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的記錄(102)

還未開始練新的A組曲(就這樣叫吧)……譜還沒時間去買……但看來只能再吹BACH了……

最近真的累到不行了。像昨天吧,睡十小時有多還是幾近爬不起來。睡眠債積太多了。觀察到身體的反應模式完全改寫了……超遜的。唉怎麼可以找時間睡多點又不會餓壞腦袋OTL

發現姆指幫倒忙的問題之後一個月了,終於開始適應正確的按鍵法,快速吹奏時只剩下某幾種指法組合還是會錯(因為還是會按得不好,畢竟之前好多音都沒按對過)。吹回五級左右的曲子時開始覺得「啊啊長笛的聲音就是應該這樣子的」了,然後卡門一下子有好多之前慘死的段落在修理完之後突然能以七成速演奏了(重煉第N次的這一回,只處理了一半的頁數),效果還真的似模似樣,就知道自己真的BINGO了。

MOZART因為本來就已經是考試速的七成,所以不用那麼急。然後這星期去搞來那首BACH的譜之後,應該就可以重頭用新的方法去練,於今次應該不會再出上次那種「第一首因為是獨奏而考官站又坐太近所以超級不能集中」結果吹到自己都想撞牆的聲音出來。這陣子有很咬牙地去鍛鍊恥力的基本功(也就是用輕鬆的方法去做看起來很難的事)的說。

話說因為開始明白這指法活動模式錯誤的邏輯,把問題的邏輯倒回去鋼琴上同步處理(發現長笛指法有誤,修正時一拼在鋼琴上修正邏輯一樣的動作),結果鋼琴突然表現力大升WWWW之後借來了李斯特的行旅之年(下集)玩,好爽啊這什麼回事WWWWW下次有時間再去重練蕭邦的練習曲,之後應該可以考慮一下鋼琴是不是要考FT了(畢竟這不用考慮伴奏的問題WWWWWW真的可以純自學),然後我開始有個奇怪的想法:目標是有生之年可以開三項全能馬拉松式RECITAL。<-這是何等的S屬性惡趣味……

P.S. 老師你怎麼不一開始直接把答案告訴我OTL我總覺得他老爸(=教他長笛的人)有訓過他這雞毛至極的指法真相,但是他就是不聽OTL

P.S.S. 這個月找老哥,對方給我的「建言」是「試試做你之前不會去嘗試的(鋼琴表現力)」。好吧,我成功完成「功課」了 *姆指*

題目 : Flute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tag : 長笛

ALL OR NOTHING

全盤輸光
假如今天發生了一場神秘的疫症,弄得全球人心惶惶,甚至觸發各地政府的信任危機,大家都不再輕信官方言論,這該如何是好?誰來穩定民情?
也許英國的《衛報》會報道一些消息,發出幾篇評論,讓大家半信半疑地接受部份看來很像是那麼回事的資訊。相信《衛報》,是因為它的獨立,因為它積累下來的名聲,知道它不會輕易被政府收買。這時候就算說了些貼近官方的話,大抵也還是他們自己的看法。
也許日本的東京大學或美國的耶魯大學會公佈一些調查報告,聽起來似乎和官方機構的分別不大,可大家還是勉強地信了。因為它們全是學術領域裏最頂尖的權威機構,而學術通常被認為是遠離政治的獨立世界,自有一套尋求真理檢證真理的程序,也自有一套真理的執着。
如果問題惡化到了道德層面,流傳出針對某些族群的恐慌與仇恨;那麼南非人大概還能聽進幾句杜圖大主教的忠告。因為教會是獨立的,它侍奉的是上主而非政府;更因為杜圖大主教本人就是道德權威的化身。
中國呢?所有媒體到了這個關頭都信不過,因為它們是黨的喉舌。所有學術機構也都信不過,因為它們全在官方的體系之內。就連「三自教會」和「全國佛協」也不能相信,因為它們都得接受宗教局的領導。如此一個全能國家,深恐黨外別有權威,深恐在野民間失控,硬把一切領域鎖死在自己身上,不容許任何團體任何機構的真正獨立。平常大家害怕它手掌上的權力,喜歡它腰包裏的利益,但沒有人認真把它當成權威。一旦遇上真正的大事,它自己固然要面對難關,就連其他人也欲助無從,因為所有人的權威都被它剝奪了。反過來看,什麼學術腐敗,什麼媒體造假,也必將牽連到政府的頭上,因為它總是捨我其誰地管着它們。中國紅十字會在雅安地震慘遭滑鐵盧,豈不正是來自大禍的警告:只有一個權威,於是沒有權威。
(信任權威之二)

