困難的)的肌肉,最後整體出現生育率下降才是自然的結局。

然後我突然想到之前有天因為連續工作多小時導致實在太餓,吃飯選了高消費一點的打算吃飽一點(人均消費近一百的),同桌(我被「搭枱」)有個家庭,男的看來像是做裝修或地盤的,然後女的是個濃妝艷抹的肥大媽。聽他們對話的前文後理,係男的大推「做運動身體強壯健康好」,而女的不斷否決,表示「做運動會曬黑兼出斑,女仔皮膚不白滑,男人不喜歡,女生做什麼運動」。至於為什麼我說是「前文後理」,係因為兩個人用不同的字眼把以上的對話重複了起碼三次(在坐在我旁邊之前我不知道他們已經重複了多少次)……所以我覺得那不是隨便說說而是真的在闡述各自的論點。

到了重複第三次(起碼)之後,突然氣氛不對。

我看了看那位把臉塗白到快要到去到藝妓級數的大媽,確認了她本人是在說真心話而不是另有「目的」,然後再看了看男的反應。本以為他會是一臉很認真地想要「傳教」的表情(對不起我就是「熱血女子」啦),怎知道男的居然一臉後悔,情緒明顯極度低落——那是悔婚的表情。

嚇到我貓軀一震。

連忙再觀察他的那些小孩以及懷疑是小孩子的媽媽的那女人,的確一看就知到不怎麼健康——那種隔三兩天就會病倒的樣子、平日任性地亂吃東西不計營養需要的「品種」。

如果女生遵從傳統角色,負責持家和培養出健康而有生活智慧的小孩,那麼男生的選擇的確限制了一個國家將來的人民的體質和生活形態。但我猜大部分男人有點經濟能力有選擇時,總是過不到「外表」這一關……話說之前好像還有「雀斑黃種模特乃辱華」事件。網上反應超可怕的大。

事實上,傳統的防曬物料(氧化鋅)係容易致敏,然後少致敏的物料多會即時入血(最新的研究發現是五分鐘後相關化合物暴升上百倍),而且剛好常見的那種是一種類雌激素。

哈哈哈哈。怪不得越來越多人三十歲出頭就不育啦。明明我媽那一代一堆人四十幾歲還是自自然然地生出了健康的小孩。

神的幽默感你懂個屁。

你沒理解過對方的生活模式和價值觀,就因為外表亮麗加上經濟不錯而結合在一起,到最後就是不明原因生不出仔,然後帶來文明的終結。

生不出後代去繼承文明,只是交往時交得賞心悅目、虛榮心得到安撫而二人世界開心快樂——怪不得人類花了幾十萬年的進化才去到本回那只有六千年左右的文明。當中應該好多轉文明都因為各種膚淺的擇偶文化失誤而自我絕種了(然後再加上天災人禍例如戰爭之類,所以花了幾十萬年才懂得「寫字」)。

想當然「讓後代繼承文明」的初心應該係「文字」這種工具被系統性地創造出來的原因。不然這種花十多年才能學會的東西,以從前人們只有三十歲命來說,真的是「不可能的任務」。而我相信「讓後代繼承文明」這個想法會大大改變人們擇偶的標準。

說起來北歐男對擇偶的傳統條件是「強巧堅勇」,丹麥歷史上甚至有和我身材差不多的「堅瘦弱」(你想想那是北歐人啊……)女生為了打破「女生踏單車會不育」而接受職業為體育老師的老公訓練成為公路單車賽好手和男人一較高下再幫老公生足四個健康的孩兒,打破了迷信,令人們明白「生不出仔係因為營養差和操勞過度,而不會因為循序漸進地做運動而不育」,結果之後女生們就有得踏單車而且都會練體能了(這是我有生以來聽過最浪漫的愛情故事<-你的浪漫定義好奇怪)……怪不得這些國家不用玩巨量財技和炒賣資產成為許多人的人生目標都可以有超高的人均GDP以及真正的高學歷,所以福利制度雖然搞很大,但仍未去到像美國或者西班牙希臘那類破產級的出事程度。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科普]抓住人性的本質

不計智能,到底人性和獸性差在哪裡?

