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蹺蹺板(1)

因為天性喜歡冒險的關係,加上侍職「專業得罪科科長」多年,開始理解對所謂的「文化高低」在各方面的差異。

這裡指的不是排不排隊、衛生、說話聲線、在車廂地板蹲坐這類小習慣,而是整體的思維方向和行動方針。

(本文為2011-2012異界長文系列,是連載來的。)

1. 資歷
理智一想,誰都懂得要讓「知道得多一點」的人去從事相關的職務;而因為求學不只要付出時間和精力,一定的資質和社會資源也是需要的,加上不是每個人都有資質做專家,所以專家本來就不是「便宜」的東西。換句話說,一個社會想要有一個XX專家,起碼要先養得起一群人,其中才會有可能一兩個人有能力去做專家;所以一個用標價高低去平衡供求關係的經濟系統,裡面的人們想得到專家的服務,當然是要付出相對叫任何一個「路人」去服務為高的代價,而學習成為專家的路也不可能叫價便宜,不然不出一代就會「系統崩潰」。

如果不接受這個因果鏈的結局,解決的方法不是去仇視「要求高服務費」的專家,而是應該去爭取人手插入這種市場運作,例如公共醫療系統、政府資助大學生等等就是街知巷聞的「插入」;不喜歡這種形式,就得想辦法去想一套新的平衡供求的系統。

偏偏文化水平越低,對上面的機制的理解就越差,而因為不理解這個因果而導致買賣學歷、學術造假,結果專業資歷的叫價能力和代表的生產力越來越低,最後形成不分青紅皂白仇視所有有資歷的人的社會風氣。另外學歷越來越不值錢,最受害的其實就是新一代之中被傳統稱為「社會未來的棟樑」(例如他們的收入不足以成家立室為下一代提供可以發展所長的環境,導致這些族群裡擁有「資質」的血統就會慢慢消失,長遠令整個族群在世界競爭中被淘汰或者成為被「獵食」的對象)。這一堆結果都會令專業系統迅速崩潰,所以不消一兩代,整個族群的文化水平就變得無可再低。

所以連文化也是貧者越貧的。蝗蟲論大概就是這樣來的。沒有發達的專業制度的社會,盡早挑選、培養人才,保證人才在專業就業的回報,要推動經濟就只能用炒的。因為人群對實體日用品的胃口其實是超有限的,從提升生活水平來推動內需,可行度甚低,因為製作出沒有毒、質優而且耐用/味道好又有營養的用品和食品,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專業範疇,而培養專業人才超花時間(天才沒多少啊)。

因此,那些自稱「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啊,你們不只要努力保持香港的資歷系統的「清白」,還要多點向身邊的「蝗蟲」們努力「傳教」啊(記得先身教)。一次生兩次熟,不要氣餒!這才是真正的「戰場」啊。

不然香港變得越來越糟糕,你也有份的。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專業精神

(漫畫)白銀之匙(1-2)

以下是實時觀看感想:
看了FMA作者的新作。男主角感覺很像某超……

還以為又是穿越,意想不到的是農業漫畫。天啊。

「動物這種東西越是拼命追它,它越是會逃的哦」真是名句XD

「成為第一」的執念真是令人唏噓啊……這傢伙的身體語言和性格感覺怎麼看都像是《爆漫》裡寫劇本的那位男主角吧……荒川老師你在搞什麼啊。

這作品分鏡超死板,畫面內容也悶蛋得好比「兒童科學」那種……荒川你在幹什麼,去看一下手塚大神的作品吧。

但是笑點還是不錯的,像第一回裡的「咒文」、「混蛋肌肉學校」、「好人」和「謝禮」這幾個位我就笑了出來。某路人是在惡搞SLAYERS的XELLOS吧?那個表情變化……XDDDD

男主角進入這個農校RPG後第一個任務是找「遺失的雞」……我那ECO的回憶又跑出來了OTL

最後的廿公里長跑是預料之內,但看着震驚中的男主角,我想到老哥帶我走港島南區某寄宿學校的跑山徑的事XD

因為小時候的「空想學校」裡也有同類的設定,所以在別的「世界」看到的時候倒是不會吃驚,因為我是抱着「既然我隨便也想得出來,那麼有人已經做了的可能性不低」的世界觀。

啊,回憶不斷亂入啊,我果然老了OTL

雞蛋工廠其實好可怕的啊……荒川你畫慣了更可怕的人體鍊成,所以才有那麼大條神經的演繹麼?

另外雞蛋的髒梗第二話就畫出來了啊XD這樣會不會用得太快了一點。但我還以為會這個梗會直出WRONG HOLE的笑話啊<-看男性向作品太多了(天音:不如說你從小和男生玩慣。)

甜品胃的笑話竟然變身出場,這個梗還真是萬用。

然後上課補眠君終於出沒注意了XD同黨發現!

溫泉蛋真是超美味的,和冷蕎麥麵、撈些紫菜木魚納豆一起吃真是人間美味!(天音:好了你連吃的品味也是異界啊……)

然後男主角居然是吃得出添加劑味道的同類!啊啊啊!<-突然對男主角有了點好感。

蛋女真是超慘的……明明是美女為什麼會變成那樣的身型OTL<-解剖癮發作了

好,這一套應該是笑片教育類型,應該會看下去的吧。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白銀之匙

遷入FC2二週年紀念

於是,我這異界人生又過了兩年。

八年前開始每天在網上寫生命裡發生了的東西,從叙述事情、表達想法、記下靈感到發洩感情,真的發現我是一個超多話的人。

回頭一看,現在這些東西還在網上「存活下來」的,意外地超過九成。哈哈。

一開始寫的只是網遊裡發生的事,用HTML寫完放上網頁,不久就在日記網站開了日記本,最後這幾年才是部落格,中間不少是在各種壇子上發表的專欄帖。

一開始基本上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後來大學的同學群開始看自己的日記了,就變成了帶社交意味的文章,最後這東西反而成為我唯一「對外」的窗口。

