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

之前發了個夢。

夢裡被迫從事沒趣的工作,嫌同事不專業的同時(雖然沒批評什麼兼保持一臉微笑表現正面),然後又被同行的大前輩嫌不專業(雖然有讚到也是一臉微笑)。

然後還有個中同被迫幹自己非常不願幹的事(下廚),然後我只好賞臉吃了自己不很喜歡吃的東西(抹茶忌廉餡的牛角包),嘛,只能說外邊有些店會弄得更難吃。

但你明的。夢,重點就是「那種感覺」。

真的感覺好遺憾。

夢醒,真的失去了堅持下去的感覺。照道理,如果我小時候不曾有過豐盛的物質生活,太多四面灰牆的人生,我應該對香港五光十色的商店超着迷。但真的逛多少次都無感……可能因為我是一個廿元的銀包都可以用十幾年的傢伙吧。遍地的名牌商場對我來說實際上沒有此需要。我很喜歡自煮,尤其喜歡煮「怪咖」,千篇一律的食材組合和「能預知的味道」反而挑不起我的食欲,「實驗性」更能挑起我的欲望。

生命裡不斷帶給我驚喜的小東西不是H*llo K*tty的新產品,而是例如家裡不時露面但很害羞的壁虎君,還有在萬年青旁邊泥土裡長出的蘑菇。

真的,我要想想怎麼可以過不那麼遺憾的人生。

中產的世界

這一篇不是要批鬥誰,而是想要說明有錢和沒錢的人的世界,在一個沒有社會公義、也不是福利主義的社會裡,真的不是同一個世界。

之前看了一本中產父母寫給中產孩子看的兒童讀本,教人與人之間相處的。從世界觀一直教到行動目標、行動指引。

一面看,一面失笑。完全明白之前某間專做中產生意的補習社為什麼要炒我,而且還要說「你成長的家庭環境、父母的文化背景和香港典型中產差太遠,你無論怎麼努力讀書,讀多少也無法融入中產的社會」這一類直接到嘔的評語。

那本小書劈頭第一句說,人的外表差很遠,但內裡差很少。

對出身基層的我來說,人的外表差很少,內裡差很大。

不是說基層的人都長得很像,而是相比人的外表可以差多遠的程度,人的內在可以差、更、大。原因?基層裡充滿各種壞掉的人,有些是天生資質有問題的,更多是環境迫到變態的。父母子女的關係充滿暴力和威脅不在話下,充滿惡意的計算牽涉的居然是雞毛蒜皮的利益,天大的爭執原來只為了「一蚊幾亳」。

這個世界觀差異根本不容許任何的「後續發展」。

那本小書說,和人相處時,要不斷發掘對方和自己相似的地方,要聆聽對方的說話。

我就覺得第一時間掌握對方壞掉的地方比較能保障自己的安全,掌握了之後要不斷主導話題,防止對方往「壞掉」的地方發作,或者引導對方在容許的範圍裡發作。

那本小書說,每個人都有自己所相信的事、喜歡的事、自己一套做事的方法,你要包容別人的做法,接受對方理解對方。

在我看來別人做事的方法通常都是錯的,喜歡的東西都對他們無益、相信之事是被人洗腦的結果,因為這些人這些想法喜好行動會影響我,所以我覺得在這種時候講包容是錯的,接納就更加沒有可能,理解為什麼他們會出錯倒是可以的但那是長遠的事。

我只能說所謂的中產,他們能用錢解決大部分生活的必須解決的問題,所以他們之間的分歧點,真的可能是審美觀和嗜好的問題,這些事當然是應該學會包容、接受的。

但基層的人生就是大部分必須解決的問題都必須用「犧牲」其他必須解決的問題的方法去解決,例如你在家好好教小朋友,就會沒有體面的衣服給小朋友穿;你煮到營養均衡、食材新鮮的飯菜,小朋友就沒有人送他們去課外學習之類;你睡夠覺,小朋友的功課就沒有跟等等。

基本上就是每個基層家庭都會有「系統性」的問題,有些家庭放棄孩子的教養但給他們吃好住好;有些給孩子很好的學習環境但食住就不能令他們長得強壯;而犧牲什麼往往視乎父母的能力——不擅家事的犧牲家事,不擅教養的犧牲教養那樣。

