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定律背後

學長笛之後,很能體會為什麼會有八二定律。

小時候學琴,初學家裡有琴之後,有幾個月曾經很用心的練習,之後就很被動的練,也就是練好老師給的功課就算了。後來停學,自己周圍鑽研琴技,才開始有了主動練的動機。

後來思前想後,原因應該是從手感那裡直接感覺到自己的「體質」無法成為「最好」的,以身體感覺直接同步的效率偏低;但是後來發現所謂的「JAM歌」技能對讀障的我來說可以變成視譜時以同步「屈機」的技巧,之後就能「正常」地讀譜,然後就從性格有像到的作曲家的作品裡開竅了,那時候就有了練琴的動機。

後來學小提琴,也是因為屬性不合(小提琴的操作原理和武術裡的刀劍類相同)加上體質不合(講求爆炸力的美感)而疏於練習。後來知道原來我差的是一部和我有「默契」的好琴,然後又開始有練習的動機了。開始明白武術故事裡那些對「刀」的執着何來,甚至「妖刀」的概念的來由。

然後上年暑假開始學長笛,卻突然真的會很努力的擠時間出來練,而且那種推動力是真心想要變強(雖然開始學的動機是為了將來生活)……其中的差異明顯在於「預測」之上。

努力之後的成果有多好。

另外一個旁證是,我無法忍受幻想自己在演奏會裡表演鋼琴或者小提琴的情況,但是一拿起長笛,腦裡就會開始幻想出聽眾和舞台的存在。那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自我評價的級別。

也對,人生實在太多可以努力的地方,有智慧的生物進化出直覺,預先診斷自己的「適性度」,的確可以減少「後悔然後壞掉」以及「資源浪費」對社會的破壞力。當然直覺未必時時正確,但是只要「大部分時間是對的」,整體族群上已經很有效了。

P.S. 按這個道理檢視,我在創作、行山、科研和烹飪(不分排名)方面應該也是「有希望」的。可能這十年甚至廿年,它們都幫不到我「發達」(之類),但是長期投資下去,最後的回報應該很不錯。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逆向操作

很多年前太空館有個讓人體驗模擬操縱單人滑翔翼的大型電玩,現在不知還有沒有。從前看別人玩,玩家們不論年齡總是很快的就掉進峽谷死掉,而後來高中有一年自己去的時候(<-高中時的興趣之一是一個人在星期三免費時去各種館玩),當我發現人龍不怎麼長,值得去排來玩,結果終於有得玩,才知道為什麼別的玩家「死」得超快。

因為和別的電玩遊戲不同,滑翔翼的方向控制是「逆向操作」的。

換句話說,就是當你想去右邊,你要把雙臂推到左邊去;想要一飛衡天,就要把雙臂大力壓下去。

因為滑翔翼不是用「手」去控制,而是用「身體」的重心,所以如果用「身體的重心」作焦點去想,就不會出現「逆向」操作時思考不順的問題。

於是我玩了足足五分鐘有多(本來是限時三分鐘),玩到後面有其他人來了才施施然的被請走,而在旁的管理人員在我已經離開了數步還在不斷說「嘩,你真的很厲害」。

這個十幾年前的經驗在我的記憶裡算是非常深刻的。因為我知道了原來一般人是無法輕鬆的轉換「操縱」的方向邏輯,或者說是適當地轉移「操縱」的注意力焦點。就算最後的動作簡單如手腳的大方向操作也不行。

後來遇上了一堆人事,更加加深了這個想法。人際關係上的逆向操作花樣甚多,有些人出於習慣會懂得做某些「套路」,而他們最多知道自己有這方面的「魔法」能力,但是知道「為什麼」的就很少,所以有時這類「套路」會有相當不妙的效果出現(然後像我這種有研究血的人就會被挑起好奇心,就像那些不幸的腦損病人令科學家們知道了很多有關人腦的秘密一樣)。