之後又有人抱怨我寫得超火星,於是我像是拉牛上樹那樣地改善,幾年努力之後當然是「差很大」的;也有人對我不斷在格裡吐苦水感到不屑,嘛,拿比自己更差更慘的來比較,才是真正的自爽、自我安慰、自我欺騙吧,很抱歉我一直以來接受的教育主調都不是這一派的,連我接觸的C教流派也不是這一派的。我不開心,我不滿足,我覺得絕望——這樣基本的心情也要否定,那我想我連我的人身自由等等的基本人權都可以否定了。而且我不是什麼都不做只是在怨,只是我還沒去到靈感枯竭得連流水帳也放上網的地步。

無他,像我這種從小被困在連電視都是壞的家裡長大,大學畢業之前除了動漫畫和小說以外,幾乎沒參與過多少水平正常、結果正面的社交人際交流榜樣的,今時今日未成為隱青、搞到天天以反社會行為之類的事情來發洩被排斥的痛苦,已經稱得上是奇蹟。

但是沒有人會可憐你「輸在起跑點上」。貧者越貧和物以類聚之後,我還是沒能在現實裡搞來多少好榜樣。

最簡單的比喻,就是衣裝。沒有人會理你你家清潔、存放和購置衣物的能力有多大的問題,只要你打扮不像正常人,你就會被當成不專業、精神有問題、自暴自棄等等,什麼好的機會都比正常人少很多,而且做什麼回報都被降低,「運氣」也是分到最差的。

社交和接觸的圈子的問題也是如是。

我想我潛意識裡是抱着記下我這個貧者越貧的人生的悔恨,所以每天都能寫文(而且這幾年不斷要克制自己不要浪費太多時間去寫,直到搬出來了才有好轉的傾向)。當然如果我有一天做了李+X之類的,這就可以成為傳記的材料,嘛,也就是說我根本不可能停筆。

這兩年每天只有大概人在看我的文章,換成是一般的作者,算是追求「即時曝光率」失敗,應該一早停筆了。但是我從小被灌輸「留名後世的藝術家在世時令他們留名後世的作品經常不受當時的人歡迎然後窮到死」的概念,深信有很多東西的價值並不能以即食觀斷定。

反正在這個大部分人都吃不好睡不好再不然就是每天做到變喪屍才回到家的腦殘怪處處的魔都,跟人談政治經濟什麼的,沒錢收的話就只能當成是訓練一下推理、語文、EQ和同理心,所以還是有話直說就算了。加油添醋耍帥抽水那些小動作就免了。

最後的一道橋

上月中見了老哥的同位異體,他對我做了老哥也對我做過的事,然後我心裡突然有什麼東西終於「通」了。對方比我大很多,所以功力水平和老哥完全是不同的層次是理所當然的,因此效果差如此的大,是必然的。當然因為之前老哥為我「打了底」,所以我在這方面的吸收力也高了。

那種震撼是去到現在還是一想起整個人就呆立當場。可想而知我當時受了多大的衝擊。這個衝擊到現在還在消化中。

但是這個世界不是唯心的。

這星期幫教授打雜的時候,突然被一本書吸引了我。

其實我一向很討厭用「看字書」的方法來學習,尤其是可以「直接參與」的時候。原因當然是讀障的慘痛經驗。

但是當我看到這本書的時候,我忍不住捧起翻看,放回架走開,然後倒回去又翻看,再放下,再拿起的時候,我投降,順應了自己的直覺。

這書叫《手塚治蟲古典音樂館》,是手塚老師和小林準治合寫的。書中有類似旁白的交代樂曲背景和音樂家生平、加上手塚老師對他們和它們的想法的短描,再附帶手塚老師相關的漫畫作品的參照。

之前我看了不少手塚老師的作品。作為一個設定狂,我是一個天生的責編,我很直覺的知道我在創作方面有超重要的東西(類似手感的存在)未「摸透」,看手塚老師的作品時,這種感覺尤其強烈。

我知道手塚老師會彈琴(還是他媽媽教的),超喜歡音樂,但是我從來不知道他喜歡音樂至這種程度。

那些寫得有夠簡潔的旁述,再加上我本來對音樂的知識和經驗,然後是從前看過的和這本書附帶的手塚老師的漫畫(這本書引用了一堆未出過中文版的作品),突然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化學反應。

我開始知道大家說的「手塚的作品表達出一種異樣的生命力」是指什麼了。

活在世界上會通過各種各樣不同的媒介,感受到很多很多不同的事情,前人的和自己的,這種壓倒性的、非純個人的「生命的樣貌」令感受者會產生的強大而充滿了動感的感情,然後經過「創作者」之心的壓縮和整理、分解和再合成,經過雙手再表現出來。

例如手塚,他從自己的人生、作為一個醫生的特殊經驗,以及從音樂和電影(之前我就知道他大學時超迷看電影)裡感受到很多很多的東西,然後透過漫畫將那種「震撼」和「澎湃」的感覺再度重現出來。

所以手塚的作品總是被形容為「充滿生命力」。那不只是對生命的禮讚加上叫人珍惜生命的劇情(雖然他畫了不少這種故事)那麼簡單淡薄的存在。

這種特殊的感覺(我會形容為「手感」)就是我一直以來抓不緊(應該說是像鰻魚那樣溜手,偶然抓住一下就沒掉)的東西。直覺告訴我這是「最後的一道橋」。

這道橋從單純的「有創作行為的人」過渡至稱得上是「創作者」的世界的通道。那些可以留傳後世的作品,漫畫也好音樂也好,都是這種「手感」的產物。

所以我一直抓不住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除了上學之外,從小大部分時間被單獨關在和單人囚室有像到的房間裡,連電視報紙這種「基本」的東西也是年齡變雙位數之後才有的事,只有同一盒卡帶不斷重播起碼半年,直到我無聊至背到連聲線腔調節奏也一樣為止。

