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劇)東宮西宮1-3

在非常清楚手塚老師為什麼可以畫漫畫畫到被稱為「漫畫大神」之後,決定迫自己把預定用來創作的時間分最少一半去看別人的作品。因為我是那種有點HP、MP和時間剩下來(一、兩小時就好)就會開始寫故事的傢伙,所以不自律一下不行。

尤其高水平的古典音樂、話劇這類從前沒錢就不可能接觸的,看完手塚如何從電影和音樂得到靈感和啟發的真人真事,就更是深信我應該花時間去補完這方面的空白。

但是我很怕風花雪月的東西,因為總覺得在浪費自己的時間(小時候病太多所以很怕「會沒時間」),於是我選了《東宮西宮》系列。主題圍繞香港的時事、文化和政治,通識味甚重。

這個系列其實是一堆短篇的話劇作,走低製作成本的路線,主玩演技、對白,以及這兩者的化學效果。

不是每個短篇都是佳作,有些甚至我覺得是塞時間的悶場,但是起碼有一半的戲非常有欣賞的價值,還真有不少位都是會心微笑甚至笑出聲了。

其實內容都是廿多年來看報紙、看倪匡的評論(<-中學圖書館竟然有這罕見的絕版貨,發現的時候大吃一驚)時看過、甚至自己寫過的論點,但是用各種各樣有趣的話劇手法演譯起來,效果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很能體會為什麼手塚經常從不同的媒體作品中得到靈感。

尤其對讀障的我來說,這種「雞精」式的演譯方法實在有很強烈的「溫故」效果。讀障最麻煩的地方不是讀速(反正大家都愛把時間花在看腦殘劇和打機之上,我不用很斯巴達也能把履歷弄得別人不信我有讀障),而是看字MP和HP會跌得很快,所以閱讀經驗不只節奏感、文風感有差,內容也是斷斷續續的(所以記性本來不好的,很難讀得上去)。對於像是「香港問題」這種多因素糾纏、角度多立場多事件多的題材,絕對是「把餅碎再用刀切」的效果。

看完之後最強烈的感想是:香港人把自己的時間用得太盡,根本沒時間和精力去為這個城市的政策和制度設定升級。

香港人總覺得「沒事幹」是一件邪惡、有罪、不上進的事,殊不知人就是沒事幹,才會去創新、才會去想想有什麼地方將來可能會出問題,現在就去想辦法解決。

於是問題一出現,就得透支體力和精力去解決;於是問題一旦暫時解決,眼前沒事幹的時候,就只想去HEA去睡,總之就是做不用腦的事。身體的本能防衛是也。然後更多的問題就出現了。

而且,是從未畢業已經如此。不運動、不注重健康飲食、不覺得「居住環境惡劣」是一個必須盡快解決的問題,更加重了以上問題的發生機率。

之後就是像是掉進黑洞速度的惡性循環。

腦殘度越是嚴重,就越難發現和承認以上的不堪。

如果「香港的問題」這隻合成怪獸有個一攻擊起來就會逐步崩潰的弱點,那一定就是「香港人都過健康的生活」。因為你要做運動、自煮和打理居住環境,閒暇是必須的,因為這方面用錢買,質素方面是很沒效率。

香港政府做質詢的文件動輒百多頁,當中往往不少會是法律格式的字,你要一個只剩下看腦殘劇的精力的人去看,他做不到是理所當然的,無關「肯不肯承擔」、「有沒有公民意識」甚至「知識水平」之類的問題。

所以最高工時和最低工資其實是必要的,還有必須保證中低階層能得到價廉物美的住屋和食材供應,不然香港只能永遠走精英治港,民主什麼的永遠只是「形式」;而且因為精英們都會想要過沒那麼忙(想分多點時間和精力給家人是人之常情)的生活、想去沒那麼多腦殘問題等解決的地方,於是他們都會盡快「逃走」,結果香港幾乎一定會變成臭港。

題目 : culture and society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漫畫)白銀之匙10

老實說我真的很懷疑喜歡這作品的人會不會最少都廿多歲了。

離題一下:廿歲之前,我對農業故事完全沒有興趣,雖然看到杯具了的植物,會很本能的讓他們「滿足地開花結果」。(天音:其實你的性格根本就是如此吧,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的感情,但是卻會以「順手」之類的名義「把事情做掉」。旁人要是只是聽你說話,會覺得你很無情,所以只有小孩子和動物比較能交得上。)

回正題。

今回的主題似乎是PIZZA大會,但是內裡其實是「人生意義」。

好老闆是個半自學成材的自由工小型工程的工程師,雖然從小見他年中膠事甚多,世界觀人生觀生活態度什麼的也不敢苟同,但是我對他作為一個「社會的一分子」,並沒有很大的意見。

從小出街,他總會驕傲地指給我們看,說「這大廈的XX是我做的」、「這商場的YY是我做的」等等。小時候當他還睡在客廳地板上,我經常看到他床邊有一本本的工程相關的課本。

換句話說,雖然他賺錢不多,但是我尊重他所賺的錢,所以出於尊重他的工作,我從不抱怨他賺得少,即使因此我「奇裝異服」了廿幾年。

然而我知道有另外的一種人,他們在學的時候將自尊心建立在分數和名次之上,工作的時候自尊心建立在地位和收入之上——而從來不是很在意自己學那些東西可以怎麼有用法、所做之事為何。

然後當他們步入老年之後、當病痛開始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之時,他們發現自己除了光輝的履歷、崇高的地位和山一樣的財富,似乎沒有什麼可以和他一起渡過那些痛苦而不快的時刻。那些同樣是位高權重的朋友來慰問,甚至會令自己感到抑鬱;而當他因為擁有財富而在醫院裡睡在豪華病房的時候,在家人來訪之後,他仍然感到一陣失落。

為什麼他們會在病床上突然這樣「想不開」?

