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和父母同床睡的BB

相信大家都知道嬰兒不應該和父母同床而睡,因為父母一個不小心翻身壓到了嬰兒,嬰兒不掙扎或者掙扎無效,就可能就會窒息而死。

香港本來說好了和中國內地是一國兩制,但是因為雙方各有各的貧窮,結果大家還是不時「同床而睡」,結果悲劇就發生了。

BB被睡得正酣的父母壓到了,哭鬧推踢是正常和求生的反應,但是做父母的一個不爽,反罵BB不孝,BB可就感覺委屈了,大哭大鬧是理所當然的,這個時候如果家庭文化不高,就會出現打仔場面,然後連鄰居都吵醒,晚晚如是,後續發展是悲劇的機率一定狠狠的上升。

所以,無論居住環境怎麼擠迫,BB和父母之間還是要有一道可靠的欄,以策安全。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經常公開評政就是政客?

最近看到一個超好笑的論點,就是「如果你經常公開評政,那麼你就是個政客」的論點。

原來某方希望透過連場鬧劇,教導某些很容易被洗腦的香港人「政客就只是經常公開評政」的謬誤想法。

配合最近特首候選人的口水戰,我開始明白到底某方是想要把某些未經民主教育的「香港人」(注:他們未必是新移民)對「民主」的概念泡沫化到什麼誇張地步。

而他們打賭的,就是他們的對手不是連「公開評政」都不會(甚至被教育成以為公開評政是政客的責任,自己是不用做的),就是「什麼都做不出來,只會嚷嚷」的水平。

民主是要講「斤兩」的。香港霸權橫行,只能寄望公投普選這一類,以政府的行政力量制衡失控的合法黑社會(從前黑社會收保護費看怕都沒有今天的樓價那麼貴);沒有公投普選的機制,到最後只能寄望創新的激進行為了——絕食瞓街遞信基本上已經無效了——而這種時勢裡,真正的政客就是帶領這些新潮流、收集本來應該屬於一個健康政府的民眾支持的力量,去做政府本來應該要做的事。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香港人為什麼要被種族清洗。洗完之後,香港的主要人口成分就是一群低文化低生活水平整體質素低下的「新」移民,要他們一天十八小時洗碗收銀站崗什麼的都可以,只要每年派點糖以及給他們公屋就好,公投普選的結果都在他們的「管治」之下,皆因好騙的人群非常容易打理。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和男友爆上飛鵝山

昨天一連犯了兩個不小的錯,但是結果負負得正。

本來不是一個人去行山的,但是起程的時候因為一堆溝通問題,居然一拍兩散。這是第一個錯。

於是我決定就和男友初上飛鵝山。運動債是一定要還的,因為父母沒給我不運動都不會體能衰弱的身體(可我的中同圈裡有這種特異體質的人多的是),而我又對空氣污染敏感,行山走不掉。

15時從彩虹地鐵不斷上,15時半去到扎山道的亭子,然後尋路上飛鵝山時,有位好心的行山老伯給我指路,再警告我這路真的很陡峭,千叮萬囑我要非常小心濕滑位,而且要有心理準備沒上到去就要打回頭。

於是我打醒了十二分精神,終於在17時左右安全完成了山路部分,回到飛鵝山道的百花林(這地方應該叫百狗林才對)。

但是上去的那段路,真是要強調我很久沒有做這麼劇烈的運動,去到尾段體力開始見底時,不只路變得有點濕滑,還要手腳並用才夠安全,每一步可以有兩三呎的高度差之餘,踏腳位可能只有半個腳掌的大小,去到我一面爬一面非常懷疑到底自己能不能安全完成今次旅程的地步——我的第二個錯是我沒看清楚等高線。如果那個回家去了的隊友沒和我鬧翻,而是正正常常的像平日那樣跟了上來,我大概無法如期完成本回旅程。

回到家看清楚為什麼我可以從扎山道上山上足一小時才到山頂,而且真是開盡馬力,明明地圖上的距離是那麼的近。

啊,原來飛鵝山有600米高,就算從扎山道上去計,都要上足三百幾米。老老實實,一分鐘五十米其實算快的了,尤其後段是手腳並用的部分,我真的學動物那樣四腳爬爬(之前行山有留意動物們是怎麼行山的)。

