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簽)MMD精品

最佳動作及鏡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N3l2IPJN4Y

最熱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b3cirtsyI

最有印象歌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DLogkO2ezE

最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XQMV0p7CEI

最似網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oPti08RkEQ

題目 : 無聊但很有趣 - 部落格分类 : 影片分享

暑假完結

好啦我知道不是正在讀書/在學校教書的人是沒有暑假放的。

我其實是在抱怨今年真的完全沒有時間好好的寫小說。

對於普通人來說,寫小說可能是「貪好玩」,甚至或多或少是人寫我寫;再不然就是自HIGH發洩或為了得到讀者反應和認同;還有就是向某種志願進發的第一步。

應該說,是多多少少的「不自然」,「抱着多少明確的其他目的」。

但是對我來說寫故事就像是睡覺或者吃飯一樣的事,是自然的,所以從很小的時候已經在寫。

然後理所當然的,人生中不時會有各類人士,因為各種的緣份自認正義地走來教訓我有關「寫作目的」的事。

自HIGH是不對的。別逃避現實了。
你已經過了可以玩玩的時間。
你那班搞創作的伴都是家裡有錢的閒着沒事做,對你來說是損友,要遠離。
你寫的小說有考慮市場需要嗎?寫出來根本沒多少人在看啊。
你的作品不能賺大錢,你的時間應用去賺錢、戀愛。
你沒拿去出版社投稿,就不是認真的在寫。
別追求在低質素的小圈子裡得到虛榮,要寫就去贏比賽。
寫故事,當然是要出書、出名、成為作家為目的。

所以很多時候表面上雖然是別人走來教訓我,實際上我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從這些「教訓」之中重新體會「正常人」的世界、價值觀和行事方式有多糟糕而已。

X的,我真的很想回火星。

所以,每次看到別人把自己想寫的故事寫了出來、把我想玩的東西玩了出來,其實多少是欣喜的,像是看到自己心愛的人過世之後的轉世那樣。

雖然轉世出來多數會「不是那個人了」,但是既然是同一個靈魂,還是多少會被治癒的。

我RP實在太低,經常沒有機會去寫,但是我不想抱着它們去死,一屍兩命的感覺並不美妙。

我的中同BEST FRIEND在中學時就看出了我和她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她是那種靈感得來不易,來了也很難得會抓得住的「正常人」,而我卻是和靈感共存的生物。

所以我想我的妖精屬性是很強烈的。

題目 : 隨筆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另類翻譯

(本文含粵語)

1. 我好想死,但我唔想死住。
翻譯:我感到絕望,但心願未了。

2. 你講野咁叻,去做辯論隊啦。
翻譯:我不要知道原因,給我我要的東西。

3. 咁犀利呀/嘩。<-注意語氣
翻譯:自我肯定夠未呀?

4. 都係嘅……
翻譯:我不想駁你,但我不覺得你的論點有說服力。

5. 我完全失哂預算囉。
翻譯:快啲安慰我,幫埋手最好。

P.S.社交群落整體分為兩種,一種是以上述的溝通模式為主,另一種是幾乎沒有上述的「非字面」的溝通模式。一般來說,隨年齡增長,這兩種社群越來越沒有交叉點。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第一場5KM賽

小時候營養和居住環境長期不良,就算是正正經經的跟校隊練體能,明明勤力程度不遜隊友,效果仍然強差人意,只有學到技術和運動的科學理論而已,身體的反應可以說是微乎其微,還因為肌肉強度對訓練沒什麼反應而令膝蓋出現磨損,甚至連行山也不得不放棄了幾年。

之後捱研究院運氣差爆,又病又傷,幾年間連像樣地走路都成問題,曾經一度以為這世人都不可能再跑了。

上年年底搬出老家之後,身體的狀況開始改善,然後下決心投資「身體」,買健身單車強化膝蓋附近的肌肉、行山時用山路練習正確的長跑技術。

所以昨天可以在空氣污染指數爆標的情況下,以明顯不是走路的時間(半小時左右)完成5KM賽(注:我的急行速度是每小時4-5KM),而且之後膝蓋完全沒有任何痛楚,希望可以成為我這RP真的不甚高的人生的轉捩點。