像是PIZZA大會那樣的事或者很無聊、很廢時失事、勞師動眾,但是吃過速遞PIZZA的城市人一旦吃了這種真材實料鮮味一流的版本,再看看身邊人們臉上那種連鎖店廣告也拍不出的笑容,無疑會有另一番體會。

當一個本來習慣日理萬機的傢伙在床上受盡無聊(和各種程度的不適)折磨,他無可避免地會質疑自己活着的價值。這個時候,「我來這個世界是為了考第一」、「我是為了賺很多錢而來到這個世界上」之類,都會變成「EPIC FAIL」的答案。

他可能會壞掉,可能會想到自殺,視乎他的性格。

有些人的運氣沒那麼好,可能未去到老年,已經受到這類痛苦的煎熬,而且他甚至沒有什麼履歷、財富、地位,甚至家人朋友也不在身邊。

所以風水佬和佛家都會叫人積德以自保。一般人總以為那是「施以恩惠,建立支持你的群落」的意思(雖然這也是一種可能的情況啦),於是有很多能力沒這麼大的人,就理所當然的自暴自棄去了。

其實背後的道理就是當你「時運低」的時候,你精神上要是撐得下去,不去做一些自棄、自毀、害人的事,你就不會遭到更大的不幸,於是你就很有可能可以「大步檻過」。

人太痛苦的時候,難免會暴走,最經典最戲劇性的是想要自殺。如果一個人經常做一些令到身邊的人幸福的事,他會想到如果他不在,別人就會變得比較沒那麼幸福,那麼他就不會去自殺了。(除此還有其他同一味道的論證「不應該……」(自殺之外還有其他的)的方法,不詳舉。)

所以我很有興趣知道男主角之後會發什麼樣的願,哈哈。

tag : 白銀之匙

(微SF小說)咖啡主義

當地球在室外還有樹木自然生長的時候,一種從樹的種子製作出的叫「咖啡」的飲料,風行全世界。

那時候,人們願意以一餐飯的價錢,去換取一杯咖啡。

在那個已經逝去的世界,咖啡有着各種各樣的款式,混合各種各樣的天然食材,從牛奶到拖肥、從水果到可可,人們無聊的時候、工作的時候、失戀的時候、沒胃口吃飯的時候……都會享用它。

但,一直去到不久之前,我們只有咖啡味的香精。

即使是現在,在高級的地區裡,空氣裡總是飄着咖啡那充滿幸福感的香氣,提醒大家地球現在還是不毛之地。

因為前人歷代的任性,自然資源逐漸減少,先是一場又一場的金融崩潰、之後就是一場又一場天災人禍造成的核洩漏,最終造成生態的崩潰和自然農業的終結,最後做成了越來越頻繁的反恐戰爭,當中又有幾場髒彈等使用核廢料武器出沒的戰事,導致於廿五世紀,地球終於成為了不毛之地。

從此之後,大部分健全的人類,都不再在地球上出生和成長。他們或流落於太空殖民島,或者被困在月球、火星上的太空基地。地球上只剩下像是十數個世代之前南極那種科研基地。

人類從每天熱衷商業活動,變成每天營營役役的打理脆弱的人造空間,像是數十世紀之前那樣,人力反而變成了單純的能源似的東西,而人類這個種族成為了似乎只是為自己基本生存而努力的生物,和四周對科技重度依賴的環境成為了莫大的諷刺。

從前,是自然孕育人類,現在是人類守護碩果僅存的自然的碎片,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變成同歸於盡的結局。

我們的膳食裡需要的各種營養,都由基因工程直接生出一堆堆布料似的果凍狀物體,跳過「播種、發芽、開花、結果」以及「出生、成長、繁殖」的步驟,皆因人類成為了唯一還活得比較像是從前的生物。

其他的生命都因為經年累月高度的基因破壞,任由他們生存下去已是不人道和浪費資源;而每個人類胚胎都必需經過基因檢定,確認沒有已知有嚴重的問題基因破損,才會被生下來。

在沒有其他大型的自然生物存在的閉鎖空間裡,空氣的味道會令在充滿其他生物的自然裡進化出來的人類容易幻上各類精神病,所以就有了咖啡香的安排。

「咖啡」的香味成為了我們每天日常的安慰,同時每天在我們的心裡劃下一道又一道的傷口。

我們仍然如幾千年前的人類那樣每天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工作,但是大自然不再是和我們共存——我們只剩下自己了。

只要走到玻璃纖維幕牆後的星空裡,我們就會死亡。荒涼的太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

我們每天看着被我們排擠在外的殘酷的自然,它也在看着我們。

被自然冷眼相看——這就是我們現在的生活。

不然就得住在地底。

無論如何,這樣的生活都讓人感到很不是味兒。人類似乎是天性不能被關起來的。

所以地球從前華美的大自然的景象,如今已被大部分基地列為十八禁的影片。

出了地球,宇宙射線的分量總是很高,和地球上差不多,只是放射源頭和輻射載體不同而已。別說人類不得不在出生前經過基因檢測,出生後整個人生都要不斷作昂貴的基因修補,整個種族才得以繼續生存下來。想要像從前那樣在空地上養動植物,讓它們一代代的有效率地自己繁殖下去?真是想也不用想。

大概,我們其實都希望回到過去。這種科學家說是不可能的事,不知不覺間已經成為邪教的核心思想了。

現在最多人相信的邪教,教義是說「只要我們把自己奉獻給自然,把自然壯大,從前的自然就會回來」。它的教徒們都相信,當咖啡回到人類文明的時候,人類文明就會得到救贖。

這個教會實在滲透得太厲害,很多名人都是信徒……幾乎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最後各殖民地都很有共識地通過了法例,容許民眾以嗜好為由遙控機械人地球上進行種室外放種。