梁文道
電郵 :bibliophile.apple@gmail.com

+ + +
超久沒看過一篇文如此一箭中的插中某黨的自我設定裡的大BUG。

老老實實,如果這是科幻,這些設定就可以用來出個幾百本天天嘔一集出來都可以天天新花樣的狗血囉。

所以說,現實比小說荒謬,唉。

什麼時候某黨會學某教,把自己神化,苦難啊人禍什麼的,都是「黨對你的試煉」,再推廣「信者得救」……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實在太累了

一星期幾次只睡三小時就要上班……真是地獄……

回到家直接倒在床上真的好恥辱,但是這也說明了什麼叫貧窮。那些看片看到三更半夜然後第二天說不夠睡的人是不會明白的。

被在大機構裡混了一世的長輩告誡我,時世已變,如果將來我能在公司做全職,就算這樣做會儲不到錢,都要跟同事去社交(枉論裝身),不然連工作都有可能會丟,而且不要期望做一兩年就能升職,更不要以為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搞定住的開支(意味要住父母才能收支平衡)。

這個層面我已經不想說是什麼公平的問題了。這根本就是主動歧視。不接受升職看實力的,有什麼競爭力可言。做事公正就好了,誰升職誰退場,用辦公室政治解決,不又是影響企業競爭力的做法?到最後不又是賴最低工資最高工時?

你們這些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那一套做法才是拖累香港競爭力的元兇?

高質素而相對廉宜的生活水平由高質素和有效率的生產支撐,而不是賺錢的數目。不然你OT幾多,都是沒用的,你再OT,都比不過地價對消的量。

真的好累。這樣下去,香港是死路一條。

題目 : 心情感觸♪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EVA電影]Q看後感

對不起這是不是YAMAHA的MV來的……真的好囧。

不知是不是潮流興話劇式演譯,從畫面到分鏡及對白、劇情和角色性格表現都誇張化、美感至上的處理其實很能令人留下印象,不過像EVA這種本身已經是大氣的劇本,謎團又多,就有點做過了火的感覺,犧牲了很多合理性的問題……雖然惡趣味有惡趣味的樂趣就是了。

把男主角的缺點、迷失感放大,再把薰的對白和行動更理想化,再讓他更悲情地死地,而男主角犯了錯卻不斷生存下來,令兩者之間的對比顯得更大。

把EVA原作裡的科技不斷發展下去,這個點子其實滿有趣的,真可惜這系列不會再探討其他的可能性了吧。

這個重新創作的故事去到這一刻,已然很明白地表達出這個設定正在玩的是什麼樣的比喻遊戲。所以,這一套系列還要等最後一集出了,才能評定其價值。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EVA Q

天窗

寫了那麼多年,終於開了天窗。這幾星期睡得太少,整個人全天在發抖,又頭痛又落枕,一整個悲慘。

打出來的文字,只有連自己都覺得了無新意的悔氣話,不出也罷。

現在最想的是睡夠,之後是一日三餐可以吃到有營養又健康的東西。

所以就算我其實努力了那麼多年,仍然過的是赤貧的生活(吃的睡的已經達不到醫生的建議標準),於是香港大概沒救。

題目 : 有那麼一回事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小說]The Lathe of Heaven夢繪天堂

LE GUIN老師(地海系列的那位)六十年代的科幻作品,充滿了當代的輕小說元素和概念,男主角主角威能開到盡卻不令人反感,故事劇情天馬行空,視覺效果極具震撼力,加上哲學性豐富,反省意識強烈,歷史視野寬廣,被兩次拍成電影可以說是必然。

老老實實,我極度期待有天BONES、I.G或者A-1之類動畫公司會畫這個故事的動畫版,讓大家也能享用這個近50年後仍然「威力強大」的故事。<-在腦裡開始做人設、分鏡圖和改劇本的死宅女