然後我翻去看蚺蛇尖的地圖。喂……原來蚺蛇尖的等高線都沒那麼密。原來蚺蛇尖難在「險」(因為多碎石而且兩邊崖壁心理壓力大,所以技術要求高),但是其實不會很累。

扎山道之後到飛鵝山道之間,全程只在山頂處遇到一位外國人……我想我有好一陣子都沒膽帶人走這段路,自己也應該短期內不會再去冒險走這條了。

這條路真是非常蠱惑的說。一開始上斜是很正常的山路和斜度,然後到你體力差不多沒了的時候,開始變得陡峭和險要,而且不是像蚺蛇尖那樣一段難的就是整段都是難的,而是兩三步易的之後又來一兩步難的,注意力稍為放鬆就會出事,而且會很陰濕地在一大段被太陽曬得很乾的路(這邊是正西)裡,卻突然有一兩個濕滑位,而這個濕滑位偏偏就是那些半掌大小的着力點。

老老實實說如果沒有那位好心老伯精警的提點,我會眼殘看漏那些濕位結果出事也說不定……而會那麼巧地在那個時點出現在扎山道,撞到這位好心人,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我剛好在去的時候幫了一位全身關節都變了形、移動速度為秒速5CM(無誤)的街坊老伯推雪糕車上山(因為巴士在他身邊呼嘯而過而他那速度真是令人汗顏),誤了點時間……而在我一面四腳爬爬一面開始心驚膽跳的時候,那位推車老伯的影象就在我腦裡閃出,鼓勵我冷靜沉着,發揮技術——那雪糕車還真是想像以外的重!伯伯你超可怕的!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飛鵝山

歹勢

1. 年初三在街市看熱鬧(其實主要是看店商怎麼加價),在當時唯一一間有賣白蘿蔔的菜檔站了一分鐘。

然後一位拖了蘿莉的東亞籍女傭以半調子的廣東話大聲感歎「嘩我找了很久原來只有你們一間在賣白蘿蔔」。

半分鐘後,檔主的女兒(也是蘿莉)就把新的價錢牌換上去——白蘿蔔即時升價兩成。

雖然我沒必要買白蘿蔔(不過當時是有考慮過買),但是心裡仍然是暗叫一聲:「歹勢!」

2. 新年流流又被客戶挑起我何不吃食肉糜者的不耐症。今次絕對不是什麼內地人,但該位做了媽媽的前輩還是以理所當然的口吻問我為什麼兩老不幫我付首期讓我置業。

心裡只好嘆一聲:「歹勢!」

新春流流要向人解釋家裡有多窮,真是運濟。我也明白香港貧者越貧不是最近的事,所以學歷、技能和家境掛勾是八十後一代已經很明顯,因此我經常被人以為我家裡有錢是正常的,不是對方的錯。

3. 前陣子天氣極寒的時候沒出去跑步,就在家裡和男友玩。因為太冷所以姿勢僵掉,拉到了腰椎,這三天傷處關節腫痛,之前還賴可能是之前看《天與地》時姿勢不良,但是前天練習的時候……歹勢!正中傷處!

結果昨天整天沒碰男友,今天日間也老老實實的不碰了。

題目 : 隨口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被消滅的》序

可能是上年的小說債實在積太多,昨晚像是嘔吐那樣嘔了最新近的系列點子出來,連寒風和低HPMP都阻不了。

因為作品列已經夠長了,而我總覺得像倪匡那樣一架子都是自己的東西很嘔心,所以就繼續放在短篇集裡,而且用《魔都奇談》系列的框架塞了進去,意外地合適。

從前很抗拒寫黑色為主調的作品,因為不想成為污染源。但是最近深切地明白到人在經歷黑暗的時候,反而會特別地能注意到心裡那一小盞微弱的火。而有時候眼睛已經習慣了現實裡的幽暗,反而會索性閉上眼睛;這時來個真正的黑暗,人反而會出於恐懼睜開眼眼。

有點覺得自己突破了。

題目 : 腦漿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W友情宣傳)灰若老師的ROSIE RABBIE系列精品推出啦

灰若老師在CW開專檔啦!
http://blog.yahoo.com/greyishrabbit/articles/601744/index

除了有賣大家很可能已經買了的講述私人補習笑與淚的漫畫本《爆豬兔子大戰港孩實錄》之外,今次灰若老師還開發了一系列的ROSIE RABBIE精品,可單賣的包括多款精美的手繪插圖筆記本(現貨$20以下,自訂內容$30以下)之外,還有可愛手繪擦膠!