舉一下我和古尼獸昨天的遊戲:

我家沒有在生日的時候買蛋糕的習慣,相反我們會一年買數次蛋糕,專挑喜歡的款式在做特價的時候買,當是慶祝生日。昨天古尼獸又買了一回蛋糕。

我家人人都很喜歡那種蛋糕,也喜歡大家一起分享美食(所以我家的人本質上還是很正常的),這是大家彼此心照的。於是乎……

古尼獸:今晚不吃蛋糕了,我沒胃口。

我:唔,不緊要,我也吃得很飽,洗好碗就走了。

古尼獸:……不行,再怎麼飽,我也要餵我的肥膏!

我:你慢慢。

最後他當然是開了蛋糕,大家分來吃。

我:……啊啊,這真的很肥啊。

古尼獸:那剩下所有的蛋糕都留給你吃吧。給我好好吃完它。

我:YEAH!我成功把整個蛋糕搶到手了!

古尼獸:嗚……

其實我就是看穿了古尼獸一開始是想要作弄我,不讓我吃到我喜歡的蛋糕(這款一開始是我買來的),所以我就不斷以逆向操作回撃過去了。

當然對人的逆向操作沒控制滑翔翼的那麼簡單,但是基本邏輯還是一樣的。其中的「要點」,套用某位被公認是出色的推銷員前輩兼我的為數很多的上司的其中一位所說的話,就是「要根據對方所認同的事實真相去說話」,例如在上面的遊戲裡就是「女生怕肥,而且注重自己和家人的身體健康」,這樣就算真的是謊言,也不容易被識破。

因為所謂的「逆向操作」,就是你想要最後事情達到的方向和你的論點(操作)指向的方向是不同的,有點類似「曲線文」的感覺,所以這技術本身就像是說謊一樣;因此高階的「逆向操作」,必然是怎麼看都是「真相」,只是操作者的真心不會被同類以外的人識穿而已。

P.S. 現實裡所謂的「死P孩」,不計精神狀態有異那種,多數是把逆向操作當成一種運動來玩,不斷「發球」要人去接。所以旁人想要「進場」其實不難,只要以更高級的功架應對、拆解,那就一下子「END GAME」了。從這一點來看,這班人簡直就是少年漫跑出來的角色吧,笑。那種亮刀子出來和你狠狠幹一場,為的是「我需要朋友」的傢伙們XDDD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一周雜食亂記

1. 最近做多了很多小小的實驗。例如明明是沒興趣的食物,也拿起包裝看上面的成分和營養標籤。然後發現最近連我不得不外膳時的「最後防線」麵包、蛋糕類也多了加各類增味劑的品種,而且是你意想不到的味道,例如可可味的加E621,真是想不明白啊。

另外色素當然也是少不了的。

2. 除了睡眠的質素和量之外,食物真的很容響心情。

睡不好的日子,要是乖乖的自煮,清清淡淡的水煮菜加麥米類,心情再不好,也不會大發脾氣,最多心情低落沒勁,視覺系統不能啟動陷入眼殘狀態而已。

要是吃了「有料」的東西,肯定又是滿腦子GIGO。

所以我看日本的烹飪動畫總是很能認同那種對「良食」的執着,雖然身邊的香港人一定是恥笑居多。

3. 作為西班牙文的教程,看了《天降之物》第二期後半(西班牙文字幕)。其實我對這故事的科幻元素很感興趣,而動畫版很能把那些極度糟糕和誇張的笑料氣氛弄到位,所以說反感嘛,其實不如說因為太誇張所以有點麻痺掉了。

另外就是看來要日文一級過關,我起碼還要背多一年的生字OTL……可是最近看論文就看走了大部分我對文字的耐性。

4. 和同事談天,對方似乎覺得我「喜歡音樂」,我雖然說不出「我討厭音樂」,但是我心底裡覺得這個說法有問題。想了半天想不出,就擱置下來。

然後回到家裡,為了長笛ATCL的考程快點上手,上你管找可以作為正面教材的參考。然後看到優質的演出的時候,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喜歡」(小誤)音樂。

