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操練和自由公義的關係

首先要從實招來:我見過打正牌操練TSA的練習。

本來,廣泛閱讀是培養有眼界的學生的不二之路,而令學生擁有強烈的好奇心、豐富的生活經驗和強勁的閱讀能力是現代教育的基本要求。TSA的正確做法並非考生第一次「見到」該題目時才去理解然後作答,而是平日閱讀中先對該題材有了大概的認識再從文中找問題所要求的細節作為答案寫出來。

但可惜,大部分香港學生都和「豐富的生活經驗」無緣。這是社會公義的問題。先不說無車錢看燈飾(我小時候家裡也是窮得要省吃儉用才能有車錢令孩子看到燈飾)這個新聞話題。我見過關於行山的文章,還要是從黃大仙直走城門水塘的,中間什麼畢架山大埔道還有孖指徑。我不想說什麼「山上見到有得行山的孩子明顯大都來自中上流家庭」這種殺人不眨眼的話,但這麼多年來,我真的沒見過擺明家裡赤貧的孩子行山(我中學之前就從沒行過,但我父母本來都懂行山的,所以不是懂不懂帶的問題)。行山好大能量消耗,平日自煮都吃不夠的,行山之後只會餓足幾日累足一星期,以後都不想行,一段時間後連記憶都變模糊。對於沒行過山的孩子,這篇文就是一堆未見過又不知道在哪裡的地名和作者不斷說「這裡很美」「空氣好好」的片面印象,何來見到別人如何寫一件自己經歷過的事的樂趣和(本來應該有的)充滿感情和視覺空間效果的強烈回憶。

然後又見過關於一個日常重要用品的發明和創造的經典文章,那種「不喜歡大家都在用的東西,於是自己開發新產品」的事跡,擺明就看到一般香港小學生一頭冒水。那我如果不喜歡TSA,我是不是又可以開發新的代替品?如果我不喜歡特首,為什麼我不可以換了他?有些邏輯,你未經歷過係唔會明。點解文中呢位仁兄又得,仲成為偉人?文章偏偏又沒有解釋分別在哪,但就問為什麼那傢伙成功了。小學生只會看呆了,折衷之下,之後看到疑似答案「你話係就係啦」,抄抄抄,最後習慣了不求理解見到疑似係答案就抄下去……

先不說真正的TSA本身的題目如何,單是見到這種操練用的文章就知道一般小學生見到會有多苦,高小都未必識做。完全脫離生活經驗。操完只會發現「那些機會不是我的」。當然有些孩子天生腦補超勁(例如我),這些文章會提供大量腦補題材會覺得好好玩,但這種人出到社會好難做「乖大人」(你看看我),去到哪裡都只是個思考方式奇特、生活要求別樹一格的宅,融入主流社會方面絕對係「高分低能」,香港絕對不歡迎囉。

TSA其實是一面很好的鏡子,它被反對支持了「香港社會沒有公義,孩子沒有選擇的自由」的說法,所以TSA要刻意去操,而且操的過程令好多孩子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這個世界很大,但我都沒有份兒」的煩躁只會越操越強烈。如果不操,事實上根本不是在看學校在學術方面教得有多好,而是家長有多少資源(非指金錢而已)投放在孩子的教育上,所以TSA原本考核的是家長的質素大於學校的課堂教學質素。(所以我絕不認為教育局沒錯。)

所以要改變的可能不是TSA的卷子本身。而最悲哀的,係香港的家長只能要求改TSA,其他事都自覺無法改變。唉。

題目 : 政策討論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新手行山徑好介紹]油塘炮台山

我知好多人都介紹過這一段的衛奕遜徑啦,但我要強調這地方在地鐵站附近,半小時而已,而且風景是明信片級數的,有圖為證:


