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進食雜記

1. 其實看SOUL EATER會替作者感到很不忿……本周重看了第15-16冊的故事。

看得出作者很想在少年漫畫故事的公式之外加上自己的靈魂,但是只能在細節和畫功做手腳,實在非常可憐。

例如某個我私譯為「正賢.范」(=JUSTIN LAW)的神職人員,不只喜歡看到死神孩子被魔道折磨(口古月)、平日更只會帶着耳機不聞世事,背個棺材型巨型擴音器去到哪就播重音樂到哪,還是世上七把死神鐮刀之中唯一一個不用工匠幫忙就自己讓自己成為死神鐮刀的強大變態;到故事中期不只走向魔道,殺了魔道中人所畏懼的擁有靈魂感知能力的死武專老師;和象徵「科技」以及「衝擊」的STEIN和MARI對戰時陷於下風,不得不借魔道具落跑……越是重看越是覺得大久保老師GJ。

我很明白為什麼作者會很自負地覺得自己應該得獎。老實說,他是有那樣的天分和實力。SE是我看過的那麼多的漫畫之中,畫面最有感染力的一個。

但是SOUL EATER因為是商業作,只能是公式系戰鬥少年漫畫,走不開大部分版面是打打打打打。

算吧,只好在自己的非商業作裡不斷嘗試繼承《推理之絆SPIRAL》、《愛麗斯學園》、《通靈王》和《SOUL EATER》的精神,然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創出一種對作者來說沒那麼可怕,但是又能受廣大讀者歡迎的新的公式。

2. 07-GHOST 60
FRAU終於暴走了,而且給TEITO看到,之後還對TEITO出手。

其實這一幕很梗。不過07-GHOST本來就是走「弄得很有味道的梗路線」,所以看着那樣的FRAU真的會從心裡痛出來,而且可以讓我一晚看三次,也就收貨了。

……類似雷藏的味道,不過沒雷藏那麼誇張(不過SLAYERS動畫本來就是走誇張路線,所以其實本質是差不多的東西吧)。我對這種角色就是沒徹OTL

3. 終於為了溫習日文聽力,開始看SCHOOL DAYS(因為今季新番實在提不起興趣)。花了一個月,終於看到第3集……笑。因為很久之前就知道了這套故事的結局,所以看到西園寺同學的時候,特別感到心驚膽跳。伊籐誠是個自私的男人沒錯,看三集已經很清楚,但是這種遲鈍得沒神經又不夠機心的男人,往往會被純情少女誤以為是「好人」而親近、甚至不斷給機會對方、拍拖的時候還會不時主動出撃,又或者理智上保持距離但是卻忍不住不斷成為幫兇協助對方騙其他女生……於是這其實是給少年少女看的情愛教育片吧?因為我相信像伊籐誠那樣糟糕的男人比起大家都害怕的主動騙女生財色的男人多很多,尤其是香港。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07-GHOST

爆了

最後本來打算這幾天趕倪匡科幻獎的文,結果卻變成不斷在寫《死神學院》的稿OTL這兩年來積在腦裡的思念終於不受控制地爆了出來……爆一個段落就爆了一萬左右……OTL

一如某師姐所說,我寫故事不是為了拿獎或者出名,而是純粹真的有事情想寫,所以不應該去想什麼商業化或者拿獎之類的事,不然會本末倒置吧。

我現在的理解是,那有點像是下廚是應該是為了食者的幸福而下廚,而不是為了賺錢或者得到米芝蓮的認同那樣,因為原本只是出於對「心中想吃的東西」的追求而下廚那樣。

不過總之到現在《死神學院》終於是又爬到可以告一段落了,明天可以正式趕參賽稿。

算吧,之前一天內寫好的東西也能過初審,花一星期的就反而因為口味寫太偏不行,我還是在時間緊迫下(或者和人合作)才能寫出「大路」一點的東西吧。哈哈哈。

題目 : 我的愛~♡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菲律賓的今天,香港的明天?

官賊不分為害菲國 殖民年代禍延至今

【明報專訊】今天被批評為貪污、落後的菲律賓曾經是亞洲富國,1930年代已是當時西方泛稱「遠東」的地區經濟大國;60年代,菲律賓與當時冉冉上升的日本都是亞洲經濟名列前茅的國家,日本是亞洲第一,菲律賓是第四。半世紀後的今天,菲律賓經濟規模是日本的零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去年數字,無論從 GDP(4.8萬億美元對1831億美元)以至人均GDP(37644美元對1987美元),菲律賓和她當年的對手幾乎處於兩極。