雖然跟「好成績」差相當遠(以國際標準來說像我這種腳短的女生,25分鐘以下才叫良好),但是對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進步。

尤其在數百名參賽者之中,中段開始跟「慢組」的一堆大都比我高最少一個頭的壯男壯女慢慢拉開距離,做前後十多米無人、可以閉眼跑的「夾心階層」(快組和慢組的跑速差近一倍左右,所以中段之後明顯分為兩組,中間沒什麼人,行車暢順),到最後衝線那百多米不斷加速「超車」,其實滿有成就感。<-後勁型人士

下一場在兩星期後,希望可以比今次快半分鐘(約1.5%)完成,就達成自己的「向上流」的目標了。

tag : 長跑

平衡點

一直都在思考從一個科學的角度去訂立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待人處事方法的框框。

人的生存總是受物理因果所限,而人的智慧功能進化出來,難免有本能的審美觀,令人傾向喜歡一些東西、討厭另一些東西;而進而會誘導出報復心理,以及與之制衡的容忍機制。

參考了不同的現實社群裡的互動情況和之後的結果,得出了以下的結論:

1. 對隨機性較強的常規負面事件有很強烈的報復心理的社群,無可避免缺乏凝聚力,成員對社群的付出欠持續性。

2. 對結構性負面事件持高度容忍狀態的社群,社群的實際生存狀況即使平均有整體提升,但個體的情況極為糟糕的可能性很大……換句話說,即這種處事模式會導致貧富懸殊。

3. 對「延遲滿足」敏感度高的社群凝聚力強,而且整體運作的效率很高,因為不易陷入各種以「偽成就感」為核心的陷阱,擅長以長期而持續的低度付出去換取將來的巨大回報。

4. 以「失憶」作為容忍機制的操作原理的社群,不可能同時有(3)的特質,而且會以「發洩情緒」作為報復機制的操作原理,並以「排他」作為自我防衛的執行標準。

+ + +
總結,就是「阿媽係女人」——判斷力的高低和深度決定社群的特質。

一些本身「死亡率高」的社群,進化下來一定是具有強大的感染力/傳染性/生殖能力,其他社群如果不能進化出抗性,又或者主動攻擊(當然可以兩者俱備),也是等死的。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看後感)MACROSS FRONTIER

花了近一個月,又補完成了一套舊番名作。

我看到一半的時候,在MSN裡跟老家的小K說,這部怎麼是宮崎老大式女主角演出高達系SF為背景、走韓劇邏輯的戀愛遊戲故事套路的MACROSS…… <-情緒激動,火星文即現身

然後她說這部不值得我去補,收OST就好。

……偏偏我反而對這部的OST不太心動。BASARA好多了(所以家裡有幾隻正版)。

從前和小K以SF交流的時候,就知道我倆的口味不同,因為我們的「成長精神餐單」差太遠之故。所以雖然戀愛遊戲故事的格局實在令我難以入口,但是我忍到了最後,而且沒有後悔我忍了它。

我是那種設定可以當飯吃的傢伙,因為我深信故事劇本寫得不好,作為資深同人女(都年資十多年了啦)大可以自行在腦裡重寫N回,寫到自己滿意為止;但是身為設定狂,我本能地尊重每個故事的核心設定和精神,所以這方面比較能決定我對一套作品的緣分深淺。

我超喜歡MF的設定和精神。無論是大反角GRACE還是男主角ALTO,都設定得很有味道;而兩位女主角互相映照,各方面的對比都做得很好。但是我深信九成的成年觀眾應該都對上面這堆角色完全沒有好感,因為這些設定的惡趣味實在太重。

無論是什麼樣的嚴肅度的科幻故事,大都是寫地球被外星生物侵略;但是今次呢,人類就成為了侵略者,而且一邊要人家的星球(這個還算了),另一邊還走去騎劫別的種族來達成統一宇宙和人類補完計劃的願望,看得我直拍桌。GJ啊!