Victoria Harbour on a Sunny Day by Windera on DeviantArt

這個炮台炮台山後面就是墳場,所以我猜好多人都知道在這遺址在哪了。


The remains of Time by Windera on DeviantArt

上山的路是這樣的。風和日麗的時候會有點辛苦,記得做防曬,但那汗水是值得的。
上油塘炮台的路

遙望心曠神怡之地。
油塘炮台看康城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行山

早睡早起一天

之前亂入別人的露營團,終於能夠正常呼吸早睡一晚,早上起來看論文,心情奇佳。

然後早睡的問題是早睏。死得。

題目 : 自說自話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正面溝通好難

教會一直推崇的溝通模式,莫非「安撫情緒」以及「分享修養」。因為一群人在一起,不是因為在一起快樂,就是因為利益,而後者又以分享心靈修養更不容易出現雙方不知道的價值觀矛盾結果「關係破裂」——有些未必是有人無恥,而是他自以為付出了很多很拚命地貢獻,但對方覺得這些事何止一文不值還阻手阻腳,當要求對方為自己做一些什麼而對方拒絕,這些關係通常會反面到底(包括親子之間),也所以有好多人怕麻煩,直接「講錢」,life is so easy。分享修養呢,不同價值觀不同審美觀不同生活圈反而學得更加多。老老實實如果我在這裡說主流書報都有寫的東西,誰來看啊?我又不是美女,笑。分享修養就是這回事。一面看一面罵並不一定是無聊的事。

但教會很多人都是普通人。你要知道普通人做事,「只給我答案讓我做對題目就好」居多,結果因為好多人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結果隨時代變遷,教會上下就開始「多膠行」。

安撫情緒有很多種方法,就像止痛藥都有好多不同種類,你不明白背後的藥理病理,無效事小,濫藥起來會出事有何奇怪,令病症嚴重好正常。

分享修養這些,其實就好像教授上台講書,要是生活過得沒有營養,說來說去都是那些,又或者因為沒有營養就拚命「吹水」,更甚的是表達及聆聽的基本能力不佳,那就像一班band 5學生互相教對方學術知識,結果搞到亂七八糟係好正常的結局,沒有學生該受指責。就算老師講書,如果學生的水平參差,那自然也好難有效率。如果教徒本身的文化背景差很遠,講道的時候就會變得非常困難。如果負責帶班的傳道人不明白這堆問題,純粹直落教人「感恩式表達」,就會交代不到聽者本來應該因此學會對方的成功因素的好處(所以分享者(=參與者)的質素也很重要,一堆極度失敗又或者有主角威能的人群就好難玩到這個遊戲啦哈哈哈),又或者在分享讀經或者祈,禱賜福的經驗時,就會無法引發聽者EQ上升(明白別人的情緒機制以及如何自我平伏情緒的技能)的效果(所以別有機心的參加者亂說一通一眼看穿講大話那些根本就應該被踢出去)。

但如何維持「學生」的學習水平相近但又來自不同的生活背景和有不同的價值觀審美觀,就是教會的難題。所以有好多教會都會有不正式的「入學」面試,也會定期踢人出去。

也所以不很辛苦就營運到的教會團體,裡面多數一堆「不正常人類」,因為教會傳統的「玩法」根本就是大學導修課的玩法……咪玩啦呀哈哈。有些教會為了不用辛苦經營從一開始就只收集「超能力」人類,但不正常的人類集合體一般去到某個年齡層如果沒自殺的話都會因為變成了「獨當一面、只有下屬」的情景,養成各種奇行巧思態度超變態然後慢慢和社會脫節,最後開始整群人的行為一曝光就被人見人罵,然後變成小圈圈之後根本就完全變質了。