表面民主 實質封建

多個家族控制政經命脈

馬尼拉挾持人質事件,令人重新對菲律賓投以關注﹕經濟實力下降,只反映這塊前殖民地特定層面的現實;從更廣闊的角度檢視,菲律賓經濟停滯不前,折射出這個國家的管治弊病——空有民主之名而無民主之實;表面是現代化國家,但全國的政治經濟都控制在160多個家族手上;行政部門和議會成為財閥掠奪的合法場所。管治層充斥各種形式的賄賂和貪污,菲律賓在國際廉潔榜遠遠落後別國,也就不難明白了。

菲律賓目前面對的核心問題,並非一些人意有所說的「走錯民主路」,而是300多年來,菲律賓一直無法擺脫西班牙殖民時代已植根的政治及經濟家族糾結。

西班牙統治者刻意把權力分給受過教育的社會精英,這種統治階層的權力結構,到美國管治的半個世紀,從形式到內容沒大變動。不管西班牙人、美國人,抑或1986年倒台前的馬可斯政權,都持續「享受」覑這一源遠流長的特權。信手拈來,如今的總統阿奎諾三世,母親是前總統阿奎諾夫人,父親是被刺殺身亡的前參議員;上周四在國會聽證會出現的參議員小馬可斯(Ferdinand Marcos, Jr.),是前總統馬可斯獨子。這些二世政客突顯了菲律賓政界講究血緣關係。

日本政界被批評是金權政治,因為日本國會議員在選區有強大影響力,可以推動法案或通過工務工程,從而為利益團體帶來好處。菲律賓也有類似結構,巨大的政經利益從地方而來,地方上有兩大權力架構,一是省長,另一是地主;省長是土皇帝,有權審核政府撥款的使用和人事任免權,馬可斯時代雖是所謂「民主政治」,但他傾力栽培省長,成為他每戰必勝的票源,回饋之道是他讓土皇帝省長為所欲為,貪污枉法,不一而足。地主則是大財閥,國會議員四成是地主,省長結合地主,便是菲律賓表面上是民主國家、實質停留在封建年代的原因。馬可斯更允許省長組織自己的武裝部隊,搖身一變軍閥,1986年到2007年,當地因為政治原因被暗殺者逾千,不少是省長武裝部隊的槍下亡魂。

缺少中產 無法制衡權貴

警察無能背後是政府無道

說菲律賓是舻近封建社會不為過,省長、巿長和眾議員3年一任,連任3屆後須停一屆,之後可以重新競選。這種制度造成政治上的千秋萬代,政客上台9 年,找代理人做3年,之後再幹9年,周而復始,公職變成終身職。本來,制度上的紕漏,以美國對菲律賓的影響力,馬可斯是不可能獨裁統治達21年,然而誰都知道美國為了構建反華反蘇的冷戰圍堵集團,默許「忠實盟友」馬可斯胡作非為,就像美國對中美洲獨裁政權的百般容忍。不同的是,到了馬可斯倒台,金權政治仍然殘留在菲律賓。

對民主制度諸多批評的人士,對菲律賓實行民主但卻貪弊叢生,頗有看法。這是以偏概全的論見,菲律賓貧富懸殊,權力和經濟集中在少數人手裏,武裝部隊多次成為奪權或打壓社會反抗運動的大棒子。由於缺少中產階級,菲律賓社會低下層為口奔馳,民主制度在公民文化極度匱乏下難以茁壯成長,倒過來成為這些官商的權力跳板,無法制衡。儘管阿奎諾夫人1986年上台後,曾經提出土地改革計劃,把土地分出去,但現今阿奎諾夫人墓木已拱,改革大計尚未見成果。究其原因,仍是既得利益者無法推倒,就像當地最低工資計劃,各省口中說遵行,但一到具體執行,不少工人拿的盡是最低工資一半也不到的微薄收入。

菲律賓的治安實在上周一晚透過電視讓世人看得清楚,警察無能背後是政府無道。其實,那天旅遊巴人間煉獄的背後,是菲律賓難以逃脫政經勾結的詛咒;官賊不分,苦了的是菲律賓人民,更苦了那天不幸遇上革職警員門多薩的香港康泰旅行團。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 + +

看完大笑三聲。好文當然要傳開去。真是作為《香港人的噩夢》的最好的「下文」。這種「惹火」的東西,還是留給社論去寫吧,區區在下真的無法和人筆戰。

想不到《明報》的社論也有變成曲線文的一日。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惡趣味政治

沈旭暉﹕解構香港次主權

——從曾蔭權致電菲律賓總統談起

【明報專訊】菲律賓慘劇發生後,有認為香港不是國家,只應通過外交部特派員公署周旋﹔也有認為曾蔭權致電菲律賓總統乃自取其辱,因地位不對等。最具代表性的是曾以「飽暖思淫慾」評論香港遊行的前輩阮次山先生﹕