科學家最近玩視覺系統(因為結構和功能相對明確),發現腦神經系統的運作方法係用「不存在」的東西去為存在的東西編碼,他們很興奮地指出這種情況應該是普通存於各個認知系統。

那難怪世界各地都會發展出各自的宗教,然後會逐漸有道德觀,最後會發展出「愛」這類「本來並不存在」的概念,以及人會不斷製造出從來沒有的東西——因為我們人腦本身的運作的基本邏輯就是用一堆「不存在」的特質去計算存在的的東西的特質。

我深信人性和獸性所差的基本能力,除了記憶和智力之外,就是圍繞這種「不存在」的特質的構成能力。

梗一點就是所謂的「創造力」的本源。

tag : 心理歷史學 人性本質

針對煙民的恐襲

今年的空氣前所未有地差(根據家裡植物們的反應),煙民們本就肺虧,想當然更不好受,而他們的「解決」方法是吸更多的煙去麻痺自己。

結果我開始難以正常工作了。昨天已不斷說錯話,反應遲鈍已不在話下,因為晚上煙民搞到四處二手煙,就算我有本事把房屋密封我還是會缺氧,差在因發作而缺氧還是直接因為用盡房裡的氧氣而已。反正就是無法安眠。

晚晚被二手煙恐襲(我相信他們是無差別害人),然後還要剛好吃了餐廳不新鮮的食物肚瀉多次,全身無力(家務仍然排山倒海),心情極度惡劣。

之前有人問我住村屋會不會好一點。我行山行得多,深知村屋好多風水比我那間劏房更差,而環境好的村屋我又好肯定負擔不起(交通也是一種負擔啊)。

其實香港的空氣指標長年不達世衛標準是已知的事實,意味幾百萬人口之中會有一批總數不少的人因此而生活工作嚴重受影響,只要移民就可以回復正常生活。例如丹麥城市的居民不到百分之五會曝露於不合符世衛標準的空氣下,比起香港主流市民都「無福享受」合格的空氣,實在是「終極福利」。

新一代不像上一代拼搏的理由,我相信係物理性的:大部分土生土長的孩子都因為長年曝露於空氣污染中,所以體力和身體健康都沒上一代好。OT完精力透支自然回到家要人服侍而不是還有力服侍家人——這不是常等人家的孩子可以有福氣。

強國經濟發展帶來的空氣污染的政策固然我們香港人無法「干預」,我們作為香港人,唯有和煙民進行「激烈鬥爭」,時刻提醒這些人係「空氣破壞王」、「廢青製造者」、「最後一根稻草」,以及香港那已經爆掉了的醫療負擔的製造者。如果真要計佔中引申的經濟破壞,應先計一下這些個人生活不良習慣造成的經濟破壞。我好肯定煙民們造成的經濟傷害,係一次性的佔中的百倍以上。因為煙民分佈廣人口多(比起佔中),然後呼吸道敏感症是造成發達地區兒童發育不良體格欠佳(是醫生告訴我的,不要問我資料何來),想當然這班人成年後自然缺乏異性吸引力,最終因為多人無法順利擇偶組織家庭而導致人口老化,但輸入外地人口又會因為文化融合問題導致福利開支上升,當中的經濟文化破壞力其實極度驚人。

全世界都公認家居二手煙係導致發達地區兒童呼吸道敏感症急性發作的主要因素。

換了智能身份證之後,索性推廣煙民登記後只能從指定的配給站購買香煙,然後強制接受戒煙治療,十年內室內抽煙(包括私人住宅)全面禁止。一年內率先禁止公屋和劏房戶在自家室內抽煙。例如走廊可裝上煙霧探測器,物業管理會巡查記下犯事單位,證實後將直接加租(公屋)/加業主稅(這樣可以保護管理員的人身安全,避免直接和屋內人士接觸發生衝突)。

香港既有宗教和藝術自由,何需吸煙來做心靈寄託?傷身害人的嗜好實在不合符互助互愛的香港精神啊。

題目 : 半夜碎念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tag : 煙民係時候悔改

為什麼武力統治無法長久

有很多史學論述(包括我上課時聽過的)都解釋史上許多用武力征服大片土地的政權的統治無法持久的原因,係武力只能征服主權,不能征服人心,也因此現代的武力政權刻意控制民心,從資訊接觸開始封閉和「向民眾洗腦」。

對於宅興趣之一係心理歷史學的我來說,這個論述有很多科學上的疑點。

一個理論可以經得起科學論證的考驗,不只「可以解釋」那麼簡單。

例如,理論中的每個命題,起碼要有一個控制(control)命題,然後用他們的不同之處去找些方法去否決其中一個。

我覺得武力政權在爭鬥主權時可以佔優勢的原因,係因為整個地域(包括後來被征服的)已經去到資源發展的瓶頸。

換句話說,武力政權花資源發展武力,然後能夠征服把資源花在經濟文化之類的政權,原因是資源短缺,政權只可以任選其一發展出相對優勢,以維持民眾士氣。

也因此武力政權得手後,整個地區的實際總資源並無改善(尤其武力佔領之後一定會有很多資源被破壞),反而各自的相對優勢都會慢慢消失,然後你怎麼叫民眾有士氣……這不叫「不得人心」,而是因為「文明崩潰」而集體沮喪。

所謂的文明,即係解決各種民生所需的方向。簡單的比喻,你想要一幅美麗的畫,你是找一班人學畫然後要他們生產出來最好的那一幅,還是去找一幅已經存在的好畫然後不惜一切弄到手?