兩個世紀一轉眼又過去了。今天,終於通過了「進食天然食材」的合法化的議會程序。

咖啡終於成為了合法的飲料。

想當年大家營營役役的從基因圖譜上以分子工程重製各種本已絕種的植物的種子,然後擔驚受怕的護着它們在地球上開枝散葉時,會弄出怪物生物來——幸好到現在為止也似乎沒有誕生出現像神話裡哥斯拉一類的東西。

在奢侈品店裡,當人們品嚐着一杯香濃的咖啡時,無可避免地自問:「一千年前的咖啡,是不是就是這樣的香味呢?」

而他們似乎都很滿意手中那杯咖啡以香味作出的回應。

於是乎,咖啡成為了「有一天,我們總會回到地球,和大自然一起共生」的想法的代表物,而「咖啡主義」這個學術名詞就是這樣來的。

題目 : Short Fiction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動畫)青之除魔師10

雖然這作品至今為止集集都是梗,但是我超喜歡這一集,即使這也不是什麼新鮮的橋段。

每一個世代都會按照那個世代的文化水平,以不同的「神話」去解釋普通人搞不明白的事情。現代也有很多神話,不過那不是今天我想說的話題。

我想,很久之前的人因為那時候不少地方作風淳樸、大家的生活方式相對今時今日非常健康、生活形態貼近自然進化出來人類身體會自我感覺良好的模式,大家都習慣性地隨遇而安,人會「壞掉」之類的,是一個說不出口的概念,甚至會有人不太明白什麼是「發脾氣」等等,更別說什麼感統功能失調、思覺失調、缺乏同理心等等認知科學的概念。

然而對理解人心有天分的人,從古有之。不需要先被教導相關的名字,不需要看論文,隨着生活經驗增多,就能體會這些概念、對這類事情進行操作。

從前所謂的「看得見靈體」之類的職系,本來應該是指這一範疇的資優生的「天職」。

今次這回故事就很符合我的這種世界觀。

這類人之中,有些人的能力甚至去到看得見動物的感情,也就能明白動物也會有智能及得上人類的「資優生」。這一些動物不只通常會特別長壽,而且會非常地親近人類,甚至明顯地懂人話,而且因為身體構造、成長文化不同,會有一些人類沒有、不會想到他們(這裡不用「牠」了)有的能力。

一般人怎麼想到動物中也會有所謂的天才(想到也不會承認吧,尤其鍾愛肉食的),於是思考就有了盲點,然後神話就有了立足點。

而有些人思考中沒有這些盲點,他們就能「馴服」這些特別的動物個體,讓他們融入甚至欣賞人類社會,有些更能自主地和人類建立共生的關係,產生更多的「神話」。

因為他們缺乏使用人類語言的身體構造,加上感情和審美觀當然有異於人類,一般人難以明白他們這種存在,於是他們就只能和這種職系裡有這種能力的人建立像是人與人之間的那種程度的互動關係,所以可想而知他們的「人」生有多寂寞。

人類還有足夠複雜的語言和藝術行為可以把自己的思想以相當的完整度流傳給本來沒有這些想法的人,一步步的建立文明,但是動物這方面的能耐明顯低很多(但是我懷疑一些海洋哺乳類是有這種能力的),當然他們的「人口基數」比人類少往往是一個大問題。(所以互聯網對促進人類文明的發展其實不亞於當初發明「文字」的創舉,這個相信如果有「後世」,一定會有這樣的定論)。

可想而知他們所經歷的那種悲哀是非常強烈的,而他們和能夠與他們建立那種關係的人類的感情也是非比尋常的深。

而這一集的故事很好的刻劃了這個「風景」。

題目 : culture and society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大潭篤水塘和大潭家樂徑之旅

昨天二人團(被另外兩個人放飛機了OTL)從鰂魚涌街市後山出發,兜大潭篤水塘一圈再出陽明山莊,這條長約十公里的「又」字的路線走了三小時許。

這是傳說中港島「易行、景色優美、交通方便」的中程路,也是第一次走。

那完全就是「湖光山色」的實例。途中看到數個水塘都長得嬌小玲瓏,配合四周起伏的山線和有層次感的水岸線,大有懷石料理之風。(天音:沒吃過就別亂說!)

路上很多外國美女和大狗的行山團組合。老實說我初中時我是有過「要是將來沒找到和我行山的團友,我將來也要過這種『和大狗行山』的生活」的想法……不過地產霸權的事實令現在我覺得這差不多是「食之無味」的想法了。在劏房生活還要養大狗?但是以我的性格,我是不會為了住「豪宅」而不擇手段,又或者甘心為奴的說。

而且想要行山,跟團或者上網組團不就行了?

注:那時候電腦還是「486」很先進、56K上網是尖端科技的事的說……

題目 : Hong Kong trip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初夏的憂鬱

最近超憂鬱的。

明明是累到不能工作,卻一定會搞東搞西搞到自己崩到睡不了,結果整個生活都是崩的。

但是卻沒看到什麼片之類的。眼殘狀態看什麼都想吐。

結果連西班牙文和日文的進度也是超慢的,雙腳各自的舊患也經常發痛。

整個人快乾掉。不斷想要辭去所有的工作,呆在自家劏房裡白吃白喝直到所有儲蓄都花光為止。

可能是現在平均每天在空間污染指數破錶的街上走動一小時(車程包進去的三、四小時不出奇),身體中毒了,結果在反抗吧。

整天只想自殘。

之前看了某台灣的綜藝節目,它叫人把自己的戀愛對象的要求都誠實的寫下來,不用考慮可不可以達到。不承認的話,最後都無法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如果寫個列表都委屈自己,真實更委屈了。」

於是我在腦裡寫下我對人生的要求。

如果我現在的「人生」是我的「男友」,無論是哪一方面,「他」都不符合我的要求。

而為了變得「現實」,我這十多年來的確經常都「寫個列表也委屈自己」,然後即使是那樣了,我還是被人嫌我不現實。

其實我想重點是不喜歡。所以超憂鬱。

題目 : It sucks..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進步的記錄(35)

