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常見的失敗溝通實錄

1. 甲方抱怨自己的難處。
乙方開始數列甲方做得不好的地方。

2. 甲方指出別人做得更好的地方。
乙方提議覺得別處好就去別處過活。

+ + +
聽學者講,辯論的目的是要對方認同自己的立場,而溝通則是雙方都有妥協的意思。

之後那些溝通技巧才有玩的空間,例如何能包裝自己的訴求令對方覺得自己放棄自己本覺得「應得」的不是蝕而是賺。

相反,「辯論」的現實玩法,就是拿手段出來威迫利誘,再不斷打撃對方對自己立場的自信為主要「通訊」目標。

有些人溝通技巧不好,根本就是從小生活在「沒得妥協」的環境裡,貧窮的家庭尤其是沒有空間去「妥協」處理小孩子的五花八門的願望,不是欺騙就是用盡方法解釋為什麼拒絕,或者表現出不合作的態度斷掉話題。沒有練習溝通技巧的空間,就像學琴而沒得練琴,學到的是奇才。

如果真的要按照那些有地位的人說要令新一代溝通技巧良好,第一件事就是要滅貧,不然做什麼都是徒然。

而香港最慘的,係連一堆中產父母都因為精力已被工作耗盡而沒有心力再想自己可以如何「妥協」處理孩子的願望,覺得玩溝通好煩,一言堂有效率好多,基層父母找子女發洩情緒就更常見。畢竟香港係極度鼓吹消費的商業社會,小孩子的願望並非處於「自然狀態」,處理起來工作量「大很多」是很正常的。

更加難頂的係,因為人人都被奴役得辛苦,所以講到「妥協」人人都覺得「唔應該係我」。

溝通文化?唉。

p.s. 沒有溝通文化,民主就只是佈景板。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電影]Harmony

這已經不是動畫而是CGM了吧。

我很老派的,《高立的未來世界》或者Ghibli那種一切會動的都會藝術地動起來,如果真的是3-D模型根本不可能出現的畫面才算是動畫。

那種充面人性的「扭曲」和「偏差」才是我對動畫有特殊偏愛的原因。

人類的腦袋根本就不是傳統的計算機,「計錯數」才是我們的特長,而進化出來的我們就是一班不斷「計錯數」但又會不時用一堆錯的方法和千瘡百孔的過程去計對答案結果「死唔去」的傢伙。

在我來說,動畫本身種種脫離三維模型移動可能的「不現實」,就是人性的表現。

你問我,那這個故事呢。

算數啦,這個故事的科幻設定直接踩落我的專業範圍(大學及之後的),我認真就輸了。

結果,我整場戲很努力的不要睡着。

我知道作者想表達什麼,他提出的議題很重要,但「論說過程」充滿上述的人性特質。

好險沒有進戲院看。不然真的有可能睡着了吧。

人類其實有很強大的學習能力,但學東西總得循序漸進,如何面對死亡、暴力、殘忍、罪行、痛苦、憤怒和悲傷這些「人生黑暗面」的教育,不知道是不是總有一些在這方面很不濟的大人想要迴避,「我不懂行山,所以我覺得行山好危險,我絕對不能給孩子們去行山,尤其現代社會行山技能根本就是多餘」這樣的保護想法其實很容易成為主流。結果有一天因為什麼意外結果要「行山」,就有人壞掉了。行山還好,香港地城市處處,好難行足好多日,但現實的困境往往要「走出去」起碼一年半載還叫小事囉。

這一季的新番,有一套叫《迷家》的似乎會探討部分現代社會如何忘記在教育裡加入這堆必要的教育,結果角色們一走出原生社會嘗試自立,就一整堆的壞掉……陰公豬。

「意識」的重要性,在於其「不現實」——有了意識,我們可以學習如何處理「未經歷過」的場面,可以透過例如故事等等的媒介去思考各種未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最後生出「意志」,去作出各種選擇。