前面那班叫畫師,後面那班叫大盜。你可以想像叫畫師放下畫筆去拿刀劍,又或者叫大盜坐下來乖乖畫畫?又或者你搶了畫作不過中途毀損了,於是告訴那班畫師「你班畫師真係好廢,只懂畫畫不理軍事,所以現在打輸了,畫也毀了,你們給我繼續作畫呀,畫完全部成品都給我」,你覺得後續劇情會如何?新的畫作還會那麼美嗎?這種小朋友都懂笑「不可能」的搞笑發展,但偏偏成年人類總要不斷犯同樣的歷史錯。這樣不知道在搞什麼的主權玩法,自然難以維持有效率的文明。

就算玩洗腦,新一代要「培養成材」都要廿年,而且你好難排除父母的影響。父母講一句,勝過政府講一百句,因為父母愛子女應該是天下共通的主流文明,而孩子大都不是傻的。

廿年未到,「向下流」的生活就會成為事實,例如香港。這種時候當權者的罪狀自然「水洗唔清」,然後大部分未死的人都可以做證到底這種文明崩潰的過程是怎麼樣發生的:一班新的主權擁有者突然湧入經濟發展已到瓶頸的區域,不只拉低原有的居民的生活質素,「突入」的人往往也發現四周的「風景」越來越差。一樣的資源分給了完全沒有預算過但突然增加(而且有要求)的人口,就算弄得多貧富懸殊,整體風景都會變差,而且貧富懸殊一加劇,疫病等等災難就會開始出現,小病更多人中招意味生產力下降而且會出現惡性循環。到最後大家不分政見立場都會鬧抑鬱,好難不玩完啦。

人總是希望過美好的生活,所以文明才會在世界各地發展起來,然後跨越政權地代代相傳。

但錯誤的歷史論述,例如歸咎於「武力」「不得人心」,而不是彼此向下流的生活質素,會令歷史不斷往壞的方向發展。因為總有人覺得「那我控制人心不就可以了」?結果成功控制人心的那些文明系統,不就培養出一些幾千年都上不到太空還覺得自己好勁(然後懷疑別人是不是真的上了月球)、甚至民眾連洗手間都沒得去而且常常肚瀉結果勤力不起來競爭力永遠爬在底的長期文明災難囉。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行山]黃雨後的藍天

早上黃雨,乖乖的留在室內做義工。然後因為已經幾個月嚴重睡不夠,身體命令我大吃大喝儲夠彈藥,然後等到黃昏,藍天終於出來了。

於是連忙計劃出一個短程然後跑上山。上次遊青山的「蝴蝶林徑」的經驗實在太震撼,所以今次找了風水(人文地理)上構成類似的「一小時就能下山」的路線但未去過的路段,趁日落之前走一轉。

……果然是蝴蝶滿路。不過天雨路滑忙着不要跌死自己(一開始被青苔搞到滑了好多腳,簡直就是溜冰平衡考試),所以有好些鏡頭都因為看路走比拍到好構圖更重要所以錯過了,或者因為地勢問題不敢走近取鏡。一個人走時可以冒的險小很多,因為即使是小意外都可以導致大問題。

這樣的「寶地」自然是當地的晨運客的熱點路線。這一區不像屯門那樣窮,結果晨運區居然鋪了滿地的大塊地氈防止人太多踩到土地侵襲……好震撼。說起來這一區不乏小孩子拿着千元級的運動器材(只是背包都已經是貴價品)然後父母親自隨行的風景,然後要是攀談起來父母們都會暗示自己理所當然不能給孩子輸在起跑線的故事。咳咳。

……階級果然不同。

一路上遇到不少大型鳥(可以打來吃的大小),然後不愁吃的人當然不會見到大型鳥就大聲說「啊這個好吃」之類的然後滿臉吃相,咳咳。果然,跟牠們開聲打招呼,牠們不會像野生動物那樣會立刻轉身逃走,而是像有人餵的野貓那樣,本來打算退開的,也會因為你打招呼而轉身留下來跟你保持距離地打個「好奇」的照臉。鳥們的智商不很低,懂觀眾人類行為,能從社交角度去判斷你是否危險人物。所以如果該區的行山客是友善和諧的,鳥們見到人類只會保持警覺,拉開一段彼此可視的距離,但不會驚慌逃跑或躲藏身影。