同時買書的,買精品有折扣;而買任何東西都會送神秘的ROSIE RABBIE年曆卡!

今個禮拜日,記得捧場啦!

各位29/1 (初七 星期日) 九龍灣展貿 D10 攤位見!

P.S. 這是代灰若老師發的稿,本人該天需要上班的說。


題目 : 同人活動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最近終於自覺自己已經頹到極限。

是頹到在P記沒精力及時看帖回帖,連月初去鴨洲的照片都還沒過進機子裡、今個月還沒出過求職信等等的地步。因為人型電腦的關係,小處比大處更能「見真」。

想一想,其實本科時,至從知道因為頭頭被撬走所以變成了孤兒科,見大家找實習時大公司反應奇特,就知道出路被阻。但自己是讀障,身體又差,加上家中無米,轉路無望,心境裡頹的種子已被植入。SARS之後連學校提供的資源更是大塊大塊的砍走,留下來的同事都做到想死的文書工作,無處可去的我就更是做到半夜一個人在辦公室裡痛哭。而且家裡兩老對我的要求越來越過分,但又因為不是家住公屋,所以學校機制裡沒有可以實際上幫到手的地方。

掙扎多年求存,身體越來越累,心境也越來越頹。後來大病幾場又出車禍、滑倒狠狠地撞到頭再家暴連場等等絕對是壞事雪球滾的典型例子。於是頹的芽發得很高。

然後終於捱到畢業,偏偏遇上金融大變法,海外的大學也步入香港的大學的死路,基本上是有錢或者有人脈就有得讀上去,沒有就只好等奇跡(即使成績是夠的)。

所以心裡越來越頹,然後每天最煩重的工作就是防止自己真的頹在行為之上。最近兩個月有錢賺的工作不算忙,但是這方面的工作真的很忙,忙到身心透支。

我是那種到了極限就會開始進入診斷模式的傢伙。在當年天天做研究的時候,還有學習、做其他工作的時候,我發現我是那種遇到挫折不會有什麼不快,反而會更兇狠地想更多的辦法嘗試越過去,是典型的「沒有失敗只有經驗」的人。於是這十年左右來對自己人生遭遇的反應很明顯和我的基本人格出現了重大矛盾。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頹是因為自己RP不好所以很無奈。最近一星期我開始懷疑我斷錯症。

昨晚因緣想起了從前喜歡看的一堆動畫。然後我發現我比較看得進去的故事(而不只是「欣賞」一個作品),女主角都是硬派戰鬥型而且是為自己而活的存在,舞刀弄槍放大型魔法、炮火血肉橫飛不在話下,還會主動挑戰權威、對抗霸權等等,甚至連男主角都只是戰鬥的伴兒(當然有些後來會生出感情)。

分析當中的「核心差異」,發現其實重點不在「戰鬥」之上。或者說,「做」什麼是其次,差的是那種「感覺」。

那種自我體現有無的感覺。

話說,想到這一點的時候,心裡出現「叮」的一聲,好像有團久未燃起的火突然點着了。

我開始深刻地明白《魔法禁書目錄》還有《超科學電磁炮》說的「超能力是體現PERSONAL REALITY」相關的設定是怎麼來的,還有為什麼這一套雖然有很多地方做得其實很平庸,但是卻成功上位。

有些事,其實大家心底裡是明白的。

題目 : 頃聽在心中的漣漪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初一上東東

昨天初行鳳凰徑二段,從南山上二東、大東山再落伯公坳,全程約三小時,起點和終點都有巴士站。

久聞這條路有好幾處地方風景超美,加上昨天雲高剛好在山頂位,上了山之後在雲裡穿插,看到了不少仙境一樣的風景,而且全程只在二東上面遇到兩位金髮帥哥(其中一位還向我說"GONG HEI FAAT CHOI"),真的有點上了天堂的錯覺。