所以其實要「消滅」人的意識,根本就不需要在人體裡植入什麼奇怪的科幻產品,更不需要有嚴重心傷的漂亮女生帶領恐怖份子騎劫「保健系統」。

只要把社會制度塑造成人們的生活經驗「天天如是這般」,不同的地方都沒有意義,沒有選擇(大部分人都沒錢,於是不能選擇很多社會聲稱提供的可能性;媒體上的故事千篇一律;商場賣來賣去都是那些東西),沒有可能性(例如脫貧非常難、大部分工作都是機械可以取代),人們就會直接變成「豬」。

完全不用寫科幻。因為這已經是現實。

上次《屍者帝國》也是這樣,令我開始懷疑伊籐計劃的作品玩法是不是都是將一些已經變成現實的問題當成「未發生」,然後寫成「科幻設定導致」,於是當中的科幻設定和劇情bug之類都是認真就輸了的級數(因為醉翁之意不在酒)。是這樣的話我下次再見到這個「品牌」就可以不用看下去了。

p.s. 怪不得我之前看別人文學評論科幻就說「正統」的科幻(意味可以得獎的那些)就是把現實問題用科幻手段再現一次。伊籐計劃的確是得獎科幻小說家OTL好啦原來我連寫科幻都寫得那麼不正統<-極度討厭replay所以沒可能寫正統科幻的人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科幻

輪到教育了

大家都知道香港問題多多,回歸後每個專業的行情都逐一被強大勢力(包括香港政府)「玩殘」,引發各行各業人士不滿,民怨積壓絕非「少數廢青」心理「有問題」。

DSE的流弊大家都聽得多,當中最主要的問題,這篇文的個案係一個很好的例子: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310971

因為大學學位和教學資源就只有那麼多,所以一試定生死意味每次出卷要「踢走」的人多好多,萬一踢不走,負責收生的就會好頭痛,所以考試範圍一定會有「刻意搞大」、出題方面「搞鬼」的傾向。

英數生化物理這些有世界性評估的科目可以「玩」和「被玩」的空間不多,於是多人讀的商科就慘啦。合拼科目係第一步。

有幾慘?玩到「大二程度」未夠,出題的大概「踢人心切」,可以犯「選修入必修」基本錯誤。

係,DSE的玩法會令資優學生上課時「好充實」(不信問問我中學的師妹們),不過一般人就變成被虐待了。

你知啦,香港人其實好多仲意讀商……唉,今次得罪哂主流青少年,再玩殘老師,香港政府今次仲想「走數」,難。

然後不知道香港政府知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有IB這種對家裡有資源的孩子極度有利的學制在「爭飯吃」,你知啦,大部分孩子都不是資優,但合適他們的整全教育模式(尤其是重視社交、團體活動合作、重視過程和人生意義等等的元素)能被系統化(相反不少資優生的學習模式比較難「推己及人」,因為他們的學習模式不少係建基於組合特殊的基礎能力)管理和推廣,家長們有選擇一定不會無端虐待自己的子女,DSE過多十年大概會淪落「基層和怪人才會去讀」的次等學制,進一步削弱DSE在民間的認受性(DSE入大學彷彿說明你是貧苦人家出生的怪人,見工時一看證書就知你什麼背景,不用再問「你兄弟姐妹父母如何」來左探右試,於是出身貧苦的尖子會好想拿獎學金入直資,為了將來見工不要被歧視,但基層學生中學時突然轉讀IB其實有一定「文化適應」問題,學生應付到,基層家長未必接受,會覺得好麻煩,有點像當年我家兩老不能接受我讀研究時的工作要求),到時民怨一定會「從小植在心裡根深柢固」。

其實港人治港本身並無問題,問題出在香港的主權被移交的對象嚇走好多人才(剩下一班自稱「政治冷感」實際政治無知的成為主流意見方向),之後又主動放了很多「自己友」進來改變了整個社會的本質,越來越多「港人」出聲指手劃腳,「誰」在治港,大家心照。

p.s. 其他比較出名的DSE的「罪狀」包括「大學工程系學生中學無修過物理」、「(求職青年)不論文理抑或商科的學生,中英文根底都比以前大降」。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活潑、自由、快樂