老實說以人類的德性來說,我覺得人類走去侵略別的星球的機率比起地球被侵略的機率高太多——就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們總是脫手就寫出地球被外星生物侵略的故事。

整個故事的主線用地球文說,就是一班火星人走去救有火星血統的女主角,展開一次又一次越來越大規模的拯救行動,只因為他們覺得「地球很危險」;然後一班地球人不明所以,「怎麼就是來針對我們呀」,偏偏史上最強(?)軍力好搞不搞的竟是一班先後立志要保護女主角的傢伙……真是笑到我彎腰的惡趣味設定。

真相大白之後真是笑到流眼淚。

而那男主角也是好樣的,明明女主角們在他眼中似乎是武器多於真正的女友,但是兩個最強兵器(?)彼女都亳不猶豫的以女生的身分看上了他,真不愧是最強「PILOT」XDDDD

看這傢伙像是駕駛MS那樣本能地「操縱」着兩位女主角,還要開口說出「你們是我的雙翼」而不開罪兩位女主角,她們還會覺得這男的好浪漫,真是不得不寫一個「服」字。可以令我在VR裡尖叫的男角人設,這個是第三個(之前兩個是比古清十郎和鳴海清隆)。《神才知道的世界》那種太用心,層次低了一階,不過當然他攻略的是指定對象,而不是「看情況如何,做好最合適的角色」,所以這不是一場公平的比較。

演員的極品,就是他真的擁有他所演的角色設定中有的「才能」,像演HP裡女主角Hermione Granger的Emma Watson那樣……而ALTO的「才能」本質正正是「操縱」。

這個世界就是ALTO的舞台,多危險多高難度的動作戲完全沒有替身,女角們都是真情表白——嘩,這真是極品的演員!真是極級的惡趣味設定呀!

其他旁枝末節的惡趣味多不勝數,總之這套絕對是那麼多年來我看過的作品中「惡趣味滿點」方面義不容辭拿了第一的作品。

莫怪似乎我印象中當年聽到的都是劣評居多。叫得「惡趣味」,就不是大眾喜歡的嘛。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MACROSS FRONTIER

黑執事、小提琴和刀

小時候沒互聯網,沒你管,沒習武,學音樂超有難度。

尤其沒錢沒門路,幾乎沒可能看到大師演奏。

大了有了學習的自由,開始習武,發現音樂和武術動作的概念有很多類似的地方。

而看到大師露兩手,和只看到他留下的傷口,前者要偷師明顯容易太多。

如果小時候看過PERLMAN拉小提琴,我一定會堅持使用1/2或者3/5(度身訂造)的小提琴。小提琴的操縱概念和刀劍沒兩樣,重點不是刀劍的大小,而是壓倒性的操縱力和「劍壓」。

另外下次有機會買新琴,我一定會買一把「鋒利」的。我那兩部便宜貨感覺超遲鈍,比喻起來鋒利的程度像是日X城10元的水果刀的感覺——之前我在琴行偷拉別人的貴琴,完全地嚇了一大跳。

說回正題,我永遠都無法忘記和月老師筆下的比古清十郎和他的那把「桔梗」。一想起就是直接在VR裡花癡尖叫的誇張度。

而PERLMAN和他的琴奏出的音樂,就正正是這個「組合」的感覺。

同樣是大師,同一首BACH的CHACONNE對比一下:
HEIFETZ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S5b5_V3pcY&feature=related
……這絕對得用「花拳繡腿」來形容=_=;

劍壓滿滿的霸氣PERLMAN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bVRTtcWmXI&feature=fvst

所以,看到以上這段片子下面有人回應說:「黑執事(的配樂)把我帶來的」的時候,我笑了。這樣也是一場緣份啊。

題目 : 動漫音樂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tag : 黑執事

進步的記錄(41)