所以說,正面溝通好難。這些事,一隻手拍唔響。從「教會」的宗教背景出發,又一開波就得罪了好多人(所謂歷史問題呀哈哈),該推廣的結果都沒推廣出去。

神的幽默感果然夠黑。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要拆的禮物

人們一般都好怕別人不喜歡自己,因為總有些情況會有人情緒失控然後自己明明沒有惡意但被傷害。

立場不一樣,因為利益問題,好難會互相喜歡。之前已經有多個證人對我說很喜歡人生中某個圈子,一問下去原來是大部分人自己一個生存不到,所以大家只好組成互相分享的利益集團,迫到(他們未必做過什麼,但情況就是這樣的結果)少數有能之輩(他們因為各種原因走不掉)為免被視為打不贏的競爭對手被消滅而主動「分福利」。

有些東西,例如知識,是可以分享的,因為真正能賺錢的,是「研究出新知識」而不是「擁有」別人早已有的。在某些「知識」在常識中仍然是魔法般的存在時,這些就是賺錢的寶貝。

但很多其他的東西是不能分享的(最典型的例子,係「老婆」)。

於是好多人為了能「爬上去」,會把這類「弱者」排斥在外,然後努力「巴結」更強的人,而如果嗅到一個人背後有一整班的弱者,會直接有禮貌地隔離、疏離。這種事是不分國藉的。

從小就因為出身弱勢家庭,不斷被有禮貌地隔離、疏離,連找工作都經常被有禮貌地拒絕,到後來直接有人說「無論你讀幾多書都不會能融入社會」,我才知道這個問題有多嚴重。家裡對我的要求和社會對我的要求太多衝突,相比起來考試的要求太簡單又好理解(而香港的高樓價和沒有單人公屋可上就是殺了我的人生的最後一刀)。

也同時明白了當年為什麼耶穌會那麼成功。因為要求弱者決志變成強者是一種危險的藝術,但問題是當弱者不是白癡,他們不會滿足於被當低等動物被剝削,永遠在社會底層爬,而上位者也通常不喜歡派太多福利給基層,但沒有足夠的福利基層向上流的機會就很渺茫(一個爬了上去,還有一大堆「包袱」要照顧,好多弱勢移民家庭都有這個問題),加上人越貧窮就越想生孩子因為孩子的「生存成功率」更低結果每個人分到的資源就更少,所以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貧窮的人為了生存,很多時會被迫用不足以可持續發展的資源量去生存然後用價值觀去正當化這種貧窮陷阱,以免自己情緒崩潰,然後在跨代貧窮的「必然」下,將這種價值觀變成了一種文化流傳下去。例如沒有資源令後代趁年輕見識世界,就不斷宣揚外面的世界好危險,然後建立規矩,說出去會變壞什麼的。例如沒有社交技能和資源去改變別人對自己的負面見解,就開始評價對方是壞人(等等),總之主動斷絕關係,而不是努力去證明對方這樣想是錯的。現在很多國家不論多發達都有很多地區是貧富懸殊,這情況甚至變成「國際常態」,不論民主與否,於是在這些地方的「弱勢中的弱勢」就更慘了。又,因為文化貧窮,風氣上人們並不注重營養健康、居住質素、社會智慧修養和體能訓練,體力和精力長期欠佳,所以事業有成後對於解決社會問題(例如幫弱勢脫貧這些不是派糖就完成的事情)視為地獄式折磨,「我捱了很久,只想要過舒服輕鬆的生活」那樣(最後陷入設計各種圈套包括自己洗自己腦令社會某些階層永遠無法和自己競爭於是可以輕鬆靠剝削過快活人生還覺得這樣很理所當然的「和諧社會平衡點」,但這樣的世界真的太黑暗太對不住後代)。世界各地都充斥這樣的難民或者難民二代,所以這問題也是世界性的。

我覺得我終於明白擺明係弱勢出身(不論社會還是家庭地位)的耶穌那種「你們快醒醒」的心境了。用這個前提去看C教那些被當口號掛在口邊的經文,即刻理解「那是怎麼創作出來的」,以及為什麼在那個年代當會成為風潮。