作為從小學開始寫程式的傢伙,我習慣說話「講實際」最好。

今天看到某名嘴說故事,說某報當初之所以走紅,不是因為一開始創辦人丟出什麼高尚的目標,而是很實際的「活潑、自由、快樂」。

活潑的孩子,總會反應多多,左試右試,沒書也沒老師的時候,自學速度一流。

自由的孩子,什麼可以試的都試過,知道自己的底線,理解自己喜好什麼,付出的覺悟特別有正氣。

快樂的孩子,不是因為人生沒有挑戰沒有風險,也不是因為醉心享樂,而是他知道自己有足夠的空間去試很多不同的解決方法,所以知道不是「大難臨頭快死了」,所以還笑得出,像玩遊戲一樣。實力就是這樣慢慢累積的。

這些人,生命力特別頑強。香港政府什麼簽不自殺契約書,又叫別人提倡什麼正能量抗逆力什麼的,手段低劣、思維空泛,令人深感不安。

不是「人類個體」也一樣的說。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瑣事三則

1. 終於,港獨已經講到爛。有名人公開揭底牌——香港住太多人,無空間發展農工業,完全無法自給自足或者通過正常的商品交易來達到收支平衡,如果不炒樓、人人忍受低薪(相對能換取的生活水平和工作質素及工作時間),經濟系統就不能套現足夠的金額去買食物等必須品,所以如果堅持要獨立,人口難免要通過什麼手法回歸小村落的規模才有可能做到經濟穩定。

基本上香港就係注定人間煉獄,大家活着受苦死唔去(而且超長命哈哈哈),人人找些合法的東西「吸毒」嘗試逃避現實,而物質上過得好的那一班就受到其他人500%的敵意,怕「入錯圈」結果只好自困小圈圈。

係,香港可以發展世界級科研,但我們沒有足夠的國防和超級電腦支援最有潛力賺錢的頂尖研究,言論自由和表達方式也暗地裡受限制所以藝術路也好難走,就算有人才,也沒有足夠的教育和培訓資源去撐,很多有天分的人從小活在次等的環境,體格和性格因此受限,想努力也無法和別國的人才爭。

香港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永久性難民營。大家還是討論一下移民比較實際啦,希望下一代可以有更好的將來。不然自殺真係可以拯救生活質素,我的神名叫「自殺」那樣,整個人生的唯一盼望,就係自己死在自己手下而已。

2. 工作繁忙,沒時間和精力做太多家務,偏偏這個時節風空氣質素突然大跌,鄰家煙鬼們當然更辛苦,於是狂抽煙,nice,空氣清新機都不夠馬力,更別提工作空間因為中央空調不時輸送二手煙的問題,好啦我又作病了。環境差,想努力都唔得。向上流?大家一齊去死,下世投戶好人家先算啦。

3. 病,工作受阻,運動量不足,睡眠質素差,集中力下降。連看長文都有難度了。我幾時失控?天知道。

題目 : 日常非日常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課金的記錄006

一星期一次的進度可以怎麼樣,我終於體會了。兩個月,廿頁未過到。不過保守估計一級程度總是有的。像《小蜜蜂》之類的兒歌總是可以用正常的速度吹到了(但音質不要有什麼期望好不好)。

每次練習仍然捱不過半小時。廿分鐘左右就不行了。這和鋼琴可以平時不練一練四小時(正確技巧啦,轟琴對手指不好的說)完全不是同一種玩意。

還有就是鍵開始卡,要上油了,但我忙到吐血潤滑油都未買(<-好孩子不要學)……因為買圓號時那間琴行居然沒送也沒賣油orz冷門到呢。真的好像玩槍一樣,要拆開做保養,拆到一桌都是零件哈哈哈。

