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喜歡誰?

機緣巧合居然有空出席親友「大型」聚會,見證不同水平、文化的家庭、圈子內裡和之間的互動,突然覺得心裡放下大石。

人總難免被嫌,貴為特首、富豪或者偉大科學家也會有神智正常的人嫌,所以重要的是被嫌的理由。

人總會先入為主。投資廣告都會打出「過往表現不代表將來表現」,不過正常人的默認假設都是會把過往表現成「將來表現也差不多」,而不會先「考題」。

例如一個女生如果婚前「業績」不佳,就算男方看得起她,前輩們卻仍然是看不起她,即使她很明顯是一位好媽媽,教子有方,孩子成熟程度(例如身體發展、表達能力、服從性、社交EQ和自理能力)比同代的小孩快近一倍有多,比很多月入高幾級、學歷更高的女性更肯為子女付出而且在正確的地方付出,大家還是對她是不是一位「好媽媽」抱有嚴重的懷疑,也對那位很有希望的孩子表現不出尊重的態度。

……就因為那為媽媽婚前作為一個女生,(聽聞)人生「業績」不佳。

看在眼裡,心裡笑了。更欣賞男方慧眼獨到。廿多三十歲人的人生「業績」,不少看父母承傳和環境際遇,不全然代表那個人的本質和能力。

那位女生還很有心地不斷教在場另一位有孕的準媽媽如何迎接小生命,介紹自己的科學教子方法,聽得我連連點頭。要好,當然是大家一起好,自己一個好還是超容易BAD END的,共享精神萬歲!(注:共享不同共產,共產實際上是沒可能的,有些東西用了就是用了嘛。)

或者,其實這班前輩們看不起那位女生的最大原因,是因為那位女生作為一位媽媽,她做得明顯比在場任何一位前輩都要好,很明顯更能為孩子的將來幸福着想,既聰明又賢慧,把在場的那些眼高手低的前輩們都比下去了。因為某班低水平的人群一開始就以那女生過往的人生「業績」來批評和否定那位女生,所以現在他們只得在背後不斷明言等她出「把柄」,當中心態非常易理解。

香港人大都有個我想命名為「獅子山心結」的心病,就是他們接受不到「如果一個人的成就不好,但是他又看起來相當聰明,那是因為他是一個壞人/懶人」以外的可能性。當中的原因大概是如果你接受到,你會發現社會並不公義、人擁有的發展機會並不公平,然後你就會覺得你有責任去付出,令社會的不公義程度減少,又或者得強迫自己接受「世界就是不公平的,人生可以很無奈,我什麼都改變不到」的無力世界觀。

起碼,看在我眼裡就是這樣。

嘿。

與其說是人性醜陋,不如說是「低水平」的演出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例如香港的天空之城種票事件。)

P.S. 所以,我是萬分支持共享精神的。版權僅僅應該是作為達到「可持續共享」的手段之一而存在。(文化水平低的地方,你不可能要求民眾自律付款給創作者/發明家/學術作者。)

我不想再看到這類無聊又沒有建設性的低水平演出了。

P.S.S. 如果大家想知道那班前輩們的水平有多高……那麼我說話技巧有多「高明」,大家是心裡有底的。但是當大家輪流即興致辭的時候,在場的人們(尤其無血緣關係的外人)對前輩們的表現的反應極為負面;而當我致辭完,居然掌聲雷動(事後居然有人問我為什麼人群的反應會如此不同)……大家心裡有譜了吧OTL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恩田陸《第六個小夜子》

最近校園青春劇《那些年》大熱,同輩間掀起了一陣「回憶少年時」的風氣,結果我最後也湊熱鬧看了恩田陸的小說《第六個小夜子》。

同樣是校園青春劇,於我來說是日本版URSULA LE GUIN(地海系列的作者)、走小眾路線的恩田陸,無疑是「我的那杯茶」。

什麼是青春?什麼是學校?在那時空裡,學生們最想做的,以及社會人士最想學生們做的,又是什麼?