……不能好像中產家庭那樣,「不擅長就請人來做啦?」

……因為根本沒錢。

如果要形象化說基層的社交問題,就是其實整班人都是「妖怪」,有些只有一隻眼(看東西片面,因為經驗很窄),有些沒有頭(生活極度單調及疲憊至腦殘),有些沒有腳(生活圈子極小),有些體型很小(雖然全方位發展但每方面都營養不良,因為沒有擅長的事情所以很自卑),有些沒有臉(沒有個人修為,「面具」之下沒有任何「相貌」)……

有看《夏目友人帳》的都會明白什麼叫「和妖怪相處」。看這一套故事的時候,我是內心不斷苦笑orz

那本小書還說,如果對方有令你不爽的地方,你要即時拿出來討論,然後接受對方的道歉,並原諒對方。

但一班妖怪相處,你可以隨便指摘對方嗎?大家的痛腳,好容易就被觸碰,完全不能以事論事,普通的討論也總會被「你看不起我」之類的腦補破壞掉。所以就算是少女奇幻漫畫裡,「妖怪們相處」的情景,幾近不是打架就是吃吃喝喝……充分反映現實。

如果你家只是窮過幾年而已(我中學有不少出身「貧苦家庭」的同學都是這種,我家只計金錢上也是如此),你會覺得「貧窮不可怕」。因為你仍然保留有之前的文化知識、甚至還有一定的人脈、社交技能等等,也自然容易「爬番起身」。

但真的長窮的那班,是什麼都沒有的。像我家連食物要放雪櫃、搞廚房事前要洗手這些,真的「鬥爭」了好多年才「成功爭取」。話說如果不是我和古尼獸都係手腳勤快會自動幫手洗冷氣,我家應該像最近上報的一家人那樣,冷氣着火一屋燒死哂好耐,事關我家好前輩也是那種「不會洗冷氣」但同一部冷氣可以用很久又家裡好多雜物的典型人辨。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PYSCHO-PASS現實版

研究:不快記憶可改寫

【明報專訊】美國與日本科學家發現,與記憶相關的情緒可能改寫,令過去發生的不快事情顯得不那麼糟糕,也能令美好回憶變得不再美好。專家盼藉由相關機制闡明心理治療對抑鬱症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等精神病的效用,開發精神病的新療法。

研究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與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合作進行,利用控制腦部「光遺傳學」(optogenetics)技術,了解回憶往事的機制。研究員先為兩組公鼠注射光敏藻類蛋白,其後一組公鼠接受電擊以產生恐懼記憶,另一組則與母鼠玩耍,獲得正面記憶。

研究員觀察記錄記憶形成時腦部的活動區域,利用光脈衝喚起公鼠的記憶,同時讓牠們獲得相反體驗:有正面記憶的公鼠被電擊,有恐懼記憶的公鼠則與母鼠玩耍,結果發現新體驗產生的情緒成功蓋過原本的情緒,改寫了老鼠對既有記憶的感受,例如最初受電擊的公鼠重回實驗區域時,相關的恐懼記憶已消失。

助治療創傷後壓力症

帶領研究的生物學家利根川指出,回憶引發的正面或負面感受,主要由大腦負責儲存日常記憶的海馬體及負責情緒標籤的杏仁核的互動產生,今次研究發現兩者的互動遠較此前所想的有彈性。不過記憶與相關情緒好壞的關係受體驗內容影響,因此覆蓋記憶只能透過操控對情境較敏感的海馬體,操控杏仁核無法獲得同樣效果。他期望未來可能透過刺激大腦,以美好回憶蓋過痛苦經驗,協助治療PTSD等疾病。研究報告刊於《自然》期刊。

(法新社)

+ + +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除了用光脈衝喚起不快記憶,用影像(例如動畫)效果也一樣。所以其實很多所謂的「中二病式屈機」或者「廢萌」故事其實對現實過得很痛苦的人來說其實效果同上,所以某程度上是一種治療。有趣的是連科學家都假設「公鼠和母鼠一起玩耍」是正面的回憶www

當然喝酒抽煙暴食之類的「傳統」做法就更別提。

所以PSYCHO-PASS裡那種因為「過度調節情緒」導致變成「活死人」的問題根本就在現實裡出現了很、久、了吧。只是除時代轉變「自我調節」的手段(應當)變得沒那麼「有害」而已。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後繼無人的原因