香港人不會喜歡這樣麻煩的東西啦(我見過鋼琴都可以不調音好多年……半年叫人來一次付錢而已都不肯做)。

題目 : 與音樂的交點,齒輪開始轉動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tag : 圓號

[動畫新番推介]Kiznaiver 1-3看後感

本季最異界作品應該是由TRIGGER這個新晉動畫組製作的Kiznaiver了。

看到了這個動畫作品,我才知道為什麼我喜歡動畫多於電視劇和電影。

今天有報導指行山比起其他運動原來不只更能令腦部活性提高,最新研究有理論指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在大自然裡賞景和專心活動身動,比其他休息方法更能令腦部充分休息,因為對大腦的刺激模式和平日「相反」。

這樣說來動畫充滿離現實很遠的畫風和設定比起看其他種類的片子更能令大腦充分休息的說法變成理所當然了。而Kiznaiver可以說是這方面的例子的表表者。

一般人見到「有問題」的傢伙都會逃遠遠。結果他們的圈子裡盡是某幾種人(當然不同人會有不同的「正常」定義),久而久之肯定壞腦(這部分是我個人的見解)。

所以Kiznaiver那八個「奇特」的角色(不過嚴格來說「獨善其身」在香港算是很常見的屬性),加上製作組努力地設計出極度配合每個角色的動作模式,醒腦度一流。

角色之中我最喜歡「不道德」君(我私下叫他「阿潛」)。正常人都很偽善的,明知自己在幹壞事就會連自己都騙,找個堂皇藉口避過良心責備,還要從小修練演技。(所以不要問我為什麼好像很討厭人類www)像這種忠實地不道德的還真是某程度上的「極品」。見到別人為自己犧牲爽到暈還要發出疑似叫床的聲音搞到我半夜三更忍不住笑出聲。

設定方面,拿「七宗罪」來二創真的非常好。人性醜惡很多,找一堆可以用「把痛苦分享出去」提供解決問題的導火線的來寫,真的很能令人有啟發。

極度期待這套往後的娛樂性。

題目 : 動畫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Kiznaiver

[科普]基因力量

很多時候我們總安慰自己人定勝天,但有些我們以為純粹係行為選擇問題的常見屬性在科研角度看居然「基因係一半的原因」,然後剩下的就係環境……

而其中一個這樣的屬性居然是「酗酒」。老老實實我覺得這樣惡劣的基因能不被刷走,係因為「酒後亂性」似乎並不是純粹藉口。

然後科學界聲稱統計上男女有別的基因效果,居然係「男搶女盜」。換句話說女人暴力傾向的遺傳性未能檢測到,而男人係老千/智盜的傾向也暫未能用基因解釋;然後女生喜歡溫柔的男性、男生喜歡朗直的女生,應該是一種進化上有優勢的文化(假設和諧而繁榮的一方有優勢)。

極嚴重的暗瘡也有明顯的遺傳傾向。而最慘的是禿頭並非單一基因突變導致,而係好像玩紙牌那樣,你從父母兩邊不幸「儲齊」那些有問題的基因組就gg了。因此父母髮量正常不代表孩子會沒有問題。

最無辜的要數癡肥除了生活習慣問題之外,也可以是後天癡病以及先天基因導致。那些正常辦法控制不到體重的人,有可能係有「抗飢荒」的基因組,營養吸收力和儲存脂肪能力特強。這些人在衣食豐足的社會裡真係慘慘豬。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地獄月來臨

連社交和運動都推掉了(本來約好)。自己要考試也沒時間理。

家務做剩超多,然後壓力大到沒有食欲只是不斷喝東西維持。身體在尖叫。

這兩天進化到一天三杯(淡)茶/啡。腦死狀態書報都不懂看了。穿不是球鞋的鞋一會,腳腫到鞋脫了之後幾乎塞不回去。用什麼步姿在走已經沒感覺。

回到家迫自己放鬆什麼都不看不做,兩三小時過後才終於回到MP可以正常入睡。這幾年考試年年都病到失準,無計。

窮就係生活迫人,被迫做不喜歡的工作然後還被人說是自己選的,被剝奪發展的機會然後說你無能。

係呀社會沒有錯,最錯係我活着。老實我都覺與其期望戀愛可以拯救我,自殺更實在。夠理智啦嘛?

