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虛的2014

自家的空氣質素日差,導致生活質素和休息質素大大下降,大大影響了人生的進度。

進修、運動和研發無一達標,這兩個月還病多了很多個晚上(因為附近開始拆舊樓+地盤多了幾個,鄰居的吸煙人數目上升中)。戀愛繼續交第n個十年的白卷。

唯一有進寸的,是成功進了新的公司,所以人工叫做跟得上通脹,交租方面暫時仍然沒有問題。

但問題是大市人工跟不上通脹,幅度和租金比被遠遠拋離,食物價格上升幅度不能夠如成本升得快,結果我這些大消耗又不能經常帶飯而且對食物添加劑過敏的人士經常進入餓鬼狀態,去到會被客戶關愛的程度。

就說去大X樂這些聲稱賺得不多的食店吃吧。我一個四十幾公斤的女生把碗碟掃得乾淨都吃不飽,我可以想像男士們應該都暴走了。好前輩這方面係真心膠,她對卡路里沒有認識也不打算學,完全不明為什麼古尼獸隔天就要在她面前吃M記。所以那些飲紅酒食珍鮮的中上層係唔會明點解有人那麼落力佔中。餓你不死但真的滿肚子氣的100%攻擊狀態。但直接企圖餓死肯定即時暴動wwww

最近經過大X樂,會發現光顧者大部分是老人家。是啊那份量真的只有老人家才吃得飽。

突然覺得香港好恐怖。一般來說,一個社會出事,有錢有勢的應該出來為社會做點事解決問題,盡「特權階級」應有的責任,但你看看他們的口臉,就是一臉「你廢人啊」、「阻住哂呀」、「你再搞我我走啦」……

走在街上,看到越來越多小朋友一副吃不好睡不好的樣子。天啊,香港什麼時候又變回難民營?然後再去看看六、七十年代的小朋友的照片……他們雖然可能衣衫不整,但總算看來那麼健康活潑……我眼睛進水了。

看看我那些可以隨時「唔撈」,有幾層樓收租的中同們(第一層的首期父母有份出無誤),我完全明白香港已經不是舊日那個多勞多得的地方。我現在一「多勞」,就很容易營養不良以及休息不足(質素低所以所需時間長)結果很快病倒、殘到不似人形。

你說怎麼他們不放租給我?他們那些大單位/豪宅來的,市價一半我都不行。(邊個恁傻以為他們會買不保值的泡沫單位以及讓那些很可能會不時沒錢交租又不懂衛生的人亂搞自己的物業還有額外的火災、漏水風險呢……)另外有認識的前輩做劏房生意,但是是給低下階層那種但求一個暫時的床位的……

這樣的地方,不分裂就假,幾多溝通都冇用。打仗大規模互相殺戮就差唔多啦。

希望下年可以不再在香港打格文,不再用日日發洩負能量。

我都想偶然打打那種「我今天弄了什麼好吃的東西,孩子又幹了什麼傻事好好笑,某牌子的衣服好想要,老公今天好可愛(小誤)」的日常小確幸中女格文,但我想在香港這個真的和「夢想」沒有什麼分別,要創業都還比這個容易(只要我不堅持要賺到錢,包括賺回人工的話)。我現在最多有時間弄麥片而已。

在香港成長和生存的記憶,多少已經變成我的惡夢。惡夢不是所有東西都惡。例如考試遲到的惡夢,你可以在那永遠到不到考場的車程裡看到很多新奇的風景、在車上交到新朋友。但惡夢就是惡夢,你明的。

題目 : 新年新希望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夢想的終結

亞洲航空失聯班機事件意外地令我看到一個真實的人生小故事。

聽說出事時當值的副機師,四十二歲才完成飛行夢得到牌照,但才駕駛三年,現在大概不在人世了。

(下文全刪)。

題目 : 雜談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動畫]Psycho-Pass二季1-11完小評

基本點子很好,但過場太快,鋪排不足,解說不夠生動有亂拋書包之嫌,流於着重煽情畫面的處理,嚴謹的感覺失掉太多。

老老實實我不認為將來會出現像Psycho-pass這種執行的方法,但那種科技(對照基因圖譜和生理活動掃瞄斷定一個人是否有即時犯罪傾向)是肯定可行的。最不可能的是開發人員不可能不知道人偶然會受到刺激時有即時犯罪傾向,而歷史告訴我們這個「疑犯」可能只是受害者,這個傾向稍後會消失。

所以抓bug這些認真就算啦,無謂激氣。整篇都是,吐糟無力了。

角色魅力倒是值得一提。編劇努力描寫一個完美女主角面對自身道德、感情和體制要求時如何拿捏準確判斷,除了本身精彩也啟反觀眾發思考,同時令故事裡其他沒那麼完美的配角們顯得更有特色。

例如透過女同事的做法帶出一般認為是相對「安全」的典型公務員辦事心態其實對本人也沒什麼好處,和女主角的對比就襯托得很不錯。

又例如某母親情意結的下屬因為個人感情而「貌似」支持法治系統,其荒謬之處也刻畫得很好;而相反因為個人遭遇而想要改善系統的,往往在手段上會選擇激烈的方式,到最後目的達到了,卻依然成為了犧牲品,這一段真的好可悲但好反映現實。不過我都覺人生曾經悲傷過的,之後已經永遠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因為記憶是永遠的,壞掉、忘掉不算數(那概念跟「本尊和複製人是兩個人」沒有兩樣吧<-分別就是擁有特定的記憶與否而已),死了去其實也不錯。