也所以,這幾千年來,某些勢力致力把好多關鍵詞的定義扭曲,重新定義人們對「富有」、「快樂」、「生命」、「叻」、「愛」的概念,再用各種活動和小圈圈文化分隔定義不同的人,文化上再剝奪普通人「自行定義」的權利,成功叫那些流傳下來的文字再也無法觸動太多人的心,也不能叫醒已被洗腦的人。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聖誕大亂鬥

又到這個一上網就難免看到對宗教有不同見解的人「開片」的節日。

因為我是愛看少年漫的女生,所以對不和諧的事情並不反感。有些戰鬥是必須的。就像飯是要吃的,見到吃飯(其實好x麻煩!)就反感不想食,叫厭食症。

最近因為IS,多了很多沒有接受良好宗教教育的網友討論「宗教政治壓迫」的問題。也就是有信仰傾向的政權打壓其他宗教的歷史問題。

其實那麼多年來有一個論調我看了無數次,但都想不通為什麼從前的人不懂衛生好多事情亂來所以現在的人把變壞的食品奉客只是「彼此彼此」(同一邏輯,換一換內容就是變成這樣子了)。

那你不如說你和愛因斯坦叻得差不多,因為你現在不懂做的數學題,愛因斯坦小時候也同樣不會做。Nice point.

十字軍幾多年前呀?那時候又有互聯網人們可以隨手得到從多角度審視事物的論調、聆聽不同立場所見到的理據?原來那時候世界上有普及免費教育呀?伊斯蘭教,認老就有佢份啊?

點解有人可以為阿哥現在的行為和細佬小時候一樣野蠻而覺得阿哥應該被諒解?有病咩?

p.s. 我最憎那些自稱幾千年歷史但月球都未去到、三不五時輸出大批各種層次的難民但覺得自己好威威的所謂「文明」。好啦我又知我又得罪了一大堆「老屎忽」啦(不過他們應該不會看到我這些沒名氣的寫手的文章wwww所以沒有名氣就是自由)。

題目 : - 部落格分类 : 健康身心

中產老人係何方神聖

昨天因為政府提出的老人扶貧方案,傳媒開始充斥對「中產老人」表示憐憫的文章。

其實香港人需要為年老日子擔憂,真正的原因不外乎我們的「國家」(指香港)窮得只剩下錢。

政府為何不能為有需要的老人直接提供護理的福利?不就是因為老一輩的人太多當年只看到「錢」,覺得買多層樓收租過日子就好好。事實上誰來收錢照顧他們?不知道囉。

本來應把這些金錢投資於免費的醫護教育、為這一行在學的有需要的學生和初入行者提供相宜的生活條件,那就可以用相宜的人工請到他們,然後他們積下了經驗人工升到可以供樓的位置之後,又可以買下這些本來對老人家來說好煩要收租的單位,整個經濟循環就可以健康形成,大家都開心。新移民家庭如果肯學肯做,就可以脫離等公屋隊伍,不用捱劏房以致影響下一代的成長,香港的投資者也不用只能做食肆和旅客生意。

不過現在讀書不止要收錢(不夠的話還要借),租屋又好貴(要和單程證的爭劏房),好多時真的是有錢的才能讀(尤其轉行的),這類人從小習慣了相對優越的生活環境,對人工和工作環境的要求自然高,而且家裡可能已經有物業可以收租,才不會辛辛苦苦儲首期買貴樓接貨那麼傻!結果,中產老人家和政府(負責為貧老包底的)當然覺得超有壓力啦。

醫護行業和一般職種不同,工作環境和內容客觀存在厭惡性,而且屬體力勞動,加上大部分老人需求的並非高技術工種(只是照顧起居、處理舊患等的護理),和醫生或者醫院護士的水平不同,人工高極有限,如果和其他科開的條件一樣,根本吸引不到人去做啦。