不過因為路徑太近民居而且有瀑布區(那區很多瀑布,有些經常上報,G神有圖),所以必須穿長袖長褲防蚊子叮咬。

題目 : 長跑 - 部落格分类 : 體育運動

tag : 行山

未能解決的教育問題

一直以來,教育有很多形式。

一撃脫離的傳教式其實係最主要的。今時今日媒體類型和平台數目多,這類形式就更是排山倒海。萍水相逢幾分鐘內教兩招實用技巧這些日常或者宗教規條這種形態卻是被人遺忘。

有很多人都希望教育是完美的。但好明顯一撃脫離的傳教式才是量最大的教育形式。這類玩意不可能從背後的概念、原理開始教,只求「即刻實用」,可能是即時解決面前的任務、或者提供感性娛樂等等。結果出來的「成品」,往往包括一堆「膠人」,他們無法將那一招半式成功在各種不同的情況下適當運用,結果「傳教」者往往被受害者謾罵。

而有些宗教,例如回教,很喜歡強調巨量的「規條」,這類其實也是「一撃脫離的傳教式」的教育模式。不會從背後的概念、理據、原理的構成等等逐一長篇大論,就只是說什麼要做,什麼不做。

理想的教育是包括概念理論等等為什麼要設定某個「目標」、背後有什麼「機制」、為什麼某個做法比較好的技術理論。

再簡單的東西如洗碗,最後都可以變成一小時的講座,所以理想什麼的經常被人取笑。這也是為什麼學者從來都不很受歡迎。

要明白背後的原理,尤其是從頭開始學的話,要花很多的精力。而教育投資往往只是「應技術市場要求」而誕生,結果被人說是「職業訓練所」。

之前有多位數學老師在我面對抱怨,說數學教育變成了「操題」而不是理解原理,正常應該是明白了原理然後就全部懂做。有人甚至比喻學生為「猴子」,因為他們只是為了「獎賞」而學一些「技藝」,結果教來教去學來學去,都不會出新的數學家貢獻出新的數學突破,甚至只要沒「獎賞」,就不會去計數。

要啟發一班不是猴子的「猴子」去主動思考背後的原理而不是機械式演藝,你必須要令他「想做數學家」。但問題是這個世界大大小小的事情和知識背後都有很多概念和理論還有知識,而大部分人面對這些事情都是「燃不起來」,於是瞬間變成「猴子」,然後某天成為「膠徒」。

因為看太多這些「猴子」不真的是猴子的個案和情景,所以我明白有些人不想做某些事的時候,會故意扮成是「猴子」故意做「膠徒」,然後把罪赦給宗教又好什麼都好,然後等「人類」死死氣去做。

也所以整全的教育就是把一整群人都養成「人類」的魔法。對不起香港大部分人都無福消受。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動畫電影]宇宙兄弟#0 看後感

某天怨念大爆發的時候選了這一套講一個事業失意的男性踏上當太空人的追夢緣由的故事。因為看過原作漫畫所以內容是什麼是知道的。

作為一個(曾經的)天文宅,從來未想過要當太空人,因為身體差好肯定是不行的,但我家很窮,父母因文化問題無法融入社會也因此失去與時並進的機遇,而香港又不是福利社會,可以給我健康成長的家居環境。像片中那種能給小孩溫飽及良好教育的家庭,才能養出太空人。福利社會或者會養懶人,不過我好肯定沒有足夠福利的社會就會養出一大堆怨民。輸在起跑線的怨念只會隨時間越滾越大。

A-1的分鏡就是厲害。一個發射升空的死物演出都可以做到好燃。這一段絕對是標準的優秀分鏡教材。

倒是作為一條隨時「死為雜魚」的人看到有角色有所成就有所貢獻有所傳承之後死掉反而沒什麼感覺,因為一來那不是我的「朋友」或者「導師」,二來那種死法比起躺在床上癌末幾星期的不知所謂好太多了。

這些就係所謂的貧富懸殊的心態差異。看到半筒雪糕掉在地上而痛哭和從來未有雪糕食的人覺得有半筒能吃了下去已經很好的立場上的差異。
Purchase and enjoy MagabloSM!
This content is a MagabloSM (pay-to-view).
Purchase this content to continue to read!
What is MagabloSM?

[漫畫]Black Clover 205看後感

花了一星期,我終於從動畫未出的部分追到漫畫最新的205了。

終於確認了Yuno的血統的秘密,所以對於他的性格和言行舉止終於覺得「言之成理」。

以下含大量劇透討論。

精靈族一向都是很抑鬱的種族。所有創作者都明白如果你感受力和操作能力很強大,去到自然環境裡的力量都係你身體(可自然操作和感知如手腳)的一部分,你對人類那種面對其他物種和環境所展示的殘暴和浪費資源的程度簡直就是「吾不欲觀之」,看到他們尤如真正的紳士看到一堆發癲的強姦犯那樣的嘔心甚至憎恨。