這陣子在加把勁練MOZART的第一樂章的快板,以及Chaminade那首小協奏曲的快段。

這幾天發明了用全K吐音慢練快音的絕招,一方面操練K吐,一方面因為K吐本來會比較沒爆炸力,所以出力本就較平均,很能突出口唇的角度是否正確,結果一箭雙鵰,進步得很明顯,莫札特那首的速度一下子就升到考試的七成速,開始有MOZART典型的閃光的味道了。

因為上回經老師提點,我對長笛的操縱概念精晰了很多,今次上堂慢版的感覺開始出來了,老師對之狀甚驚訝……我不是說過了只要我知道怎麼做,(我只要有那個體能,)就會很快做到了嗎。

熱身之後,音量大小的控制開始自如了;而且領域寬廣了,懂得用笛身的前後的角度和對嘴左右來控制。

倒是音色的控制還是很不可靠。

……開始不得不正視房間的回音問題……聽不清楚音質好煩。花了半晚自製了一塊兩呎平方的隔音板掛在門上,但是未知有沒有效果。

今次到中國?

美炒家沽空博人幣貶值

理據:經濟硬覑陸 泡沫「待破裂」

【明報專訊】美國政府持續施壓要求中國讓人民幣升值,但美國一些炒家卻反其道而行,透過期權交易大膽押注人民幣將大幅貶值。他們沽空人民幣的理據是,中國經濟泡沫正「等待破裂」,當經濟硬覑陸時,中國政府或將被迫令人民幣貶值。此外,現時沽空人民幣的期權交易成本極低,屬「本小利大」的生意。

本小利大 交易公司規模小

《華爾街日報》指出,現時進行人民幣沽空交易多為規模較小的公司,他們比大公司更易接受反傳統觀點,而且客戶亦願意冒覑付出小規模損失的風險來謀取巨額收益。這類反向投資者中不乏有往績支持的人,上月宣布沽空人民幣的Corriente Advisors LLC對畄基金的管理人Mark Hart便曾因押注美國次按爆煲而大賺一筆。

分析:沽空人幣極不成熟

中國一直在嚴格區間內調節人民幣匯率,面對當前通脹高企的局面,大多數分析員相信當局會維持讓人民幣「有序升值」的匯率政策,將進口產品價格控制在一定水平。中國有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作調節匯率的後盾,倫敦North Asset Management LLC創辦人George Papamarkakis便認為,沽空人民幣的交易仍極不成熟,「沽空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祝你好運吧」。但哈特認為,中國經濟是一個「用信貸吹起來的泡沫」。這正是沽空人民幣陣營的普遍觀點,他們認為,一旦房價下跌,債務將成為困擾中國的一大問題。

Tempus Advisors總裁Edward Grebeck表示,中國房地產泡沫破裂後,就得仿效美國開動印鈔機刺激經濟。紐約Bienville Capital Management LLC合伙人Cullen Thompson說,考慮到中國信貸問題的規模,人民幣大幅貶值是其中一個可能出現的結果。Bienville管理約3億美元資金,通常尋找投資成本、損失有限,但可提供巨大獲利的不對稱交易。他指出,沽空人民幣交易潛力巨大,「在目前風險成本這樣低的環境裏,不做就太傻了」。

期權合約交易 無履約責任

沽空人民幣的做法是從銀行買進賣出期權合約,獲得按預設執行價出售人民幣、買進等額美元的權利,但沒履約責任。現時一張允許投資者在1年後以低於當前水平20%的匯價出售相當於1000萬美元的人民幣的合約,期權金(premium)只有1.5萬美元。若合約到期時人民幣匯價未跌至執行價位,買方可放棄履約,賠掉期權金,但若人民幣匯價跌至執行價以下,他便可獲可觀利潤,例如若匯價跌30%,由當前1美元兌6.469元人民幣跌至1美元兌8.5元人民幣,投資者可獲約85萬美元左右的利潤,回報率高達5500%。

+ + +

今次還真是「險過剃頭」。內地的樓價和物價升幅已經去到薪金遠遠追不上,樓價也去到令新一代絕望的地步,不讓它跌下去,和諧社會不保,搞不好甚至會令黨的專政地位岌岌可危。

但是要是弄跌了,就會連鎖反應,因為誰都知道中國的GDP是用炒地炒樓炒食物來撐出來的,最重要的是樓按會爆煲,引發類似美國次按的大危機。

且看看今次強國政府有什麼靈丹妙藥。經濟適用房和居屋一樣,也不是今天叫起,下個月就會做出來的,但是那些因向種理由沒搭上炒賣連鎖快車,一直買不到樓,能租到的房子也不成體統,在戀愛甚至就業市場上相對其他本身實力同級的競爭對手「銷路」不佳,到最後三十多歲還單身而且事業發展失色的大有人在。尤其是女生,真要再等幾年,就可以不用考慮生孩子的事了,到時真是「人又老錢又冇」,家中兩老半癡呆,真要作反也一身輕,而且只要是聰明點的,都會選擇現在就行動去,因為現在還有機會「創造奇蹟」。嘿。

自己決定不結婚不戀愛不生育不上進是一回事,因為家境和炒家導致被迫「退出市場」,不激進就不是人。哪個國家的人都會這樣子吧。

所以美國那群炒家會覺得強國最後會選擇把本來就是泡沫、不對在先的樓市踢下去,插手市場管理必需品的價格,寧印銀紙推動實體經濟,讓人民幣貶值(這樣反而可以刺激出口!),把失業率推下去——強國某黨當然是覺得維穩比較重要吧。