所以那種被稱為「生命力」的感覺,對我來說一點都不「現實」。於是多年來不分國藉,讀者總是會以「靜寂的冰世界裡的雪片或者閃光」之類的意境來形容我的作品的感覺。

然後是實驗時間。

既然看文字不行,那就漫畫吧。這次長笛考程剛好選了莫札特的協奏曲313,於是就去某琴行打書釘,看了關於他的漫畫傳記。全程開同步。

然後走開,繼續開同步,再開這種「手感」出來,走到最近的琴(少根筋的Y記)彈了幾行今年八級考程的M記奏鳴曲。

回頭率超明顯。成功了。那是一種幾近張開結界的奇幻感覺。不用留意別人是否會停下回頭也知道自己成功了。我第一次後悔自己沒有把整首記下來。

然後回家再開了同步,再開這種「手感」出來,吹沒練過(一個月前得到譜的時候有吹過一次,在你管聽過一次)的第三樂章快版迴旋。

首先是視譜速度快到不行,快到我直接進入了「練習模式」的程度。很多時候幾乎沒看清楚音就已經吹了出來。然後是注意力可以很有效的放在操縱樂器之上,於是即時「升呢」了。

其他曲子的效果也相當明顯。

實在是差太大了。

題目 : 與音樂的交點,齒輪開始轉動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過期)大觀園誘惑

這陣子完全沉醉在SOUL EATER的世界裡(雖然一天看平均不到一小時物理上不算是),今次不再是低電狀態看,重看發現超多之前沒享受到的亮光點。

學長笛因為沒有同學,所以一直都在心慌。我發現我其實很喜歡學校這種環境,因為有各種各樣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和條件去做同一件事,坐在一邊觀察設定比較結果之後,會很心安理得的去執行自己在自己身上實證出來是比較好的做法,因為會相當地推斷到背後的「為什麼」,以及比較「清楚方向」以及自己的「位置」。所以《絕對可憐CHILDREN》裡男主角想上學校,不想在家學習的心情我超理解的。交朋友只是其次(交朋友倒不一定要在學校交是真的)。

所以我完全知道STEIN和MEDUSA為什麼在學校過日子似乎過得滿有樂趣。看着那麼一堆不同性格、能力和資質的匠人和武器孩子在努力摸索着,自己在當中搞和着(誤),其實也是重新學習基本功的一種方法。基本功升級了,所有東西都會跟着升級。試過一次之後就會上癮。教學相長本來就是指這個。

但是長笛我甚至連同級的同學都沒怎麼見過。老師的另一位和我差一級的學生在另一間超遠的琴行學,我根本沒可能撞過去(我的恥力足夠我做這種事但是我知道普通人比較承受不了古怪和破格的事情)。

最近發現自己已經去到有點不正常的自我懷疑的地步,這星期甚至連老師說「這個行啊」,我竟失控的駁嘴說「我覺得還是吹得很醜」,然後老師表現得不知所措……那一刻我覺得我欺負了老師OTL罪過罪過。

前晚想起我可以上你管找「同學」「切磋」。結果自然是超速找到。對方是香港出品的正太,14歲但是超猛的,MYO首席,本年準備考FTCL了。

聽對方兩年前吹巴哈1035第一樂章(這是G8A組的頭半首),終於知道為什麼老師會說「這個行啊」,因為那時候我就是吹出了這種質感(當然因為我是鋼琴底的所以對巴哈在搞什麼鬼直覺處理上有點不同)……另外我終於確認了長笛「放閃光」的邏輯。

「閃光」的詳細用文字表違是事倍功半的,尤其對方本來對這方面沒概念的話。

因為看大師(例如JAMES GALWAY)表演,簡直就是處處都是閃光,很難抓得住當中的「邏輯」。但是看有資質的「同學」去表演放閃光,因為不是100%的閃度,所以當中的「邏輯」(或者說是企圖)會很明顯,而「陷阱」(做了會失敗的事)的方位也能夠大致猜到。

這就易辦很多了。

題目 : 我只是想記錄一下生活而已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tag : 長笛

自攻自受真悲哀=_=;

重看SE的動畫,感慨萬千。

SOUL EATER裡有個死神專用武器叫MARI,中女兼剩女一名。她喜歡抱怨戀愛問題,又會大聲說想要退休不幹,甚至故意跑去工時短的地方,一出場給人的感覺看起來像是「問題女生」,但是其實這傢伙是做得勤力得要死的類型。看到這一段描寫的時候我笑鳥。AZUSA真是吐糟得太好了。

星期一晚上崩掉時找LP大人傾訴,然後決定第二天既然沒定時兼職,不如給自己放假,最後一覺醒來還是營營役役的幹了十多小時,死戰弱點文書處理搞到通頂,差在沒上N村批小說。睡了幾小時又起床燒飯再上班,之後回家做運動,繼續文書處理,睡了幾小時再去練笛、工作、練笛,中間的車程都在進修,日文差不多有了初中程度就可以用正常「接觸」的方法繼續升呢,所以現在和西班牙文打得火熱(然後看《未聞花開》的時候發現看懂的西班牙字幕的單字成數高了很多,可以開始逆推出意思了)。

但是我想,看在別人眼裡,我還是個整天沒事幹,一天到晚上網看看文,和網友吹水看片,然後打打文又一天的人。

就像MARI那樣,第一印象呢……OTL

就算保持沉默也好,每次工作,無論是什麼樣的類型也好,就是努力完會給人用各種方法抱怨說「你完全沒怎麼付出過」,就算做出什麼成果,甚至神速做完,都很容易會被賴到千奇百怪的事上,總之會被認為不是我的「付出」的成果、我的「能力」。所以我這種人在職場的生存能力本來就……噗哈(就像F君說的某中醫的故事裡,做律師的病人向教授吐糟:「你醫術沒問題,但是做人完全不行。」)……最經典那次是古尼獸會考的時候呼天嗆地問為什麼我可以不用溫習也考30分回來。然後我看論文的時候總是被兩老認定在打機。

咦,我可是一直都像軍訓那樣非常自律的在溫書啊?是不是有什麼搞錯了?