「香港悲痛之餘不要過分……香港地區的特首,你不該打電話給人家的總統,你只能打給人家的外長或警察總長。菲律賓總統是國家元首,香港地區的特首不是國家元首,你不要搞錯了。要打也是胡錦濤打,不是你打﹗何胡也不可能打,這小題大做……香港你這個特首必須知道你的地位,不是有這個悲劇就可以亂碰亂跳的……要菲律賓提出責任報告,報告提出來,誰有責任,關你香港什麼事?……我們碰到災難,碰到意外,就是要考驗政治人物的智慧跟你的處理方式。」

主權國家從不是唯一單位

阮老的代表性,在於其主權思維停留在前全球化時代。現實主義學者將1648至1991年演繹為威斯特里法主權體系,但主權國家從不是唯一單位﹕

●主權國家之上有歐盟等「超主權」(supra-sovereignty);

●主權國家之下有「次主權」(sub-sovereignty),即國家賦予其領土在個別範疇有主權能量;

●主權國家競爭者為「片面主權」(unilateral sovereignty),多是單方面立國的分離主義運動;

●主權之旁有「類主權」(quasi-sovereignty),像當年東印度公司,或今天部分取代國家的跨國企業。

冷戰結束後,主權概念進一步模糊化,「主權成分」興起。筆者曾在不同文章參與了相關概念的研發,可作參考。

香港擁有的就是次主權

香港擁有的就是次主權。根據《基本法》,北京處理國防外交,但香港擁有高度自治涉外關係(external relations)權,包括涉外經濟、治安、文化、體育等,作為一國兩制的最後憑藉。何解非得把營救人質鎖定在國防外交,而非涉外關係﹖

●不少國際組織的參加單位是「經濟體」(member economy)。在亞太經合組織,香港、中華台北與中國平起平坐,特首與菲律賓總統一起穿民族服裝合照。香港參加世貿,因為是獨立關稅區﹔不能參加世衛,因為世衛出自聯合國。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是反洗錢金融工作體(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FATF)成員。9.11期間,香港是FATF輪任主席,領導了不少國際金融反恐議題,美國曾專門表揚。菲律賓沒有參加FATF,反被列入「不合作洗錢國家」,特首足以在FATF表達對菲律賓安保不滿。就是派代表營救、談判、調查、起錨,也毋須觸及國防外交。

●警隊負責治安,軍隊負責國防,香港警隊、海關一直獨立和國際交往。9.11後,美國成立貨櫃安全計劃(Container Security Initiative),參與單位不是國家,而是港口。香港同意加入,成了中國境內唯一開放予美國檢查的貨櫃碼頭。菲律賓同樣沒有參加。

●香港獨立派隊參加奧運,澳門不能,因為在1996年,前奧委會主席西班牙人薩馬蘭奇為打擊祖國分離主義制定新例,規定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賽,舊成員不在此限,讓次主權變相分流,香港「舊權」略高一籌。

可惜回歸以來,香港未有充分發揮次主權優勢,經常因政治正確或其他原因投鼠忌器。像新加坡以經濟體身分簽署了大量自由貿易協定,香港才剛與新西蘭簽定第二個協定(CEPA為首個),這已是多年破冰成果。涉外危機出現時,政府明顯沒有次主權的既定方案,僅靠應變。就此筆者一直和當局交流,卻擔心特區政府根本沒有對口單位。若不制度化涉外方略,一國兩制是不能長久的。

轉捩點正是那電話

為比較,我們可舉另一次主權例子﹕菲律賓附近有一個北馬里亞納聯邦,它並非獨立國家,而是美國自治邦,塞班島就是其部分。世人多分不清其性質和帛琉等鄰近主權島國有何分別,反正後者也由美國內政部照顧。但假如塞班人在菲律賓被綁,北馬里亞納民選總督致電阿奎諾三世,相信可以接通。

在上述結構性局限下,我們卻須肯定特區政府的後期處理,轉捩點正是那電話。直到致電曝光,阿奎諾三世變臉,菲律賓上下才發現香港是次主權實體,不是上海廣州。筆者的菲國大學朋友嘗試解釋﹕政府絕非歧視香港,阿奎諾三世當時在會議指揮,警局不駁電話以免騷擾,只是基層警官行政失當。「香港特首致電要聽」這信息忽然傳遍世界,曾蔭權的電話、他將議題主動交給公眾的策略,捍衛了一國兩制的尊嚴,鞏固了香港的國際空間,值得久違的掌聲。這電話並不易打,不少港人一句「不是國家」即閉關,何特首身旁不無自我矮化的信差,外頭還有阮老。電話撥出後,特區政府愈加得體,要求菲國提交報告、提出參與種種善後,都合乎次主權涉外關係章法。這不獲接聽的電話,將成為曾蔭權的政治遺產﹕「這次意外是對領導的政治智慧和處理方式的考驗」,阮老說的。