但人類不乏能和精靈正常平等地相處的可愛個體,因此精靈族總是非常抑鬱。精靈族以及像精靈那樣有強大魔力和魔控力的人類能用魔力直接「說話」(例如Licht能從四周的魔力裡感覺到同族的人都在祝福他們全家),必須說出口的東西少很多,但沒了人類那種吱吱喳喳的熱鬧——欠缺像Asta那樣有什麼都從口裡大聲爆出來很能「炒氣氛」的傢伙,精靈族總是靜靜的氣氛的確是很抑鬱沒錯(所以族裡有活潑的小孩子真的很重要www就像《國皇的新衣》裡小孩子的吐糟無論如何都是必要的存在)。人類則是很會巴喳巴喳地發洩(包括借酒做藉口)的動物,像我這些在夜裡靜靜地打文的,就曾經不時被懷疑是自閉症光譜患者。

Well.

Yuno完全地繼承了精靈族的那種感性和抑鬱,小時候曾經去到明明可以打得贏欺凌者都會因為發呆而被欺負的程度,反要Asta出手,搞到Asta重傷;而亳無魔法才能的Asta在他面前展示的作為人類的不屈的生命力,成為了啟發Yuno振作起來的契機。

小時候的Yuno,是個哭哭啼啼的小孩,軟弱而纖細,明明魔法一流。Asta的保護慾就是這樣被激發的。那種「找到自己的生存價值」的踏實感是很多人成年很多年之後都未能找到的。

結果我們得到了一個連人類都想要保護的精靈血統繼承人,以及一個連精靈都想要保護但卻連魔法都用不了的人類的一對「好基友」主角。

話說,Yuno小時候決定要做魔法帝的心情我突然明白了。「不能再讓Asta那樣的人受傷了!」的決意,解釋了為什麼騎士團入職試後他會跟在Asta後面很兇狠地幫Asta收拾要對Asta下毒手的小人。

非常美好的設定。

而更妙的是Licht黑化的魔導書居然由Asta來繼承,而且是在五葉的狀態之下(應該是Nero幹的吧?)。那本本來也是「四葉」的魔導書居然能認Asta為主人,大概是因為Asta和Licht的性格本來很像吧?那種坦率的笑容、正直的言行、不介意向所有人打開心窗的寬敞個性。

所以倫理上而言,Yuno和Asta算是「天才兒和傻瓜父」的配對吧。怪不得看着這一對我完全「腐」不起來。

精靈族本來因為魔力很強,所以日子過得很輕鬆,結果這種「未經鍛鍊」的心靈本來比較軟弱。但至從Yuno決定要保護像Asta那樣的人之後,他就超越了「精靈」族本身的局限,開始了幾何級數的成長,無論是心理強度還是魔法的技術。

至於Asta那銀髮金眼是不是因為有精靈血血統、他是不是Yuno的異卵孿生哥哥,暫時就不得而知了。只能說所有生物都有魔力,完全沒有根本就有鬼。說不定Licht沒死到是因為和魔王同化,然後魔王的靈魂沒死到只是被封印也所以Licht也連帶被封印(所以轉世之後意識沒清醒過來),因此他的魔法書也從來沒有消失,而Nero(Secre)則說一直保管着它。

說不定到最後Asta的魔力原來是不斷被Licht抽走以保存不被魔王侵蝕,然後Asta能和惡魔同化的原因是因為和Licht的魔力渠道是雙向的……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黑色五葉草

[動畫]Black Clover 84看後感

動畫第84回的演出高潮自然是Rill出盡全力把和風精靈同化後的Yuno的重量級攻擊擋住,然後兩個大男生因為可以亳不留情地攻擊對手而爽爆(Asta即在那裡哭號「為什麼Yuno的對手不是我」wwww)。有些大齡男性觀眾覺得這種梗戲非常厭惡,我只能表示我能理解。那種純粹的發洩對照205裡第一代魔法帝的Lumiere王子面對好友變成魔王求賜死爆出一句「我終於知道我這與生俱來的強大魔力是為了什麼而擁有」,真能顯出角色不同的性格。

能夠在一個月內追回八十幾集的進度真的是第一次,我要感謝我喜歡的類型的異性角色在故事裡周地亂跑。除了Yuno這個典型設計出來給女生喜歡的「外柔內剛」的帥哥角色,魔法帝、Lumiere和闇團長我都很喜歡……

好險現實裡未遇過和Yuno同「型號」的男生。Charmy對他的癡女級愛意我只能說我超級能理解(而Yuno沒有拒人於千里真的超級紳士)。那個「拯救食物的王子」的封號我意外地很能體會——一般來說被認為是「贏在起跑線上」的人共通的缺點都是「不懂珍惜」以及自我中心……所以Yuno的「救食」行為(他當時其實已經累得要命,轉個頭已經睡倒的說)絕對是個大萌點。田昌老師你是懂的。