老實說我也覺得或者我比較合適被派去敵對的公司做搗亂的工作,我應該會極度勝任,哈哈。當然這種工作不會是寄求職信會找得到的。

MARI和STEIN這一對真是很配。這就叫緣份。就算一腳踹開對方,在外面打鬧一番傷痕纍纍之後,最後還是會默契滿滿的走在一起。每次看到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就覺得非常治癒(天音:你的口味真的超奇怪)。

大概真的只有STEIN這種一直以來努力得過分的研究型人士,才懂得欣賞MARI的生存方式當中的治癒感。

但是問題是我覺得我是這兩個角色的混合體=_=;所幸的是正確來說我是SE裡一堆角色的混合體。

P.S. 好在我不是像MARI那樣初戀失敗OTL……男人生理上本來就遲熟,太早開始只是幫人教仔(但是99%不會在關係仍存的時候成功,因為你只是同輩(以及幻想對象)一個。

題目 : SOUL EATER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進步的記錄(32)

瓶頸期又來了。被老師勒令每天練長音10分鐘,吹的時候要注意口形和音質、音量的關係。

另外,繼續自行操練音階,這一個月來都沒有大突破,進步微小。

老師說他當年練習一天5小時,而且因為操縱機制比鋼琴敏感,他說高難度位置的確要天天操練才能保持水準。

也對,手部的肌肉的互動比較沒那麼「混亂」,而且目視往往直接可以見到問題的端倪,記憶起來甚至即時修正的時候不用只食賴感覺。

另外真的要為新居想辦法減少迴音,不然聽不清楚自己的音質,練習時事倍功半。只要用牧童笛做比較,就會發現差異非常大……

題目 : 與音樂的交點,齒輪開始轉動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tag : 長笛

瑣想碎唸

1. 前天在街上累積走了只是一小時有多,出左腳腳背就磨出了水泡=_=星期六行山反而沒事……是因為前天穿的是涼鞋嗎?

2. 在超市W特價區撿到了三元(無誤)的NESCAFE紅白雪人陶瓷杯,應該是脫出了的贈品吧(最大可能是咖啡的包裝被發現有問題,然後就淨拿杯子去賣)。因為其製作意外地比起十元家品店的更精美,結果抱了回家當漱口杯<-喜歡用玻璃杯喝水的人

至於N記的咖啡嘛……那已經不只是咖啡因不耐的問題,是會即時過敏。上添加劑似乎相當重手的說。

3. 一下雨,上網時就連看報紙看也是困難重重。然後我發現N村當年的N村病以及十多年前用56K、雙位數字的RAM上網的「上網第一印象」令我對這樣的網速很有忍耐力OTL

4. 最近某天因為突然發現食水有輕微的怪味,回家檢查發現電飯煲竟然有點發霉了=_=

5. 鬧鐘又壞了。而且是換了電之後也不走。怎麼一回事啊我從來沒試過一個月一次壞鐘錶!

題目 : 有的沒有亂七八糟(。☉౪ ⊙。)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香港能源研究中心主任周全浩:《明報》不喜歡我的立場,論壇從來沒登過我的文章

香港能源研究中心主任周全浩:《明報》不喜歡我的立場,論壇從來沒登過我的文章
來源:
http://news.mingpao.com/20110522/vzb1.htm

超久沒看到這種「正文」:

+ + +
星期日現場﹕搵食鎹!犯法呀?

金錢世界裏的採訪現場

【明報專訊】Facebook被踢爆利誘知名博客唱衰Google,香港亦原來隱藏大批「不分皂白每帖10元」的有組織網絡打手,一時間令熱烈擁抱web 2.0的我們步步為營起來。能靠常識或邏輯判斷的事情固然不成問題,被打手騙去光顧一間不好吃的餐廳、買了無用的護膚品亦無傷大雅;但作為記者,擔當解構知識與傳播真相的責任,不時得請教專家學者分析專業難題,誰的說法可信、誰是別有用心?實在不得不加倍謹慎處理。

舉一個例,導致東電總裁清水正孝辭職、公司要變賣資產賠償災民、全球史上最大的日本福島核災難,令核能專家胡仲豪教授突然走紅,在非常時刻,他擔起公共知識分子角色,向公眾解說外表全面走樣的第一二三四機組的核原理並意外狀,又詳細觸及核電經營者危急應變的倫理問題,他甚至親自到傳媒機構向前線記者解說核能ABC。在此之前他卻是寂寂無聞,全因他的學科冷門過冷門,長期「缺水」。

事件令大眾漸漸明白一件事﹕談核能安全,必須是絕對安全。這時候,鏡頭一轉,轉到另一個掛名「香港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浸大地理系周全浩教授。

問﹕中電贊助「能源研究中心」?