所以除了城平京之外,LE GUIN和BRADBURY已成為了我創作時的「假想水平線」OTL

P.S. 近年開始不斷比較改編動畫和原作漫畫,反省做法效果的好壞和改編的意圖,發現自己居然開始明白當中的「竅門」了……

P.S.S. 《夢繪天堂》是私譯題目,LATHE本意是「車床」,原條直譯是「天國的車床」,但是看起來超級怪,感覺很不對路。

題目 : 閱讀報告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科幻

不想工作的原因

已經聽過很多很多的人說,如果把人照顧得太好,人們就會不想工作,然後不斷繁殖和要更多的福利。他們會引用失敗的福利國家做例子,說明福利之下人們只會不斷要求更多的福利而不事生產,去強調民主制度下的福利主義不可行。

但是科幻作者們都抱着似乎是相反的意見:當人們的生活太過舒適,他們會連繁殖、甚至是生存的動力都失去,結果人們開始拼命地「找事情去做」。而似乎大部分讀者都對這種「預想」沒有異見。

有些人會一下子就說「這證明科幻作者和讀者們是錯的」。但其實當中的問題,實際上是執行「技術」問題:單單是福利本身,並不能令人們過上舒適滿足的生活——就像是營養不良的人會容易進食過量那樣。

所以結果是,我們需要教育人們:免費的教育和醫療、求職支援等等的福利,本身是無法令你快樂的——當然,沒有這些東西,有很多人的人生會變得更慘。這些福利如果能令一個人快樂,那是因為那個人有原因想要這些東西,例如你真心想學某些技能、你想要有命子去做某些事,以及你希望從工作中得到某些別人不能直接「給」你的東西。

只有人們意識到人類的快樂來自於「自我實現」(而不是單純的消耗資源、取得福利),而一個人因為能做的事因為很有限,所以就會以分工(也就是「職業」)的形式來提升「實現」的效率;但因為每個人的審美觀方向可以有很大的矛盾,提不起幹勁、沒有想做的事的個人狀態,是由於那個人身處於「價值觀和發展階段不同步」的圈子(例如他擁有的技能和才能得不到別人的認同),這個時候政府應該鼓勵和協助他們去尋找合適自己的地方,而不是叫他們「少數服從多數」,或者「不認同就給我扯」之類的。因為生在錯誤的時空不是他們的錯,他們應該得到基本的尊重。

更重要的,是提供福利的一方如果覺得自己沒有能力直接提供「福利」,那就應該引導和協助民眾去創造和生產這些福利出來,並提供空間給他們自我實現,而不是叫他們「死心吧」。這實際上就是從前的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派(以及上一個世紀的香港)成功的竅門……但是很可惜地,他們以為自己成功是因為「自由市場和資本主義」(或者死捱爛捱)本身——現實是,任何「手段」都有過時的一天,而手段本身也有變質的時候,例如香港的「自由」房產市場演變到最後,就成了一個霸權OTL

同樣地,所謂的「福利制度」也有變質和過時的一天,這並不是制度本身的問題。一一般人是不會因為見到別人吃過期的豆腐花吃壞了肚子,所以得出「豆腐花有毒,千萬吃不得」的結論的吧……正常的結論應該是「豆腐花會變壞,變壞了就不能吃」吧OTL「過期」的概念是很重要的。

每次看到這些把手段和真正的目標搞混的人,都會覺得「天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嗎」……並忍不住陰謀論起來,尤其對方不像是傻的時候。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到底是誰在玩政治?

有時討論不談數據和現實紋理,真的可以沒有意義之餘變成誤導群眾。

很多時看到那些生活「上了岸」的人說一堆「努力搞經濟才有條件談生活改善」,卻從來大力迴避以下的重要實際數據問題:

1. 世界農地的基本糧食食物出產量本來是不是夠分?本來夠分的話,就算沒生產力的人,都不應該營養不良。

實際上呢,有很多基本糧食都去了餵食肉食動物,導致發達地區很多人都肉食攝取過量(美國和香港就是排頭三啦),而窮人呢,就不分地區營養不良。為什麼?因為商人覺得賣肉能搞出大一點的GDP囉。這就是政治問題囉。

所以食素不只可以救地球,還可以救好多人命——當然我知有錢人最是相信窮人是又懶又蠢所以抵死,事實上他們營養不良又怎可能勤力又聰明OTL我們的世界不是用魔法運作的好不好OTL

2. 你要講求一對一的高質素教育,當然會不夠分。但是今時今日是互聯網時代,只要政治轉風,誰都可以讀哈佛,因為「書」和「講課」可以在互聯網上接近「無限」供應,一個蠢人到網上怎麼「扮野」,他還是不能變成言行聰明的,在網上也可以結交有實力的人脈——當然你如果是要巴結有錢有勢的人,就有點難了。事實上教育不應講品牌,而是講培養個人實力;學校如果變成有錢有勢的人「搭膊頭」的集中地,那麼炸了這些地方是歷史的洪流。