在別的工作領域,機構、團體本來是怎麼做的、你上司、同事要你做什麼,你就算明知那做法不好,很多時也得無奈去配合,你很難有機會證明你是對的。有時你「好彩」,N年之後,事實終於證明當年你沒有說錯,但時機已過,米已成炊,學DAISY話齋:「SO WHAT」。香港歷史上最出名的,莫過於領X事件。哈。

但是音樂呢,很多時候只要一出手,就高下立見,連「執垃圾」的也可以聽出分別,絕對不是奇事。所以在音樂的領域裡,我所極度抗拒的「無力感」低很多。

最近在多方刺激和啟發之下,開始鍛鍊所謂的「獨奏者」的心理素質。這是繼小時候因為想讀醫所以不斷鍛鍊所謂的「醫者」的心理素質以來,覺得最有得着的心理訓練。

第一次見老哥,因為是第一次和這種人近距離打交道,所以有很多東西的因果不明所以。後來意外地再見到和老哥「同規格」的人,雖然只是和他近距離相處了一下而已,但一比對二人,以及他們對我的反應,很多概念就明朗化了。

所以我很認同CLAMP那一套的「人與人的相遇會改變一個人」的世界觀。因此我創作時只會煩惱「太多故事靈感」,所以老老實實我真的很想做(有錢收的)責編,誰缺什麼就問我送給他好了OTL

5. 本季的動畫新番不知為何完全沒有興趣。

題目 : 【生活雜感】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天文公園露宿記

星期日晚組了四人團到天文公園露宿了一晚,把中學時期的觀星功力重溫了一次。

因為我工作加上課了一整天之後RP甚低,到最後我們從西貢市中心出發,已經是晚上十時,結果我們只好乘計程車到萬宜水庫的迴旋處再走一小時進去天文公園,每人盛惠15元。

嘛,香港的光害已經去到天上無月的情況下,在西貢郊區走也不用開電筒的誇張地步,所以我很懷疑在香港還能不能看得到銀河了。

因為我MP和HP已經用光,眼殘加腦殘之下傻傻的帶隊走進了創興水上活動中心,擾攘一番之後,結果被管理員笑我走錯了門口(天文公園的入口就在中心入口的旁邊),好不尷尬。

午夜前星光很不錯,可惜附近有些躉船在通宵作業,結果光害超嚴重,四等星已是極限,銀河完全不可能見得到(雖說看得到的時分雲霧已變重,所以本來就不會看得見)。

是夜我睡得死死的,睡足六小時(然後太陽出來就睡不下去了),但是其他人似乎都沒怎麼睡到……又一次以客觀事實證明我老家的居住環境真的不能用「好」來形容。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就從上窰郊遊徑走回巴士站,途中終於參觀到了上窰博物館……之前經過無數次都進不了去。

P.S. 離題一下:最近幾個月最大的感觸,是「婚可以離,工作可以不做,但是孩子不可以放棄」。有些人放棄孩子的手段不是不給飯吃掃地出門之類,而是不再投放讓他不斷進步的資源,從說放棄的說話,到不再支援他讓他可以經歷適當的「挑戰」,甚至有當孩子是寵物來養那樣。這些態度不只影響孩子的世界觀(例如他們不大可能會有「無論是什麼樣的人也可以不斷有明顯進步」的想法),也令孩子的自我觀感和努力的動機大大下降。雖然影響如此深遠,但是不知道這種事情的人完全不會體諒這些受害者,尤其是原本就有強大威能的那些人甚至會落井下石,令這班本來就不幸的人經歷二重傷害,整個人生和今天災後的日本一樣滿目瘡痍。

考慮到這一點,就能夠明白為什麼電玩甚至邪教組織之類那麼輕而易舉就可以獲得一些人的投入。只要去找這種人,針對這組「屬性」下手,不需要什麼「詭計」也可以輕鬆得手吧OTL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天文公園