聽說吉卜力工作室會因為宮崎駿找不到接班人而散隊。

看完宮崎駿手稿展之後(人山人海!不是早上去的話,只是等入場都會排隊排到好慘),充分理解這個「後繼無人」的來龍去脈。

只想被騙的人和一心想騙人的人,是當不成偉大的騙子的。但一般來說,會去騙人的,不是被騙得很深的,就是一心想要騙到人,「騙人成功」才是目的那樣。

宮崎駿非常清楚動畫的本質就是「騙人(眼)」,但騙人只是手段而已,他非但精於這方面的技術,而且在這方面極具天分,但他的目的從來不是「騙人」本身。

甚具科學知識的人都知道真正的立體視覺是需要三隻眼才做得到。我們人類所謂的立體視覺,說得難聽,就是我們學會了如何很精巧地騙到自己有立體視覺。同樣地,所有其他的感官(包括意識、自由意志等等的重要課題),都是同樣的事情。

所以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說法。邏輯上就像假普選裡一樣有得全民投票,不過其實人民並沒有真正的選擇權那樣的事情。

在漫長的生命史裡,我們(以及很多生物)學會了從極有限的資訊裡腦補出一大堆的東西,然後根據這些腦補去行動。也自然,生命裡充滿各式各樣的膠行,但生存下來的,自有一套特別的腦補方法,這些腦補方法的價值,在於在該生命體的正常生活形態裡會不少時間都是對的,又或者在「不能錯」的時候通常不會錯。

動畫之所以係藝術的一種重要形式,就係因為出色的動畫大量利用人類各種層次的腦補bug去刺激人類的認知系統,因此動畫技術本身就已經係一門藝術。

而一個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動畫師就會大刺刺的捉住這些bug玩好大。但一般來說會從事動畫事業的(天知道這行業有多血汗),是因為一開始中bug中好大所以反應好激烈結果不由自主地愛上(即使被虐得很慘)的吧,所以他們的作品都會有一些奇怪的「偏差」位,一般人看會覺得很不舒服。

最近終於有個把認知能力和畫畫(還要是幼兒期的)拉上關係的研究出爐。畫畫本身會透露大量認知能力及協調能力的資訊,對觀察力好的人來說這絕對不是什麼新知識。

用《濱虎》的說法來說,宮崎駿的MINIMUM是「絕對空間構成及渲染」。就像那些超高技術的外科醫生腦裡會相當準確地腦補出眼前病人的「內部構成」那種,但是是「泛用」的能力。除了有精準的空間渲染(在腦內建立和玩弄複雜的半立體模型<-相對人眼只有兩隻但事物本身是立體的那種資訊換算格式),還有對立體事物結構上的邏輯有很出色的「腦補能力」,因此可以極速精準地繪製動畫原稿,而且知道要怎麼構成場景才令觀察看完覺得有震撼美。

當然這些事也是因為長年不斷練習(日畫夜畫幾十年)所以練成了好驚人的級數啦。

但問題是,現在日本大部分小孩子都不再像《龍貓》那種有通山跑的經驗,日常甚至很少自由跑動(參考八十年代動畫裡小學生放學場面和今時今日的對比一下就會發現場面差很遠),這種以人眼為本的立體運算/腦補能力根本就好難發展出來(那和打電動看到的那種精確的3-d模型(包括地圖和物件)並非一樣的事);再說因為城鄉教育差別和經濟條件問題,鄉下大的孩子,有多少能讀進好的動畫學校,最後去到吉卜力?當今的動畫製作對監督的邏輯思考、溝通、運算、體能、觀察力和組織能力的要求並不低,有這樣的能力,不少賺到錢的傳統專業都應該有本事可以做得好(我就見過有漫畫家感嘆蕭邦就算不搞音樂搞漫畫甚至演戲,都會成為大師orz)。

再說感人的故事,必須面對當今世界人們的心傷……一體化的經濟環境下,資源分配極端不均帶來的仇恨、不安和絕望,以及過度競爭同時發生文化衝突等等,這些問題的重量和複雜性不合吉卜力一直以來的形象,像《千與千尋》這種大概已經係極限……

所以還是解散了的好。

題目 : 藝術與設計相關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不敢看的畫展

昨天發現了一個大家似乎都不敢內進去看的免費油畫展……在沙田火車站附近一個人流不少的商場裡。

是個叫Martin的香港畫家的油畫作,多數作品描繪美麗怡人的大自然風景,不少都係香港的,好多我行山去過。

大家都會好奇,這種畫有什麼不敢看呢?