把練習時間加到每天平均70分鐘之後,進度明顯多了,這星期老師的評語是我的音色控制「好了很多」,一副老懷安慰、「你不合格就有鬼」的樣子。

三項考試曲有1.5項速度達標了,之後就是練閃光。

現在ATCL練了四個多月的時間,開始掌握了「技術重心」,明確知道考程重點的概念和鋼琴的是一模一樣的,就是「出力的準確度」——換言之就是「操作有多優雅」:每個動作的用力是不是沒有多餘、動作數目是不是最小。

然後在閒談中讓老師恍然大悟:原來我比一般人吹長笛時控制上更易上手,果然是因為十多年行山和長跑等持續性的運動經驗令我的換氣技術從一開始就不是菜鳥級的,所以我很少會「吹到頭暈」,換句話說大部分的演奏時間我都處於清醒狀態。

清醒地練和暈眩中練的效率,當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題目 : 與音樂的交點,齒輪開始轉動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最近看報紙,越來越感到香港變得悲情。

意外一直都有,人一直都會獸性發作,貧窮和罪惡和現代城市級的人類社會一直共存。

但是最近的香港新聞,越來越多「不是做不到,只是政府不去做」,以及「在位者能力不足和定位不清」的人禍。

不是什麼普通人難以明白的高科技高技術,只是一些簡單的東西卻沒做好,這就令人無法原諒。

從政要到訪香港鬧出的一連串荒謬劇,到政府在眾多有死人風險的住房前表現缺乏承擔,再對照一下那邊廂香港政府引以自豪的年年盈餘,突然就覺得香港人被其他地方的人恥笑「沒文化」,是「抵死」的。搞福利搞到國債高築當然不值得鼓勵,但是香港政府每年都愛以基層的生活條件為代價,搞出大量財政盈餘,又是另一種的做得過火,「玩火自焚」遲早出事,所以才怕成這樣子。

我覺得所謂的文化和文明,就是以各種人為手段解決各種悲劇的能力,而不同的文化代表不同的解決方向,不同的文明級數就是不同的解決效率。

而每次文明進級、文代進化的一大障礙,就是「已經做了但是還有問題未解決,不如不做」,打個比喻就是「叫了醫生但是人仍然活不下去,於是以後也打算放棄醫療」。這樣寫出來看似荒謬,但是這一點卻是香港人最大的文化缺失,下次有時間另文解說。

香港人完全沒有「解決悲劇」的全盤式思考。大家可以出錢出力出聲去幫遠處的地球人克服水災,但是娛樂圈對於政府取締會死人的劏房「粒聲唔出」,對於少部分生活質素直迫災民的香港市民無甚表示(東華X院那些不算,因為那和政府政策沒直接關係),不禁令人唏噓。難道是因為太近的悲情,就沒有了「娛樂性」嗎?

P.S. 一開始看科幻動畫《NO.6》時還作好了「這是糖衣科幻、骨子賣BL」的偽SF,但是看下去這個「第六都市」卻不禁經常令我聯想到香港……這原來是用BL做糖衣的硬派SF。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港女自白

說起來我的「家教」絕對是為我加持強烈的港女屬性,雖然我本性是很明顯的天然呆(所以我看NO.6那三個主角看得很樂,看得有人格分烈的感覺)。

其一,是好前輩從小教落:如果兩個人走在一起明顯會變得不幸,那麼別說做男女朋友,做朋友也不可以,甚至要主動逃離。

這個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到反駁的理由,所以也一直是我的做人大原則。尤其小時候常常生病於是很想做醫生(夠經典吧?),所以很小就承認救不到人還算了,身為醫生如果因為自己不小心反被感染致死(之類),那麼就更是重罪,所以有時還是得冒上被人背後指指點點的風險。

說吧,要說就說個夠。我是那種決定做港女,就會光明正大做的傢伙,而且會和那些有公主病的男女畫清界線。公主病是無分國界的,不過難以生活搞到不計算就會慘死,卻只是香港的局部地區性現象。