說回來在休養室裡Asta和Yuno之間那種冷到不行的場面老老實實我看到心傷炸裂。

Asta掙扎了好久終於拼出一句說(而且是躺下別着臉):「我會追上來的」,正轉身離去的Yuno當然只好表示「我不會給你追到的」。

喵的第一次看的時候我心裡炸開的那種程度是當機級的(因為當了機所以後來重看了OTL)。

看Yuno本集的戰鬥風格就知道他其實超愛秀(哈哈哈哈戰鬥時真的很能看出一個人真正的性格)而且是個賣秀專家(如果他們的世界有twitter之類的他鐵定是賺大錢的網紅)……Asta大概是小時候天天被「撃中」所以生命力特別頑強還有臉皮特別厚。越是不甘越是成長的Asta每天被「等戲看」的Yuno研究怎麼戳傷口會特別痛的虐戲在我的同人腦中大爆發。而相反Rill那種明顯缺乏「精緻的練習」的戰鬥風格(最後還搞到自爆)真的有點可憐——從小有個能激起鬥志的練功對手真的無比重要。

話說這八十幾集裡不斷看着Asta在那裡喪做sit-up的梗鏡頭重播,看了好多回之後我才回憶起那被封印起來記憶——中學的時候我都曾經練到可以一口氣做千回sit-up等等一大堆「陳年」往事……(天音:你這個女生實在有點可怕……)

輸在起跑線上的那種什麼都要來勁幹一場不然下一次可能會直接作為一條雜魚死掉的悲哀完全被戳中——《Black Clover》在別人眼中可能是「爛到飛起」的少年漫畫,我只能說現實和漫畫係同級的慘烈——小說公認係輸俾現實,所以近年我看得比較少。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黑色五葉草

[科普]我們都需要一本規格書(下)

人們只要相信一件事會發生,而那件事只要是其本人身體上發生的,會產生各種物理作用不出奇。這也是為什麼師長對說學生說一些否定潛力的說話是非常有毀滅性的教育手段(除非你是Asta那種典型的「少年漫主角性格」,越不甘心就成長得越多那種「命運什麼的我要撃敗它」的性格……),不過要強調一下讚美潛力的說話並不會有正面的效果(哈哈哈這個邏輯謬誤到底有多少人犯上了然後好心做壞事)……而今次的實驗結果也同時證實了這一點OTL

潛力是用汗水、勇氣和創意開發的……當然「有才」的人效率會比較高。

在這個「歷史性」的實驗裡,要注意的是「基因」和「認知」的影響哪個比較強大視乎項目的性質而定,例如參加者實際跑出來的耐力時間還是基因的決定性比較大(因為短期內統計上肯定不會有太多變化),但去到飽足感時認知的威力就超強,而且不只是「幻想」而是實際能量度的飽足感相關的化學物質真的有倍數的變化。怪不得「自我感覺良好」這種東西可以那麼非常可怕,有如吸毒那樣。

說起來相信平等博愛的福利國家只要風氣勤奮向上,很容易能培養出優秀的下一代,原因是只有在公平而且鼓勵向上流的環境裡,人們的潛力才能相對看得出來,然後才有擇優的可能,國家的將來才不用以血汗為基礎也能強大。

p.s. 所以我完全明白已經貧富懸殊幾千年的中國到底有多想進行基改下一代……不過急也沒用啊,可靠的基因數據庫還不存在(尤其一個國家貧富懸殊階級婚姻時分裂(即係竹門對竹門的傾向很嚴重)就更無法取得正常的科研數據……沒有control的東西根本就是垃圾,然而這種東西偷也沒用,因為不同民族的基因庫和水土環境自然有很大差異,亂改的話不如不要改。所以福利國家真的是下一代文明的起步點。平衡研究數據的急切需要和國家資源整體不足的問題,我建議中國主權擁有者依照「基因」的罕有度給予個體不同的福利水平,這樣比較容易取得科學上有效的數據。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科幻 心理歷史學

[科普]我們都需要一本規格書(上)

田昌老師的《Black Clover》大概是歪打正着,搞出了「十六歲會得到魔法書(grimore),書裡會根據每個人的魔法能力規格出現不同的招式,然後使用這本書時魔法能力會上一層樓,成為能獨當一面的魔法師;而這本書的大小厚度會根據主人的魔法輸出強弱和潛力變化,新的內容會隨着人生體會不斷增加」的設定。