所以,中產老人並非什麼「值得光榮」的族群——當年不理政事,錯過了做出正確的人生抉擇的機會,以為「有樓係手」(無論幾多層都好)就萬歲,現在就要苦惱將來怎麼辦了。

題目 : 政策討論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社交奇談x3

1. 最近看最新的電腦人工智能的論文,驚訝地發現原來數學家們已經開始接近能用數學模型來解釋和電腦運算實驗證實為什麼人的社交行為和心理會是這樣的地步。例如一些常見的問題數學上本來應該是極花時間運算的事情,只要用些概念(換個角度就叫「偏見」)去描述,再用平時我們叫這類東西做「有色眼鏡」的模式去辨認,需要的時間就好很多,而且只要加入我們平日叫那種東西做「世界觀」的模型去調整,運算時極有效率。又例如我們人類經常會丟失記憶(哈哈哈),所以我們除了透過各種複雜的反射學習去預測事情演變(這些動物都會,感情系統就是了),還得使用俗稱理智邏輯去反推事情因由,然後從兩者的矛盾中不斷去「求平衡」,就剛好可以接近事情的真相。電腦模擬實驗結果支持使用前進預測和逆向推測兩種機制的平衡時,在丟失部分屬有時序的數據時,最能接近真相的猜測。

看來我還真的有機會看到心理歷史學不再是純粹科幻題材的一天。

2. 識得兩個價值觀審美觀差超遠的朋友而他們兩個剛好也是不疏的朋友真的令人大開眼界。原來得罪人的原因真的可以很無辜,很多時候其實真的和利益是否被侵犯之類沒有關係,不是有誰是壞人,「看不順眼」真的不只是黑社會打人的藉口,普通人原來都一樣大反應(只是不是犯法的反應)。

一直以來我以為係我自己生得樣衰又來至弱勢家庭,所以任何價值觀審美觀差異都會被人拿來當藉口來批鬥之類,其實只是找個弱者來找碴,因此最佳的防守就是主動攻擊,殺雞儆猴。但既然人人都是潛在的黑社會(我覺得比起「有組織犯罪」,「看不順眼就對人不好」才是更準確的屬性,因為今時今日太多有組織犯罪),那麼除了主動攻擊,就是無論如何一定要「打贏」。其實小時候一直都有懷疑過,但後來傾向用政治立場(也就是潛在利益包括信仰矛盾)來解釋其他事例。

反正都會被開打,那就一起「去死」啦。

3. 原來一般人對社會事物「也也烏」是注定的,靠教育改變如拉牛上樹。

人始終對自己最了解,因為可以直接感知和控制。但數學家指出原來學習過程最好是先清楚了解「特殊情況」的特性,然後加上一些對「平常情況」的認識,最有效辨明是非。但「一般人」的定義就是「自己」是「平常情況」……而「特殊情況」要遇上還真是難,要理解清楚就更難。這基本說明了「政治天才」的社交背景特性。噢。上天的幽默感還真令人發痛。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行山好介紹]「執金瀑布」北坑

這是一家大小可以去到的景點,從赤徑麥徑的分叉路上去不用半小時就到,路面狀態一流,初心者也能走得到。帶個飯盒坐在橋邊開餐,涼風陣陣超舒服。

橋位有個可以爬下去的瀑布。新年行山要好意頭又好玩易行首選這條「流水執金」徑。

看圖就明白「執金」的來由。正午時分有陽光,水深泛藍和石面的黃色對比強勁,疑幻似真。
北坑


這附近其實還有一大堆瀑布,喜歡爬澗的都很熟這一帶,不過這些高危玩意大家上網看看強人拍來的圖就好。

p.s. 送一張典型維港明信片照片

Victoria Harbour on a Sunny Day by Windera on DeviantArt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行山 西貢

純粹之人

《全部變成F》裡兇手是個俗稱「天才」的角色,男主角稱之為「純粹的人」。

然後昨天在明報看到一個真人故事,說一位教豎琴的老師是個「有故事」的人(雖然仍然離不開香港典型的「小時候很窮,大了橫財一筆」的類型),然後最後引用她的發言「無論健康或傷殘人士都要有心。有目的地學樂器,例如應付考試或升學,一定學唔到」。