翻查資料,周教授一直以專家身分,立場鮮明為核能護航,他本人更擔任公職,有權位向政府就香港的能源政策出謀獻計。然而,他的文章少談技術細節,心口一個勇字挺身就撐,大亞灣不論是瞞報或有公布的意外都是「小事故」;跟胡教授相比,他愛談政治多於科學,比如在日本發生大地震後,他發表了名為《莫以關注大核為由滋事》(2011年3月28日大公報)的文章﹕「中國近年迅速崛起,某些外國勢力感到威脅,要圍堵中國。有人藉福島核事故抨擊中國增建核電站,批判廣東核電計劃。他們先讓香港民眾誤信核電是危險的,繼而圖謀使內地某些人士群起效尤,組織反核示威,把反核事件鬧大,觸發民眾恐慌,引起社會矛盾,替國家添煩添亂,拖國家發展後腿。」

本來自由開放社會容得下南轅北轍的觀點,但與跟進相關新聞的記者談起時,才得知周教授在環保行家圈內向來被一面倒「dislike」。原因包括——接受訪問時見解粗淺,「連兩電有多少資產和准取回報怎樣算也不清楚」;日本福島事故發生之初,基於香港核專家寥寥可數又大隱隱於市,也有記者嘗試找他解畫,但發覺他的核知識完全不足以解答問題;而多年來就算兩電所作所為不合理,亦極少批評,甚至不時為其辯護解畫;而他在浸會大學主持的研討會,贊助人是中電與煤氣公司。

明查暗訪,一個曾與周教授共事的人爆料﹕浸會大學香港能源研究中心,這個名字看上去非常中立的學術機構,背後出資的根本就是中電。

商界發銀彈「河蟹」學者?如此嚴重指控,必須小心求證。也曾好意地設想,近年老說政府削減大學資源,教授要「撲水」亦甚艱難吧。為免立即被掛斷電話,先旁敲側擊地發問——

記者﹕周教授你好。我們在做一個專題報道,討論學術研究籌募經費鮋難題,想請你分享經驗,你有時間談一談嗎?

周全浩教授﹕你懐係訪問晒全部既學術機構定係點?點解要搵我呢?

記者﹕當然好難訪問晒全部,只係近期見你常常就核問題發表意見,你又有主持一個能源研究中心,可能會較多讀者熟悉,所以想作為例子之一。

周全浩教授﹕呢鱓№(經費來源)我係從來唔會同人講鮁喎,因為係好敏感鮋問題,我諗你應該明我鮋意思。

記者﹕點樣好敏感?即係……真係有點唔明白……

周全浩教授﹕即係會引起不必要鮋誤會,外界會好多揣測。我懐經費邊度鈬會清楚上報畀校方,學校都有晒record,但我個人對外界就唔會講。呢鱓係confidential鮋資料,我相信無論你懐打去任何一間centre都唔會有人答你。

記者﹕其實我咁問又無乜惡意,如果你覺得唔方便講個研究中心,可否純粹以一個學者鮋角度,講纒你自己既經驗?因為我懐都想知道,學者會點平衡籌募經費鮋需要、同時保持研究獨立性鮋問題?

周全浩教授﹕就係呢樣囉,係好敏感鮋事,所以我個人係唔想答你,唔想講任何№。無謂畀人做文章。你懐老細張波我都識鮁,我知道你懐明報係有agenda鮋,我寫鱓№你懐覺得唔飱聽嘛,你懐論壇版,就從來都無登過。

記者﹕(滴汗)既然你唔想講咁算啦,不過我懐聽到有個傳言,至少想跟你核實一下,聽聞中電有份資助你鮋能源研究中心,可否講講我懐呢個消息是否屬實?

周全浩教授﹕你想知可以直接去問中電,我個人鈬講就係唔會答。

記者禮貌道個謝的話音未落,周教授就匆匆掛了線,留下記者頭上一團問號。既然是容易引起利益衝突的「敏感」資料,不是更應該申報以示「行得正企得正」嗎?股評人也要披露是否持有自己評論過的股票啊!

就照他的說法去向校方和中電求證。浸大說該中心是「自資運作」,即沒有接受校方或公帑資助,全是教授自己募捐。而外界捐款必須先存入大學的中央戶口,根據校方指引才可提取使用。既然捐款全要大學經手,一定知道中電有否資助能源研究中心吧。可是,浸大傳訊部以部分捐款人「比較低調」,要尊重他們的意願為由,拒絕透露。

至於監管方面,浸大說有制定「接受捐贈指引」,當有政治組織或特殊利益團體企圖透過提供捐助影響校方或其教職員,這樣的捐款是應該拒收的。

答﹕中電認有general sponsorship

我們又去問中電。「追魂call」足兩日才趕得及在截稿前取得一個不詳盡的答覆﹕「是有提供general sponsorship」(解釋說不屬於by project的短期資助),但具體形式、金額、條款等都「因為負責同事在放假」而沒有資料。(真是一個重視員工work-life balance的「好」榜樣)

中電說,決定資助這研究中心,因為與本身行業有關,希望研究成果會對電力市場有用;中電當然十分尊重學術自由,也支持學者保持研究的獨立性,在決定資助對象時不會考慮學者過去的言論和學術立場。

一個記者循正途查證來到這裏,為一個簡單的老實答案不得要領,也只能老實交代,由讀者自行判斷。

接下來,我嘗試向旁人了解。與周教授同為港府能源諮詢委員會成員、理大會計及金融學院副教授林本利說,平時開會周教授的言論都很維護一些「interest parties」,不過基本上整個能諮會都是這類人,某某是中電會計師,誰誰誰原來承接不少港燈的工程,這個那個又跟「誠哥」好多生意往來,林教授說起就一肚氣。

更叫人擔心的是,他觀察到近年多有財團,見到某學者在輿論或政策上有影響力,就主動奉上大筆資助,學者一旦操守不夠堅定,受人錢財後便言論大轉向。「但你監管不到的,佢有學術自由。好似周博士那樣,佢可能係真心覺得核電好好,你無得話佢。」只能好心呼籲,寄望受助人緊記自己的學者身分,「不要利用大學的銜頭和資源去替商家做propaganda。」

同樣時常亮相電視在報紙撰文的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說,自己未有遇過商界的「河蟹」誘惑,不過相信商界透過贊助影響研究方向是存在的,「好多藥廠都會贊助疾病研究,講到某種病好嚴重,自然多些人去買藥。」他又說現時的大學文化很鼓勵學者開拓財源,學者能夠爭取到商界大額資助,在校方評核上是一項「加分」的重要指標。