我當初看到這段劇情的時候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這想法很接近「真理」了。

在我自己的世界觀裡,一個人的潛力會因為「知道自己的規格和使用方法」而令該能力以原本的倍數的輸出率呈現出來,當中有些故然是所謂的placebo effect(安慰劑效應),但那不純是僅限於心理上的效果。所以我其中一個「壓倉」的設定,就是圍繞這個「人為生產出來每個人的規格書的世界」發展的故事——當然我一向寫的都是科幻,所以故事發展的方向和《Black Clover》自然會大相逕庭,但整套故事的人設的相似之處當然有好多(不過不少性別反轉了而且惡趣味位置有點不同,可能因為我是女的,而田昌老師是男的哈哈哈,所以當我們從「喜歡的異性」的立場去想,創作出來角色的性別自然是相反的),因為有好多「劇力」的來源邏輯一樣。

怎知道就在我發現了《Black Clover》這個作品(漫畫至今已連載兩年、動畫也去到八十幾集了)不久,就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科學論文雜誌《Nature》看到了上年出了新的研究,研究結果暗示我(們)的這個世界觀好可能「符合科學現實」。

"Learning one’s genetic risk changes physiology independent of actual genetic risk"
Turnwald et al. Nature Human Behaviour volume 3, pages48–56 (201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62-018-0483-4

重點:
除了一再證實placebo effect極度強大之外,有趣的是「知道了規格」(不論是否真相)產生的不只是心理效果,還有一堆能量度出來的生理、物理及行為上變化。可惜這個實驗只是「頭炮」,一大堆基因的複雜機制自然不在話下,實驗參加者的人數實在太少而且年期太短暫而不涉及任何「開發潛力」的玩意……考慮到這一點,「個人規格書」的構想對我來說應該有生之年只能限於「科幻題材」。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先天後天 認知改變

死神來了

天氣開始熱,每星期的跑山改為行山,根據本人的風水知識嚴選有蔭有風有景而且一開始都是平坦的路段,而且16時過後才起行。

首先走九龍水塘塘邊路。這一段很多山竹過後仍未清理好的垃圾,然後在結尾的燒烤區是遇到了野豬。可能天氣有點熱而燒烤區一位用家也沒有,理所當然應該沒什麼食物可以翻得出來,野豬的心情不太好,結果牠們不友善的態度嚇到了我。

之後一段逆行衛奕信徑,怎知道預定上山的山路剛剛被封,因為路爛掉要修理半年……結果要兜望夫石,再從小路駁上麥徑。總之有試到新路。另外因為比計劃的行程意外走多了路,所以時間緊迫,走得相對快,結果望夫石那一段居然刷進了我用的運動社交app裡的女子組排名頭十名內。意外的驚喜,不過這是後話。

未開始上山前,當我還在平坦的衛奕信徑上一邊抓Pokemon(有很多火雞,多到抓到了高CP的異色版還夠糖進化到頂)時,突然有架直昇機從身後飛來往九龍方向。那引擎聲音好奇怪(雜音多)而且飛得不高。我安已不地抬頭,但因為林蔭多所以沒看到機體,然後沒多久同一架機突然折返,從我頭頂高速飛向大帽山,高度是高了一點,但那引擎聲變得更令我不安。

回到家開新聞一看,有直昇機懷疑空中解體,掉在嘉道理農場後山,機師似乎嘗試低空跳機但難逃一死命運。

打開手機,用行山時拍的相片的時間和行山GPS記錄來驗證,證實時間段(五時多)吻合。涉事機體Robinson R44最高時速二百四十公里,而我當時離墮機位置直線距離只有十多公里,理論上就算該機以半速行駛,十分鐘左右就會從我頭頂飛到墮機位置。

我懷疑我「耳擊」了出事一刻。那引擎聲音比平時聽慣的很不順(有一下下爆出來的低頻)、音高較低而且尖(音域分散),似是磨到了什麼卡壞了。

單引擎直昇機真的是死亡陷阱。沒有翼不能滑行,想緊急降落也只能找個角度對的山坡滾山跳機,超難啊……

題目 : 長跑 - 部落格分类 : 體育運動

tag : 行山 直昇機解體

[動畫]Carole and Tuesday 3-5看後感

越看越發現BONES對這作品實在很有愛。經常在某些場景裡發現一些很真實的細節,而且很多吐糟位不只很有骨,設定更是找了「懂的人」去做。

從小和藝術都自知很有緣份,去到第五集終於肯定背後的「原結點」是在那裡。

第五集裡有出場的一位做「金主」的配角,設定上是有名對沖基金的大人物,他爆出了主要支援角色的「道」先生原來「本行」是腦神經專家……原來是這樣子啊,怪不得整個作品裡比起兩位主角,我更想對這個男人「稱兄道弟」(天音:你不是男的)。中學時在天文、量子物理等等一堆標準的「宅玩意」裡,我最後就是挑了「腦神經」這一範疇去宅,去到現在還是會每星期花點時間看最新的論文。