突然腦袋「叮」一聲明白了這個世界為什麼有「天才」的傳說,以及自己的世界觀和主流的差別在哪裡。

用錯誤的理論去理解,事情永遠都不會有轉機。

中學時期,有幾位理科老師很注重教考程的時候從「科學家的角度」去演譯,而大學時期,我那科很注重「什麼才算是科學研究」的冷門題材,兩種我都學得回味無窮,之後發現很多小時候一直不明白的事情都是因為人們不注重自己理解事物的角度造成了一大堆令人不想碰的社會問題。

首先,有精神問題的人是少數。一個人可以不斷去思考一個題材(例如音樂),並非因為他有強執症(OCD),而是因為他思考這個題材的時候非常科學,所以能不斷推動自己做實驗、分析、修整理論,而這個過程並非一般人幻想是「乾巴巴」的無感情過程——你去問一下做研究的就知道這是充滿喜怒哀樂的過程。實驗結果經常會有驚喜,分析成功會令你技術提升,修整理論就會有新預測,令你很有動機去試新事物。

第二,一般人的目的是做一些已經有好多人做過的事,例如答對考試題目又或者演奏一些一大群人都演奏得到的曲目,這些事一般人可以怎麼做得到基本上都已經有「標準答案」,那所以這樣的目標只是令自己變成一部「讀取指令,執行指令」的機器,當然無趣,而且也沒有什麼新嘗試可言,而且做完都覺得除了分數文憑一類的東西整件事根本沒有意義,記憶當然不會詳細地保存下來。也因為這種自我機械化的心態,過程中很多小小的快樂都會不斷自我否定甚至沒有去留意到那些會令自己開心的地方。

第三,好多人都不敢去做沒人做過的事,沒人正在做的事也不很想做,而我們的政府和教育、主流文化都鼓勵我們不要去「做古怪的事」,形成了上段的風氣。而不消說,很多人都說「天才都是怪人」。Well,定義問題,認真就輸了。印象中這個論點好多人都用不同的方法說過,但也改變不了大眾的想法。

第四,人人都覺得自己不是科學家,科學手段只有科學家才能用,想得像是魔法那樣,你不是Harry Potter你被伏地魔落殺手你就必死無疑。所謂的天才就是相信這個世界充滿科學能解釋但自己不知/未有人發現但誰都有機會發現的事情,所以就算沒有人教都可以自己弄懂很多東西。而當一個人「有心」去學習某些事情時,他會左試右試,周圍找資料(做研究很多時間就花在找資料之上),作出不同的猜想,不知不覺中走上了「科學手段」的道路。

其實幾百年前莫札特已經好老實地自爆過,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人仍然覺得「唉你係天才所以係你先得」。係囉原來科學家跳樓會死,正常人就不受重力限制,跳樓不會死,所以正常人係唔會感受得到重力,就算把自己的早餐丟到地上都會浮空,只有牛頓坐在樹下時樹上的蘋果才會向地面掉下來(比喻)。神真係好勁呀。

天才和普通人之間的鴻溝,在於普通人用魔法邏輯來解釋時,天才嘗試用科學角度去解釋,所以普通人該懂的都不懂,可以做的都做不了,並非「天才能人所不能」。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動畫]Young Black Jack 1-12完看後感

本年度看了很多沉重的故事,但說心痛程度第一非這個作品莫屬。一來這是奇幻成分比較少(男主角本人的主角威能有奇幻級數),而且建基於現實歷史,二來這套沒有硬來幸福大團圓結局。

到最後一集,黑男還是失去了令他迷上的女生(某場面好肉麻但好真心www),不屑一顧對他很有興趣的師姐(正常人在不正常人類做主角的劇集裡的下場orz),而導演是非常非常的強調這位師姐的存在wwww