說是十度的冷,但是因為從南山上去是幾乎不停地上的路,一上上好幾百米,所以剛好是走到出微汗,意外地舒服。而且難得因為濕度極高(但沒下雨!),空氣不如平日那樣差,感覺相當清新。

然後趁家人去了拜年,回老家找男友玩前,手痕先摸了李斯特的《鐘》,彈着彈着居然「看」到了MV。結果彈完之後囧了足足半分鐘有餘。

不知怎的有「好兆頭」的感覺。

P.S. 另外最近身體真的好了很多,喝M*CAFE的牛奶咖啡已不像從前那樣喝完會咖啡因中毒得很辛苦,喝了咖啡再上山也不會手腳發冷魂不守舍。大概是這個原因,和老哥隔着互聯網拜年時,被他說我人開心了很多。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鳳凰徑二段 大東二東

進步的記錄(56)

最近斷斷續續的有在和男友的表弟玩,玩完之後用學回來的新技巧和男友玩,再加上最近特訓跳音,居然就有了突破。昨天上課,被老師讚了。

這位表弟沒什麼架子,人緣甚廣,我從小就認識他,不過這傢伙其實性格敏感,不易相處,所以是典型的「相識很多,但是朋友沒幾個,別提知心非常少」。

說開去,因為資深讀者們都知道的一堆黑歷史,我曾經無論在什麼樂器上都是跳音、強音苦手,或者說我的身體根本就沒有那樣的出力範圍,所以也沒有開放對應的動作模式。

年多前搬出,終於有機會練跑、慢食以及睡些好覺,雖然10K的成績還差普通標準近半(聽說標準是10K/H),但總算是從零(不能跑)回復到有,體質慢慢變正常了。

所以非常合符邏輯地,最近身體開放了新的動作模式給我用。

但是開了不等於自然就會用上,有挑戰有刺激才會「撻着」。

題目 : 與音樂的交點,齒輪開始轉動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tag : 長笛

又過年

不久之前,河道上大家仍然在風花雪月,愛說動畫的動畫,漫畫的漫畫,遊戲的遊戲,煮食的煮食,然後最近大家都突然說時事了。

最爆的是本來真的不怎麼讓人用大腦看,劇情發展感覺超亂來的《GUILTY CROWN》步入第13集,居然也開始出現認真起來的感覺了,玩政治陰謀借刀殺人就算了,居然出現令人心寒的新聞操作和政治處決。沒防備下中招是最應的。

從前有人罵我抱怨多,搬出去之後抱怨的對象只是從家事變成時事,但是到現在我是很明顯地審美疲勞了。掛個名大學教授名銜上電視像地盤佬地罵街的刻意走火,已經不想駁火回應。

就像好前輩那樣說,香港是什麼屁,幾十億到幾百萬,世界大國對地圖上的一點,踩死了沒分有心無意,就像人踩死螞蟻,有多少人會上心?從我們看起來對方可怕得像蝗蟲,並不是因為每一隻蝗蟲本身有多可怕的殺傷力。

我們沒有核彈頭,沒有發明IPHONE和WINDOWS,也不「多手」干擾別人的內政,政府的人民授權只是一齣TXB不如的爛戲,爛得連演員們都隨便演,結果所謂的法治,就是保障炒家可以炒到要多高有多高,霸權愛霸什麼霸什麼,種票種到像種米一樣,走進來生個小孩小孩就可以留下來等等。

從全世界來的蝗蟲當然喜歡這個地方,個個都得此地不宜久留,掠完就走。

怎麼說,本來就沒什麼過年的興致了,上山避年靜一下還是首選。

題目 : 想法與妄想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SOPA戰

版權和網路自由戰火正式國際化。繼WIKI閉站一天示威,FBI封了香港網站MEGAUPLOAD,正式的「燒到埋身」。

先申報一下自己的利益:前者不是天天上,後者更是一星期都未必有上一次,所以是從消息渠道(例如報紙)知道有事的。

其實有跟進這件事的讀者們應該都知道,除了香港正在走上以保護商業作的版權利益為名,實際上是為網路廿三條開路的方向,日本、美國都發生了相同的事。

至於是誰抄誰或者誰是始作俑者,自稱歷史撚的有興趣可以幫忙做點研究,說不定會意外地發現一堆陰謀和幕後黑手。

說到尾,版權的收費問題是一個異常的市場,盜版令創作者、製作人利益所損的論調風行已久。

別的貨物,例如米、牛奶這一類實貨,價格會隨供應、需求、成本等等調節,但是知識版權的世界,這種市場機制似乎不靈光,因為一個盜版拷背的成本很低,而每個觀眾有義務分擔的成本,其實會隨觀眾數目下降,所以理論上拍攝成本是一百萬美元的片子,如果全世界有一百萬人看,每個觀眾應該只有義務付一美元;而如果片商索價十美元,絕對是謀取暴利,不應鼓勵。