第二,是父母以正反例兼備的身教教我尊嚴應該建立在什麼地方。有些人的尊嚴結構極度不切實際,例如「沒有弱點」之類,導致無法面對自己的短處改進,功力十年如一日,不能和人傾訴情緒不時失控事小,被壞人抓住貓尾喪玩事大;又或者沒有建設性,例如「性潛力」、「名牌」之上,把精力和財力,以及寶貴的人生機會白白浪費掉;又有人把「成功」和「尊嚴」拉上關係,結果失敗的時候自己為自己加多一腳,膠力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尊嚴來自自重,所謂的「窮也可以窮得有骨氣」就是一例。

不過香港這個魔都的住民對於自重的少數人,總會在他們的自重屬性變得明顯時,冠以「麻煩友」、「沒情趣」、「任性」等等各式各樣的貶義詞,最近幾年流行的還有「港女」。

老實,有些人以為出了學校、出了工作間就不用被人再評分,然後突然被人從現實角度批判自己作為「另一半」的價值而心靈受傷,再發現自己連在心理層面上的影響力掛名上也不佔一席位,不給強烈反彈才奇怪吧。

題目 : 就算單生也要XDXD的過呀!! - 部落格分类 : 單身自由

給自己的糖果

1. 加奶的RISO飯超好吃!下次一定要弄給家人吃!

2. 最近看出了好前輩被植物的生命力治癒了。

之前好前輩又因為供水供少了,養死了的第二盤芫荌。前陣子在天雨之後,第二批種子發芽,看得出好前輩開始小心灌水的量了,而且她明顯開始能接受「每個生命需要的都不同」的概念了。

一年前告知好前輩我家的是四季桔,教她如何好好打理,讓一年四季都是滿樹的桔子,現在她越做越上手,似乎開始明白園藝的樂趣了。現在時值仲夏,我家那盤四季桔仍是幾十之數——曾幾何時好前輩因為照顧不善,它枯枝的數量比有葉子的多,花葉少得像快要死掉。

現在談起這些植物時,看到好前輩露出了有治癒感的笑容,開始明白為什麼說園藝「陶冶性情」。

3. 昨天負重兼逆行半跑半競走了星期六的五公里賽事跑道(感謝各位團友陪我跑),花了50分鐘,之前之後還行山行了共兩小時有多的山!

開始抓到如何不要不小心和別人同步的竅門……終於可以不斷保持自己的節奏和正確的跑姿了!非常期待正式比賽時的表現!希望到時跑手們都能遵守「交通」規則,那我應該半小時左右就能跑完的說(說起來我的最大輸出果然還是很抱歉的,只要負重增加一成,就立刻超過了持續半小時以上跑得動的極限)。

再來就是確保這星期的食物和睡眠的質素了。

題目 : 近況報告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我不是寬頻廣告

1. 裝了速度正常的寬頻之後,突然多了時間,人也悠閒多了。例如放工途中經過了很多次的寵物店,會注意到裡面原來養了一隻和夏目裡的貓老師有七分像的三色肥貓。

我蹲在那裡,看着牠整理毛髮時斜睨旁人的神情,真有極像貓老師,那一刻不知為什麼有點想要一拳揍往那肥臉上……總之在那裡歪嘴笑了很久。

大概作者大人家裡真有這樣神態的一隻貓,笑。

2. 有了正常網速,N村工作沒難度,是時候補舊名作,不要再搞到連老闆都命令我去「建立和同代人的共同記憶」那麼失禮。

於是選了MACROSS FRONTIER。之前我沒怎麼看過這類戀愛育成遊戲形式的現代音樂劇動畫,是時候補完一下了。

其實如果說我對人類還有一點希望,那是因為似乎很多人都對MACROSS系列的名鏡頭——一個人站在戰場上高歌,然後干戈停止了——都有所感動。

大概人類本身就是「魔法」生物。

而我個人的另外一個感動點,就是「人類去到哪裡,歌聲就去到哪裡」的畫面。他日人類進化至踏上他星之時,以陌生的語言、穿着陌生的裝束、掛起陌生的髮色和瞳色、在陌生的天地和風水裡,以陌生的旋律傳遞跨越時空的感情。