另外,背景良好得天獨厚的乖孩子雖然也會付出很多(女主角就因工作令親人、朋友和戀人(小誤)被害),但人生贏家終究還是屬於他們的。唉。好現實的劇情啊。他們非常樂觀,所以付出了代價過了一會也可以真心若無其事,因為他們從小到大的經驗可以歸納為「被系統所愛惜」,行動限制相關事項,系統會對他們更顯得仁慈,他們的世界觀真的和一般人不同。你以為很容易地就把他們「染黑」,那你不是腦筋壞掉就是本身是個腦殘。老老實實我不大喜歡腦殘角色。純粹是個人嗜好的執着我還能夠接受,但來真的就算了吧。這期的角色魅力真是低上季幾度啊。

「系統」也是由群眾構成的點子其實可以玩得更出色,不過動畫篇幅問題大家就不要太期望有什麼表現了。女主角促成系統以群組為單位進行犯罪意圖的審核,令系統具備自省能力和自我處分的行為,真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總而言之,這套動畫就算只說故事,優點也不少,但集中在設定、主題和畫面構成上;缺點很多很大,劇本細節位、情節邏輯就真的算了吧。。

題目 : PSYCHO-PASS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生活模式的詛咒

經驗值儲夠了,角色就會升級。打機的人都很習慣這種概念。

從前有看過一種說法,就是你父母的生活模式,會不知不覺令你擅長於該種生活模式,結果如果缺乏「重頭再來」的機會,有些命運難以脫離。

如果你父母是工作狂,你會不知不覺學會怎麼用工作相關的事項填滿時間表,和人相處的時候也是工作優先的想法(例如對事業無益的交流會有意無意中斷),排解心中不快也會用投入工作的模式。在香港這樣的人比較容易成功擁有事業。

如果你父母是個營役但按章工作的朝九晚五的打工仔,你可能很小就會學會在人工沒有進寸的情況使用講八卦之類的方式來娛樂自己及進行社交的相處模式,用抱怨、挖苦去製作生活刺激,又或者「正面向」的會用宗教性的感恩去欣賞一切不好的事實。因為香港創業的失敗率實在太高,社會上自然充斥這種人。

如果你父母沒有正常的工作習慣(而沒有特別的原因例如病患),你可能很小就看慣自由放任的生活模式,生活重點在各種不花大錢的消磨——找熟人來為小事吵架,一有空就去吃喝談天,看片發呆然後說到自己很忙要家人去完成自己的份內工作,又或者不斷自踩自卑自吹自大的混合等等。香港並不多這些人,但一般來說這些人來自比較小眾的文化圈,從一開始就本已難以融入社群,之後因為經濟落差世界觀差距越來越大,更是難以融入。

當中的因果是循環的。注意上面三類人見面除非另有目的,一般都不會有交集,要是濟濟一堂好容易搞到不歡而散。

優點難學,係因為發揮優點的時候未必在你面前,在你面前也未必一個個步驟解釋到是怎麼做到的。缺點易學,係因為需要的「技巧」一般不高但有即時「回報」。

老實說一句,我家是第三種,所謂情節最惡劣的那種。父母雖然花了很長的時間努力,仍然無法融入主流社會,原因是他們缺乏很多基礎的生活技能、知識和文化價值觀,而本來這些是小時候從父母身教學會的,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幸有這些機會。每個人生活都有壓力,人生總會遇上各種難題,如何處理壓力(而不是逃避),如何在自己一個人無法解決問題時求助和找方法,有好多細碎的習慣本人未必會留意到但確實會影響事情結果。例如賣萌之類的小手段看似皮毛,但就像Lovelive這個故事所說,就算是賣萌,都是一種可鑽研的技術,你如果從小阿媽(例)就不經意在你面前示範好多高階的做法,你會耳濡目染然後自然開始不斷往這個方向嘗試。結果到你十歲八歲的時候,你已經有所小成,就像從小學音樂拉小提琴的,十歲八歲考八級並不出奇。如何享受參與體育活動的過程、如何建立雙贏的人際關係、如何把做家事變成生活樂趣、如何將壓力控制在「好刺激」的水平……這些清單拉下去,你會發現真的會構成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大部分老闆口中所謂「依家後生仔唔識做人」,其實還不就是從小缺乏學習機會的問題。真的有病的,其實沒幾個。

父母不在家,又或者只剩下水平較差的留在家照顧孩子……你明的。因果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丹麥沒得炒樓、沒天然資源可賣、金融業也未算發達、人口只有四百萬但GDP可以好高,秘訣之一係超過七成的成年人有專業資歷,而且男女都覺得經營家庭是一門「要好好幹」的事業,很重視參與孩子的成長過程。自覺不行的自行退避。

唉,有些發展模式本來就是缺乏可持續性的。香港所需要的「轉型」的深度,遠遠超出好多人的想像。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動畫]大圖書館的牧羊人人1-12完看後感

這作品我不敢寫評。

因為情緒起伏實在太大,這種時候還覺得可以客觀理性地去評價這套作品,就真的不客觀理性啦。我認識有位平時很多表情動作的男青年一提起他極速看掉了這套的輕小說之後,整個人像hang機那樣突然呆了一下,你就知道這個故事可以令某些人感覺震撼。

H-game改編成家長指引級的故事,意外地多層次,真的是一個應該推廣的故事。

故事本身寫得並不是極度出色,但很多位都能引發觀眾思考。

如果有一份工作可以幫到人,但你做了之後你整個人會被人(包括親人、朋友)遺忘,你會做嗎?