進步的記錄(29)

考完八級之後,老師很爽快的開始了ATCL的教程。因為琴行的人都覺得我沒可能會不合格OTL(琴室的隔音功效呢……咳咳)而且ATCL現在是可以自由報考的,所以好漢不回頭。

雖然我已說了自己當時因為一堆非常搞笑的原因發瘟,「炒」得很厲害,但是他們聽完竟然不約而同的說「OK啦」……結果我當場吐糟「你們好陰毒」。好啦我從來RP都不高,考鋼琴的時候,從來沒遇過我喜歡的琴種……每次考小提琴更是會被伴奏「絆咒」我,拉我後腿XD

老實說因為我完全沒見識過同級生的表現和他們的分數,所以我也無法斷定自己會有多少分,但今次真的因為自己無法把最好的演出交出來非常頓足。總之今次的選曲可以用到2013年(2014也好像仍能用),所以就算不滿意分數也是超安全的,大不了到時有錢的話就去補考考個漂亮的分數。現在因為在技術的高速成長期,所以表現不穩定是預料之內,畢竟鋼琴的準確度要求是半厘米,小提琴是兩亳米(按指),長笛是不能用目測協助而且只有一毫米(氣口的角度和火力控制)……

總之,終於有得吹MOZART了,而且是第一次碰他的協奏曲……大概MOZART的音樂天分發作得很早,在他還沒有成年男人的爆炸力體質之前創作邏輯已經定形了,所以對我來說是他的東西感覺超好拿捏,通常是視譜的時候已經很能同步到。

沒有作者本人的那種體質,要去同步,除非近距離觀察過那種人,不然是非常難同步的說。例如現在年齡大了,看多了「毒男」的因果,就自然能理解史上最出名的毒男貝多芬先生的創作邏輯了,從前真是彈來彈去都知道自己弄錯了,現在就……XDDDD

畢竟有很多處理都不會寫在樂譜上,所以「讀取作者心理」在音樂上是必要的技能。所以那些成長過程相對幸福的作曲家,就算視譜的時候,幾個小節就已經能從音符裡嚐到那種「甜到膩」的味道。

然後就是這星期我破解了另外一個我表現不穩定的原因:鋼琴因為很多音,所以自動化的功能會被強制開動,眼看心想手動的對象錯開得很自然;長笛只有一行而且沒有走把位的問題,所以這種「眼心手」錯開的三層緩衝機制只要不是處於視譜狀態(因為我是讀障所以第一次視譜時看的速度會爆慢),就不會自動開啟,結果就會吹得不順,因為直接用意識控制,會因為意識功能的反應時差而在時點上的解象度較低,造成微調反應遲鈍。

於是現在開始強制自己把眼睛看着下一段要吹的地方。成功做到的時候,表現的穩定性就即時明顯提高了。

P.S. 昨天的人流好可怕,是平日的一整倍……小圓文的關係嗎?

題目 : 與音樂的交點,齒輪開始轉動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tag : 長笛

《魔法少女小圓》看後感之不幸的祝福

為什麼要有不幸?看完這一套動畫之後,不知為什麼會聯想到這個經典的問題。

因為智慧體的機能限制,不幸的人會比任何人都懂得珍惜幸福,甚至會因此願意犧牲自己的幸福去成全別人的幸福,但這個不知算不算BUG的結果,完全是後話了。

焰可以算是經典的不幸人士,說「經典」的意思,就是不算太狗血,但是絕對是不幸運的個案。「死又死唔去」,人生沒了一大截,什麼進程都比別人落後,而且還要不斷吃藥維持生命。