題目 : 日常非日常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新聞]蓋棺定論

丹麥科研又玩新搞作。他們打算把每個死了的丹麥人都錄下其DNA,因為他們覺得基因圖譜收集活人資料準確度有差,「蓋棺定論」才是最好的,更別提跟活人要DNA當中的私隱、保安、道德問題導致取樣範圍偏差狹窄等等的一大串問題啦。

老老實實我都覺得當今DNA研究本身最大的問題是DNA「提供」的只是可能性,中間發生什麼事並不是事實的全部真相。例如有些人或者三十幾歲的時候智商比較低,怎知道原來到八十歲的時候這班人的智商比起同齡人原來變成了資優生呢?這就足夠推翻之前「人的智力發展到三十歲左右會定型」的學說了。如果他們這種遲來的發展是因為特定基因突變導致,太早取樣就會導致很多父母不要有這種基因的孩子。

但中國人都知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當你係「家族」話事人的時候,又或者人之將盡有遺產要留給人的時候,你是不是還能臨老學做一個好領袖、做精明有智慧的抉擇(而不是只想到自己開心嘆世界)才是最重要的。

後生的時候你就算是天才,社會都會給你一大堆的制度「伏」你,家庭背景又可能扯你後腿,你想做什麼,往往都沒人聽你的,也沒有資源支持你,反而因為無法合群而眾叛親離,鬱鬱而終自暴自棄的故事真係未聽過?所以什麼基因「不好」真的好難說,還要和「環境」一起看,但大家都知道正常人才不想聽複雜的因果故事,一般的小政府更不想事情變複雜。(說起來丹麥出名家長式統治wwww)

又或者有些特定的基因突變令某些人三十幾歲就容易患上某些癌症,但如果玩蓋棺才定論,可能會發現原來這些「易早死」的人就算未知道自己殘酷的命運前,本來就是很容易成為努力貢獻社會的成功人士,那到底我們還要不要殺死有這種基因的胚體或者去改掉這種基因的效果呢?

有些人或者很長命又健康,但原來他們正常的生陳代謝較慢,後生的時候爆炸力明顯不足,四十歲前好易陷入低收入陷阱,如果圖譜的對象通常是三十幾歲時取樣,就會看不到前面這個數據,會不小心篩走了一班老了還可以幫手湊小朋友(而不是需要別人照顧)的人種。

現實已知是就算是出名「致病」的基因都往往不是百分百病發,所以如果不蓋棺才定論,整個數據庫真的會導出很多錯誤的結論。但到我們的孫代,檢測、修改基因應該是全世界大勢所趨,所以現在哪個國家認真取樣,最後能夠較有效地推測什麼樣的「人種」在什麼樣的環境會能發揮良好的一面,在下一個世紀就會成為真正的贏家。

p.s. 你見facebook賣資料賣得那麼高興,你就知道正正經經收集死人資料實在是商機無限,但當然你吃慣炒賣的鴉片就會覺得這種投資索然無味。

題目 : 熱門新聞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科幻

[惡夢]一切美好都只存在幻想裡

本篇不是小說。是前天夜晚發的惡夢。夢醒暴哭了一場。有聲有畫,要是真的好好寫下來,看怕沒一萬都幾千字。

+ + +

某個世界出了魔王,勇者們要去打魔王。

劍士是個「正義撚」,勇武小屁孩一隻,擁有和受到的攻擊成正比的攻擊力,但缺乏精準的操作能力,只能壓制魔王而不能將之消滅,每次都會被其逃脫再進化。於是這傢伙只好不斷向魔王挑機,用他那像主角威能一樣屈機的能力不斷戰鬥防止魔王統治世界。