整個故事就為了鋪排男女主角最後的抉擇而不斷發展下去。重點劇情之一,是愛你的人不會希望失去對你的記憶,也所以你即使為了對方的好而離開(普通的分手並不會消除記憶,所以這比分手更嚴重),其實也是傷害了對方,違背了「令人幸福」的原意。

話說,我很高興有其他網友看出了「那不是只有人生悲劇組/失敗組才會肯做」的推論。

所以不要問我為什麼情緒起伏超大。

從小聽過太多的「阿媽沒得學琴所以迫孩子學」之類的故事。其實這種心態和「學琴」、「上大學」、「讀醫」之類的常見夢想是無關的。

自己努力也得不到幸福,如果可以透過努力令別人幸福,透過同理心自己也可以感覺幸福這種轉移的心態,就是同一道理。

但,人們想要的快樂是什麼?標榜開心玩樂的水無祭和未來發展研究論壇的學會活動競爭就突然顯得很有象徵性。你不滿,但你就算成功表達完自己的不滿,而不像故事裡某角色那樣變成恐怖份子,其實解決不到問題。

所以,就算真有那樣的圖書館和牧羊人系統,其實有很多人最終選擇純粹地被遺忘的道路——人們本就會傾向忘記悲劇和失敗經驗,所以以自己的生命「演出」這類劇本的人本來就是會整個「消失」於人們的記憶,這不是奇幻元素而是科學現實。

而一個充滿悲劇和失敗經驗如香港的地方,人際關係疏離、社會撕裂只是「結果」。誰都會羨慕像衛斯理那種「我好友係富豪、深交係權貴、我上班不是必須、老婆係黑道老大女兒,仲識擁有未來醫術的外星人(下略)」式的設定(所以作為故事角色他充滿吐糟點,《魔法高校劣等生》呢D算小兒科),我就見識太多人一臉妒忌的說他討厭衛斯理,笑。憎人富貴厭人貧的心態似乎一代比一代嚴重呢(衛斯理當年好hit)。

人們會追求什麼東西,如民主,係因為經歷過一些事,令他們相信某些東西要從無搞到有為止,而不是純粹因為被告訴什麼。上一代經歷文革,所以他們覺得政治好恐怖,非常想把政治活動限於極小部分的人,政策的效果也限於盡量小的輸出。

其實教會之所以曾經好成功,係因為在其框架下人與人之間的協力交流像這個故事裡的圖書館學會成員那樣,交流後令雙方的得益甚深,人生突然變得寬廣和光明,所以教會就像故事中的圖書館學會那樣,被奪了地盤也仍然不散而且活動搞得更大。但有些教會以為「傳道」才是正途,結果「耶撚」日多……我希望支持民主的人們不要重犯一樣的錯。耶穌在這方面是個天才,而有些徙弟好明顯深得真傳。

p.s. 其實一直在寫的其中一個故事,就係玩一整班這樣「幸福無緣」的角色(而且係類似的奇幻設定,但不是用「圖書館」和H-game的框架)的故事,但感情負擔好大,到我可以全職書寫的時候才開坑吧,畢竟我還要上班賺錢開飯,現在有空時在腦裡寫些劇情就好。這些順其自然也保證狗血的劇情,就算不喜歡的都會一邊看一邊罵一邊看下去。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大圖書館的牧羊人

聖誕禮物之三

昨天收到一份超驚喜的禮物。

連不怎麼聽歌的我都聽過、知道部分歌詞的兩首流行曲,一首由原作者自彈自唱,一首鋼琴彈奏私家編曲版。現場效果超級震撼。

強大的歌聲,強大的琴音,一人演出等於整隊人的效果。不需要任何顏藝,不需要賣萌擺POSE,穿的只是走出街不會有人以為你在cosplay的衣服。

就那樣簡簡單單的壓場。

一時令我想起比古清十郎在《浪客劍心》裡的那種角色。太強所以不能做故事主角,只能間中出來露露面而已。不然一大堆人要轉行了。

但,這也是我對音樂事業沒什麼興趣的原因。對方體格超佳,加上骨架高而且瘦長,彈琴下下似武功出招多過純粹演奏,你玩哂,完。(所以Clara姐看到李斯特的表演淚奔後台真的覺得她好可憐……從小就被她爸當成生招牌呀想唔撈都唔得,逆她老爸意嫁給舒曼真的是必然的。)

可惜(?)對方又係中學才走去學琴(又係三年八級),所以沒有成為又一個「天才兒童」的故事。你知啦,人群都喜歡這種角色。愛看他們「做馬戲」,更愛看他們「扑街」,要愛國的時候拿他們認威,吃飯的時候拿他們的糢事做話柄恥笑批鬥一番,無聊時又當成自己個仔如數家珍他的軼事。<-這人對人類的整體觀感不怎麼樣的說……

又,音樂創作這一行真的像漫畫家,你不做到像隻牛,嘿嘿。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ulture/art/20130928/18440842