學校由課室組成,一班幾十組桌椅,像一盒盒的雞蛋座似的「人的容器」。那是基本功能相關的組件。然後加上課外活動、大型活動還有校園傳說做點綴,友情愛情作調味。那就是校園生活。

神秘的轉學生、謎樣而帶點邪門的地下活動、在背後搞局及牽線的老師、各種各樣一對對的小愛侶,還有三不五年就會發生一次的大型天災再加上高考壓力以及社交活動衍生的意外,都是這類劇本的常見背景和人物設定。

在很有限的框框、老套得變梗的演員隊伍裡,總有哪個誰掙扎着想要做出「不一樣」的東西,帶着創新、追求的精神去幹着似乎是「一樣」的事。或者這些努力不會伴隨成功,或者努力的焦點有奇怪到,但是會為所有在場的人留下一個ID式的烙印。

屬於存在於那個時空的人群的獨特的烙印。

《第六個小夜子》就是由這一類追求「框框裡的不一樣」、有「異界血」的角色們所領銜主演的故事。

題目 : 閱讀報告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恩田陸 第六個小夜子

累到極之後

最近開始一點一滴的補完香港歷史方面的知識。

不是從孫中山或者彭定康這一類「名人」的視點出發的所謂的歷史,而且以「民生」作為核心出發的。

沒有說特別去借什麼書,只是努力留意在身邊出現的、對這些事還有記憶的人的作品及故事,然後記下、反芻。

有一點我覺得很奇怪的,是香港這方面的歷史的成形,似乎都和移民有不小的關係。香港歷史,可以說是一個很多世代以來都是「移民都市」的地方的故事。

別的國家會把「移民」看成一個「政策」問題,但是香港在這方面有明顯的不同。那分別就像別的種族可以選擇自己成年期是男是女,但地球人不能。

是有「外圍因素」以外的成因嗎?移民都市的「生存策略」應該是什麼?我們可以從香港的歷史總結出什麼智慧?我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心中會有一個大方向。

歡迎建議「速成」參考書/網站,謝。

題目 : 想法與妄想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大刀屻之旅+夜遊和合石墳場

昨天終於儲齊了五人團,可以試新路。

今次是有名的路線:從嘉道理農場開走,直奔粉嶺地鐵的大刀屻之旅。這條路不長,約十公里,但是如果不是半跑,要四小時才能走完是不出奇的。

這條路我中學學行山的時候就已經在報紙上拜讀過,當年是「超難行」的級數,因為整串山脊本身已經很斜,加上風化嚴重,當年的難度比得上今時今日的蚺蛇尖。

但昨天一走,發現經過漁農署多年的植樹和修路的努力,這條路差不多可以跑山用了……剛好可用來練10K賽,風景和氣勢一流,哈哈。(網上圖多,有興趣可找來看)

我們快16時才下了64K巴士,但團員互相努力鞭策之下,結果我們半跑半走,只花了兩小時,就去到和合石墳場(那時剛好入黑),然後在那裡「迷路」了一個半小時有多,才找到樓梯插入眉山村(於華明路)。

和合石墳場真的超大。我們不停找直出市區的行人樓梯失敗,然後入黑後走馬路又不斷拐錯彎,結果多次被職員叫我們「沿主路」走,但是很多分叉路都沒有清晰標示出口的路牌或地圖,而主路和分叉路的寬度分別並不是很明顯。

不過拐錯彎有拐錯的好處——我們剛好撞出了最快穿出去的方法(走主路反而會兜超大的一個圈,最後相信時間也差不多)。

結果還是大方向正確比較好呢。

P.S. 下次再走這條路線,會走直出粉嶺地鐵站(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叫它做「火車站」,因為走進去就會聽得出系統是不同的<-喂)的那一條路。又或者在粉嶺地鐵站走,然後在嘉道理農場落元朗掃街(石崗牛奶!<-下次自帶麥片?)。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大刀屻 和合石墳場