真的,好大的入口(應該說根本沒門),好明顯的「水牌」,位於當眼處(旁邊是很多人光顧的超市),人流裡非該區住客的為數不少,照道理起碼進去走一個圈吧?

全程一個人都沒有。好多人在門口張望,但一個都不敢進來。我一個人獨享近千呎的展覽廳……老老實實我還真的有想過不如我搬到這裡住,反正這好像有個結界那樣,沒門等於有門,學郁子那樣(再抓個四月一日來負責給我餵食<-喂)過日子好像也不錯。

有位很直腸直肚的司奶拖着她老公在場外大聲說:「嘩那麼暗,好像鬼屋一樣,好驚呀。」然後用懷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老老實實如果當時我不是專心在看畫,我很可能就會立時回頭用機械人舞的動作向她招手,用陰陽怪氣的腔調和陰深的笑容說:「快D過嚟呢邊啦,呢邊好歎呀!」

保證她回家發惡夢^_^ <-當年在中學搞鬼屋做鬼的時候,不需要變裝就靠台詞和演技嚇到來客崩潰 <-不如你老實說明你自己樣子長得抱歉不需要變裝已經好嚇人

我想起了一句話:「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

嘛,所以說我連夢裡也是經常一個人來來去去(當然旅程中會遇到不同的人)的說。

題目 : 藝術與設計相關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誰怕不孝子

老老實實,無關世代,「真愛」難求。當然有很多人深信自己有,這些時候外人認真就輸了。

但有一種人特別怕孩子不孝,那就是那些沒有真正愛孩子的人。有很多人把一廂情願當成愛,孩子跟你生活幾十年,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喜好是什麼,你都不曾去理解,卻口口聲聲「愛」對方,那些人不是傻的,所以他們對「孩子不孝」最是敏感。

就像那些打從心底沒對一個地方安好心的傢伙,整天都害怕那個地方會鬧獨立。

一個家再窮,孩子都能感受到父母對自己的愛。不斷理解、盡力做好、坦誠溝通,缺一不可。孩子或者會後悔自己被生到世上,但不會覺得父母是仇人,畢竟什麼時候生、生什麼樣的孩子,父母也沒有很大的選擇的權利。孩子會明白父母也係人,會做錯是正常的。

但重點是有些父母覺得自己養大個小朋友就已經很偉大,卻整天為孩子「不孝」而情緒波動,好明顯沒想過政府其實可以輕鬆取代他們的地位,但無人會「孝順」政府,因為政府的存在價值就是照顧弱勢(從沒有戰鬥能力的人(提供國防)、到沒有文化水平的人(提供教育)、沒有健康的人(提供醫療)和各種程度的無法自力更生的人(資助/提供衣食住行)等等)。

「愛」的意思,是盡自己的能力去為別人謀福祉。人有追求自由的意志,所以要通過溝通令對方同意自己的做法,不然對方仍會感覺到不幸;人是群體動物,害怕落單,因此身邊的人如果不設法去理解他,就會感覺不幸。所以,只係「做」,絕對不夠,而且很容易鑄成大錯。

所以,政府才需要被監察,需要有競爭,因為「政府」不可能「愛」人民。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水天一暮色

坐言起行,星期六一下班就找山衝上去。今次是沙田火車站上道風山再上麥七,然後走車路落城門小巴站,17時許開始,不用三小時半完成。

別看我們入了黑還在走,這時段山上一路上超、多、人。全都是練暴走(大誤)的中年人隊伍,也有自己一個來練跑的。不遠處的大帽山上,不時有射光照來照去,完全是另類的熱鬧。

話說這種水天一色的調調,真的好有感覺。
暮光下的城門水塘

水天一色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行山, 城門水塘

進步的記錄(150)

最近開始用龜速讀佛(入門的那種)。老老實實我超喜歡那種把人的認知bug分類再詳列的「神煩」態度。

其實我都覺自己吝嗇……我真的應該買支再好點的長笛,那省下來的體力不但可以轉化成多點的練習時間和進度(因為可以保持狀態更久而且不用那麼多的熱身),而且最重要的是身體出小狀況的時候仍然能保持一定的水準,因為操作上不用那麼「大動作」……