因為你要寫好多首,才會有一首經典出來,而且收那十年廿年之後那歌就新一代沒多少會唱了。就算是從前音樂未普及的時代,也是一樣的。

也所以我其實相當地不喜歡音樂,平時好地地不會聽歌唱歌,自己演奏的時候第一目標就是「盡量不要太難聽變成自虐」(也所以被好多人評為「技巧好好」orz因為技巧其實就是用來不要令曲子彈得難聽而出現的orz)。老老實實,天天寫格文,你看我寫足十年(一開始不是fc2甚至有一半時間不是用中文寫的),其實大部分文章讀者不過幾十,有些內容還被老讀者說我重複又重複。

音樂其實一樣的,沒差。所以作為讀障我對付音樂的方法和對付閱讀理解的方法一樣:所麼樣的作者,就所麼樣的邏輯,就所麼樣的行筆,「腦補大哂」(所以不要再問我IELTS讀解滿分和日文N1讀解分數好看是為什麼。其實我不怎麼看過那些作為題目的文章www)。一個人想東西的方法其實相當固定(所以我對人工智能的「興趣」真的是讀障培養出來的),創作人自覺係「靈感」、「感情」帶領,外邊看過去其實只是作者沒自覺的邏輯在運作。但你不會一篇文一天看足十次八次,今天看完明天又看(有病麼)。對我來說音樂也一樣orz但我好明白大部分人語文能力是挺好的,音樂能力就差很多(注意我不是說天分),所以不會介意這些我覺得實在好難受的事情。

昨天終於成功演出了私家二創版的死人頭巴哈的曲子(ATCL曲目的其中一個樂章,我八級吹過整組曲目的前半)合奏(但今次我沒有再吹這曲子啦=_=+)。我好討厭這傢伙的作品因為他係經典的「我想做數學家但被屈作曲維生」的個案。好前輩做家務愛扭橋的那種惡趣味真的是喜歡的喜歡,不喜歡的就會想死。大家演奏巴哈的玩法,就如我給你我家好前輩的食譜,大家想辦法在這個框架底下把食物變得好吃那樣(當年蕭邦和李斯特就好喜歡玩這個遊戲www)。但你知道二創不喜歡的東西(現在就興改圖啦)是一種公認的娛樂和發洩。很好很好。

題目 : 音樂會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聖誕禮物之二

把上集的劏房小強屍「聖誕故事」送了給兩老,結果他們突然的開始主動打掃家裡那些對他們來說等於是「劏房公共走廊」的地方。我回老家練長笛時不再鼻敏感發作。

其實小時候有醫生很好人的提醒好前輩「家裡應收拾乾淨,床上用品要經常洗」,結果被好前輩當場噴「我做唔到恁點」,醫生哥哥很好氣地解釋「這是你的孩子,你有責任愛他,他現在病了啊」,好前輩繼續「我做唔到就係做唔到,現在是孩子病,我沒有事啊」,醫生只好搖頭繼續寫藥單。

好前輩回家後當然擺爛,口頭禪係「病唔死咪算囉」,然後不斷罵那醫生年輕沒有孩子所以亂說話(well),還一口咬定我的病是精神問題導致。於是我就那樣被病弱了幾十年,吃的藥大概可比某些同齡人士吃過的零食,家裡因為看醫生損失的錢(本來已經不夠)和破壞的親子關係(「你好麻煩,又病了麼,抵死啦沒有照顧好自己」)更令我的生活過得極不開心。

現在新的工作地點充滿家裡吃得好住得好的人群,人強馬壯者比比皆是,我終於理解到什麼叫實實在在的「輸在起跑線上」。從前有很多老師罵我這個那個,其實根本就是我體力值不合格的錯,但他們不是經驗老到的醫生,不會分得出係認知能力、心態精神還是基本體格的問題。想想一般的小孩如果是落入我這種處境,一定變成經典的對抗性人格又或者會被一踩百沉自甘墮落。我是從小對「人」觀感很差所以對老師沒有很大的期望(也對愛情什麼的沒什麼期望,你看看那些小說都是什麼總裁美女配(之類啦)就明白大家期望遇上的是什麼)。

有些人總認為沒有「輸在起跑線上」這回事,我只能說他們認知圈內的「貧戶」並沒有我那家曾經的那麼窮。不只是缺錢,還缺營養、缺衛生、缺生活空間、缺工具,缺社區支援(包括敢「得罪」我兩老介入家庭事務的專業得罪科)。

其實我都覺社會充滿像是「劏房的公共走廊」這些位。大家都沒有「必須要做」的責任,但當大家都不去做,事情可以變得很糟。一年沒事,十年之後就……

是的,沒有人有責任去介入這些「問題家庭」。真的沒有。不要誤解我的意思^_^

但,廿年之後這些「問題家庭」長出來的孩子他們會對社會整體、人類的德性有什麼看法、三十年之後能否順利在各層面融入社會……(下刪),大家可以自己想想。

p.s. 莫怪我和某前輩一談起愛情家庭,她會直接跳入「不愛小朋友就不要生」然後把話題終結掉。對方大概是想提醒我沒有能力愛小朋友,生了也只會跨代貧窮那樣。
好啊那就等人口老化然後被政府借機人口大清洗。哼。

題目 : 政策討論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聖誕禮物之一

終於忍不住派了聖誕禮物給鄰居。

住劏房不好的地方之一,在於公共地方真的可以沒人打理,一隻小強屍體大家可以擺爛半年(我就好奇結果會如何),足見某些階層的人真的你不用什麼東西去監他們執行衛生工作,他們真的會墜落。

例如自家門口的地毯(非公家)本來是為了抹乾淨鞋子用的,但你搞到髒得顏色都完全變了色系不就沒了作用吧?