脫出

最近開始對小說、動畫、漫畫、遊戲一類的東西失去興趣了。有空的時候看還是會隨意看容易得手的,但是不會像從前一樣上心了。

大概是完全脫離了這類作品設計所針對的年齡層吧。

取而代之的是不斷想怎麼可以脫出現在各方面的困局。

如果連陌生人都開始對你的容貌指指點點,甚至在你面對說我家好前輩的壞話,那我明白我有充分理由為何自己不應狠心花光所有收入(加上刷卡=未來錢)在衣着打扮之上。

有些東西一眼就讓有經驗的人看出「你是沒人要的孩子」,一直以來靠自己拼命努力和爭取人生本應有的東西。不是從孤兒院出來,反而在原生家庭長大,說明這傢伙見盡什麼叫「嘴上好話」、「說一套做一套」、「霸權控制」,政治黑暗虛偽101全部親身在家裡修練過。被欺負不會「叫媽媽」,也不會發火失控,會直接的盤算如何反撃過去。

老闆們最怕這種人,尤其這條友仔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不學無術、「死剩把口」的外乾內空的類型。我有同理心,所以我絕對明解。

男人最怕「見過現實灰暗」、但是又不是想被「包養」在家又沒嫁妝沒美貌沒家勢但又未至於可以包養男人的女人,因為沒動機也沒手段。她們既不會甘在在家裡做家務相夫教子就一世,又不是甜言蜜語、陪她飲食玩樂買名牌之類就可以取悅的。

我明白我沒有「商業」市場,如同我寫的小說。物似主人形嘛。

但是如果對方的人生觀是一場漫長的旅行、世界是冒險樂園和不需要交「建議書」的實驗場,我知道對方會毫不猶豫的和我一同上路。

然後我就能脫出了。因為要走得遠,就要和人一起走。長年的行山經驗令我明白伴侶的重要性。

題目 : 想法與妄想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香港越來越醜

最近覺得香港越來越醜了。

飲食之類的小恩小惠可以買票,那些長者們真是丟光了香港人的臉了;種票種得超醜,就更不必提了。

見證身邊幾個有關的業主立案法團被一班明顯是「蝗蟲」的人「玩野」,舊樓有重建價值的固然有釘仔搞事,新起的蛋糕樓也不見得沒人搞事,真是覺得買到樓也不得安居。

社福界出現建制派組團扮激搏大霧,大家可以期待他們把民眾從真正重要的命題上扯開視線,以及將來「出事」會有一班不知就裡的人入錯民主派數,居然還有一班人等出來說政府整天出鱔稿沒什麼問題,和新聞自由無關。

呵,是當我們做得有「標準答案」的考卷少?他們的目標當然是「讀得書少的上一代」、那些不知道文字表達方式如何可以粉飾太平。

出鱔稿的,就不配叫傳媒,該叫「政府喉舌」了。那就像MIDI和真人演奏的分別、「咪嘴」扮現場會被噓一樣。

教育界從大學到中學、小學都玩直資、私大,令貧富教育差距進一步擴大,政黨們教唆大家支持幼稚園不要正正經經的玩免費教育,去玩資助遊戲,最終納稅人進貢的看怕會是地產霸權,而教育界也只能「聽命」於地產霸權。
(參考:http://news.mingpao.com/20111125/faa1.htm )

到時香港遍地霸權,政府只是霸權從市民身上吸金的工具,到時香港只有奴隸和富人,別說傳媒港台風煙什麼的,言論自由的權利從小開始就被剝奪,愛國風的洗腦叫「通識」不特止,哪個孩子看起來有自由奔放、擁抱真相和公義的性格,就會被打壓,甚至被老師鼓吹集體欺凌。