就像一眾看官吐糟的說,金田一、柯南之輩去到哪就死人到哪,給黑男醫的傢伙也是高機率戲劇性地領便當。對比起來,《全部變成F》是一個外表很沉重,但整體意識其實很溫柔的故事。(這套下次才說。)

但大部分觀眾都知道無論醫生醫術多高明為人多熱血,人終究難逃一死,所以故事劇情難免圍繞「被救者多了的人生劇情」去說,然後你要知道這種事一旦認真起來就會出事……你看看《全部變成F》那班認真的傢伙們搞出什麼事,哈哈。

丹麥教育非學術層面有一個很特別的想法,就是人不能脫離群體而活得有意義(尤指主觀上),所以一個人若不能在群體裡找到一個被人接受又自己能接受的角色,就難以感到幸福。因此格式上學校教育最終還是考試測驗課本功課文憑,但「過程」重心不太一樣(老實說十二歲之前大部分人的智商其實沒成年人的程度,發育前過分花心機操練學術成就,效率實在奇低),也因此丹麥社會具有其他發達國家社會沒有的一些特性,例如他們日常各方面都喜歡樸素隨意,但設計專業的水平絕對不失禮(這和中國簡直就是絕對反差)。

人類作為群族是相當聰明的動物,只要有了一個念頭,就會開始積聚該方面的智慧,然後形成「文化擅長」,歷史上不乏中國發明火藥但上月球的火箭就(下略)。所以我絕對不會像陶x那樣說誰比較優秀orz這些等人類滅亡之後由留下來的智慧體去定論啦。<-科幻死忠

對比起在學校裡用社交協作的模式去摸索(並有師長點路「放水」),男主角作為一個天才外科醫學生,在一大堆痛苦的抉擇和可怕的歷史經歷中獨自反思自己日後應當擔任的角色,那種情況就像荒野求生的真人遊戲(所以結果這套動畫的同人詞我一不小心就順口溜填成新潮派聖詩orz說起來我好像未貼完整版)。

現實裡太多人經歷這種痛苦(當然實際狀況不一樣)然後直接壞掉……

所以這個故事並不純是有狗血所以令人心痛,雖然真的死人不少。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獨生子的謬誤

大家對獨生子反對父母「生多個弟妹」,怕「分薄了愛」,應該見怪不怪。

但其實獨生子的謬誤是很常見的邏輯錯誤。

資源分配的問題上,往往有一個以上的投資策略都是可行的,但風險和成功率卻是不同。

資優孩子是極少數,遺傳機率沒有一半。集中投資到一個資優的小孩身上令他出人頭地,一個人的收入抵得上兩個普通人的機率(例如成功做到醫生)其實不高。倒不如生兩個,收入普通不緊要,早早學懂和同輩「同居」和溝通,當是方便組織上公屋的家庭也好,無論從抗人口老化的社會角度還是老人家老了有親人不時關愛一下,才是正確的抉擇的。

這也是貧富懸殊必定會令社會崩潰的原因。生產力花在滿足少數人奢侈的消費之上,普通人連健康的生活環境都沒有,這樣下去國家的競爭力不消說只能用邪道維持,然後擅長邪道之輩成為國家的「重要人物」,這樣的國家無論是什麼政制都自然沒救。

一個普通的小孩是不會明白上面這些大道理,父母在他幾歲大的時候就該借弟妹的話題來教,要是教不會的話,這個孩子成為少年之後會有嚴重的中二病,之後會有很多歪曲的經濟概念,對不健康的消費模式沒有抵抗力,成為社會裡的長老之後就更不會去主動維繫健康的政治環境,更不會為社會的經濟遠景打算。

也因此,在某些圈子裡,宗教成為了這方面教育的「安全網」,透過宣揚「神的愛」的種種手段令大部分人盡早學會如何在自私的本能和無私的完美幻想之間取得平衡。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錯誤的論據正確的論點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94961