於是動用刷子把走廊地板刷了一轉再抹好,亮晶晶的地板終於回來了。再買來一塊十多元的地毯換掉(對那不是我的,我不問自換)。

我都明你可能回到家已經很累,而且開飯吃飽之後已經沒錢剩,身體已勞損不能蹲在地下抹地,所以我不是要罵人。

但我要強調那天我工作完回家就清潔到凌晨時分,從屋內到外,而且鼻敏感發作得很厲害多次失了平衝幾乎出意外。

老老實實我真的希望住在大家既富裕又自律的地方,我覺得這樣我的生產力和生活質素都會高很多。

題目 : 近況報告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科普]資源還是基因決定智力和資歷

http://pss.sagepub.com/content/14/6/623.short
窮家小孩智力大都關資源事而幾近看不到遺傳的關聯,富家小孩的表現則明顯受遺傳影響。所以貧富懸殊肯定會令社會分裂——窮群和富群不會在同樣的生活圈出沒的話,兩邊的世界觀、婚姻觀肯定不會一樣囉。溝通係不會令事實改變的,因為即使係一個理性客觀的人也難免受自身經歷影響想法,而兩邊的「規則」真的是不一樣。

所以推論下去,貧窮就像「海水」,水退了誰沒穿褲子就很清楚了。這大概才是發達國家不論經濟狀況人民生育意慾偏低的終極原因。畢竟,有才能的人不多。

http://jhr.uwpress.org/content/49/2/263.abstract
不同版本的monoamine-oxidase A (MAOA)基因對資源有明顯不同的反應。
帶其中一個版本的兒童,資源越多獲取的教育資歷越高(我稱之為版本A)。而另一佔人口大概一半的基因版本,其中的關係就很弱(這版本我稱為B型)。

換句話說,如果人們大概是會自然地和相近的人走在一起(社交方面),而在成長的過程中會對以上兩個科學事實有大概的感覺(人真的沒那麼多是傻的),我會覺得如果大家都係「理性客觀」的,A型的人會偏向支持福利民主政治操作市場壓抑炒風,而B型的人會偏向覺得自由經濟霸權炒賣極度貧富懸殊都沒有問題,因為A圈裡會觀察到資源和資歷有直接關係,而B圈裡就會得出「投放資源到小孩身上效率不大」的結論,也因此最大聲的那一班肯定就係不想「水退」(見上面那篇引文)的那一群(注意當中有不少都唔係富人www)。支持對自己有利的政治環境係好合理的選擇。不要在這裡開始批鬥大會。

第二個研究的統計背景係美國。我大膽提出在香港做同類研究的建議,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再研究成年人的政治傾向和這個基因的關聯(政治傾向和基因有關已經不是新聞了)。

老老實實如果證實了背後原來香港撕裂的背後原來還有基因分歧,那麼跳過民主步驟解決香港的二分政見最簡單的方法,就係把有A型基因的孩子的從小丟出香港(如果香港實在沒資源/沒人肯投資到小孩上身的話,終極維穩嘛),再出點獎學金什麼的把成年的那批「好走唔送」丟出香港,又或者直接把資源集中投在這些「肯定有回報」的人群身上,完。(三樣都做應該會極速解決「問題」。)

當然不排除將來還有更多類似的基因(社會投資回報相關)會被找出來。我相信外國如此熱衷基因研究,賺錢係其次(雖然要賺錢的話這類研究包裝一下當然大把有得賺wwww),國家穩定才是重點。真的需要資源的人得不到資源當然會作反,饑民從來都是暴亂的源頭。投資在有回報的人身上更是不二的國家理財原則。花錢去叫街坊打街坊這些,就真的太沒有建設性啦。

p.s. 再踢一下那些納粹式優生學的人屁股一下:
http://pps.sagepub.com/content/7/3/284.abstract
一個國家人民的智力和資歷水平明顯和國家財富、健康水平、環境質素、教育水平和對創新的追求有關聯。基因影響不清楚(好明顯係國家機密啦www),但當中的因果關係我相信係循環的。你越窮越封閉,那班得到資源就會「曉飛」的就會逃走,剩下一班越來越多係得到更多的資源也沒明顯改善的,只會令管治者不斷「挑下限」吧,長久下去社會風氣也會越發覺得投多一點進去沒用……死結啊。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進步的記錄(162)

忙得不可開交,於是又病。

其實病了差不多一星期,天天睡不好,記憶力當場差到我不敢看任何東西。

有說污染令社會生產力受損,我覺得我這些係人辦。各種敏感炒成一碟,只有行山的時候叫做有「我是人」的感覺。老老實實我這種人可能要住澄碧邨這些真的是欠人煙、一輛車都沒有的地方才能不會隔天抱怨身體不好。

這陣子長笛只練了三小時,完全沒體力。老家衛生問題又來,但我要忙到下星期。

這五年來人工升不夠三成但租升了七成真的好要命。因為不只我要交租,我相信做食店的一樣要。結果現在大x樂三十幾元一個雙餸飯,我不自己在家裡煮碗菜混着吃還真的完全吃不飽。那份量少到呢。吃不飽真的人很燥底。亂吃垃圾就更燥底。