也去問問記者們的老師吧——中大新聞與傳播學講座教授陳韜文說,學者不肯彼露其經費來源「會令人覺得好奇怪」,尤其是接受了商家贊助、發表的研究又跟該商家的行業有關,更應該講清楚。因為在一般人眼中,學者是一個客觀、公正的形象。

身為記者,如果留意到某些學者儼如商家的「御用研究員」,也要小心採用其言論。

後記

黃子華曾打趣香港人,每逢遇上道德批判,總有兩句說話作擋箭牌。第一句為「搵食鎹!」,若還不能令對方shut up,再跟一句「犯法呀?」,兩句配合使用,足以抵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批評和質疑。

努力循各種渠道追問了幾天,周教授與中電的關係仍然撲朔迷離。原本無意針對任何人,亦想多找幾個同類的例子作參照,惟在公開資料中實在難以追溯學者與贊助人的關聯,消息人士提供的資訊則可遇不可求。

文 林 茵

編輯 陳嘉文

+ + +

這篇絕對是「題材吸引,劇情有張力,角色有性格,主旨清晰」的軟新聞稿!

題目 : 漫談世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tag : 學術自由 核電

雨中行山兩周末

繼上星期在雨中拖了六人隊從順利開始,走扎山道西行,一直到至黃大仙地鐵,走了不到三小時;確認這班團友可以接受稍微淋雨的情況之後,這星期就組了個四人隊從城門走麥七上針山、草山然後從大埔滘自然保護區下大埔墟地鐵站,中段一直在下雨,走了四小時,不過這一個行程有超過一半是石路。

雨中行山不是很消耗水分,但是技術要求比較高,除了落腳點和移動模式要注意之外,如果不適應濕寒之氣,容易因為身體不懂排汗,積熱毒而病倒,又或者寒氣入侵後頸而頭痛,所以雨中行山可以算是修練正統實用的簡易內功入門,以持續的中低度運動作為「引線」,鼓勵身體「開爐」維持全身保溫和發汗的功能。當然沒行山經驗以及一定體能水平的人不宜用這種「實戰」模式練習。(<-這傢伙明顯是比古派的)

另外兩個月來的單車機訓練成果明顯,現在可以連續兩、三小時把重心保持得非常穩定了,繼續練下去,體能就應該足夠在山路裡把這種低磨損的移動模式持續半天,那麼幾年後參加毅行者就不再是一項「艱苦」的任務了。

tag : 麥理浩徑第七段

仙草之謎(續集)

前集:
http://windera.blog126.fc2.com/blog-entry-841.html
感謝一叔和LP大人指教!今天終於有時間親自去慢慢找WIKI了。

看完一叔引用增稠劑的段落,即時感覺到這個謎關乎「涼粉之謎」!

眾所周知煮茨汁時加粟粉之類是很正常的,而常用的增稠劑之中除了蛋白類的之外,就是多糖類,包括澱粉,而成份表中已列出有澱粉。

但是澱粉不是透明的。罐上也寫上每100克才有2.7克的碳水化合物
,所以「看不到」是正常的,但是這也太少了吧。很難想像這麼一點的澱粉就能負責把一罐菜汁(姑且這樣想)變成啫喱狀的物體。(呀,沒能上圖真是超麻煩。)

增稠劑不是蛋白類就是多糖類,而多糖類的又分成糖類/碳水化合物類以及纖維類,而2.7%的碳水化合物又似乎太少;假設是另外加了植物膠(例如寒天)那種,那麼「膳食纖維」就不會是0g吧……這就是我會直接吐糟是放了魚膠粉(但沒寫到),因為例如寒天,八成是「膳食纖維」呢,一般會成為「健康」的賣點,不寫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這裡真的是有謎到。

再看看WIKI關於涼粉的解說: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B%99%E8%8D%89
「其濾汁加入少量的澱粉就能變成大量的仙草凍」——仙草的「仙」出在這裡。

中國花草網:http://www.efloras.org/florataxon.aspx?flora_id=2&taxon_id=200019823
裡也提到「曬乾後混米水」的飲品。

這其中的化學反應似乎很有趣。謎源確定。

然後就是那個鈉的來源問題。

87mg的鈉有多少呢?答案是兩包時X隆紫菜的鈉份量。這罐涼粉可供一次食用,有250克,也就是說如果那是食鹽(當然這不可能),我足足吃了五包紫菜之多。這罐東西雖說是強國製品,也還未去到有咸味的地步。

那麼,如此多的鈉從哪來?為什麼成分表上沒寫出來?

在植物性膠質(http://en.wikipedia.org/wiki/Vegetable_gum)那列表裡看了一下就看到了疑兇:
Sodium alginate (E401) NaC6H7O6

……難道是仙草在乾掉的化學過程之中,會大量產出這種「海藻酸鈉」的鹽嗎?

在G神找一下,找不到答案。但卻找到強國似乎會在弄仙草凍的時候額外加這種東西進去,也有找到自稱弄仙草凍起家後來賣海藻酸鈉的強國廠家。所以我猜應該是本來就有,然後另外再加下去的可能性不小(當然不寫出來想要混過去是很有強國風格)。

再找一下,原來這「鹽」很出名,下面那篇的內容上過中文報紙因為我很肯定我看過:http://www.ncl.ac.uk/press.office/press.release/item/seaweed-to-tackle-rising-tide-of-obesity
2010年有科研團隊說這種「膳食纖維」能減少人體吸收脂肪達75%以上。

然後再上G神找一下,六、七十年代美、加的科研團隊以及國際原子能機構似乎都認為這東西還能去防止人體從腸道吸收放射性碘和鍶
"Sodium alginate is a good chelator for pulling radioactive toxins from the body, such as iodine-131 and strontium-90 that have taken the place of their non-radioactive counterparts."(WIKI)