但是,這種不幸的人只要還沒壞掉,對於別人失去不幸的同理心,會比一般人更強,會比任何人都更希望把「不幸」的結局從世上除掉。如果他們本身是有天分的,他們在不斷的嘗試之中,就會變得可怕地強。而且因為他們深信自己本來就是不幸的,要是因為這種追求而失去一些幸福的可能性,他們就算有一天發現了,也不會太過震驚;而且他們從不幸中生存下來的往績,意味着他們有一套應付不幸的心理技巧,令他們「能人所不能」。

或者不幸的人因為遭遇問題一開始的實力會很差,一開始經常需要別人照顧,但是他們到最後可能會是留在戰場上打到最後一刻的那批。

題目 : 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從麥二上蛋家灣

昨天帶的四人團花了三小時半從麥二終點走到了高流灣,在高流灣到處走了一下,就乘尾班街渡回黃石碼頭。

中途超前了一隊同路的、有不少小孩子的家族行山團。

本來想在赤徑上沙頭,找路失敗,而且還被一位似乎是前水警的大叔嚇我們說「去蛋家灣的路有很多分叉路,很容易迷路,不要走了」,最後決定還是從麥二上蚺蛇尖的那個亭後面的路乖乖的上去。

本來因為昨天天氣不是非常的好,原想要走到一半就折返,但是因為跟到了大團,所以就很有信心的繼續走下去,而且因為他的警告,我們完全沒有走錯路(不過我們是上了儲水庫再走下去蛋家灣的)。

這條路真是非常地有立體感,不過因此難度是有的,加上天雨路滑,有團員因為滑倒而擦傷了手臂。

找天好天氣的再去一次吧。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動畫)魔法少女小圓(1-12完)

老實說,我開始認同了「當你上完論壇看完劇透之後還有動機去看那個故事,那麼這個故事爛極有限」的說法。

「魔法少女的精粹是什麼?」

這是所有責編都會自問的問題。魔法少女這種無人不曉的動漫題材,簡直就是「入門題目」。

變身?創造奇蹟?以魔法達成願望?愛與勇氣的化身?正義的使者?平庸少女一朝成為維護社會的英雄?有無名生物給予力量並跟出跟入?守護身邊的人?

這些都是超正常的「答案」。都是關於魔法少女的「形態」。

但是這些都去不到魔法少女之所以令觀眾着迷的「核心」——那種魔法少女獨有的「感覺」。

看完之後,我覺得作者是有意把上面的公式都「破壞」掉,然後把故事焦點放在那種魔法少女題材帶給人的「感覺」的核心來源之上:「絕對的幸福」。

絕對幸福的人是不存在的,真要說的話大概只能是神了吧。要是人類,大抵會受不住目撃別人的不幸,結果自己會去守護別人,結果當然也只能夠沾上不幸而BAD END了(就像一開始拿滿分,之後的變化只能是被扣分那樣),因為人非萬能。所以小圓在BAD END無數次之後,「不以人的形態存在」,變成「只是純粹的概念」,才脫出了BAD END的事實。

魔法少女題材的魅力核心所利用的,明顯也不是「絕對幸福是存在」的論點,而是不斷以畫背景的形式來刺激每個觀眾都有的「絕對幸福」的概念。

例如強調希望和愛,治癒等等。

換句話說,作者應該是想要表達「世上最偉大的魔法,是人類擁有絕對幸福的概念——神的愛也好,小圓也好,叫什麼也好」,不然人類的歷史將會更加可怕……但就是因為無論有名無名,人類也會有這種「至高無上」的概念,所以人在絕望的時候不會變成「魔女」那種級數的東西,只會「在世上消失」(其中一種方式就是自殺,當然到這裡實體化的方式已經不重要了),又或者生出怨靈惡鬼這類比較上「雜碎」得多的東西。

我本來聽人說這故事的作者很黑心,還以為這故事會BAD END呢。結果卻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正氣,結尾還要是強調「別忘記在你背後戰鬥,一直默默守護之人;只要你記得他,你就不是孤獨的」,真是快變成宗教教育片了。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但是我非常認同人類的審美觀是最接近「靈魂」這種超越時空的東西;尤其無論信不信神,從來沒聽說過「神的概念比數學概念還要難明白」之類的說法,也就可以引申出人類普遍擁有某種「至高無上」的存在的概念,絕對幸福又好,神又好,神的愛什麼都好——因為這樣子,人類還是有救的。