船灣東之旅

昨天和K試新路,那就是我一直都想走但是從來沒走過的繞船灣淡水湖一周的山徑。一直沒走過是因為那是超長途,沒有七小時走,就多多少少會變成跑山,而且這種「極為陡峭的山路」(BY香港政府)我沒膽一個人去走,於是我要先找到可以和我的時間表合上的同行者才能走。

因為是平日,上了山之後只遇上了四位負責保持山路暢通而剷草的工作人員,可見這條路並不是初心者應該走的山徑。

因為知道天氣會變壞,所以一開始就打定輸數,會走到一半再沿路折返,所以一開始就說「走到16時,如果沒去到鹿湖峒就折返,看看三小時可以走到哪裡」。

我們13時許從大尾督開始,逆時針走船灣淡水湖郊遊徑,中途在山上遇到第一對剷草工作人員。一直走到快到鹿湖峒,在那段和蚺蛇尖有得比的超斜碎石路上遇上頗大的雨,剛好這時遇上從反方向走來的另一隊的工作人員。我們告知另一隊的方位,大家又談了一下我們之後的行程的選擇,大家都覺得這種天氣繼續走下去不太妥當,於是我們就按原訂計劃折回起點了。

雖然這樣走路程是沒有短到的,但是比起橫風橫雨在幾百米高的山脊上走多幾小時,花同樣的時間折回去無疑是比較安全的,因為這種天氣裡山上降雨量會比海附近的平面多。更何況新娘潭那裡小巴兩小時才一班,19時許已是尾班車,要是沿公路走回有小巴的地方,又要花上兩小時吧。所以還是留待下次吧。

最後前後整整走了六小時才回到下車的地方。另,大尾督原來超多貓。

P.S. 烏蛟騰、船灣、八仙嶺一帶有很多出名的地方我都沒走過,不過因為很多都是長程,所以,唔,慢慢來吧!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船灣郊遊徑

核電的手尾乃國際性問題

美75%核廠泄輻射物
監管不力 縱容違規

【明報專訊】美國核安全委員會下月將公布最新核電站安全報告,美聯社的調查報道卻搶先披露,美國四分三私營核電站因老化問題,出現放射性超重氫(即氚,tritium)外泄的問題,部分放射物質更污染地下水源,威脅公眾安全。但當局沒有嚴厲監管這些老化核電站,反而多次放寬條例,使這些老式核電站符合「安全標準」,獲准續牌營運。

度身訂做條例助過關

報道引述專家稱,這做法行內叫「刨鉛筆」,即為舊核電站度身訂做安全條例,例如核電站閥門輻射物泄漏的標準,近年已被調整至原來限制的20倍。當局又推出更簡單的蒸氣喉管測試,讓老式核電站更易過關,惟一旦喉管破裂卻會造成輻射外泄。目前美國大量核電站都存在電纜老舊、焊接受損、混凝土碎裂、容器受損、金屬容器與地下管道鏽蝕等問題,隨時造成嚴重核泄風險。

報道以新澤西州南部一間經營逾40年的核電站為例,該站2009年4月獲准續牌20年,但廠房卻在續牌一周後發現核泄問題,地下水管鏽蝕令大量輻射水滲入電纜房,其後又在廠房過濾系統驗出水的超重氫含量高出食水安全標準540倍。但廠房卻稱,確保地下管道「百分百」完整是「不設實際」,拒絕挖開地下水管全面檢查。

+ + +
當核電廠正常運作的時候,人們會稱讚核電「便宜」、「乾淨」。

但是核電廠會老化,就如寵物多會在你面前老死、人老了很容易生病。

當核電廠老化,出現輻射泄漏時,政府真的會果斷去處理嗎?

別說中國,美國已經被發現只會當成看不見,任由問題惡化下去。日本福島事件的起因是天災,不過營運機構也仍然是把自身的盈利看得比大眾的風險更大,結果變成了今天也仍然未完結的生態大災難,核電廠成為了現實版的哥斯拉。

所以我很欣賞日本人有勇氣向他們的政府大聲說不,要求把已經興建的核電廠盡快一間間的關下去,而日本政府也沒有把這些人軟禁起來。

或者現在會有人覺得這種決定很昂貴很不切實際,但是當海魚吃不得、孩童身心殘障率高、成年人病變多、農作物基因受到污染生長困難、輻射源增多加快病菌變異速度的時候,錢已經解決不到這些問題了。

今時今日一個國家有病,整個世界都會出問題。看看希臘破產危機,看看美國的房地產泡沫如何導致全球金融市場心臟病發,一個因為核問題而導致先天性生產力殘障的國家,將會成為全世界、全人類的包袱。

別說「那是其他國家的問題」就以為自己可以獨善其身。中國、台灣難道就沒有核電廠?以終國靜虎的性格,無論死多少人都可以河蟹,河蟹到下一代說「我不清楚這件事,所以不願置評」哩。

題目 : 看不過眼了。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微小說)天國沒有板間房

突里斯先生因為質疑天國的存在,某天晚上他被自稱是天使的傢伙帶去了天國旅遊。

那是一個光鮮的城市,綠化地區和星羅棋佈的種植區令整個城市看上去很有生氣。

突里斯在天國的人群中,認出了一些名人,但是為了保護他們的私隱,在這裡不會寫出他們的名字。

「啊,天國果然是超越了生死的地方。」突里斯先生點頭稱道。「有些人類死了之後,就會成為這裡的人,成為永生的子民了?」

「突里斯先生,您不要搞錯。」天使跟在突里斯的背後,不讓他看到自己。「你看到的這些不是幻覺,而既然他們是你認識的人,他們都已經死了一次,從事實上不能說他們是永生。」