……結論是搶食鹽是錯的,原來應該搶仙草凍才對<-GAG

+ + +

不斷的從很有限的知識嗅出有趣事物的氣味,提出問題和疑問,建立可以實證否決的理論——雖然早知答案的人會覺得這些問題和假設中有些很白癡、後世多數會覺得這班人為一堆「低能」的問題白熱討論幾十年很難看——這正正是科學知識進步的過程,也是自修的樂趣的來源。

香港的教育制度和文化或者不重視這種能力,但是身為異界人,拿身邊的東西天天演練是理所當然的。

P.S. 不過還是解不開為什麼成分裡有糖但是營養表上沒有的謎。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動畫)SOUL EATER重看有感

年多前在趕死馬的當兒看動畫SOUL EATER(下稱SE),有很多細節都因為MP和HP低而沒能好好的享用。現在重看了近四分之一,開始覺得這一套只差一點就能追得上當年《通靈王》(下稱SK)給我的那種感動。

兩部同樣都是「靈異動作」片,SK除了世界觀是我杯茶之外,男主角剛好就是我本身的類型,所以從第一章開始就看得很投入,同步什麼的完全不需要,多累也能欣賞;SE卻是我的屬性分散地出現在主角群裡的角色之中,所以變相對任何一個角色的投入度都不是很高,於是劇情的第一印象並不深刻,因為HP、MP低的時候同步率會因為自我保護機制自動關掉(要不然會變成SK裡的反派頭目那樣慘OTL)。

今次重看,開始覺得SE的人設還有世界設定的邏輯有很強烈的現實感。這和SK的「奇幻到底」完全不同,所以SE的美式PUNK畫風很能起化學作用。

一直喜歡看某類用心創作的故事,是因為它們能令我輕鬆的以聯想抓緊一些本來會被眼花撩亂的細節分心的「現實的脈絡」,從而更好地從「整體」層面上去理解、分析、感受這些事情的意義。

今次重看開了同步(或者說是腦補),加上看了SEN(SE的外傳漫畫),SE裡的「噬魂」、「武器和工匠」、聖劍大人等等的主要設定就開始令我有了這方面的聯想,而每一場心理戲也變得更精彩了。例如樁和妖刀那一戰,樁的心情還有妖刀的誤會以及黑星如何成為樁的救贖,還有MAKA在SOUL受傷後二人針對恐懼的心理戰都更好的「看明白」了。而且我發現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都是死武專的那一套,無論是「鬼神」、「魔女」還有「武器/工匠」都是那樣的。尤其是要成為王者誰都可以,不過你得經得起繁文縟節、荒誕的要求(意味奇怪的無聊工作),忍得住交手的對手的各種乞人憎的言行方式才算這一點,我真是想不到更好的比喻。我之前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做王」的能力,其一就是因為我覺得我這方面水平完全不合格。最吃驚的是今次注意到STEIN的戰鬥策略竟然和我的很像!可以輕易換武器的秘訣在於武器只是形式,主要是用來作防禦和操作介面,攻擊的話還是直接把自己的靈魂打出去最有效,因為這才是最基本的攻擊原理(武器本來就是傳達靈魂波長的媒介而已),而重用最基本的原理就是最穩重最有效的策略(這大概是研究血重的人都有的思考特徵?)。

只能說:同步有開和沒開看到的東西真是差很大!

另外,SE動畫那些超有型的動作真是非常上腦。某天下雨,無聊時很自然的用傘做出MAKA把SOUL拿在手上轉的動作(當然氣流問題速度相當低),因為那傘當時的重心形態很像鐮刀,結果自己也嚇了一大跳。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只要見多幾次別人做得好的榜樣,就會進步神速的類型(<-同步的威能),但沒想過連(畫得很好的)動畫也……

P.S. 這季的青魔剛巧也是「靈異動作」類,今期我只追這一套……看來我已經對這種類型的作品有感情了呢。

題目 : SOUL EATER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強國謎之產品

……本來要把圖放上來,但是USB駁線不見了,然後小腐子的讀卡機似乎壞掉了,結果只好純文字。

今天說的是超市W有在賣的一款涼粉。這產品的中文叫「爽爽甜涼粉」。

=謎之一=
英文叫"CRUNCHY SWEET GRASS JELLY"……強國出產的涼粉還有爽脆的?強國真強大。不過話說回來形容食物「有口感、爽滑」的英文是什麼呢?SMOOTH或者ELASTIC感覺的確不太對。

=謎之二=
配料寫明是:水、涼草粉、白砂糖、澱粉。奇怪的地方是涼草粉的「涼」字只有兩點。我打不出這個字……現在還有人用活字印刷的嗎?

=謎之三=
營養資料:每100克,糖的成分是0g,蛋白質是0g,鈉是87mg。
請問成份表裡的糖去了哪裡?鈉又是怎麼跑出來的?啫喱狀的食物不是應該有魚膠成分,那麼說不是應該有蛋白質的嗎?根據WIKI:明膠又稱魚膠或吉利丁(從英文名Gelatine譯音而來),是一種從動物的骨頭或結締組織提煉出來,帶淺黃色的膠質,主要成分為蛋白質。

到底我吃了什麼進肚子XDDDDD

題目 : 零嘴點心 - 部落格分类 : 美食享用

近況報告

最近又來「忙到嘔」,「掃馬桶」當然繼續贈慶,自煮的時間就別說了,甚至連吃飯的時候都沒掉,經常在街上一面走一面吃些有的沒的,睡眠時間當然也是不夠的。

體力完全沒機會回復,做運動的表現完全下降,甚至回到從前在老家住的地步,MP也是不振。

我知道這很不妥。所以已經打定決心,回報太低的新工作是不會再接的了,而且以後應該都會禁止自己從事文字工作。

題目 : 靠北,我就不能只是單純的寫日記嗎?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超短篇)色之境界