騎士先生是個斯文眼鏡男,他擁有極度精準的撃殺魔王的能力,但是看到劍士少年那種總是波及無辜的打法,非常看不過眼,中途脫隊,丟下一句「不能保護別人的勇者只是另一隻魔王」,就去找尋真愛。他的做人宗旨係,人若沒有真愛,口中的正義都是虛偽的自high。而他,未找到女神。

騎士流浪開始在世界各地,尋找他的女神。於是世界越來越亂,魔王勇者間的戰鬥越來越激烈,民眾開始厭倦無休止的戰亂,開始都有了「找個魔王不碰的空間躲起來」的想法。

時間過了很久,騎士還是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心目中的女神(魔王都找不到這些躲起來的人,他又如何能找得到),最後劍士和魔王之間的戰事去到世界級的破壞力,才把眾多躲起來的群落都曝光,騎士才終於找到了他的女神。

那是被困在細小的和式房間,從出世十多年來都在塌塌米上生活的一位大小姐。這孩子非常喜歡靛底白小花的和服,每天都穿成這樣——那是在她細小的世界裡唯一對美好世界的寄託。這位清麗的美人很喜歡騎士先生,覺得他的感覺和她喜歡的花紋的風格是一樣的。

他們很想到外邊的世界拍拖,但這樣的女生一旦離開他父親建立的結界(現在由騎士用他自己的能力去修補之前被打穿的部份),魔王就會要了她的全部。

要撃殺魔王,先要壓制魔王。但上次勇者要用足以毀壞全世界結界的力量才能把魔王壓制,今次看怕殺傷力是會死一大堆人的了。

於是小姑娘猶豫了。和騎士先生在小室裡渡過一生,魔王就會變得更強大,要是有了孩子,將來就更不知會面對什麼更大的困境。但要是讓騎士先生去消滅魔王,那又會死了一大堆人,好像是為了自己可以和愛人自由享受外邊的世界而成為了犧牲品一樣。

騎士先生知道了愛人的想法之後,用她最喜歡的布料和木頭弄了一個很精緻、內籠看上去軟棉棉、巴掌大的飾盒,拿在手上,讓聰慧的她看到。

她明白了他的意思。點了點頭。

騎士先生答應會在該去殺魔王的時候殺魔王,但不會在壓制戰的過程中用他獨有的結界能力繼續守護女生所在的結界。

結果,女生死於壓制戰中的流彈,陪着她的騎士先生就用他的結界能力把女生的靈魂裝進小盒裡埋在地下,女生在死前還微笑而柔順地讓騎士抱了她一下,其肉身才在魔法師勇者用來短暫凍結魔王活動能力(令劍士可以埋身發動壓制攻擊)的大範圍光壓武器之下解體,化為光點……

撃殺戰結束後,用盡精力垂死的騎士先生回到了女生靈魂被埋的地方,解開了困起女生的靈魂的結界後抱着盒子死去,兩個釋放了的靈魂在消散前,一起輕輕的在世界各處遊盪了一下。世界各地都在重建(人工)、修復(自然)中。

如果騎士先生能在魔王未進化得那麼厲害時,願意先去對付魔王再去找女神(其中當然會冒生命危險),或者他就可以活着和女神(也是活人)周圍去玩了(而那是一個未被徹底蹂躪過的世界)。

但是誰知道呢。或者未有女神的騎士先生並不擁有撃殺魔王之後還活着的能力,所以他才會本能地那麼執着去找女神;要是騎士先生是個正常人,他會很直接地偷偷保護女友然後才去迎撃魔王,但要是真的這樣做騎士先生可能連殺魔王的能力都不會有(魔王會很老梗地附身女友)又或者女生好命存活下來結果被受傷的魔王拿來做人質的首選最後還要被騎士先生親手殺/在愛人前自殺之類啦。可這大概是只有神才知道的真相了。