老老實實我真的應該感謝這位男友給我的教訓。<-換男友的典型前奏台詞

題目 : Flute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tag : 長笛

一個月沒怎麼運動

一星期大概只有半小時運動的日子已一個月,開始長期失眠了,想要睡足八小時也不行……然後不斷渴睡,又會半夜無端餓極,大概血糖不穩。

沒精力看書,沒心力寫小說,沒辦法找方法改善生活和工作環境,情緒極度惡劣……已經沒有任何發洩/止痛的途徑(因為quota都用光了)。

……或者我需要自己一個行夜山的勇氣。<-天音:你想死呀?

有嚴重的鼻敏感,想要做運動,不是隨地都可以orz不是我執着要行山,而係連像康體署的健身室我都會發作的地步,凌晨以外的時間跑公園也不行……在家鄰居的二手煙又不行(兩邊亦然)……

天知道我會不會間接因為鼻敏感的連鎖反應最終抑鬱跳樓……

題目 : 這就是人生(嘆)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科幻評論]psycho-pass之神眼不是幻想

其實我有追這季的Psycho-pass重製版。真心喜歡這個版本。

從硬設的角度看,神眼系統(Sybil system,又譯「神喻系統」)的設定真的只能一笑置之。不要說信息量如何,只是花的能源就不得了。有那樣大的能源供應,倒不如讓人們過得幸福死(參考《童年終結》)更容易。

把一個潛在罪犯囚禁起來養着,倒不如令他們自動被囚禁。所謂的面試和社交制度,其實就是把思考及應對模式不容於社會、欲望供求也不能對應群眾的傢伙剝奪他們的工作和接觸別人的機會,再從經濟和社交上進行行動封鎖(你一旦沒有工作,連去跟團行山的車錢都覺得好貴,你最多只可以走你家附近的那座;你沒有朋友一起,自己一個可以做的事少好多)。

從小大部分人都下意識地知道,如果你的思考及應對模式不容於社會、欲望供求也不能對應群眾的一套,你就沒有未來,也因此大部分人都會努力地自我調整……我們現實裡的整個教育制度——傳媒、學校和所謂的家教,就是不停灌輸psycho-pass的概念。君不見所謂的面試講座等等就不斷重複你要怎麼樣體現某套思考模式你才有學校收、有工作給你做等等。這套動畫只是把這個沒有變成數字和顏色符號並宣之於口的概念實體化後畫出來而已,神眼系統的真相,就係現實世界的真相。

……所以結果上其實我們的社會和動畫的那個沒有本質上的分別,因為要「抄」,你真的不用高科技頭盔。別人說什麼你就和應,別人做什麼你也做什麼,很安全吧。但就是因為我們的社會裡要「抄」這些真的相對容易,所以一開始就進入了動畫裡的所謂的「暴亂模式」,只不過因為這個原因,我們的世界不會像動畫那樣,犯罪行為突然同時爆發出來(除非高壓統治下啦),所以看起來我們的社會又沒亂到如此地步而已……我相信這套動畫的last boss慎島先生那麼受歡迎,不是因為他長得帥又人很聰明之類,而係不少觀眾潛意識裡是知道我們的社會和動畫裡的那個本質上無異,而其實我們都不喜歡這種「天天害怕被判斷成有問題,一旦出了問題就人生沒有將來」的社會氣氛,大家都想有誰人可以令我們得到真正的自由……

但其實從心理歷史學的角度看,所謂的文化是由認知模式的組合和環境互動出來、經過現實種種考驗演化出來的應對形態,慎島希望看到個別「潛在犯罪者」的那一套非主流的認知模式開花結果,卻只是提供該名人士當下「想做」的事情的手段,一如希望一個快餓死的潛在演奏家奏些好的音樂出來但卻只提供幾餐膳食……請問樂器還有練習的時空等等呢?