但是就正正因為供應商無法估計有多少人會去欣賞,結果會出現某些作品嚴重蝕本的問題,而這些「無法估計」的風險就要在別的受歡迎作品「吊高來賣」,才能生存下去。

換句話說,只要(例)片商肯以「債劵」方式要求觀眾每人一元(美金)入股一套電影,收多了的先退款,收不夠的就不拍並部分退款,然後觀眾在網上(例)看完之後覺得非常欣賞,以比拷貝成本高幾成(可自選)的價錢下載(例),那麼片商不只止蝕,還幾乎會保證有利潤(差在多少),這樣SOPA之類的就沒有立足之地了,而且大家也少了很多侵權的必要。

而這種制度也利於獨立製片商(電影的話),以及從短片製作開始培養新一代的人才。

現在就看看是舊圈子迫這種以新制度運作的新創作圈子出現並和舊圈子分庭抗禮,還是主動成為建立新圈子的一分子。如果是前者,相信業界應該是被各地政府脅持/威迫利誘(甚至是被滲透),令他們以版權為藉口,令政府可以多一個網路審查的大型武器,所以我們開火的時候要看清楚真正的對象是誰。

尤其連二次創作都納入管轄範圍,還要第三方可控、被控者反而要自己交出證據證明自己是清白的,實在擺明是叵心莫測、別有用心。

題目 : 國際新聞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反SOPA

學術研究不是政治教育工具

顧敏康﹕一國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明報專訊】原以為,鍾庭耀先生在「身分認同」的民調中將「香港人」與「中國人」並列、讓受訪者選擇其一的做法,僅僅屬於命題是否「學術嚴謹」或是否「符合邏輯」的商榷問題,在學術層面探討就行了。沒想到,這個問題很快被上升到政治層面。有人認為郝鐵川先生以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長的身分,點名批評一個學者的研究,是干涉學術自由。問題一旦被政治化,所展開的討論便失去理性,也不利於解決問題。筆者試圖再從學術層面探討民調問題的設計瑕疵,供民調者參考。

民調問題的設計瑕疵

針對命題是否嚴謹和符合邏輯的批評,有人堅持認為這樣做是沒有問題的。按他們的觀點,香港回歸前就這樣做了,所以回歸後繼續這樣做應該沒有什麼問題。這種回答當然缺乏說服力,就像有人因超速駕車被警察截停時辯解其他人也超速行駛那樣。超速行駛本來不當,難道人家這樣做,你也可以跟覑做?顯然不行!

香港回歸前有人這樣做民調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當時的香港是英國殖民下的香港,當時民調命題的設計者的認知角度可能存在偏差。即便在當時,這種將香港人與中國人對立的做法也是有問題的。理由非常簡單,大多數香港人是中國人,這是一個不可爭辯的事實,即使他或她去了外國,或改變了國籍,這種因文化、歷史或血緣形成的淵源是無法割斷的。回歸後,香港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如果還繼續用這樣的命題去做民調,不僅欠妥,而且必然會引起人們的質疑。香港回歸成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大多數香港人是中國人,不僅成為事實概念,而且成為法律概念。將「香港人」這個子概念與「中國人」這個大概念並列提問,不僅違反邏輯概念,而且也容易獲得不真實的答案。