不說經濟政治,空氣污染陰毒物(=超細浮粒)指數全球尾八,輻射指數比福島後的東京還高還可以賴地質,不過想想二、三十年後大亞灣等核電老化,打個世紀巨風,香港就有機會步福島後塵。就算香港可以獨立,可以把蝗蟲收伏,把愛國商人都變回愛港商人,競爭法卒之可以保障小商店不被大財團欺負,把霸權趕回強國,把言論自由和真正的民主和教育搞回來,那又如何呢?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惡趣味第四期

好,我承認我的惡趣味已經進化到病入膏肓的地步。

首先,《轉轉企鵝館》已經對我來說沒有味道了。這一套給我的印象把該起居屋地皮的樓包裝成豪宅。這堆只配做報紙新聞(應該除了某些報之外,頭條都上不到,只配內頁小格)的梗,無論再怎麼用超展開和藝術手法展現,本身真的食之無味如魚翅。拜託故事昇華這些元素,又好像要求太高,所以還是算了。

然後是我意外地和《滑頭鬼之孫——千年魔都》(動畫)在背景設定上有奇怪的共鳴(這間明顯和《通靈王》有關)。例如清明的人妖愛恨、復生執着、壞掉的經過、還有人妖相處的可能性、戰鬥的哲學等等,另外很重要的是對妖怪個性的描寫真的很不錯。主劇情真的完全沒有亮點,但是這些設定的細節多少撃中了我的惡趣味。

最後是《境界上的地平線》(動畫)令我發現我的腦補能力果然是惡趣味級數的強。在YZ介紹之下直接看動畫,因為看得實在太樂,三天就追回了八集的進度。背景、人設、戰鬥設定和視覺元素都非常豐盛,難得能令我有「飽」的感覺。而那些比四格漫畫更歡樂的政治邏輯通識課真是一面看一面樂大了。啊這故事做得好有心意!福山潤你又找到能給你好好發揮的角色了!(我最喜歡他在《穿梭宇宙的少女》裡演的某個白癡自大A.I.。)

這種從老人家到男生以及機械人(誤)都行動力、決斷力滿滿、力量飽和的故事真是讓人當場HIGH掉。如果現實裡香港那班建制派和反對派可以像故事裡那麼給力做場好戲,我會十萬分覺得「香港,讚!」。活力之都就該是那樣的嘛。有人的地方總有很多問題,與其和諧地死傷慘重,不如爽快的快速「供完」它;如果大家都口口聲聲「世界就是這樣的,所以只能接受」,然後繼續天天努力為絕不是以「服務社會」為第一目標的地產商賺錢的同時又怨後輩不爭氣所以錢賺得不夠多(下刪),對不起我覺得這是「讓人乏力之都」。(OTL我又抽水了。)

總之大叫一下:「誰人真心願意做別人的狗啊!」(好吧我知道犬儒派又會走出來反對我的說法。)

看完走到F記,看見一眾人等的反應……好吧。這套絕對是給我這種惡趣味滿分的人看來HIGH的作品吧。如果本來就明白那些事的邏輯,一看就知到在搞什麼鬼。

因為現實是——看新聞就像不看小說就直接看這套動畫,大部分人都是會「斬番」的吧。就算有專欄等補完,「不會調頭補原作」才是正常人的反應吧OTL尤其聽聞這故事本身就是以「很厚的輕小說」聞名……唉。

也罷。故事的設定是作者一開始想好要華麗的GOOD END掉,但是現實不只沒有誰來「設定」(好把我是不信神定論的,因為這樣解釋不了神為什麼要創造世界出來),人們還會主動選擇和諧地BAD END呢(例如以炒樓自肥的模式先洗後代的錢,反正自己會死,死了誰還能來報仇/追債呢?)。

題目 : 滑頭鬼之孫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進步的記錄(50)