你明的。

我覺得再過多一兩年真的差不多去到一個臨界線,就是我去丹麥睡旅店居然會比在香港住劏房便宜,那我不如直接去流浪算了。

住劏房還可以捱,吃不飽真的要咬人啊。

題目 : 近況報告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未經證實理論]讀障才是原來的設定

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的波長很直接野生動物。

後來才發現處理視覺訊號的優先程度真的很能決定世界觀和價值觀,然後才到教育。

人腦三分一都用來處理視訊,所以人腦可以跑視覺優先的處理路線,而人的視覺處理功能其實很並不很完美,但因此可以推斷其他動物在人類眼中很大可能和視覺型的「讀障」(有些是聽覺系統、記憶或協調系統出問題)的那種感覺很相近。

因為不擅長處理視訊,所以會很重視其他資訊,例如聽覺、體感等等。於是比起像人類那些看片就可以忘記吃飯的,或者只有白飯不斷扒到口也不覺得有問題的,生活習慣如果不勉強,必定不一樣。簡單例子例如可能一個外形製作精美的甜品能令很多人給高分,但我一吃下去就覺得下次一定不會再吃。

身為一個生於香港長於香港的人,我一去到丹麥,第一件事就發現他們不如香港人那樣擅長用視訊轟炸別人。雖然第一次去,但感覺完全不像第一次去。我猜那是因為丹麥曾經是一個很平、四周風景差不多的地方,他們的祖先得學會習慣用視覺系統以外的方法認路,例如自己計算空間(不意外地他們的藝術品呈現敏銳的空間感)。而不意外地,丹麥人的那套生活習慣和價值觀真的很「不視覺」。

視覺系統畢竟佔人腦三分一,要是神經們「人人一票」投票,視覺上吸引的東西會贏才是正路。就像香港現行的政制那樣民意被「扭曲」那樣。所以說個冷笑話:香港要爭真民主,就像人類要學不要被視覺享受所騙那樣……

且看看什麼時候這個「處理視覺訊號的優先程度很能決定世界觀和價值觀,然後才到教育」的理論會被證實。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蛋糕好好吃

某些時空裡有宗教強迫大家回教會、又迫大家分享自己人生喜樂事、願望之類。雖然後來沒有了這回事,但相信結果對那個社會影響深遠。

如果不迫,人們根本就不會去嘗試去理解好多人,尤其是你不喜歡的人,又或者因為生活形態不交疊不會接觸到的人。這不是什麼中國人特有的劣根性。

結果有事時大家只能訴諸暴力,社會制度也不能進步。

有些教訓可以透過教會以外的渠道一代傳一代。就像「免疫」了一樣。

有些人得到的喜樂,可能係賺一大筆錢四十歲退休。但有些人得到的喜樂,可能只是今早起床之後終於吃得一頓安樂茶飯。有些人希望放假可以打機十小時,有些人希望放假終於可以有時間唸書考取資格。

兩班人坐在一起分享,人們就會發現原來自己的社會多麼的貧富懸殊,而貧困的人未必係「心身有問題的怪獸」,他們好多只是生於不幸,值得幫助。

有些人身患重病,但家人有錢照應,朋友有精力陪伴,早早發現有得醫,身在病床一樣好開心。有些人身無重病,但家人問他拿錢,朋友無暇陪伴,小小病痛影響狀態已被上司客戶嫌棄,老老實實,你好難說服他「你沒大病,應該好開心至係」。

有些人認識的人總是家裡資源很充足,才不會經常想什麼「和你一起是不是得到好處」,一對伴侶有人患重病,也可以不離不棄也不至於悲劇收場;但有些人的圈子都很赤貧,大家互相嫌棄,小小事已經牽涉到很多問題玩斷交,外人根本看不明白問題所在,內裡的人也沒有勇氣承認問題所在。

教會曾經係一個很好的「搞和」不同群組以及為可以互補的人群「牽線」的組織,但可惜像香港這種人口過度密集導致高度分化的社會,教會在這方面社會作用也失效多時。一個區的窮人可能有一萬,一個教會最多容納幾千人……而區內一個富有的偶然衝進去,一分鐘之後彈出來才是正常的反應。

再說如果沒有多少有點權威的第三者(導師啦)在場「監視」,社會地位比較強勢的可能就會露出一副看不起人的態度說話不用腦袋,然後整個發展就bad end了。

香港太多人因為佔中剛從難民心態驚醒,發現原來香港要解決的社會問題已經不是「溫飽有瓦遮頭」,突然慌亂起來。現在的後生,還有真心讀過通識的;老一代的,不是人人都知道現在要多少成首期才能買樓(他們有些還以為舊樓的首期會少一點),不知道沒窗的劏房可以叫價四千還有人租,連民生問題討論的基礎都沒有。

就算上網,也是不斷發生麵包也吃不飽的人看到別人開心地說「蛋糕好好吃」的事件,大家不直接打架然後一世不相往來就奇。如果是發生在教會的分享會裡,大概就會有導師引導大家思考「如何分享快樂」的問題,鼓勵大家選擇雙贏的方案(當然因為有很多人都崇拜權威、相信奇蹟所以會用很多聖經內容來鋪排)。

當然整個次序應該是「確認雙方平等的地位」(大部分弱勢會較易理解聖經故事表達的事情,他們會表現出很好的理解能力和記憶力),再「認識雙方的處境」(從正面的入手,例如分享對生活盼望),建立導致有建設性、雙贏的價值觀,最後才是感恩(其實就是透露了擁有什麼資源),然後再從中拉線。

老老實實其實唔係教會都做得。但我都明未能從難民心態脫出的,你拔他一條毛他都會殺了你,你走近他已經大叫救命。好可惜香港太多這類肉身過得很富裕,但心裡仍然是個難民的人。