民調是否具有說服力,必然涉及民調者的傾向性、研究題目的設計、被調查者的選擇和溝通,以及民調者對調查結果之解讀。有些人說,將香港人與中國人並列供選擇其一是為了更好地研究身分認同問題,這種說法也是值得商榷的。從社會科學的角度看,研究身分認同是有意義的,但是,將香港人與中國人對立的題目設計是存在問題的,因為香港人是否稱自己是中國人與香港人是否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這是兩個不同的命題。一個港人或許會稱自己不是中國人,就像一個兒子可能不認自己的親生父母,這種感情上的認定改變不了客觀事實。而且我們更希望看到的是其中的原因,而不是一個簡單的表象結論。誠如有文章指出,香港可能存在一種病態的本土意識和身分認同,好像中國的好壞與香港是無關的。如果民調者用香港人與中國人並立的命題去調查,估計有不少人會選「香港人」。但是,這僅僅是表象的結論,因為民調設計者沒有進一步讓被調查者回答其選擇香港人身分的具體原因。由此得出的「香港人」的身分認同高於「中國人」的身分認同,不僅缺乏說服力,而且容易被別有用心者用來借題發揮。

不存在干預學術自由

有些人認為,香港的核心價值是學術自由,而郝先生對民調問題提出疑問,就是干預學術自由。其實,這種簡單演繹的結論也是值得商榷的。

郝先生作為中聯辦的一名官員,其維護一國的核心價值責無旁貸;其作為一名學者,指出民調問題設計不科學,並無不當之處,也不存在干預學術自由。毫無疑問,學術自由不是漫無邊際的,學術自由也包括學術批評的自由,兩者是不矛盾的。將學術批評無限上綱,籠統指摘其干預學術自由也是欠妥當的。學術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一國之下的兩制」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郝部長從一國的角度對民調提出異議,民調者如果不同意,完全可以展開學術商榷,而不應該用一句「干涉學術自由」來迴避問題。

筆者同意這樣一種觀點,認為整合民心的力量不是強權威嚇,也不是經濟利誘,而是大家都認同的目標或價值取向,但是,筆者也反對這樣一種傾向,那就是某些人得好處時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對時政不滿時認為自己只是香港人。這種混亂的、機會主義的身分認同現象,應該引起警惕。香港回歸10多年,「一國兩制」常被誤讀。其實,「一國之下的兩制」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維護這一核心價值,也是每個港人的職責。應該說,香港與內地的確存在差距,要縮短差距還需時日。內地存在不足之處,港人有自己的看法,完全可以理解,但是,籠統地將香港人與中國人並列做身分認同調查,其結果可能反而不利於弘揚「一國之下的兩制」的核心價值。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副院長

+ + +

嘿,不斷說什麼從學術角度出發,最後卻露出了馬腳。

原來這個人心目中的「學術自由」的基礎,居然是弘揚「一國之下的兩制」的核心價值之類的政治工具,可以以此為由批評一個研究的「學術性」。於是一個本來就是在量度香港人感情上有多認同一個被強加於己的「國民身分」的學術工具應被廢棄,要去量度香港人有多覺得實際上強國力量可以控制自己的生活的研究來取締,才是「正道」嗎?

就是正正因為人會認同正面的形象,對關涉負面事件的對象表示反感,這個研究的結果才有「反映民意」的堅實用途,而不是「漫無邊際」的研究。

什麼是事實呢?人的思考不是走電腦邏輯;人腦更不是電腦,所以你寫什麼價值觀進去,不等於人們就有什麼價值觀;人就是會有一堆想法是「沒邏輯」的,就是有價值觀和想法不是你嘗試寫進去的那一套,所以才要研究呀!「因為這種想法違反邏輯概念,不符合現實真相,所以這種想法不應該是學術研究的對象,因為研究這些想法並不科學」真是只有以為香港沒人才的政治家才想得出的餿點子!

還扮什麼學術中立?扮什麼學術討論?別告訴我這是「中國特色」的學者的特色。

不如不要研究貪污,不要研究暴力犯罪,不要研究不當性行為,不要研究吸毒,不要研究隱蔽,不要研究商業罪案模式……因為這些事都是「不對」的,學者們就算做了也不要見報,因為不利宣揚良好道德觀念?官員們GDP、開銷造數,金融佬執數就很夠了,社會和諧團結都要靠做有政治教育目的的研究做個假象出來,那麼這個地方除了貪官還有奸商之外,請問還有什麼是真的?你要我認同什麼?認同我和你這些靠造假吃飯還臉不紅耳不赤地傳教的人是同一路的?