所以最後的一幕,是在荒野沙地孤身作戰的焰收到「小圓」(絕對幸福的概念)以心音鼓勵。

魔法少女的題材的長青,正正是這個論點的一種旁證。所以如果這作品有治癒的功能,那這絕對是高層次的治癮片。

從這個角度去看,這還真是我看過的ACG之中最有意義的一套。

題目 : 魔法少女小圓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你到底是怎麼生存下來的

從前見CP的時候,就被質疑要是我說的不是謊話,那麼我可以做到這樣子是「很不可能」。

後來「夠膽死」違背人際交往禮儀(?),不斷找機會跟別人說自己人生中的難題,例如家裡種種未去到毒打強暴酒賭嫖毒程度但是影響也不小的問題,以及自己的體質異常和讀障造成的限制。

就開始發現原來連普通人也會問「你到底是怎麼生存下來的」。其實我也想知道。

搬出來幾個月後,我一返回老家吃飯,亳無意外的有一半機率會腹瀉至全身乏力。可想而知我老家煮食方面的衛生比外邊的餐廳更不如。這解釋了為什麼我全家除了堅持一有機會就外膳的古尼獸之外,都「體弱」多病,尤其是我。

我看東西真的很慢。有人確認了我真的有這個問題之後,很好奇我的學業成績是怎麼搞出來的(未親眼確認過的就會懷疑我是不是真的有讀障)。後來我想了很久,發現除了選科技巧和盡用推理、記憶力之外,「火星文」的書寫格式其實就是因此進化出來的,反正內容分賺夠,表達分通通犧牲掉,結果當然還是比一堆答不出內容的考生好太多。

每次傷風感冒,起碼花上半個月才康復,斷續發燒十天是常事,之後拖出氣管敏感鼻敏感是必然;傷口難以復原、睡很多也不能回復精力,一天有正常意識活動時間只有幾小時等等的體質問題,花了廿多年的時間才確認是居住環境問題所致。

一搬出去,除了讀障之外,很多屬性數值什麼的,都在幾個月間逐漸正常化了。於是連我自己都有了「你到底是怎麼生存下來」的感慨。

題目 : 所謂感觸…( ̄ー ̄;)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三菜一湯

昨天去了朋友家搞了個三人「煮飯仔」團。一個負責洗煮具食具,一個處理(洗+切)非肉類和盛食材的食具,一個負責處理肉類和煮。

三菜一湯從買食材,到施然吃完現成的甜品再清理,近四小時。

有菜有魚有肉,煎炒炆出齊,新鮮主食材共十種,吃到撐。在外邊這樣吃,就算是「死神店」,也大概每人要五十多元吧。自己落手落腳,不用三十元搞定,而且絕無黑心成分。

如果是朋友,反正要「吹水」,那麼時間其實過得很快。

話說,搬出去之後其中一個「願望」又達成了:平均每月一次的團煮。

題目 : 日常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少了的東西

因為從小就是個異類,異到幼稚園開始一有了同學做比較就很明顯的程度,所以從來都搞不清楚什麼叫「走好自己的路」。

本來是和身邊的人是同一個起點,以及並不如是的時候,聽到這一個詞組自動理解出來的伸展意思並不相同。

前者的伸展意思必然地包括了「訂立自己應走的方向」,後者卻少了這個必然性,相反卻多了「順其自然」的意味。

這種微妙的理解差異有着決定性的影響。

人生裡大大小小的決擇何其多,從心態到言行都牽涉到,這些微妙的概念差異就算只影響十分之一的事件,時間一長,就會因為雪球效應而對一個人的能力、性格、下場等等有着決定性的影響。