這個月來懶出室外練,結果音色控制又即時跌WATT了……好啦我就是辛苦命囉。

習慣了ATCL的練習模式之後,LTCL看起來像是10K跑似的。

卡門真的超上腦,這個到考的時候應該也是背下了的吧。不過真是好看的花兒有尖刺,好聽的歌目有難度……我到現在都還沒正式測試到底演奏速和我現在的速度差幾多倍OTL

莫札特倒是因為知道了竅門(就是手指真的要超輕手),所以沒有多大的問題。現在打算先練穩了音,之後上碟時才加表情。

反而之前ATCL的那些考程因為一開始沒注意手指的力度,養成了不少壞習慣,反而表現很不穩定,所以現在在很不甘心地練回去。但是原來只要好好注意這一點,ATCL的考程就突然變得很小兒科……

題目 : Flute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最大的敵人在身邊

吳志森﹕連星爺也無法編出這種「無厘頭」鬧劇

【明報專訊】唐梁兩位疑似特首候選人,同一時間,不約而同宣布會在月底宣布參選。「宣布會宣布參選」,說法相當怪異,但香港人早已見怪不怪。「考慮選」、「準備選」,巧立名目鬧了足足幾個月,耐心多等幾天一個星期,看看他們還有什麼驚人的噱頭吧!

此時此刻宣布會宣布參選,當然跟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上星期截止報名有莫大關係。雖然小圈子選委會還未正式產生,個別界別還要經過選舉投票,但兩位疑似候選人,已經可以分辨出不同界別參選者的來路,經過精密盤算,心中有數,入場券已經足夠了,才有把握宣布何時宣布參選。

愛國時事評論家說,地產商不支持梁振英,擔心他提名票不足,最後只剩下唐英年一人獨跑。不要開玩笑了,這種只有1200人參加的極小圈子選舉,可操控性極高,阿爺說:要有「競爭」,就有「競爭」,只是動動指頭就辦得到的事。他的所謂擔心,政治傾向實在太過明顯了。

儘管唐梁的競選活動五花八門,叫人眼花撩亂,看起來真像「有競爭的選舉」,但這場特首選戰核心中的核心——1200位特權而尊貴的選舉委員是如何產生的,700萬香港人當中,真正了解的也只有極少數。

小圈子產生方法 何其古怪荒謬

今屆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演藝小組的黎明沒有登記做選民,不符參選資格,為何隨隨便便找周星馳就可以遞補頂上,而又真能自動當選?相信連星爺也無法編出這種「無厘頭」鬧劇。如果沒有這段小插曲,沒幾個港人會留意這個小圈子的產生方法,是何其古怪荒謬,與代表性和認受性完全沾不上邊。

就以跟演藝小組同屬一個界別的文化小組為例,合資格的團體票有近40張,但有些就連聽都沒有聽過,如何組成?有何標準?不得而知。原來名單還可不斷加長,按規定,曾接受政府有關部門資助,包括已作古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臨時市政局和臨時區域市政局等,都有資格作為文化小組的選民,舊的仍然保留,新的又可以加入,種票的可能性大增。

社福界除了註冊社工一人一票,還有以「社會服務為宗旨」的團體和非牟利公司,只要過了稅局一關,符合「社會服務」寬鬆的定義,就可有資格間接選特首,何其容易。

這種方便種票的機制,在其他界別,例如工商界、資訊科技界等也長期存在。界別分組選舉的選民定義,大部分都與立法會功能組別相對應。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的產生方式就是如此兒戲,特首選舉的代表性和認受性還能高到哪裏?