「那麼進了天國就能得永生,是騙人的?」突里斯笑了,這本來只是開玩笑,開這個太正經的天使的玩笑。

「既然死過一次,還可以在這裡鮮蹦亂跳,那麼他們就可以再死多千千萬萬次,你可以稱那就永生,只是從會死的事實上說那不是永生。」

突里斯搞不懂天使的邏輯。「你是說他們會被復活?」

「不,死了的人是不能復生的,因為他們不是神的分身。」

「那你說眼前這些人不是幻覺,那他們是什麼?」

「他們死了,會上天國。」

「這裡不是天國嗎?」

然後突里斯背後突然發出「嘭」的一聲,他連忙回頭看。身後有兩個天國的住民分別騎單車相撞,而他身後的天使剛好成為了單車之間的火腿,扭曲的身體上頭以奇怪的角度掛着,剛好看不見其長相,嚇得突里斯說不出話來。

然後突里斯發現自己身處的地方突然改變了。

四周變成了天空和雲海,自己如氫氣球那樣飄浮着。

「嘛,我剛剛又殉職了。」身後的天使似乎有意不給突里斯看到自己的樣子。「這裡,是剛才那個第一層天國的天國。」

「……有多少層?」突里斯反射性地問道。「不……重點是天國為什麼可以有意外?」

「嘛,天國之所是是天國,卻仍然是一個有形的世界的樣子,是因為天國的神規會將不幸的東西都透過死亡,放到下一層的天國去。」

「換句話說……如果有一個天國裡有人本來是要被迫住板間房……」

突里斯未問完,背後的天使就答覆了:「那麼他就會因此死掉,去到下一個天國,所以天國沒有板間房的,放心。」

「那麼……只要人類不斷的不滿意,天國的數目不是無限了嗎?」突里斯吃驚地問題。

身後馬上傳來笑聲。

「不啦,人類不是一百分的生物,他們通常會接受九十九分的東西,所以不會沒完沒了的說,因為天國的關係可以是圈狀的循環嘛。他們死多幾次,就會看透了啦。」

「看透什麼?」突里斯小心地問。

「不再想要死了之後去天國啦,哈哈。」天使的笑聲意外的爽朗。「之後他們就會消失了啦。」

突里斯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但是,這種無賴的系統……我作為人類,完全接受不到啊!就算生活怎麼如意,都不能接受!」

「你那種人積聚的天國也有啊。那種惡搞作品似世界,滿是死傲嬌的群落。」天使的聲音聽得出他笑得歪嘴了。「等他們討厭的情緒積到滿滿的,就會死掉,去下一層的天國了。」

突里斯沒想過這種「潮文」式的對白會出自天使的手筆。「……什麼?但這不是沒完沒了嗎?」

「下一層就是你口中的人間界。」

突里斯沒法會意過來。

「對他們來說,擁有懷疑天國的存在的想法就是幸福啊。」天使笑道。「正正是這個原因,人間界嚴格來說不是天國的一部分,因為去了那裡的人,有很多從此不願回來呢。」

突里斯無法回應了。既是「入口」,也是「出口」嗎?

「也許他們是比較喜歡住在自己創造的地獄裡吧。所以,我沒騙你的。天國沒有板間房!」

題目 : 原創/二次創作 輕小說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國民教育的核心

最近香港有很多人都被某版本的國民教育氣得吐血。談論之前先引一篇文章:

+ + +

健吾﹕勿讓下一代淪為愛國賊

【明報專訊】日本籍中國問題專家加藤嘉一出版幾本新書,在台灣大塊文化出版社出的書,叫《愛國賊》。

加藤氏在18歲的時候領國費到北京大學留學,於2003年一直在中國讀書,直至2010年得到碩士學位。在反日示威最盛的日子,他參加了反日示威,長期觀察中國。他把很多不方便的「常識」以簡單的中文寫出來。

加藤氏指的愛國賊是「為愛國而賣國的人」,以愛國之名,出賣國家利益。在加藤氏的觀察中,中國的「賣國賊」不多,但「愛國賊」數量就不少。「愛國賊」大多不知道自己是愛國賊,這才是中國現在最可怕的不安因素。

加藤氏提出的觀點,幾乎每個都可以令中國人痛得呱呱叫。比方說,加藤說:「日本人不可能那麼輕易放棄自己的國籍,因為你換國籍,本身意味覑對自己和祖國的背叛。」(《愛國賊》,第30頁)

「日本人很少說自己愛國,然而,他們卻以自己出身在日本而自豪;中國人常常把愛國掛在嘴邊,然而,卻有許多人想為自己插上翅膀,飛向國外。」(第65頁)

如果用「愛國賊」的概念解讀香港的國民教育諮詢文件,加藤提出了一句類似「阿媽係女人」的註解:

「日本人往往對政府的所作所為感到煩惱,甚至根本不信任。所以,我們說愛國,指的對象絕對不是政府或執政黨。但我們以自己出身在日本感到自豪,是因為我們對日本這塊國土很熱愛。」(第67頁)

縱觀整份國民教育的諮詢文件,「批判」的只在個人關係層面的德育問題討論,關於國民身分和國民意識的部分就不需「批判」,不用「批判」。用字詞搜尋功能一查,整份文件連「共產黨」3個字也沒有提,卻滿篇都有共產黨的「符號」,如學生看國家運動員得獎後的升旗禮要感動,升的那支旗就是代表共產黨的「五星旗」,而不是代表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文件最大的盲點,把愛國=愛黨,迴避現時中國執政黨的合法性問題。這一點,敢問國民教育委員會的社會賢達,老師可以正面面對這條問題?