其實不是到今天才知道自己有什麼東西沒做到,但是知道如何正確地做又是另一回事。有些人運氣好,有很多空間給他去嘗試,但是我很明顯不是這類典型的RP高人士,基本上人生中遇到的決定,很多都是「別無他選」,因為死路太多。

一直以來,基本上都只是被動地把「會死」的選擇除去就夠了……所以看《SOUL EATER》裡SOUL被罵同一件事的時候,心裡其實想看的是「答案」。

昨天下午遇上了一個人,他給了我這方面的靈感。結果一直有機會就在想啊想,因為就算是一樣的「答案」,實體化做出來的時候並不會是一樣的東西。

題目 : 想哭,,心情一直都在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萬年便當組

之前看SOUL EATER,SOUL君被心中的黑暗小人質問關於「動真格」的事,然後終於開始注意到我能與之強烈共鳴的角色,不論角色主次、威能、屬性,都是到最後會領便當的角色,最多作者大發慈悲不直接描寫他的死而已。而那些最後僥倖逃過一死的,都是無可避免地有一個DNA相同的「另一半」,那一半一定會戲劇性的領便當去。

最爆的是,在那些可以死而復生的設定裡,這種角色會和其威能級數成正比地領多於一次的便當。

死因呢,什麼都有,從非正常的健康理由到工傷、為大眾為夢想為親情都有。

因為世事無巧合,迷信只是誤解而已。與其用宿命論解釋,我比較想要分析他們的共同點。

想來想去,終於發現了他們都是無法「動真格」的傢伙們。用心理學的詞彙來說,就是他們的人生都是無法去到「自我實現」的層次。

例如因為遇到不幸,為了存活而選擇了一條不能回頭的路和責任;
因為天生原因、家庭問題、社會文化等非自身能控制的事,無法過原本應有的人生,甚至旁人的反應會不斷強化他們這方面的損失的失落感……等等。

每個角色的反應都不盡相同,有正面應對,有超額盡力做好自己本分的,也有壞掉做魔王去的,但是結局都是領便當,總之就不是什麼「壽天年」的死法。

其實我也說不出這種下場是一種解脫還是一種詛咒。理論上現實裡不能自我實現的人口應該滿大的吧,要是說這些人都不能享盡天年真是說不過去,所以在故事裡這種角色的下場難免是反映一堆不同故事類型的作者都會有的某種潛意識的想法,尤其這種角色很少一出場就會領便當,全都對劇情有重要影響,所以不能說死因是「雜魚病」。

暫時還未能抓得住在這班各式各樣的角色群背後的那個隱藏的想法,但是感覺得到那種氣味。

題目 : 【生活雜感】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終結

我知道自己已經時日無多。

雖然打機打得不多(以時間計算),但好歹叫做打過數隻單機遊戲、以及少量網遊的經驗,對於「緣盡一隻遊戲」的感覺非常熟悉。

最近開始對「人生ONLINE」這隻遊戲(?)出現這種感覺。

不是單純的玩累了,而是真的「緣盡」。不是對這隻「遊戲」所有的東西都沒有興趣、不在意,而是真的「緣盡」。

很難說明那種微妙的差異。有點像是對一件商品「想要」但「覺得不值」,又有點像覺得一個作品「有趣」但「沒愛」的感覺,只是完全是另一個層次。

要是網遊,我一般都會把我的角色(連財產)交給熟人玩。

但是現實沒得登出,除非自殺。可我現在心情是很平靜的。

題目 : 人生之所以為人參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長山、雷打石、雞公山

昨天三人團初上長山和雷打石,15時從西貢訓練營巴士站出發。

沿路林蔭小徑的段落相當多,上到山頂空曠時剛巧開始多雲,氣溫變涼,所以雖然昨天氣溫迫近夏天,但是不會特別辛苦,能專心欣賞雷打石一帶開揚的美景。

不過因為本人爆粗太驚嚇,導致有團友受傷(無誤),所以走雷打石的時候在最近頂的西路繞了過去而沒有攻頂。

上雞公的時候遇到一團定時會來香港一天遊行山的內地大學生團,介紹了他們想露營的話可以用YMCA的營地,價廉物美。

全程三小時,雖然有點短但是上落夠大,運動量還是不錯的。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短篇小說)尋覓之人(完)