2017年,據說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如果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式維持今天的模樣,將會嚴重影響特首選舉的公平性。唐英年說,特首選舉,公平、公開、廉潔,不存在欽點,你信嗎?反正他自己信不信,我們都不能肯定。

samngx123@gmail.com

+ + +

嘛,香港的民主千瘡百孔,而且連「做樣」都沒做好,上一代最常見的反應居然是「別理那些事,那些事不到你管,賺到錢就好,不滿意可以移民」,果真是最可怕的敵人就是你身邊的人。

賺錢奉獻給地產霸權,居然還可以覺得是「為自己好」,不理自己是不是實質上是奴隸;自己住的地方政制有所不足,從不努力追求改善,政治都不理一下,跑到別人的地方坐享別人努力的成果覺得那是天經地義,臉也不紅一下,還說什麼香港精神……怪不得香港人走出了香港,只會被其他地方的人笑我們沒文化、是蝗蟲。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可持續的利潤

競爭可以推動生產質素的提升、或者相同的生產單位販賣價下跌,但是這個過程中,生產商的帳面收入很可能會跌,所以為了追求可持續的利潤,生產商必須控制競爭的強度,又或對消費者的「合理價位觀」進行操作,令他們難以作出對「質素」好壞的判斷。

是以當今資本主義的運作方法根本就是「I KILL YOU LATER」,是令人們心生建立霸權的根源,也暗示了網路、雜誌打手存在的必然性和必要性。

當市場日漸成熟,不能靠簡單的行業擴充來持續得到利潤,這類操作就會在人們生活中無微不入,最終導致全民反智,然後文明失去了前進的推動力,開始崩潰。

所以我想應該效法「金本位」的概念,但是作為錨的是「生產力」,而不單純是貴金屬。

本來,當實際產量變多了的時候,在市場流動的金額是應該相應提升,而不是單純地只讓涉及的貨物售價貶值……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圓墩至大棠之旅

昨天本來以為會下大雨,怎知日間天氣轉晴,臨時組了三人組試新路。

今次是圓墩郊遊徑,15時多從龍如路小巴總站開走。

因為實在太趕,我來不及買新地圖(我手上是十多年前的版本,有很多路的細節都不同了),而同行者之中有新地圖的,又因為太趕眼殘帶錯了,於是今次差不多是看地圖能力的測驗,因為這一帶路很亂而且路口超多,還要一堆環形的路而且路呈大量W字,不能單靠路牌及指南針,要依賴空間感,而且要有心理準備一不小心就會轉錯路口然後要找路。

結果一天下來走大錯了兩次。尤其是入黑後那一次,本來要在電纜交差點位置下的十字路口如此鮮明的位置,轉往大欖涌水塘北邊角位,因為正確的路沒路牌指着而走了錯路(而會出現這個錯誤是因為之前有個路口也轉錯了,應該是地圖版本的問題導致吧),居然逆行了正確的路線十五分鐘左右才發現大方向有誤,然後留意一下路牌的數字……咳咳。(注:本人的地圖不是郊遊圖,上面沒印路牌位置及路牌數字的說。是當年玩AYP訓練用的「測量圖」。)

然後因為入黑的關係,到了水塘馬路之後就沒繼續走山路,選了馬路走,所以到最後我們就跟毅行者們一起走馬路去大棠(他們在終點附近兜山路的圈,我們沒跟)。因為我們居然只有本人有帶電筒OTL

回到元朗市中心時,已達20時。

P.S. 元朗的地道小食綠豆餅(10元6件)和石崗牛奶($6.5/250亳升)都是性價比一流的小食,手信大推。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異界論)金融業的死症

小學學到最重要的東西,是人在絕望之前的那一刻,會變得不擇手段。

真心想要到手的東西被別人得到,會使偏,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朋友,利用別人的感情,都要把對手拉下來。

所以我非常明白金融業是怎麼壯大到如斯不健康、變成國家武器,要平民百姓的人生來「找數」的地步。

只是純粹的貪念——「有了一元,還想要多一元」——是不會失控至此。

事實上,從人性的角度,金融業「失控」的契機,是專業中產盛行的一體兩面,所以其實是死症,類似「人只要夠長命,一定會得癌症」。

本來,硬專業的生產,無論是企業管理還是會計、醫師、工程師等等,講求天分和傳承,培養的過程漫長,社會和個人都會付出很大。而在資本主義之下,推動人們追求專業的,一定是「較高的薪酬」。不然,要是「做什麼都一樣」,在集體推卸責任的效果下,人們會肯付出去鑽研的,會變得少之又少。