所謂無論時間跳躍回到過去幾多次改變什麼都不會有good end的情況。

真相,可能是一切美好都只存在幻想裡。

+ + +
所以我都話就算沒時間給我寫小說,我還是會寫的,因為這是我的內置的自動功能,連發夢時都能用的,基本上像上面那種,其實牽涉了作曲作畫等等的機能了orz(上面的惡夢是BONES的動畫風格、京阿尼風的人設、真海誠式的配音和構成風格配上久石讓風格的音樂……你看看我最近經常沒時間看動畫結果發夢的時候就自動用合成的方法加上自己的劇本腦補了新的作品出來orz)

聽說人的動眼睡眠(發夢時限)是半小時左右,加上五分鐘構思時間,剛好夠我「腦補」自播一集動畫的劇情。

因為這惡夢其實有聲有唯美畫面有鏡頭有詳細的劇情(上面係大綱而已),「完成度」很高,所以超催淚orz醒來暴哭了一場,嚇死自己。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動畫新番]岡田麿里之季

本季決定看《迷家》和《Kiznaiver》。

其實作為名盲,因為已看了不少她做構成的作品,對這位作者的印象還是有的,不過今季她終於開始接手玩一些之前少人玩的玩法,令我有興趣看看這類我不會碰的設定到底可以寫到什麼程度。

首先,我討厭一大堆亞精神病患走在一起的劇本。多數精神病並非天生,而是後天環境引發,所以這種設定基本上就是一堆炸彈放在一起。

於是兩個故事都是看角色的心傷如何被引爆至壞掉的玩意,但一邊好明顯是「無人駕駛」的踩雷遊戲,另一邊係「拆彈專家引爆」的玩法。

不知為何好像很少人看科幻故事Kiznaiver。這故事其實係玩人工建構的強制同理心,不求先互相理解,只求第一時間分享痛楚。

這個設定作為動畫題材其實真的好危險。因為「開心」是好難透過同理心分享的命題要由小說體裁才能好好解說,因為一般人正常的「開心」跟美感、體感等這些高度個人化的認知功能以及經驗構成的感情迴路直接有關,換句話說無法保證可以「轉錄」的。

你想想看一個喜歡看AV片(強姦類)的男生把他看AV時的開心感覺直接「分享」給一個思想保守的女生,真的有助人群守望相助嗎……看怕下一秒就會發生《迷家》那邊有大嚷要秒殺變態的劇情吧。

但痛楚是可以的。如果對方不認同,就會像片中那樣發生有效的安慰甚至成功「互相補完」的劇情。所以其實我覺得facebook的交流形式有利商業活動,不利社群生態變好(只會令人變得更小圈圈已經是定論了),但當然這些「經濟不正確」的研究大概不會有人支助去完成(人們一向接受小圈圈嘛,所以研究也到此為止而已),反正不像煙草這些有毒物物質可以「直接殺人」,人們熱血抵抗經濟怪獸的動機即刻低好多。

所以某程度上這個「分享痛楚」的科幻設定是「神設」,但為了戲劇性推進而找一堆亞精神病者來玩就有點不敢恭維,不過「第一個做就係天才,之後係庸才」倒是真的。

p.s. 如果香港人都是Kiznaiver我相信下年香港人口會自然少一半(能走的都會走),剩下的一半應該會好多止痛藥上癮,因為太多人都活得很痛苦,但又偏偏好長命。

題目 : 動畫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Kiznaiver

[異選擇]幫厄瓜多爾的地震受災者

昨天有網民提出為何好像見不到香港人走去幫厄瓜多爾的厄瓜多爾的地震受災者,於是我上網找了一下。

中文第一頁完全沒有直接相關的捐款頁面。

於是給大家提供英文的連結:

https://blogs.unicef.org.uk/2016/04/17/ecuador-earthquake-latest-unicef-ground/

捐款的那一頁是:http://www.unicef.org.uk/landing-pages/Childrens-Emergency-Fund/

因為父母小時候都在所謂的「第三世界」長大,家教令我深知在這些地方有事時,因為這些地方都沒有先進的經濟系統,「錢」往往是沒有用的(面對官員例外)。他們需要的是物資和人力、技術和知識。