這篇看得我很頭痛。

伊斯蘭教對人們生活的策劃非常完整,何止是政治,經濟制度方面才是其「主打」的路線。這意味其信徒無論去到哪裡,都可以用同樣的方式「搞定生活」,也因此,他們不用「卑躬屈膝」向他國文化低頭。

有些人覺得自己可以「搞定三餐一宿」,就好有自信啦。這不是他們低能,而是他們的起步點很低,所以這樣已經能滿足他們了。香港曾經充斥難民,也經歷過這種文化狀態,現在新一代總算半脫離了難民心態,但動機是他們發現自己將來「安居樂業」有好大問題(雖然現在不少過得不很差),所以從小就開始問一些深層次的問題。

所以,說到尾人類並不是什麼高尚的生物。

不敢承認這一點,就破解不了伊斯蘭教的強勢之謎。

無論是什麼樣的宗教還是政府,大部分人都不會是天生自律。沒有接受良好教育的,都會「只顧眼前享樂,不懂得為將來作犧牲。人們對自己所受的威脅毫無警覺,即使察覺到也因為怕死,而不敢迎戰」。不分階層,不分種族。而一場不能令大部分孩子保證將來活得有尊嚴的教育遊戲(例如香港的那一套),就從一開始注定失敗,因為白癡的孩子其實沒多少個。

這樣看過去,就會明白西方國家「搞好實體經濟」才是出路。伊斯蘭教在經濟方面是很有智慧的一套,因為他們的文明發展得早,早早犯錯了很多次,學會了西方文明未能學會的一套,並把這些「民族生存技巧」融入宗教(實際上變成了一種有效的教育手段)之中。

當一個人用西方文化那套政經甚至教育和宗教分離的框架看整件事,就會得出一大堆奇怪的論據去支持一些「阿媽係女人」的論點,對理解問題的癥結於事無補。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行山]露營好地方之東灣

快六年前曾經貼過圖,差不多時間「重提舊地」。

因為工作問題我沒什麼機會露營,但不得不介紹這個行山整天經過的露營熱門地。
東灣和大灣

西貢東有一大堆海灘,東灣是北面的小可愛。一般來說比較多人喜歡在這裡露營的原因是因為走半小時就有餐廳,但風勢並沒有大灣那麼強勁(我上次下午經過,大灣的浪聲是超大的說)。但當然如果你是衝浪的,大灣就是你一展身手的好地方(但要注意並無救生員,請量力而為)。
東灣

然後就是一次過出長咀加上車程(住屯門的那些真的要很早起床)可以很要命,所以如果下午茶吃飽飽買定晚餐外賣,黃昏在東灣搭帳篷睡一晚,第二天行山組吃點乾糧慢慢行去長咀(下圖右上),留下玩水的看帳篷和先收拾把重型裝置帶回家,再輕鬆地午後走回來,那就非常舒服了。
東灣和長咀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行山

[行山]知足坳

這是一個地圖上沒有名字,但山友們給它取了個花名的地方。
知足坳

實際地點在東灣山往長咀的那個坳。圖裡遠處左手邊就是長咀。

原來有好多人慕名而去長咀,但因為從北潭凹巴士站逆行麥徑二段去,來回廿多公里中間有伏的路可不是新手可以控制到時間的,之前好多人都因此不得不求救。

於是老手們帶新手走到這個位,就會告訴他們這個地方的「名堂」,然後告訴他們如果早上出發打算去長咀,去到這裡已經14時,那請他們好「知足」而歸,否則夜行的後果自負。

起了個名,就可以把重要的教訓「代代相傳」,說服力又高一級——想想要是有人不幸帶了一班「未夠秤」的隊友們去到這個位,看看手錶,說「時間不早了,離目的地還不少距離,我們打道回府吧」,你說就這樣成功說服雄心壯志的隊友們的可能性又有幾高呢……隊長去到這個位,介紹一下地名及其來由,隊友們心神領會自動說「不如下次先再挑」就體面得多啦。

由好心的前輩們建立的文化,可以保佑後輩開心又安全地活下去。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行山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