但結果,就有了BUG。人們在額外付出後所獲得的回報,必然會覺得「這錢得來不易的,絕對不會給人,寧願花多點錢讓自己不時奢侈一下,又或者用來錢滾錢,起碼保值」。

一旦有了這種心態,經濟流就開始出現「黑洞」,幾近即時影響實際在基礎生產線上的流動錢量,然後這一類支配基層生活質素的實體生產量開始下跌。

……因為奢侈品和金融衍生活動,很能吃錢,本質上是錢流的無底洞。尤其金融衍生活動的風險和虛構的本質很容易令人有不安的感覺,為了「安全、實在」、「自我認同」和「慰勞」的感覺,透過金融衍生活動賺到的錢,更容易被花在奢侈品和金融衍生活動之上。

有了這些黑洞,基層生活質素慢慢因為錢流被搾乾,經濟動力漸失而下跌,開始出現明顯的貧者越貧。越來越多有天分的人因為錢的問題無緣得到專業裁培,從「正途」脫貧無望,唯有寄望借各類金融活動翻身。然後大家看着「原來不用什麼專業都可以賺到錢啊」,到最後無論是什麼人,都只得把希望寄託在金融身上。

於是社會繼續走下去,黑洞以恐怖的速度越滾越大,黑洞外的世界越來越灰暗……

所以這暫時仍是死症(良好的經濟文化是拖延發作的不二之選,例如鼓勵富人把錢用在推廣專業教育和扶貧之上)。但是當黑洞已經失控,這些溫和如中醫的軟設就無力回天了。

到最後經濟重設的階段,大家會重投以物易物和共享(或者用武力搶)的懷抱——你準備好重設了沒有?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民主的ABC

開始覺得「付出」的藝術是人生最重要的課題。

尤其去到像是「民主」這一類國家大義的事情之上。

「民主」是一台複雜的機器,把民主實行的人不只要付出,還要付出得很多人力和技術,而技術背後,就是一大堆經驗和知識的結晶。

而最基本的,就是理解上面這一段在說什麼。

所以,想要一個地方永遠沒有民主,只要防止人們有某些經驗和知識、願意為「民主」付出,那麼就算把民主的制度給了他們,實際上仍然可以以隱形的霸權運作。

選領袖、選代言人只是民主制度的一個不大不小的部分。更重要的是政策的制定和研發,以及成員有落手落腳做實際的運作的經驗,以及一個全盤的觀局心態。

例如無論是什麼社團,非牟利也好,業餘也好,非學術、非正式(甚至於沒有名字)、暫時性的也好,其實都要花不少的心血去招生源、管理財政、平衡各方的願望等,而當中出問題、有矛盾的時候怎麼解決、不同的人們會怎麼反應,這些就是政治的ABC。

沒有這些經驗,政治的ABC都不懂,民主更加不可能搞得好。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港孩的出現是因為有父母、工人代勞一切,於是孩子自理能力低,世界觀膚淺不切實際,自我中心得很,而且缺乏努力的動機。

同理,要在香港搞一個只有殼的民主是很容易的,就是派人去幫香港人代勞這一類工作。從唱歌跳舞到旅行、吃飯團這些難度是「LVL O」的小社團開始代勞,香港人只消「飯來張口」就好(尤其錢也省了不少),結果就是香港人失去了大量「升呢」的機會,而且他們還很高興,因為「不用付出」就可以「享受」,漸漸習慣「不用付出」(人力、財力)就有,令他們將來就算有機會自己搞,也會「嫌煩」、「嫌貴」而放棄。而那些原有的社團,就派人去通過財政贊助為由空降管理層,或者潛入做個積極分子進入管理層,逐步「代勞」,或者把戰鬥力拆開至不能持續發展的地步,又或者用各種死纏、社交/職業隔離的方法,令管理層和社會成員的步伐弄脫節。