所以,這些都是政治的問題。

3. 香港太小,的確無法讓八百萬人口人人都有「宜居」的居住環境。所以解決的問題好明顯是人口管制,而不是鼓勵後生「儲五十年首期」,需要搬出來的單身青年們孤伶伶做到病死卻人工永遠跟不上樓市的升幅。但是那些父母付首期的DINK上樓卻好快生活也好HAPPY,因為他們不需要為小孩子的使費(包括居民)儲錢。但是香港人口老化,將來卻需要為別人的小孩去供養(以實際生產/服務的形式)他們。

這個,又是政治的問題。

4. 有很多工作都不應該用人力去解決,但是香港有一派人就是覺得「沒有這些工種好多人會失業」,結果香港的競爭力就跟不上地價升幅囉,最後死得更慘。失業拿綜援又如何?最多迫他們去進修。這個世界哪有那麼多智障,學習方法錯誤、做法和要求不科學倒是一大堆。

大概是香港上一代好多人懂得東西太少,誤解太多,他們跟不上社會步伐的思考導致他們覺得正正經經投資好難,管理「叻人」好難,卻賴別人搞政治不生產。然後他們把歪理說出來,騙倒上一代好多同樣不懂很多事情的基層和中產,要他們一同欺壓我們這些「少數異見」分子。

5. 窮人為什麼懶?因為做得辛苦會病囉,賺到的那一丁點的錢又88了,事業又打回原形了,身體也不容你去努力了。窮人為什麼蠢?因為他們在貧乏和無奈的環境下長大,可供調配的資源和得到的機會很少,所以長多大都沒有很多方面的經驗值。這些,才是現實。窮人的所謂懶和蠢,是窮的結果,而不是成因。我們的世界不是靠魔法運作的說,窮既然會導致一堆物理性的惡果,懂得考慮後果的港女只好嫁給有錢人,又或者搞政治(這些叫烈女?)了。

夠膽,就將窮人和富人的孩子用匿名的方法在同一個良好的環境下培養,看看最後誰的比較勤力和聰明?來吧,誰有膽做這個實驗呢?嘿。

這個世界裡,智障真的沒那麼多啊,資優卻有很多種(而人往往只能往一兩個方向發展,所以能力性格有缺點並不是阻礙成功的大問題,你看看歷史上許多成功的人都有一堆糗事)。所以這真的是政治的問題。重點是不要讓孩子們在貧乏的環境裡長大,以及盡量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往長處發展。我們的確不能阻止有些成年人會一直貧窮下去,但我們可以用政治令所有小孩子得到公平的機遇,令將來的社會變得更富庶。

所以,說到底,誰在玩政治呢呵?到底是誰在拖經濟後腿呢呵?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極限