所以我想心底裡我對於自己那把一唱歌身邊的人就會搖頭的弱勢聲線,以及樂器失格的小手其實有不小的遺憾。

3. 生活節奏快了,人也快樂一點(我就是這種人),連練笛、學西班牙文都勤快了,然後突然發現自己在事業和戀愛上心態也開始變得更進取。

果然我是受不了緩慢的生活節奏的人……上網要等半夜、開個文字帖都要等十秒八秒,果然其實是要了我的命!<-這傢伙會在等電腦開機的時候洗衣物!

這次前後的分別,令我開始意會到讀障對我的性格到底有多大的破壞力……我想我學會如何「服侍」自己了。

怪不得SLAYERS裡雷藏這個角色令我極為在意……潛意識裡早就發現了我性格問題的源頭。

題目 : 笨,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爆漫》144

我終於覺得這故事「很有意思」了。

除了香港人的那種單打獨鬥式的原始創作漫畫方法之外,難道就只有集英社的那種把漫畫當成果樹種、限期內結不了果的腰斬、一直種到結不了果等等的農業模式?

身為一個(自命)見習責編,以及年資不小的設定狂,我一直都在想「另類」的可行模式、為此收集數據。

七峰篇開始,終於出現了一個雖然「低等」,但總算是另類創作模式。

然後這幾回,這個以「集體創作」為本的雲端創作生產模式開始進化成以「精英選拔」、「花紅」的大調來執行具有教育意義的生產流程、以商業契約和在職培訓來約束生產責任的可行運作制度。這開始接近「答案」了。

不過今次這個玩法還是需要一大筆投資,以及一堆「內行人」提供內幕情報和技術等……某程度上還是具有強烈的「寄生」味道,但是已經具有充分的現實可行性。

這絕對是GJ的劇情。漫畫就是應該探討這類「可能性」啊。

再下一步,就是讓七峰再受挫敗,讓他意識到今次他設定出來的制度的最大弱點就是「寄生」:要設定出一個可持續發展、自成一個完整的創作生態圈——這裡無可避免會牽涉出版模式和金錢流的革新——才算是成功呢。

就像是宇宙大爆炸不需要「神」的介入那樣,可以幾近從「零」、從自然的波動(漫畫人才總是會被生出來的)開始變成一個世界的「設定」。

去到這一步,《爆漫》就是完全貼合了「爆漫」這個命題的意義。

老實說我真是希望在這一段故事出現之前,我可以先做了出來,又或者起碼先寫了放出街OTL雖然以JUMP的拖戲本事,我想我起碼還有一年的時間,哈哈。

題目 : 爆漫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甩難?

半年來上網只能等到三更半夜,但是半夜MP通常很低,而MP低的時候絕對不敢上N村開工,怕本來已經眼殘的我做多錯多。加上這兩個月有不少早班,即使使用了「午睡大絕」,結果睡眠債還是越積越多,近日不斷被身體追債。

本月初某公司終於打來說可以幫我裝個像樣的寬頻,送電視頻道,於是約了師傅今天上來安裝。

至於後話如何,請等下回分解。

題目 : 其實我.....不會分類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彼方的OCAMP

昨天有報紙說李偉才女兒自殺,OCAMP經歷可能是最後一根稻草。我沒有內幕消息,所以我只能說我自己的OCAMP經驗。

首先,我當年讀的科的OCAMP,已經成為歷史。異界科目在香港,生存很難,即使過了大海它已經是該範疇的主流。你看我DEAN LIST兩年,課外活動獎學金有齊,不見有多少大公司青睞給我面試機會,甚至大同聚會,竟有不識趣的大同親戚現身,恥笑我們「讀怪科,唔識生存」,叫我們是「怪人及怪人的怪人同學們」,再說自己的兒子準備讀商科前途一片光明什麼什麼的,真是世事無奇不有。