而且是長期的。

繼續閲讀 »

題目 : 熱門新聞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地震捐款

[默]熊本地震

可能因為最近正在努力工作,所以突然看到這樣的新聞,看到很多似曾相識的建築物(畢竟我未去過那一帶)倒塌,人命消失,心理衝擊很大。之前看了那麼多單的大地震死人塌樓的新聞,真的未試過感受這樣深。

如果我是那種從小死幹爛做就為了結婚生仔買樓供樓最後收租,然後突然一場天災奪去我的財產(天災保險不賠的說),再死了家人,那我應該會覺得我辛苦那麼久有什麼用,壞掉機率奇高。

所以我還是嚮往丹麥那種特殊的hygge文化。人係要勤力係要上進,但不是死拼的程度,就算失去了人生部分所得(例如財產或者家人),仍然是一個過得不錯的人生,這樣子社會比較少壞人。社會接受了這種價值觀之後,整個經濟系統才會慢慢成熟,知道錢該用在哪裡,而不是永遠要找個「你抵死,你去死」的對象,天天「這樣程度的不幸又算老幾」掛嘴邊之類,幾千年文化還是沒學乖。

到底香港文化會繼續印度化,還是慢慢轉向北歐化呢?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試新野]Brooks跑山鞋

跑山團的前輩們一致叫我換鞋,看看那對當年陪我成功跑了第一次半馬的伙伴底部各自大概已有一吋平方被磨平,而且外貌已殘到我再拿去大洗的話有點怕用刷清潔時會破掉,好啦我開始周圍去「睇貨」。三百幾元的倉底貨的確不可能用幾百公里。該消費的就是要花。

然後昨天那對上班專用的黑色Dual Fusion底部好像暗裂了,水從腳板底位置滲出來。原來不知不覺穿了五年有多。看看鞋底,半塊已磨平兼有輕微裂痕,但鞋面的勞損度不高。那年代三百幾元的斷碼貨真的好厲害。(天音:你怎麼還記得價錢……)

好啦,然後大家都知道比起品牌和外表,我更注重功能。

結果給我找到以下的斷碼貨:
http://www.brooksrunning.com/en_us/womens-adrenaline-asr-11-gtx-waterproof-running-shoes/120166.html

不用八百元就買下來人生第一對有避震的抓地防水跑山鞋了(原價過千)。超感動。說起來這美國牌子好像很少在連鎖店見到。但經過一看到就心頭一動(但因為價錢猶豫了很久——平時行山粗用的我最貴買到四百多,之後都是買三百多的,因為一星期行一次,一年左右前掌食力位就會磨平了)。

很輕,而且避震功能不像家裡那對跑馬路用的Mizuno那麼「蠢」,敏銳度很高,在馬路上跑,很能感覺得到每一下發力的效率和兩腳發力方向有沒有對稱(尤其像我這些兩隻腳都出過事的),而不只是方向和發力的時點有沒有正確,當學費總算是抵的,而且「回彈力」和速度保持恰當的比例,不易像Mizuno那樣鈍而影響體感。另外落斜時的避震功能尤其令我驚喜,怪不得Mizuno高檔品斷碼時可以四折以下出貨(我那對就是),這對計落其實只有七折左右,大概是成本問題吧。這傢伙給磨平了之後可能會用來跑半馬吧。(天音:你有夠省的。)

怪不得很少見這品牌啦。上wiki一看,聽說係同類品牌中的世界第一良心企業。明哂。

p.s. 之後就是上山實地測試尤其是抓地和防水防滑的功能了。

題目 : 長跑 - 部落格分类 : 體育運動

tag : 行山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