所謂的溝通和與人相處能力,並不是一班人圍在一起吹水、說八卦,而是有事的時候盡快把問題解釋清楚、把意向說得能令別人認同(就算情感上不行也要對方理智上接受),然後在理解對方的立場之後,組織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解再表達出去。這一類知識和技術的整體概念,就是政治的ABC。

對,做奴隸是不需要知道這些的,但是你要真民主,就要不斷練功,最好是全民練功。

再加上經濟霸權,控利本地商人再買光新樓、把樓價推高推到中產實際上沒怎麼中產到……

所以別小看禮義廉做的那些「福利」。只是看到他們用福利來換票,然後照辦煮碗,那就完全中計了。

沒錯,我們正在見證強勢政權如何育成一班比毒男更可怕的毒老、比港孩更可怕的港老……本來老一輩退下前線之後沒事幹,努力自娛的同時正是練政治ABC功的好時機,但是現在他們開始習慣坐在那裡等福利了OTL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掃街

今天終於完成了一個任務,就是「掃街」,也就是一邊走一邊看有什麼好吃的,然後一直吃,吃到肚子裝不下為止。

最後埋單,60元不到。有甜品有小食有飯有翅和飲品。

只能說,無論是口味還是量,我果然不是吃自助餐的料……

題目 : 都無所謂了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買房是投資什麼的,最討厭了

什麼叫投資?純情的人群真的以為投資就是把錢丟給人然後(成功的話)拿回數字上更多的錢。香港人是這樣,其他的國家也有越來越多的人以為是這樣。

真是傻得離譜的想法。金融佬就是利用了有這種從本質上完全錯誤的概念,把經濟動力從大眾手上奪取。

對不起,錢是不能用來吃的,也不能用來住,不會令人一夜變身成為有一技之長的人,也不能令污染了的空氣、土地和水變得乾淨。

要改善生活質素,只有提升實際的生產量和質,以及把生產成果更有效地分配給有需要的時、地和人。所以實際上只有生產出新的成品,包括文化進程(例如藝術品和教育成果)、研發技術和政策實驗,才能算是投資。

錢的數目增加,只是一個經濟技術造成的副作用。

最近有疑似特首候選人不斷說買房是投資。聽了極度反感,因為那就算不是有意的妖言惑眾,也是在散播迷信——對金錢的「量」的迷信,以及刻意把焦點放錯。

如果買房是真正的投資行為,那就意味着住私樓造成的生活環境的變化,可以令住戶的生產力明顯提升,值得人們「捱」供樓,以換取更高的長期生產力提升作為回報。這不就暗示公屋質素低下,是貧者越貧的源頭之一,更是阻礙香港發展經濟動力的罪魁禍首、製造不和諧的力量?又或者意味公屋供不應求,令人們在高地價政策之中因為付不起可以發揮生產力的住房,無奈成為生產力低下的「社會包袱」。

……可是這偏偏是「SAD BUT TRUE」呢,所以我聽了「買房是投資」只是反感,因為從文字上來說單單這一句話「絕對不是錯」,倒是聽的人肯定會「想入非非」、視線被引開。

買房,從來不應該是投資,而應該是奢侈品。因為社會不認同那種房子的消耗是值得的,所以想要住那樣房子的人必須付出昂貴的代價。這是唯一的「捱供樓」的合理理由。

安居是基本人權,自稱是先進繁榮都市的政府有責任保障市民的基本人權。搞到市民要購下物業才有安全感,不就正正證明了這類城市不是安居的好地方、這類政府不是好政府嗎。

這位特首候選人的言論真是曲線啊。<-誤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