雖然自認專業得罪科,不過這個世界很明顯是天外有天,一山還有一山低。

至於我當年的OCAMP,當然是有人因為活動內容而不高興的,但是那一批都是所謂的「正常人」,他們不高興是因為他們在各種看似簡單無害的遊戲中不斷輸給他們平生看不起的怪人們,而我們那些組爸組媽當然是有出術的,他們一眼就看穿誰是怪人們,把他們聚在同一組(當然是我屬於的那組),然後我們當然「所向無敵」。所以我們的科有個傳說就是「OCAMP嬴的那一組一定是DEAN LIST人所在的」,而當年我那組就有兩個DEAN LIST……而我那一組人玩遊戲玩得一臉超「老定」,根本就是一開始就看穿了這個「局」,所以那些「一生懸命」地玩的正常人輸起來自然是更不爽。

但當然,今時今日出了社會,那班「正常人」同學們的仕途當然是一片光明的。(笑)

所以我很明白什麼是「入錯地方」。如果你是異界人,而你選擇入正常的地方,對不起,你就算不是心靈受創,也是會悶悶不樂一段日子。如果你是正常人,你去了異界,心靈受創是必然的,暴走更是正常。

怪人們之所以怪,多數並不是因為他們有病,而是他們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真相,所以做人方面會經常抄短路,老套點說就是得道……當然得道如學琴,個體之間程度和屬性有所不同是必然的。

反而有病的通常會超努力地扮正常,而正常人並不難扮,因為沒什麼高端技術要學——真有正規課程好好教,看怕一星期了事,速食得可以。

說到很玄,舉個實例吧。

一般人學東西、做事總是想要一步登天(美曰其名「爆SEED」),總是傾向相信自己的運氣而不會踏實的用功,很大比例的人還要是「死過」都不會學乖;另外就算他們終於肯持續努力,也經常只問付出多少而不問為何;但是怪人們做事總是一板一眼,尋根究底,承認自己運氣其實不怎麼樣,老老實實的和上天打交道,所以要是突然某天被一群正常人熱心「傳教」,說不定沒聽完就吐血而死,覺得這個世界真是沒救了。

可以把自己的審美觀標準當成是事實的智慧系統,不用想其審美觀、價值觀和世界觀不出廿年就會變成亂七八糟的一堆,然後還會不停推廣他們那堆破爛,因為他們只要用上「團員人數」作為理據就可以自圓其說自己是正確的。

因為這班「正常人」到頭來一定會把自己的思想系統搞得亂七八糟,所以他們的創意的實用性偏低,真的去到用來解決「未見過」的難題之時,肯定是「焗輸」。當然他們不是傻的,所以出到社會裡,他們會盡其所能令社會大大小小的進化步伐停頓,社會問題五十年不變……換句話說他們才是真正的惡魔。

X的,如果這些不是人而是電腦,我會直接把他們格式化,重裝OS算了。

老實說,對那些所謂的「正常人」,我自己就在VR裡吐血了無數次。人大了,開始不時看到這些正常人父母變身怪獸家長,有點明白希特拉那種大開殺戒的想法是怎麼來的。如果一個地方充斥這樣的人,那麼無論是什麼樣的政制都是沒救的說。真可惜我從小都沒有玩弄/虐玩小動物的習性,不然我想我會一邊在現實裡欺負所謂的「正常人」,然後一邊把這些沒有人會相信真有人做的情節寫成小說《魔王日記》放上N村……(反正我發現我寫自己的事時,本來就沒人相信,哈哈哈。)

看看小天的日記,覺得她是異界人的可能性極高,所以我也覺得OCAMP是最後一根稻草的可能性相當高。

總之,香港又少了個科幻人的血統,在這裡默哀一下。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