身心發出大量警報,極限已到。

再不找方法讓自己過好日子,應該就沒有多少日子剩下可以過了。

算啦,報紙都有說現在年青人身體機能和中年人其實沒什麼差別。

我們努力不過上一輩的,這不是我們的錯。他們不理解,那麼就由得他們繼續罵吧。

誰叫這裡是國家人體煉成陣的核心。對全世界的中上流香港「充滿機遇」,是指把市民血汗變成他們的退休基金吧。

真的不行了。再捱下去,看怕就要「墮轉」了。

題目 : 這就是人生(嘆)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不同的結論

C觀點 - 施永青
外判與國際分工
【am730專欄】勞工組織對外判模式深惡痛絕,覺得這是剝削工人的極至手段。明明是在賺大錢的企業,只要把部分工序外判。就可以推卸它對基層員工的社會責任。外判往往令基層工人難以衡量創造出來的價值,因而沒法爭取自己應得的勞動報酬。
大企業利用外判商之間的競爭,往往可以促使一些外判商以低於成本的價錢來接生意。這不是天方夜譚,有些外判商為了與大企業建立伙伴關係,會願意蝕頭賺尾,希望大企業嘗試過他們的服務後,以後會願意付「物有所值」的價錢。
在這種策略下,外判商自己也是以虧損的模式經營,他們哪有條件善待自己的員工?此之所以外判模式普及後,基層工人的待遇每下愈況。這種情況在公營機構外判工作時尤為明顯。
在外判工作剛開始流行的時候,很多香港人並沒有意識到它可以有這麼大的遺害,在報章上還經常可以看到推介外判模式的文章。譬如Dell的零庫存,不用自己買原料生產的模式,就備受推崇。其實,Dell的高效益只不過是藉自己的品牌,把風險推給外判商吧了。至今,我們商學院裏的老師,仍在興致勃勃地向學生講外判的優勝競爭力;而投資專家則一樣樂於予外判成功的公司更高的評分,積極向股民推薦這些公司的股票。
在這種大環境下,香港人自然一方面罵富士康刻薄工人,搞到工人要跳樓;但另一面又欣賞喬布斯,爭着買蘋果的新產品;覺得蘋果能成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實在了不起。香港人忘記了,蘋果其實也是靠外判賺錢;一部iPhone售600多元美金,蘋果給外判商的生產費可能不足30元,這叫外判商如何善待工人?
現實是全球的大企業都在積極增加外判的比重。他們把勞力密集與污染性高的工種,盡量外判給發展中國家去做,以便盡量提升自己的利潤;卻反過來批評發展中國家對工人不人道,還指控發展中國家污染環境,其實他們才是罪魁禍首。
透過外判式的國際分工,發達國家無需建立殖民地,一樣可以盡用全球的廉價勞動力,令自己國家的人民免受通脹之苦。與此同時,他們還可以把自己擁有的品牌與知識產權拿到世界各處去換錢,接近做無本生意。
為此,他們制訂出種種價值理念與遊戲規則,並在輿論上予以配合,在學術研究上予以支持,必要時甚至會出動武力予以維護,以保障全球化的國際分工不會被破壞。
因此,香港的碼頭工人最多只能爭取到高一點的工資,卻無法動搖外判的法制框架。這牽涉大國的利益,不容香港工人說了算。究竟哪種工作該有較高的增值,話語權仍操控在大企業手裏。按照市場不容改變的遊戲規則,工人想改善自己的生活,與其罷工,不如嘗試掌握一些被列作更高增值的技能,找份更有前景的工作。

+ + +
這位作者寫的東西,很大機率是「結果有囧」,但中間有一堆論點的確是事實。

如果香港的高等教育,一如某些這位作者不齒的福利國家那樣,是免費或者象徵式收費,而且課程供應是根據市場的長遠需要而訂立的,就算讀歷史也不會容易失業(畢業起碼可以做和歷史有關的專業工作),那我會認同他的建議。

但,放在香港這個連建築業需求都是一波波大起大跌的地方,我只能說「呢D咪係有錢人LET THEM EAT CAKE O既典型囉」。

……可能又會有人站出來幫他辯解,說這位作者其實是叫香港人去移民的意思。另一班就會說「是叫他們去做SALES、財務策劃呀」(=合法騙人,利用口才和社交關係)。

哈。

考慮到作者的身分,我會覺得他如果夠膽在這一篇文最後再加一句「別的國家政府會考慮到整體的經濟戰略佈署,刻意從幫企業減少成本的角色,提升因為鄰區人工低而被搶生意的重要行業的競爭力,令他們可以保住人才和行業的地位以及產業系統的整全,也有效減少罷工這些反生產的行為」,我又會覺得這位作者敢說真話囉。

P.S. 只有既得利益者才會用「市場不容改變的遊戲規則」這些可笑的詞組吧……遊戲規則是人訂出來的,市場也是人組成,不是神令來的,令人們遭遇不幸的遊戲規則當然要改變,而且不是等神改,而是說服「市場」裡的人支持新的規則,再用行動迫既得利益者放棄這些不人道的規則。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進步的記錄(101)

伴奏老師說我有兩首曲曲風和時代太近,反正譜又還沒有到,建議我換掉不是MOZART的那一首,以免因為考試官覺得我選曲上「出貓」而不給我合格。

於是我跟幫我選曲的老師說明了。老師勉為其難說給我看看,因為他另外一個LT考生(曲目一樣的)是「慘死」掉了沒錯。

這星期成功把卡門夾了一次。而且因為我終於知道姆指別幫倒忙是關鍵,所以吹起來真的沒那麼容易累了,而且彈鋼琴時明顯感覺得出不再每次練完笛都有拉傷手(WELL我是高小生的體格OTL)。再過多一個月左右習慣了這種正確的按法之後,應該就能像鋼琴那樣,只要該晚好好睡一覺,學習進度就能輕易「存檔」而且進度會超快。