港拒絕中國意識形態上融合

我有機會收日本政府的獎學金到日本留學,從遠距離觀察香港,我更加察覺香港可愛的地方。香港拒絕和中國在意識形態上的融合,是對香港壓根兒有利的。你想想,內地教育政策改動,會諮詢公眾嗎?搞一個運動會需要公開向媒體表示實際要花幾錢嗎?內地人一窩蜂來香港生孩子,就是嚮往香港的制度這條爛船剩下的幾根釘。各位香港人,現時面對這樣的一份國民教育諮詢文件,為什麼你不關心,不憤怒?難道你們不介意孩子接受這樣的教育嗎?抑或人人以為自己可以讀直資學校,國際學校,這些低級的國民教育課程是給香港的賤民讀的,就可以一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

我愛香港,所以我清楚的表達我對這份諮詢文件的意見。我拒絕這種奴民教育,請不要令下一代淪為愛國賊。

+ + +

今天我不會長篇大論。

絕望和無力感可以弄死所有的愛。國民教育要成功,就先要令人們對國家美好的將來有希望、而且給人們看到他們可以控制國家的未來。

所以民主的政制、清廉而體貼人性的服務團體以及社會整體道德、文化和老百姓的民生水平不斷進步的事實和努力才是國民教育的核心了。

完全沒有核心的話,外面無論包什麼皮,都只是「洗腦」而已。

真人版《高立的未來世界》

小時候其中一個沒完成的心願是把《高立的未來世界》從頭到尾沒有漏集數地看一次,我想今年練馬拉松的時候應該有機會完成。

但,所謂的現實比小說更誇張:

+ + +

女科學家冰海與白鯨裸泳

【明報專訊】海洋學家一直相信,白鯨不喜歡接觸潛水衣等的人工物料,因此為了研究白鯨,俄羅斯潛水好手、女科學家阿夫先科(Natalia Avseenko)脫光衣服,跳入零下1.5℃的北極海,與白鯨一同裸泳。

36歲的阿夫先科在俄羅斯東北部靠近北極圈的白海(White Sea)海域,全裸在水中與白鯨嬉戲,並由攝影師拍下這個美麗畫面。為了不讓白鯨游得太遠,實驗人員將部分海域圍起來,好讓阿夫先科不至游得太遠,能追上白鯨。一般人若在0℃以下海水中5分鐘,就可能失溫而亡,但訓練有素和有瑜伽根底的阿夫先科可在不使用氧氣筒下,在冰冷海水中閉氣游泳長達10分40秒。

每日郵報

+ + +

我只能說一句:這真是超強的。

另,有圖有真相: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004042/Naked-female-scientist-tries-tame-beluga-whales-arctic.html

要指出那其實那不是什麼實驗,而是訓練野生的白鯨令他們可以接受成為水族館展品的步驟……《明報》做國際科技文翻譯的不是第一次出大錯了,記憶中從前也抓到一次。

題目 : 看不過眼了。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舊文)十年加價一倍的定律

倪匡今年似乎不得不閉關養病了……不只倪幻不搞了,剛發現連口述專欄也「拜拜」,昨夜翻開am730的舊文看,不禁唏噓……

+ + +
與倪匡對談 - 倪匡口述 蔡俊健、戴子傑撰文
由奶粉到白麵包
(2011年03月11日)

中國奶業本來係一大產業,家陣經已玩完,更連累香港的小童及家長要捱貴奶粉。早前有人提議向內地奶粉客徵收離境稅,以穩定香港奶粉的供應及價格,但其實一點效用都沒有,你額外加五十蚊,內地要買香港奶粉的人,一定肯俾,反而有商戶想出開罐唔加價比較實際,起碼自己人賺番,自用的家長亦有方法平買奶粉。有嬰孩在家的友人嘆道,近日買奶粉又加價一成,藥房店員聲稱因來貨價上升,但友人直接查問供應商,對方則表示「冇加價」。其實一向都係零售賺先,好似政府加煙稅每包十蚊,便利店就收夠十二蚊,認真識計數。計落兩個半一支煙,仲貴過一隻雞蛋,甚至可以買到一個唔錯的麵包。想起一個香軟的白麵包就流口水,但又令我想起一件趣事。
記得當年沙士襲港,有位太太要到營地接受隔離,就喊晒口話:「白麵包點食!」香港人就是食不慣白麵包。此事又令我想到廣東人成日話,「無涼沖點得!」真古怪。「非廣東人的沖涼」是需要,「廣東人的沖涼」就是習慣,廣東友人亦深表贊同,並稱若一天不沖涼,真的渾身不自然,不論冬天幾凍都要沖涼。另一小友則說酒後或會不沖涼,但計我話,若醉酒就千萬不要沖涼,不然可能會浸死。真正上海佬都不會習慣每日沖涼,有上海朋友面對廣東太太鍥而不捨地要求他每天沖涼,還「校定水」讓他沖,唯有每天拿著毛巾入浴室Fing兩下水,假裝沖涼,哈哈!

+ + +
與倪匡對談 - 倪匡口述 蔡俊健、戴子傑撰文
羶味羊肉
(2011年03月09日)

友人笑道,中國叻人真多,尤其是造假的人,之前「三聚氰胺增蛋白」,害苦了不少幼童,以為事件告一段落,早前又有爛皮革提煉「奶粉蛋白」,可見只要有利可圖,便有人動腦筋。就好像有售賣羊肉的商販,檔口養著一堆活羊,表面看來好像很合理吧,但是原來活羊是有特別用途的,有用的是牠們的屎尿,哈哈!用羊的屎尿來醃製攤子的「羊肉」,大家食落當然有一種羊的羶味,至於那十多頭活洋,就養得肥肥白白,並逃過被屠宰的厄運。
內地記者假扮買家,向該些檔販買「羶羊肉」,檔販最初開價「四十蚊一公斤」,記者則稱是「開舖頭的,能否便宜一點?」,檔販即答道:「當然有喇!開舖,早說嘛!十蚊一公斤,你要多少?冇人食得出!」哈哈!大家都應該明白當中的意思吧。
友人慨嘆道,真的不知哪些食物可以安心食用,又令我想起,我近年每次見到中醫都必問的一個問題,「為何以前的煲當歸,一樓煲、五樓都聞得到香味,家陣煲當歸,隔籬屋煲,都聞唔到味,究竟依家煲係咩呢!」