其實我很信佛家的那一套因果輪迴……你「上一世」(認知模式和你相近的前輩)做過什麼,都會影響社會大眾對「你這類人」的看法,令他們演化出一些既定的應對模式,結果就造就了你今世的環境。

如果你上一世成功過,但他設法令人相信他的成功純粹係自己努力的結果(雖然可能是為了各種層次的自保),那你這世就會被告訴「你不成功是純粹因為你沒有努力」……你明的。

有好些人因為各種問題無法好好地和人相處(例如太有錢也是一個問題),社會也就無法演化出和令這類人有正面交流的文化,而慢慢地這班人在下一世代裡所面對的環境就會相對主流更差。有些階層物質豐富但心靈空虛,大概是因為社會上大部分人其實都是基層,面對這些擁有財富的人的時候根本無法從交心的角度出發,就算不是有所圖謀,價值觀差異總會影響情緒,令雙方的相處難以繼續下去,唯一發展到的就是「交易」方面的文化……後面的世代裡,這些人的人生裡就只剩下一場場的交易……因為文化的存在價值在於「效率」,意味是解決各種需要(身、心)的有效手段和制度,而人正常都會選擇較有效率的一種……

所以在我的眼中不同的「文化」根源(認知模式)就像一棵棵的果樹,需要修剪、施肥、曝光、除蟲、保溫/加冷甚至人工授粉以利開花結果(而有些植物種在一起會互補養份)。像慎島那樣對瀕死的植物澆兩次水就想見它開花,well,用來殺時間還說得過去。

題目 : PSYCHO-PASS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心理歷史學

殘酷過後

昨天自己放了自己一天的假,腦筋終於有空間思考,然後深明像中國或者香港這些把「追夢」看成追星或者逃避現實的文化風氣實在注定這些地方不能有真正意義上的人權追求和社會公義。

就係因為很多人都不曾有過機會「追夢」,他們根本不知道那是一件什麼樣的事情,大家最後都是腦補來腦補去,不覺意把事情歪曲,最後被後人旁人看成是惡意洗腦。

追夢是一個過程。從一開始的契機(可能是比像《光之圍棋》那種在閣樓遇到棋靈王更誇張的事情),感情的培養(最直接的就係發現自己有天分,好容易就贏了一同起步的那一群),然後是長年的鑽研,經歷許多的瓶頸和突破,能走到最後的所謂「成功人士」,他們回到一看,多數會明白自己的成功是建立在一堆僥倖的條件之上的努力,也因此對其他沒成功到的人會表現出溫柔的態度,以及希望這個社會會有更多透過「追夢」的過程成功的人士而變得更溫柔,最後憑自己的影響力去感染很多人,令整個社會慢慢認同人權、公義這些可以超越種族和國界的所謂「普世價值」,因為起點——「追夢」——是無分種族和背景的。

唯一不同的,是賺錢(或者做生意,反正就是在一個既定的制度裡玩遊戲的現實生活模式)。雖然人人都有機會去做賺錢的事(問題是賺多少而已,多數人的數額基本單位可能是幾十元,幾百已算多),買到心愛的東西而對賺錢產生感情是無可避免的事情,但可惜擁有財富是一個可以繼承和可以輕鬆轉移的屬性,這和擁有唱歌跳舞這類技藝或者醫生工程師等等的專業,甚至各種研究範疇的學識等等都是本質不同的;而在今時今日這個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時代,無可避免地最有效的賺錢模式是通過大大小小的「轉移」……

說得難聽,也就是掠奪。你叫成功的掠奪者真心關愛社會大眾,才是真正的妄想吧。最擅長的掠奪的一班人,就是把持你想要的東西,然後告訴你你為了想要的東西付出比成本多很多是合理的,因為你要的東西在他的手裡,而你自己一個人搞不出來。

曾經有不少人對我說藝術/學術的領域很殘酷,但在我看來,金融商業的領域只是太擅長包裝自己的種種不仁,而又太多人無能深思。透過捧紅一些實力普普的人/品牌,塑造他們是「追夢」的成功者,這些人合力歪曲大眾對「追夢」的理解,反正大家都沒有「追夢」的經驗嘛。

無他,買到心愛的東西而對賺錢產生感情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在「培養感情」這方面的速度係「完勝」的,尤其在生活質素實際貧乏的社會裡。

所以,港女拜金純粹只是環境問題,港男質素難以「入口」也純粹係環境的問題。政府數據告訴大家,香港人,大部分過得並不好。互相仇恨及謾罵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賺到錢,不代表有素養;但追到夢,就一定係有素養的。因為每個「夢」通常都有那麼多的前輩走在前面,你打算要超越他們,當然就要比他們更有智慧,用更短的時間走更長的路,而令後人可以在更短的時間走更長的路,就是社會文明建設的重點所在、是令一個「夢」不會因為誰人死掉而「完結」的主因。