MOZART的出錯位也只剩下某幾個老病患(D和D#仍然容易按錯方法,以及少量的E和F#按得不好),但是錯了也能接下去,而且有了MOZART「必考」的即場表情反應。

老師說我技巧上已經掌握得七七八八,年底要過LT應該不是問題。最好笑的是他說其實不用那麼雞毛指法模式,因為可以用手指和靠嘴唇的力去「壓笛」……然後我只能很直白地指出我們的體格差異太大……

唉,有「錢」人就是這樣子的了。LET THEM EAT CAKE的笑話無處不在,誰都會因為對彼此立場差異的無知而犯一樣邏輯的錯,所以不是說賺到錢的事情才去好好學習,自己的問題無人理解所以不說也罷,不然社會只會充滿怨念和無意義的憎恨(因為那根本是誤解來的),互相幫忙解決自己一個不能解決的問題的「天國」永遠不會來臨。

tag : 長笛

賺到錢又如何

最近真的看穿了香港這個騙局的心理層面技術。

把光鮮亮麗的東西大排大排地視覺轟炸(除非你是讀障本來就天天被炸),令你腦袋HANG機,心裡只有賺錢然後消費,消費完是不是換到生活質素,你根本就不知道,因為你沒有第一手的比較,你的生活裡本來就只有消費和賺錢工作,而你接收的資訊都是收受廣告的傳媒,他們只會比較他們畫好的圈子裡的東西,然後告訴你他們的價值觀。

其實就像邪教那樣,成功佔據教徙的身心靈,生活圈子和工作以外的時間全部佔光光,接觸的全部都是教會的人和資訊。

可是人們就是喜歡這些價值觀上自給自足的圈子,這樣不會有什麼心理衝擊,心境自然平和。

生活質素是用高質素的生產換出來的。高質素的生產力會花更多的人力物力和時間培養,而且生產力更以個人為本,不利操縱和霸權式統治(大家看看那些「讀唔到書做呢D辛苦工是抵死,你唔做自然會有人頂上」的言論就會明白這個惡性循環)。

所以推翻霸權是提升生活質素的必要手段,而高質素的人群是抵制霸權的重要環節。

教育制度「唔得」,還有「自學」這一途。

因此香港人唯有努力自學各種各樣的東西,不斷分享這些知識,不然辛苦賺到的錢在改善生活質素上無甚效率,只是餵大了各種霸權。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心靈創傷

昨天夾笛前不小心看了報……然後引發了嚴重的心靈創傷。

老老實實我很能理解舒曼的心傷……從小經歷太多不快事件然後一被觸及就會無底洞地發作。

話說小時候最大的心靈創傷,是在街市看到鮮肉店。

那時候我明白到一般人(包括我的父母)其實是可以對其他人做很殘酷的事,只要他們認定對方「不是同族」,並不需要有什麼深仇大恨(有深仇大恨而作出殘暴的舉動是另一回事,因為是別人先傷害了自己,本質是一種防衛)。(注:素食本身並不會傷身的。)

所以我從小對人的戒心非常重。因為我知道自己真的和他們「不同族」,而是如此殘暴不仁的群落面前我絕對是弱勢社群。而且那時候我的表達能力不足以像我今天這樣打格文來發洩,所有事情只能收在心裡,甚至不能哭,因為好前輩會覺得我好麻煩,然後開始找渣打罵(她從來不會嘗試理解我的心情)。

弱勢社群不好做。只要稍稍露出那種「人畜無害」的氣味,全世界就會過來欺負你。我想我那種不會去討好人的性格就是這樣發展出來的。一般的人類,同理心極有限(沒有的叫阿斯保加症),同族的圈子界限也畫得很細,一個意見不合,就可以開始主動傷害別人了,別提利益衝突、價值觀矛盾這類的,於是他們很可笑地發展出一套避開表達「有所謂」的意見、防止流露「重要價值觀」不同的所謂社交套路和相處思維,然後努力傳教,希望離「世界和平」近多一步。

所以當有中同在紀念冊裡叫我多點「融入社群」,我心想:等我找回自己的族群才去融入啦。羊混在狼群中準沒好事發生。

所幸的是我的身體防衛反應機能很成功地防止我酗酒,所以我應該不會像舒曼那樣搞出嚴重抑鬱和思覺失調的傾向。

P.S. 最近的願望是跑遍世界各地OTL但是最好是死後用幽靈的狀態去遊,不用煩錢和食住護照的問題。(天音:你看奇幻太多了。)最好遊埋全宇宙<-你夠了沒有

Call me. Don’t love me.