真想不到法學院裡居然會有這樣的不知所謂的人物……香港的法治將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唉。

這種時候真的很想《明報》有個DISKLIKE鍵可以給我按下去。


引一下同日《明報》的關係近日特首民調早洩的社論:
「此事太多使人質疑之處,而事態性質,不但對浸大聲譽帶來極壞影響,對於浸大數十年經營所得學術成果,也受到重大衝擊,此外,此事是否折射本港黌宮學府已經出現微妙變化,值得深入探討,因為此乃涉及香港其中一項核心價值,是否又被攻陷了。我們深信,重視公信力、珍惜清譽的學府和學者,對於學術為政治服務,都不屑為之,因此,浸大校方應該主動介入調查事件,公布事態真相,使公眾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唉,我猜,香港的大學大概都被統戰了呢……

題目 : 看不過眼了。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面對必敗

昨天和人談話,發現細想之下從前見識過很有教養的「大小姐」們,那些會考慮到和自己立場非常不同的人的感受的,全部都是醫生世家,而且家中有人是名醫。

然後最近發現家裡資源比較豐厚,而且教育上刻意灌輸上進意識的,都會傾向「心態決定一切」的論調。

一想之下,猜測這應該不是偶然。

如果家裡資源有優勢,又讓孩子們知道成功因素裡有「資源」這一項,那請問如何教孩子面對種種社會的不公義呢?是灌輸他們「窮人非蠢即懶」論,要他們看不起窮人,還是叫他們「接受這個世界不公平,公平的話以你的資質可能要住劏房」,迫他們年紀小小就壞掉那樣?你忍得住看他們將來決意做無國界醫生、幫NGO做事甚至搞公會、搞學生活動等等,讓生活享受向下流嗎?

但是從醫生的立場來看,這完全不是一個問題。

醫生嚴格來說是一個必敗的行業。病人總會死,醫生自己也總有一天會死、看着自己的家人死在自己面前,等等。病人的家屬也明知道人總會死,但是總有一些因為情緒激動,就算醫生沒失誤也會怪罪醫生、對醫生發脾氣等等,你名氣多大、醫術多高也不能倖免。

那麼你是醫?還是不醫?是繼續專業地做好醫人的工作,還是隨便賺到錢就可以?還是因為怕死、不服輸所以追求永生?

世界有很多細節,不是非黑即白。是,人一定會死,如同世界一定會有不公義。但是沒有多少人會說「因為人總會死所以有病不去醫」,卻有很多人覺得「完全公平的社會是不可行的,所以我們只能接受社會是不公義的」。病毒和細菌都會變異,舊藥的功效越來越差,要不斷開發新藥,手術科技日新月異,我們覺得很自然;但是時代會變遷,法例和制度應該跟隨社會改變,可是人們總是愛抓着舊的一套不放,不斷回想「舊藥」當年如何治了很多的人,希望「舊藥」是萬能的,換一下包裝又當「新藥」推出市場,騙自己騙別人。

所以,其實今時今日我們擁有的「醫學」,不只是一門技術,當中還有大眾文化、價值觀和讓醫術得以傳承下去、成為社會正面力量的信念系統。一個好的醫生,怎麼會不清楚這些事,然後從這種角度審視人生和社會。

看得到在「必敗」之前自己可以爭取到的成功,去做自己應該做而又做得到的事,一步一步迫退對手,做不完的留給下一代去做——這種面對人生中總總「必敗」而不壞掉的精神和有效的戰略,可能真的是最好的家訓。

P.S. 話說在動漫裡有這種精神而又令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定是《天界傳封神演義》裡的太公望。他找老子拿力量去把人類從控制人類歷史的勢力解放時,老子問他「你就算解放了人類,人類大概還是會為自己帶來災禍,最後自滅」,太公望的答案就正正是這一點。我第一次看的時候覺得這兩個角色真是帥爆了。一個問了「不能問」的問題,另一個答了「正確的答案」。正。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天與地(1-29完)看後感

其實這一套電視劇的劇本真的算是寫得很有心,從表達手法到題材都不是太隨意。看得非常辛苦,因為時間實在是擠出來的OTL……所以新番動畫幾乎沒碰過。

無論如何多BUG,看看角色們被迫做了自己不願做的事之後怎麼到頭來壞掉又染白、經歷不幸之後無法再擁有幸福、抓不住真正的夢想只好抓點紀念品來頂癮,總比起戀愛大過天或者只有權力鬥爭的所謂主流口味新鮮一點。