一般人見到藝術,就會即刻感性全開理性掉線,但我這種人就是會不斷問「為什麼」一直問下去,問到最後那些東西可以讓人工智能做出超越所謂的「普通人的水平」(這就是科學理論的力量,一把槍去到三歲小孩手上仍然具有殺傷力,甚至會更高哈哈哈),以及讓自己作為一個並不是特別適合演奏的體質做出各種「超水準」的表現(邏輯和片中道先生令童星女唱出「超水準」表現的方法的技術雷同,只是我把自己當「木偶」而已<-LP大人就是好眼力,一眼看穿了我在搞什麼OTL)……即係俗稱的「技術宅」。也因此從小經常技術性撃倒不少對手拿了不少各種視藝獎項等等,而且對動畫這種有很多技術可能性的藝術形式無法自拔,而且近年因為電腦可以代勞許多死板工驟導致很多新玩意能夠大力玩下去而越看越興奮。

回正題:一般人演奏音樂,只是單純的執行一些既定動作,所以感情演譯特別死板如同初代CG,再加上上台時會緊張就更僵直或者變浮誇了,結果人工智能當然能「完勝」。像片中主角們Carole和Tuesday那種音樂一響起就「忘我」地演譯、平時真的在用音樂來表達自己的樂者,確是少見。

人因為有社交經驗,可以根據觀眾的反應即場互動和臨場創作,而且合奏/合唱時可以擦出火花,這是單純的音樂製作人工智能無法做到的事。做得到的時候,就是踏入擬人人工智能(《Beatless》那種技術變成有可能)的新世界了。

這一個故事選取了人工智能和音樂技術相對今天發達的科幻未來背景,就是要用來襯托出「什麼是真正的好音樂、優秀的音樂人」,所以這套我是決定會追下去的了。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BONES

下意識的報仇(下)

因為從小看了太多實案,所以很能感覺得到,就像《Black Clover》裡Langris在贏了對戰之後當眾對其大哥Finral大動殺意,Yuno等人一看就知道「不對路」。如果係真心要殺人,不會大庭廣眾來做啊。

現實裡最經典的個人案例,係出來社會之後,用賺錢多少來「證明」自己——明明有些事幹了之後「賺錢」,根本就不能證明你這個人有多厲害。別人不幹不是做不到而是覺得這樣做是不應該的那樣,即係考試出貓得了高分居然覺得自己係讀書的料……你腦子沒事吧?純粹炫富吸睛來滿足虛榮心比較起來還好一點。

因為太多這類個案的前文後理無法用智商或者(逆)客套話(即係故意說謊以操作聽者的感受,普通的係爭取好感,另外的是故意令對方遠離自己)之類去解釋,去到最後唯一剩下來沒被踢出局的理論,就係「無意識報仇」。

有意識的報仇,報仇的邏輯通常比較清楚,例如x對我不好所以我要對x不利。然後恐怖份子就是越過了這一條線,變成明明是X對我不好,我卻要XYZ全部都死,而最後死的居然是Y和Z那樣。

無意識報仇落在這兩個極端的中間。

說起來一開始我遇到這些「邏輯不明所以」的個案(其實有好多不同花樣)都大惑不解,但後來開始見到一些明刀明槍的報仇(現實個案)的表情語氣再比對下去,就理解到這類「謎之言行」的本質是什麼。

例如Black Clover裡的Langris大概其實很喜歡大哥,但因為大哥性格能力都不適合做當家所以被迫擔起重任結果付出了很多努力去符合「精英」的質素,而這全部都是因為「國家需要」而引起的,因此他無意識地背叛國家——年齡輕輕已成為精英組的副團長、贏了遊戲通過了考試卻跑去當眾殘害自己家人,就正如佐拉所說,「這種人不配做魔法騎士」。即係在他「證明」自己係精英的一刻就轉頭把大家對「精英」的印象污衊。這種報復行為的邏輯的確比較曲折,但只要見過幾次實例之後,「直覺」就會很準。

有人似乎認為只要把「西方國家」和「宗教」的影響透過人為隔絕去掉,就能令人看清楚自己的政經困境是自己的文化行為導致,但問題出在正正是因為是「人為」的,不只說服力欠佳,還會令人覺得「就是打不贏才要踢出局」……而這班人往往是比較聰明的那一群,他們搞起事來,成功率高很多。君不見不久之前的一堆死傷慘重的恐襲,搞手絕對不是什麼「讀不到書又家裡沒錢的窮傻子」,和香港人上一代普遍認為「因為又懶又蠢活不下去於是發狂報復社會」根本就不是同一回事。

唉,不過這些事情大概只有宅會介意。對正常人來說,無論發生了什麼,都只是"Life goes on":下一餐吃什麼好呢?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