來生有得選在哪個「發達地區」出生的話,當然選在民風樸素、社會共識應當「同富」、大家認真「追夢」的地方……

但今生生在香港,就只能希望香港人快點從惡夢中醒過來。不是「人沒有夢想和鹹魚沒兩樣」,而係「不能追夢的人最終也和鹹魚沒兩樣」。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笑一笑世界不會變奇妙

這星期的Space Dandy(搖滾梗)和濱虎(探病梗)都弄到我笑個不停。

然後事實證明笑一笑世界並不會變奇妙。

整天最驚喜的,竟是拍店貓的時候,那隻被拍的花貓走過來,很溫柔的舐了一下我的左手食指,那種感覺超像Captain Earth裡外星人跟別人接吻時發生的「超感應吻」……

文字是必要的邪惡,「代表」(symbolization)是一場無盡的腦補遊戲,不能登出的遊戲才是終極的邪惡。

也因此如果我寫Matrix,登出點肯定是「店貓」,如果對方肯舐你一下,你就能登出了,給牠擦個身就能時空轉移那樣,笑。<-以創作排解壓力的傢伙

題目 : 其實我.....不會分類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排解壓力

對上一次更新小說好像是四個月前了吧?
真的,沒有什麼事比創作更能排解心裡壓力……
但可惜這是高消耗精力的活動,而且亳無服務讀者之意的寫作態度注定在今日這個大派殺必死(連實妹角色都要勁賣萌orz)的年代不怎麼可能是賺錢作品。如同《輝耀姬》那樣,大作又如何,在香港根本沒什麼人看。又要用腦又沒有感官刺激,咪搞。

而在香港為了賺不到錢的活動付出,基本上就注定有一大票人在背後說壞話,而你要知道你一旦「激活」了別人說壞話的模式(哪怕其實你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你就無法跟這些人做朋友。就算本人不介意,對方也心虛吧,即使可能他只是很合群地說壞話而已。

久而久之,好多人都抗拒做這些賺不到錢的事,其實就純粹是下意識唔想「少了個酒友朋友」。而「搞藝術」、「搞社運」或者「搞義工組織」的人群,結果都成了小圈圈以及被別人標籤「心理唔正常」的理由。是的,你不介意被人排斥,一定性格有問題啦嘛?

至於這種生態得益者最大是誰,相信就是那些既得利益者們囉。你唔努力賺錢又唔係富二代就抵你死囉。

所以別問我為什麼生在香港,卻厭惡香港。

題目 : 冷水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不行了

過勞……手震頭暈腦死……
上星期又睡倒老家兩次……
一睡十多小時……醒了又想睡……
希望不要又像上次那樣又要抱恙考試。

題目 : 無事幹寫出一堆小感觸認真嗎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所謂智慧結晶

因為眼殘,所以我學習的路線和普通人有點不一樣。

尤其是對美醜這些因為「看得多」所以生出了「智慧」——潛意識裡分好壞的事情——「進展」尤其緩慢。

也因此我學習比較依賴「邏輯」,像那些所謂「不擅從觀察模彷學習」的所謂阿斯保加症人士,但我的問題純粹是我看得少,因為我視覺處理速度很慢很費神。

因此像李斯特這些看譜無數、記憶力和技術又好而且不是整天都要以作曲賺錢而不斷嘔節數的傢伙,我視他的譜時看得特別爽,因為他寫的譜「邏輯性」特強(雖然會不斷被提醒我的手不夠大……好遺憾的感覺啊)。有了這次的經驗之後,經我老哥提醒,我大概明白我要怎麼看譜才有效率。就是我先撞對方的邏輯,才看看我有沒有腦補對,這樣我就能有效補完我實時看東西很慢的問題。

成功之後再把這種邏輯反過來套到別的東西上……上星期六我厚臉皮試了一支四萬多的長笛。這種專業向的長笛的規格好明顯是「遷就」專業程度的演奏技巧設定的,所以反過來我從操作過程中的差別可以推斷到底我的技巧可以怎麼改善。

結果即時突破wwwww效果極度明顯wwww果然就如紫微斗數所說的那樣我是那種環境如何我也將如何的人……

題目 : 碧藍天心海。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