其實到中段開始已經沒心機看了,所以總到一天最尾MPHP都沒什麼的時候才看。但是這種狀態下看不好的地方就是很容易受沉鬱的劇情影響睡前的情緒,然後影響睡眠質素,不過這也就是一種寶貴的學習經驗吧。

人一爬上床,最重要就是放得下所有的東西。壞東西不放下,好東西就不會來。放得下,睡得好起來的那種漂亮的心情,和放不下那些不會有結果的擔心和傷心,真是天與地之差。

到後來甚至有幾次因為劇情有嚴重的BUG所以忍不住笑出聲,所以其實這樣匆匆收場還要迫角色領便當或者「即刻變白又得」都沒所謂了。

一直以來都被很多人批評我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這一套劇算是迫我看到了其他人的世界。好前輩幾十年來對我說了很多話,但對我最刻骨銘心的教訓,是每次我犯了不小心的錯,她會告訴我「如果你計的是穿梭機的數,穿梭機就會爆炸了」。

一般人對於精益求精或會感到不屑,但是我知道吃焦了的食物或者穿上不合身的衣服又或者聽走音的歌、奏得不好的音樂有多難受。

所以我後來對我私教的學生,一定會問他將來要不要去餐廳點A餐得B餐,或者吃怪味菜,又或者要他答應我將來遇上這些事不可以抱怨,來告訴他們「隨便做」不是一個好習慣。

身為讀障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文字作業相關的工作上,怎麼努力都永遠和「很好」的水平有差。於是我安慰自己,普通人也是怎麼努力都不能考「很好」,那麼他們是不是全部都應該自暴自棄?

如果普普通通就不能有尊嚴地過活,那是真真正正社會的錯;但是如果自暴自棄,那就是自己有錯在先。

而在鑽研專業之前,更重要的是鑽研「人生」。可是香港精神裡似乎不包括這種東西。於是乎,人在情景所迫之下做了不願做的事,之後就很容易會做人失了分寸;在遭受不幸之後,就無法知道什麼是幸福;追逐夢想受到挫折,「夢想」反而成為了逃避現實的手段而不自知。

然後,專業精神居然是架在金錢和物質回報之上,賺不到錢的專業,大家會齊齊看扁,包括你身邊「愛你的人」(例如我上研究院的時候就深深體會到香港這方面的荒謬)。

莫怪強國會對香港人「上下其手」,上下其手的方法還要是表現出其極看不起的那一種,從明車明馬種票到對各實體體系、文化軟件的蝗蟲式破壞。

因為,這樣的群落文化,的確讓人看不起。

但,自稱「五千年文化」對一個不知有沒有五百年的文化做這樣下流賤格的事,同樣地讓人不齒,羞家程度更高。

題目 : 港劇 - 部落格分类 : 電視廣播

tag : 天與地

這……是廣告吧?

1. 怎麼看《GUILTY CROWN》都是某動畫公司弄來展示實力的作品,就像設計師見工時的PORTFOLIO(中文是叫什麼?),那種很明顯只是用來過橋用的劇情,硬生生地把自己得意的畫面串起來,真的看到我很無言。一開始決定追,是因為畫得實在太華麗,以為故事到後面會比教像樣一點。

這套作品……完全是動畫公司在賣自己的實力的廣告吧。

2. 星期天吃晚飯的時候看ATV英文新聞,最後幾分鐘居然都在說用飛機運熊貓到外國的事,過程平平無奇,內容了無新意,明顯是拖長來做,看得我側目。

看完回想一下,如果不是播完之後出現新聞報導員的閒談標示新聞播完,我還會以為是FED*X的廣告,因為大部分時間,畫面都出現了超大超明顯的FED*X商標,例如飛機上、熊貓箱等等。

我嗅到了崩壞的氣味。

說不定下一季的潮流是玩小型箭頭襟章,男男女女把襟章戴在自己身上指着自己的「自豪部位」,到時街上人人都以「廣告LOOK」迎戰情人節,把廣告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精神發揚光大。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GUILTY CROWN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