不知為什麼看到這句(虛構故事的)對白好想笑。因為原作這一句是妓女向一個對她鐘情的(男)客說的話。

我好想跟好多人說這句。像我這些不用去應召都滿身(以及心)「花痕」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水土不服」太久,心底裡好希望過好日子,因為用男人最愛的那一句——身體是誠實的。

而我偏偏不是傲嬌,雖然男人多數是,而且覺得傲嬌是萌屬性。

不過好在我身體有夠挑,於是別人好難用場景、包裝和綽頭來令我欣賞其「道具」,而援交和情場被騙的分別,在於前者好歹是真金白銀的交易,而偏偏,在香港想要過真正的好日子,需要的錢完全不是援交級數可以達到的(除非你的夢想只是交交學費、買個LV袋、豪吃一餐半餐之類),想辦法創業然後玩財技更直接,而且有機會可以成名。

所以,當別人說我「好麻煩」(我有問你借錢?三更半夜叫你陪我?當你觀音兵任勞任怨?),並因此和我絕交的時候,我會很感恩的說。因為要是不是這樣,我要對某些人努力做出來的爛戲像愛國戲目那樣精彩熱烈激動地表示欣賞他們的努力,我覺得這樣很虐心。

好多時並非援不援交的問題,甚至和上床完全沒有關係。真愛和生育、性交無關,和性別年齡甚至機緣這類,一樣無關。

千萬,別輕易聲稱和自認「愛」上我,我在老家已經受夠了。得閒留吓言、有空聚吓就好。

P.S. 對號入座的人都是笨蛋。

題目 : 愛妳/你,好不好 - 部落格分类 : 談情說愛

解決得到和解決不到的分別

碼頭工人事件令我開始很有意識地明白到香港有一個香港人是怎麼努力都解決不到的問題。

香港只要一天都有物業自由市場,而這個自由市場的買賣內容包括豪宅和黃金地段的工商用地以外的,香港就會因為地價高,香港人為了補償這方面的開支,做到似奴隸,又或者生活質素因此而大大降級。因為全世界投資者都看中了香港那「很有限」的地皮供應。

但是香港人能夠抵受「物業投資沒什麼回報」的世界嗎?不。做到死,捱到死,誰要啊?因為專業計錢的那班人們又說:香港人人工高,要以一敵十(最少也要抵上兩、三個強國同胞吧,起碼),才夠「競爭力」。結果就算有一技之長的,也沒有保證能在政府完全不支助的情況下養家,最多能自給自足而已。這種下了香港一定會走上「福利」制度的路線,又或者一大班人做到壞掉最後暴亂(尤其沒有子女,因為工作實在太忙,無法成家立室)。

於是就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而可以打破這個循環的,就是硬性規定最高工時,超過了就要僱主大大補水。先讓一大堆香港人失業,再讓他們不斷要求住屋福利(=公屋),加上老闆們不斷要求租金津貼,最後政府只能回收一般住宅和工商用的自由市場,然後開始用賣地以外別的方法徵稅。

唉。這可能比爭取普選是一場更大更難打的仗。而且爭取了普選但是打不出上面這條攻略路線,香港也是死路一條。除非香港人把全世界的地價都同時推高……

但,這並不是解決不到的問題,只是需要時間和精力。

可現在呢,香港上面那班人,只會叫這些人回內地——這不是我老吹,這甚至是已經發生的事,差在還沒成為真正執行的政策的一部分。但是這樣下去應該就會變成真的這樣做了的說。

香港人,沒有利用價值(或者是被搾乾了之後)時就被叫滾,在香港「住唔起」就不要住在香港之類——叫我們如何愛國愛港?這些無情的說話和對待,幾多國民教育都補不回去啊。

這個心傷,永遠都解不到。(當然有些人的價值觀就是沒有利用價值的人不要也罷,這些人真的好合適留在香港,成為社會「棟樑」,你們繼續玩音樂椅遊戲,玩到解放軍佔中、於是大鱷們一口把香港的金融市場吃掉的那一天啦。)

P.S. 我懷疑最近這幾天出來的那個平均工時的統計,沒計進在家工作的時數(我身邊好多人都需要帶工作回家做)……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tag : 心理歷史學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