原先在場的一男一女突然消失得無影無縱……大概是用了光學迷彩逃走吧?不過安全隊又不會抓他們的,這就叫心虛是吧。

那是一條像黑色的膠蛇一樣的手銬,是由百聞不如一見的「導念體」組成。這種特殊的物料以量子電腦為基礎組成,會和擁有強大堅定的思念的智慧體因資訊同步而產生共鳴,並遵從其想法變形、鎖上目標等,能把資訊轉化為能量和質量、所以幾乎是牢不可破的物料,無法像古代一樣以偷鑰匙或者磨損材料的手法解開,而且本身就像是使用者的身體的一部分那樣,以不能被截斷的量子通訊線路連繫着使用者,被捕者無論逃到哪裡,追補者都能知道。

一旦被那種東西扣上,就不可能逃走了。除非你把控制它的人殺掉。

我呆站當場,看着那可憐的孩子。他即將失去人生自由。對,是人生自由。一般人,就算是小孩子也好,可以自行選取自己想做的社會角色;但是失去人生自由的人,將會被回收隊不擇手段地賦予一個新的角色。

為什麼他得步入這樣的下場……

我突然失控似的,衝上前抓住了那個手銬,那個代表孩子將失去人生自由的手銬。

穿黑衣的安全隊人員看了我一眼,很無所謂的鬆開了手上的手銬,然後急速的和我拉開距離。

同時,手銬迅速變形,把我也一起銬上,而且不是止於銬起我的手,還把我從頸上勒住,讓我透不過氣來。

我痛苦得幾乎跪了下來。

「別管我。」孩子急忙說。他的眼神說:「我已經知道會有這樣的下場,但無論如何都想要試試看……你和我沒有任何關係啊。」

「不……」我其實已經無法發出聲音,但是傻的都會知道我在這樣想。

頸上傳來的力度,分明就是就算不是要我的命,也要我暈過去。

我死命的抓住頸上的黑色爪子,想要把它甩開,但是當然那是不可能的,相反越是掙扎,它傳來的力度越大。

就在暈倒前的最後一刻,我突然更換了掙扎的方式。

我把思念導了進去,然後它就鬆開了我,於是我連忙用同樣的方法讓它放了孩子。

孩子因為反作用後退了幾步的同時,我出於反射動作把那手銬摔往地上,然後即時想到它本來是摔不破的東西,於是就命令它在着地的一刻自行摔破了。

黑色的小碎石散滿一地,似乎原本就是沙灘上的東西。

穿黑衣的安全隊人員看了我一眼,用眼神說道:「原來是你啊?」然後就飛走了。

那一刻,我終於知道我每天都在趕路的人生終於完結了。

我伸出雙手,滿地黑色的碎片化零為整,凝結成一把鐮刀似的東西後,再變成紋身一樣的東西從雙臂纏到後背上,再延至腳上……就像我的心情一樣。

早就聽聞導念體就像「感情的身體」,但是真的體會到的一刻卻是另一回事。

孩子跌坐在地上,抬頭看着我。

我伸出手,讓他拉着我站起來。

+ + +
後記:

其實在那個我發的原來的夢裡,我是在「摔破手銬」的鏡頭後,要轉到安全隊人員認出我的那時候就停了。因為鬧鐘的關係。但是因為如此,那種「原來如此」的驚訝感覺非常震撼,即使我沒有記下來,一天工作之後還是歷歷在目。

所以最後那個鐮刀還有向小孩伸手的結局,是我創作上去的。

題目 : 自創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