+ + +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如果說我和倪老有什麼共同的地方,那一定就是「為食」,大抵都因為我們的餐單營養曾經有好一段時間離達到世衛標準有好一段距離,而且為了「開飯」,不得不幹着「不是第一志願」的工作、過「能而無法為」的生活,然後越走就越對自己的人生有了疏離感(看衛斯理系列一直掃下去,這種感覺超強烈),因為「那不該是我走的路」。

所以人生裡可以說就是只剩下「吃」的。(所以如果我對愛情有「浪漫」的幻想,那一定是男友能令我過回本來應該是我的人生,哈哈。)

……雖然我沒倪老那麼瘋狂,只要香口什麼都可以放進口就是了。應該是小時候病弱太多,身體無法忍受老了之後又來那麼一轉吧。

我的「為食」的程度去到我可以把所有東西都用食物相關的修辭、比喻。(所以反過來我很自然的接受了《日式麵包王》那種誇張的進食反應。)

所以我對「用什麼價錢可以買來什麼樣的食物」非常敏感。

我覺得就是因為大部分人的薪金升幅追不上樓價,所以供應商只好不斷把越來越差的東西賣給我們,因為作為商人,賺錢仍然是第一的吧。尤其一般人對質素變化甚為遲鈍,把成本降兩成,把售價降一成,往往就能達到「劣幣驅良幣」的效果,結果通常是劣商賺大錢,良商「等收皮」。哈。

根據我的經驗,把質素計進去,食物的價錢大概是「十年一翻」。所以推測下去,30年前兩元的食物的質素,今天要十六元才能買到,而且還是一個月就被死神的,因為很多人都不太想付那十六元去買。就算我今天吃得起十六元的東西,也不代表我能經常買得到,因為看在「太多人不想付十六元」的份上,供應商往往會標個「十二元」,然後做一會就停做,因為蝕本嘛。

這就解釋了我的死神血從何而來,而且為什麼這死神血越來越明顯和戲劇化。因為我的身體記得「食物的質素」,或者說是對食物的營養價值等等非常敏感,所以我能夠輕鬆的計出誰是那個「十二元」,而且自然地開始懂猜。那種感覺類似練琴的時候你不會想「某關節以y度、xx肌z成輸出發動」,而是身體會自然的協調出一個大概那樣。

所以請容許我非常港女地發言——我不需要我的未來丈夫月入有兩萬,能有尊嚴地生活就ok了(公屋ok),但是賺錢能力務必是「十年一翻」,因為我不想生活質素向下流。(所以我也會努力進修,以及從事有關「保證社會整體環境的生活水平不下流」的活動的說。)

我不求lv袋、prada鞋、chanel裙,但求放進口的不是偽品、毒物、劣等貨。

例如家附近新開幾個月的麵店,各種冒充味道、偽造口感、顏色等等手段花樣層出,去到髮指的程度,吃x痾x味的尿,可怕的程度令我回想起當年牡丹樓的fantastic系列在廁所內如何震撼我的弱小心靈。

所以其實我會妄想在天台種自己的食物,就像那些在香港推廣有機耕種的人那樣。<-有種植威能所以種養能力不是最大的問題

不過這種妄想其實是一種逃避。根源的問題還是出在樓價和炒賣行為之上吧。老實說,心智正常的人會為自己種出健康美味的食物而自豪,而不是覺得自己種的西瓜會爆炸(之類)超帥氣吧?

題目 : 食在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美食享用

(電影)鹿鼎記

借了這套邵氏出品的電影一個月,終於有時間看……越看越覺得這套是《魔法少女小圓》的武俠版、《我們的》(又稱《地球防衛少年》)的同類。

武俠看什麼?傳統口味不就是看主角怎麼正義、風度翩翩、武功高強、氣度萬千、帥氣地以個人良好素質越過種種悲情,甚至以理服人、以義會友、甚至拯救地球(誤)……

所以我也明白金庸當年為什麼出了這套就「收山」去。這套內容太經典,詳細就不說了。但是大概可以想像金庸集所有受歡迎的武俠故事的公式,然後弄個列表出來,然後逐一反轉寫。

大概就像如果有一個作者從《我係小忌廉》一直畫,從SAILOR MOON系列到《飛天少女豬事丁》,一直畫到CCS、DOREMI、小魚仙、《守護人格》(又稱《守護甜心》)、和PRETTY CURE系列,然後最後來一套小圓——肯定是收山作的說。

這就是傳說中的連場「爛仔交」,爛得令人難忘。主角又偷又騙,「兩邊不是人」,下毒偷襲等閒,用限量版裝備「屈機」、角色真真假假,到最後主角也是為了超渡魔女(沒朋友得快壞掉的皇帝)而從眾人間消失(被召回宮中),真是好一個「廢怯太監小桂子」。不過小圓是狗血悲情,這套就變成一個又一個的笑中有淚的笑點。不到最後一集不變身的魔法少女,還有一個原作中大結局了也不知道被廢(和QB簽約?)沒有的太監……XDDD(說起來某姓茅的便當組不知為什麼有小焰的味道……)

另外大概是電影版經過太多劇情上的改動,沒看原作直接看,會覺得多BUG得邏輯系統自動關機。但是一面看一面會想「咦這不是經典的網路小說橋段之一嗎」……然後就不禁囧了。

第一個寫的算是天才,之後那幾個是跟風,後面的純粹是爛了吧。

除此之外,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這套不斷勾起我對中史的厭惡。這不是說我喜歡西史。我非常受不了那種「把權力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然後一堆人拼命去搶」的政制延伸出的悲劇,去到今時今日沒有了君主,但是像是香港那樣的貧富懸殊,拓樸上也是相差無幾。

題目 : 電影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影片分享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