序:看PKDICK的科幻短篇上腦,也想試試以「幻覺」為主題寫科幻文,看官們應該會留意到我有嘗試用PKDICK的邏輯去創作。

+ + +
每晚和能令自己與之陷入狂熱的女性(眾數)溫存,選擇花多眼亂,大概是很多人的妄想。

但是對我來說,那是現實,而且我不用為此掛上「花花公子」之類的名號。

不,我不是奴隸主或者類似的東西,那些女人不是我的財產,也不是機械人什麼的,雖然這年代沒錢的的確很流行把自己賣給勞工處,再讓出得起最低工資的異性買回家當奴隸用;有錢的就買型號日日新鮮可愛女僕或者迷人執事回家慢慢享用,再帶出街炫耀。

因為其實我是國家秘密研發的一款新型的「迷人執事」(雖然我不幹執事相關的工作),隸屬政府的「特殊福利組」,以針對性的性服務維持社會和諧。

我坐在咖啡店裡,看着長長的對象清單,挑選合我口味的女性目標,研究她們的性格和價值觀組成,再想對策攻略她們。畢竟她們要是本身是很隨便的傢伙,我的服務意義就不可能大了。

我的身體八成的組織和普通人類沒有分別,唯一不同的地方是腦神經組織並非全自然發育、成長,同時因為骨骼、肌肉和皮膚等軟組織的基因經過特殊的簡化改動,使我的外貌可以在一個月內以基因操作工程變成另外一個人(當然骨架上的改動是很有限的)。為了這些性能,我十四歲前大部分的時間都得睡在培養箱裡,其他的時間都是做身體機能的復康運動。唯一的好處,是省下了接受那個幾百年來都被評為「每況愈下」的教育制度的蹂躪,因為我需要知道的知識都會以直接結構腦神經的神經工程操作而下載,所以我十五歲通過所有品質測試、開始啟動正常機能的那一天,我已經對各種女生的性格、喜好、想法瞭若指掌,翻雲覆雨的技術甚至家事的能力都是世界頂級的。

例如上一個對象,一如她自己自覺,她喜歡高瘦的男生,要是架眼架,動作優雅但是處事笨拙的,出場時有求於她,即時就會令她心動——後兩者她自己沒自覺,但是我的內置資料庫讓我作出了如此的判斷。我照做如儀,沒一個星期就在她家以「家事服務員」的身份安置了下來。後面的故事涉及個人私隱和國家機密,怒我不能公開。

平均每三個月我就完成一件個案,而且個案不再在工作列表上出現的機會率高達八成,各方面都和同行的整體標準值相去不遠,所以我對自己各方面都很有自信。畢竟我只是「出廠」不足十年的「新人」。

老實說我其實很可憐那些得不到女性青睞的天然人類的男性,但這是題外話。

工作時間以外,我當然還能去找這些我曾經交手的女生。畢竟法律上我是一個人類,法律賦予我戀愛、社交等的自由。

我想說的是,原本我是個敬業樂業的人型機械人。

一直去到三天前,我開了一個新的個案,那有着能讓久經百戰的我流鼻血(原諒我用這古老的形容)的身材和樣貌的女生,竟然有着資料庫裡沒寫出的重要屬性。

這叫舟陽的女人竟然也是個人型機械人,和我一樣。原設功能不明。我們兩個是在公交站等車時認識的,後來一起去約會的時候,我發現她竟然記得那天站在我身旁的那位大嬸的電話內容和通話時的表情如何被我們二人之間的對話影響,一問之下才知道對方也是人型機械人。

人型機械人和天然人類最大的差別在記憶力和邏輯系統的完整性和準確度。所以這很好分辨。而舟陽成為被和諧的對象,是因為她退役了之後無所事事,而且似乎先前的工作相關的記憶以及資料庫都被抹去,造成了人格不穩定的狀態,被維安系統智能判斷成為了危險源。

女人,不論是不是機械人,最大的破綻就是很容易被社交關係佔領心神。所以我的任務就是和她發展令她感到投入的關係,讓她沒時間想有的沒的。我愛我這份救人利己的工作。

三天不到,我已經和她上了床十多次,而且我們都驚訝於自己及對方的床上技術。沒錯,是「自己及對方的」。

我的資料庫推斷,她應該和我是同行。因為只有是來自同一個資料庫源的,才有可能有那種吻合度。雖然她已經對自己的工作相關的屬性了無記憶,但是身體的記憶是無法對身體健康無害地刪除的。

但是我從沒聽過我這份工會有人被刪除了有關自己的工作等的記憶。

我心裡的安全感完全崩潰了。我不能想像有一天我將失去我和我那些可愛的女人的回憶。

就在這一刻,赤裸的舟陽抓住了不住抖動、把上面想法直接說了出來的我,告訴了一個讓我幾乎即時失去控制身體能力的想法:

這個世界已經不存在人類,我們平日稱呼為「天然人類」的,是經過傳統基因改造的人型機械人。這類機械人不存在發自內部進化導致的獨特性,環境因素完全斷定他們成長出來的屬性。

所以我們這個行業才能存在。

那一刻,我壞掉了。我知道我已經不再能執行我被派遣的工作了。
同時我的計算功能即時向我提出一個令我震驚的假設:舟陽就是發現了這一點,所以才被刪去了工作相關的記憶。

我開始努力的盤算計策,因為我發現我有太多事可以做了……當然,第一件事就是要確保如何不要讓自己變成舟陽那樣,然後就是如何不要讓中央智能系統發現這個BUG,之後就是把我命名為「舟陽病毒」的經驗在同行裡傳開去。

+ + +
老實說,我發現我覺得寫人工智能體的想法超有趣。正常人類無論是邏輯還是記憶的完整性和準確性都是有夠糟糕的,所以所謂的人類社會的常識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從作者的角度來說,這是永無止境的靈感源而且是寫作意義及作品價值的保險單。而沒有什麼東西比從人工智能體的角度去看更能搾取和襯托這個題材。

所以看EVA最驚嚇的,是我很怕會成為像是律子博士那樣(戀愛史)糟
糕的傢伙OTL

題目 : 科幻愛情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