所以比起傳統的教會活動,他們比較需要驅魔師一樣的心理學家幫他們解除心結。

再說香港的問題根本就是社會制度的問題,宣揚價值觀和個人生活形態的教會本來就不是一個適當的「解決」場所。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樂極生悲

今次,真的是很好的教訓。

話說前天天文台說晚間氣溫會降至十度,於是我放工就去練跑,短袖T恤和legging褲。路上理所當然的跑手少了很多。聽老手說在不同的天氣下跑,會有不同的得着。

果然瞬間突破。時速八公里跑了大概八公里多一點,跑完完全沒有累的感覺。下次可以再挑長一點的路線了。

那麼你問什麼地方出事了呢。因為跑速終於叫做正常了,所以可以跟在壯男後面(喂),享受像《弱蟲Pedal》那種有高手帶路就可以節省很多力的感覺。

唔,因為實在跑得太開心,尾段去到沙田運動場對出近人工水道、很暗又很不平的磚路,就PK了。這段路其實一路跑過已經不斷在pk(之前跑的時候也是不斷pk,但因為慢所以沒事)……第一次絆到,沒事,第二次整個向前一飛,嚇到了旁邊的跑手們(但沒事),第三次真的像動畫女主角那樣臉朝下的高速擁抱大地。

原因?前面「帶路」的跑手不斷加速。應該是想拋離我吧(壯男的自尊心我明)。不過最hurt是後面明明有人吻地他居然好開心的跑走了(看得出他知道=_=+那開心的跑法orz)他明明沒有看到我的臉啊。<-看到你的臉早就高速跑開了吧

本來我有柔道底是可以安全着地(之前滑板車做實驗有讓自己故意飛吻土地,測試操作極限),但天啊我今次穿的是短袖而且地面級超不平……飛下去的時候左腳又絆了一下結果左膝撞地了一下,右肘多次撞到了磚頭突出的地方,刮傷了。

於是左膝多了個雞蛋orz右肘見血了而且主傷口有兩個,合計超過一平方吋,雖然很淺啦……痛到我十秒後才站得起來。

不過老老實實我還是得感謝當年練柔道有很認真的練很多女生都不會認真練的前倒護身法。不然用這種速度吻地可不會是輕傷的說orz如果真的好像穗乃果那種用臉着地的話肯定就要送醫院(兼毀容)了吧。根據醫院的資料有些人會用單一關節落地結果骨裂又或者伸手掌撐令手指傷了這些都可大可小。

所以我非常明白為什麼有些人會跑單車徑。一來照明好,二來跑得快的時候地面突然不平真的會出事。你跑十次沒事,第十一次就可能出事,年齡大一點跌一跌就真的不是說笑的。不過被單車撞就gg了,雖然香港騎單車的人出事機率比較大就真(新手多orz)。

題目 : 長跑 - 部落格分类 : 體育運動

真假之別

丹麥文化對(不限ACG)潮流文化的態度係「these things are not real」。他們對「真的執着」去到連吃的文化都別樹一格的地步。「開放式三文治」這種「特色家常菜」就充分表現出他們對效率和「真」的重視。樣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容易弄得新鮮健康而且製作快捷價錢廉宜配搭容易個人化。鄰國視之為「低俗飲食文化」,但他們總弄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工時低又福利好沒有天然資源可賣但居然沒有國債爆煲而且人們自我感覺良好多年到青少年雖然言行好自由但他們覺得不需要關心政治(強國政府應該好羨慕啦?)。

貴國花了多少人力物力去搞食物,也就是少了多少人力物力去做其他令大家快樂更必須的事情,例如督導區內貧民孩子做功課(這些正常人都識啦?)、帶他們做運動(讀書唔得就呢個啦)、幫老人家去做粗重日常事務(運動唔得日常家務應該得啦)、指導低文化水平的(不限新移民)如何融入社會(開口講得未)等等……有好多事不能單講GDP就完成任務。

你唔會因為月入十萬所以得到其他人的尊重,你因為月入十萬而得到的生活質素和財產也不會因為有法治而被人覺得你應份擁有。他們或者會擦你鞋,不過事實如何他們沒有我那麼笨直什麼都說出來。有些人沉迷購物是因為售貨員會對他們說盡好聽(例如表示關愛)的說話,不知不覺就上癮了(當然有些純粹是物慾失控)。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根本就不會有人真心對他們好。

人越大,越能感覺得到那種不重視什麼是「真」的悲劇。

我超級認同荷蘭那種「你不能叫人不吸毒」的實際態度。所以我不會叫人不要享用這些潮流文化作品。畢竟媒體無罪,作品沒有營養才是大問題。

之前已經不只一次聽過好多人說什麼「讀唔到書,學一技之長傍身」,但可惜的是現實係大部分的技術已經不是新出的東西,大部分發明該些技術的人讀書都好叻,你要學到手,我只能說你一是你得付出好多時間和努力去學,一是你只是讀書時沒遇上好老師好學校所以才讀不成書(當中原因可能包括沒被發現的學障)。而像音樂這些更是你像誰你就很容易演奏上手該位作曲家的作品,實在騙不了。所以最近ABRSM越來越多出「普通人」、「流行文化」的作品作考試曲,以應付「普通考生」的學習需要。

現實是很殘酷的。所以你不能叫人不吸毒。你只能告訴他們其實他們可以不吸毒也能得到快樂,並提供其他選擇。

香港人打機的問題真的好嚴重,不只街上經常聽到有父母說迫自己孩子補習和學好多課外活動只是為了不要在家打機,連一面行山一面打、一面和家人朋友吃飯一面打的都見過,並不罕見。去丹麥(他們的上網服務全球第一)一星期,卻真的沒看過別人打機,看書的卻超多。

他們求「真」的態度真的令我覺得香港人好「假」。

我這幾個月有嘗試迫自己每天玩兩小時的不同遊戲,我真的覺得好辛苦。媽的我真的好想刪遊戲(起碼四隻熱門的已刪)。但可惜為了社交(曾有老闆告誡我別人玩什麼看什麼我也應該照做,不然不能融入社群)不能全刪。不上臉子書已經「扣好多分」的說。

說回正題。比較網路世界和現實,真的覺得好痛苦。合符自己的性格的打扮、精神奕奕的健康身體、精美的背景、保障合理成果的制度,這些都係現實裡好難有的(作為無權無財的劏房基層)。

我的性格係直到很多人覺得我有各種各樣的社交和心理問題。我只係性格異常直。和音樂相處時真的很看到問題。不行我就不會太勉強,做不到我會想辦法去做,不斷自我監測和記錄客觀表現,分析歸納理論再做實驗,自我欺騙的機率相對低到我真的覺得自己個性很電腦。

結果一和遊戲相處,我的反應就是直接往丹麥人的那邊倒過去orz又離題一下:聽說丹麥人也是出名直到鄰國都覺得他們很粗魯很沒筋的地步,但整體藝術修養都很高。又不久之前他們聽到別人笑他們的語言發音好粗暴,居然就動手把發音全體改溫柔(所以我學的時候笑了好多次,改到好多讀音位神似廣東話咩事),那種行動力還真的是強大。其實把字讀清楚真的好實用,但別人用來踩你家文化踩到說你個腦有問題的話就真的沒辦法了。

根據人們面對音樂時的反應,我完全可以明白為什麼同樣的「痛苦」(我覺得啦)別人會覺得係「開心」。我覺得現實已經糟糕了遊戲突顯了現實的糟糕還要拖我時間、進度來迫我去課金,我會好想反枱。但參照大部分人面對「演奏不到的難位」的反應——會花很多時間去練習本就演奏得較好的段落然後繼續不斷在演奏不到的難位pk,結果兩段的熟練度差距越拉越大……再作個藉口「我好喜歡這段」之類解釋,然後不肯練難的地方,甚至長年只彈幾首流行曲,不肯認真練更有難度的考試曲練習曲,基本功那些好悶又要每天付出的又盡量省……好啦,還要聲稱「我喜歡音樂」之類,咩事。

我覺得完全是同樣的(逃避?轉移?)邏輯導致大家會重度課金、投入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在遊戲之上囉。那些錢、時間和努力如果有一半是花在社會大眾之上,應該會令社會更美好。(注:不過玩遊戲付錢是基本的啊,吃霸王餐是不對的說。玩遊戲也沒有什麼不對,不過如果營運商為了應付超大量的霸王玩家而不得不拖大家的進度,那就真是悲劇了。)

所以我不會說要禁什麼的。老老實實,你不迷這個,還有千千萬萬的東西可以給你玩。上一代不打機的那班,他們一樣可以迷電視劇、迷麻雀(下刪其他),然後說民主什麼的上面不要給你就不要爭,樓買不到咪租劏房囉,不喜歡就移民囉。多多藉口不理。

有問題,就一起去解決啦。幾多歲人啦,仲係小朋友咩。你自己態度如是,就別怪別人在嘗試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損害你的利益啦,你也不只是只顧自己開心而已嘛。禮尚往來,明冇?

佔中令我能和不少陌生人交談而不被當成街頭騙案,我發現上一代對佔中很多怨言,但他們又根本沒有想過有什麼更好解決的辦法。你不滿意別人的做法,但又不去想怎麼解決背後的問題,只是在抱怨,老老實實,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去盡「前輩」的角色的責任。你係青少年/後輩/弱勢,這種「我不滿我反對但我沒想過怎麼做得更好」的樣子我倒覺得好正常。但問題係我交談的傢伙之中好多食住明顯好過我,資產比我多起碼一個零,交談時處處顯得對自己的成就感到自信,和我這些「劏房廢青」地位上差好大。

好悲劇。

怪不得有人解決不到小孩子沒人看管就打機的問題啦。大概自己都一樣有問題未解決囉。教小朋友分真假,是大人最基本的責任,可惜某些地區的大人們最愛賣假貨講假話再迫人接受以假為真的生活……然後又抱怨什麼人們負能量多呀社會怨氣重(而且係真心的)。

傻的嗎。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你不知道的黃大仙廟

這位是廟貓。在港島區的某條郊遊徑上的黃大仙廟來的。
炮台山的黃大仙廟貓

這條徑有古蹟,已被活化。懂的就知在哪。很短很易走的。
活化古蹟

有落花滿地的野餐地點。
野餐落花地

完成時可見到對面山的風水大宅群。外國網友們似乎很喜歡這幅,一放上去就得到五個fav了。

Great View at the Fung Shui Mansion by Windera on DeviantArt

p.s. 附送山頂終於起好的中式涼亭。這工程真的搞了很久的說,不知道技術上有什麼困難還是財政問題之類。
山頂仿古亭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初心者行山路線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