+ + +
次主權這種奇怪的存在,的確非常難以理解,而且本身也十分脆弱,大概只有香港這種無法自立但是回收卻弊大於利的地方才可以實際存在吧。

進步的記錄(5)

1. 大概學得太急,而且比起別的樂器來說練得太頻(從前學小提琴哪有初初一個月就每星期4-5小時……那樣的話肯定會斷頸吧。而小時候學鋼琴,一開始主要是教手勢、看音和數拍子,所以只要記住了就沒問題),我發現我在長笛上的視譜能力非常糟糕,一開始連G1的都沒能第一回就吹對所有的音……容易看得太慢(<-別忘記這傢伙有讀障),然後因為不夠時間反應結果出錯。另外視譜時的音量控制的失敗率還是滿高的,考試曲的音量控制倒是開始可以用「成功率」來形容了。

後來分析一下,發現我練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可以預測的,甚至連鋼琴新制的視譜也是可以猜中的,但是長笛的視譜就不行了。

2. 昨天剛剛搞定了G3的考程(視譜就算了,只得慢慢來,誰叫我本命就是視譜能力虧掉的人)。另外中階的練習曲清了一半,整支長笛的音基本上學光了,開始有練習曲有幾小節可以用來練低音、高音極限那堆超難發聲/按鍵有怪到的東西。

3. 本星期開始吹G4的考試曲。因為在學笛的琴行那裡收了個G4的長笛伴奏,所以因為好奇心提早吹了——其實一早已經聽到那位同學在吹。A3是非常熟悉的優美曲子(小提琴G5考程中B組的大熱曲子),B3非常有型,無論是吹的還是伴奏的,都練得超快樂。C組因為沒伴奏所以還沒見到是長什麼樣子的。

不過G4開始要自己想什麼時候吸氣、每回吸多少的問題了,這方面的直覺明顯因為接觸時間不夠而弱得幫不上忙。畢竟長笛的用氣問題非常狡猾,不同的位置(每次擺嘴都會有點不同)會大大影響用氣的效率,加上使用的音量和吹出來的速度(這兩點則和小提琴有像到)也會影響一口氣可以用多久(以譜來計),所以去到「極限用法」的時候什麼時候要換氣真是有夠頭痛的……太多變數一下子要自己在短時間試出來很花MP。

4. 音階開始出現小提琴常見的「某些音域特別不順」的問題,於是練的時候要刻意只練那些音。另外和鋼琴以及小提琴不同,長笛考程去到G5,也還沒有教齊所有的音階,我猜其他吹奏型的樂器也是這樣吧……感覺上超奇怪。

5. ……開始不斷開拍子機來練。因為開始出現不少要練速度的曲子/節數。

題目 : I Love Music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tag : 長笛

香港人的噩夢

香港遊客團在菲律賓成為人質後身亡是連日城中令多少人激動的事故。

香港地少人多,工時長到哭,石屎森林處處,污煙瘴氣人吵車轟,外膳質價比例比起很多地方來說實際高得離譜,不能行山享受那佔地六成的郊野公園的,放假多數會去別的地方做遊客,而且大部分人會「跟團」,很多時只為了安全感。本來高高興興去玩,卻遇上人禍死了人回來,即使是旁觀,也很容易代入,之後感受到的震撼感完全是身同感受。

一方面,香港人習慣了「今時今日這樣的服務態度是不夠的」的想法,假定了「香港精神」是應份的,一看到別的地方的「服務態度」和水平,難免覺得匪夷所思,氣上心頭。連日報章已經引述專家評論菲警的做法如何有各種各樣嚴重的問題,不贅。

而且難得今次事件中香港人的「角色」都表現英勇——盡職的導遊、機警救人的司奶、人肉擋彈的父親、捨命保妻兒平安獲釋的老爸、為了掩護和眾人一起嘗試制服兇手的18歲哥哥而被射殺的14歲妹妹等等,而脅持人質的竟然只是想要為自己翻案,做回原來的職位,甚至牽涉的退休金在香港連買私樓小單位的首期也還不夠……在香港觀眾裡「案件重組」出來的心理衝擊的效果絕對是「電影級」——這樣說並不是對什麼人不敬,只是從觀眾承受的心理衝擊的立場去判斷而已。

最要命的,是這班團友在事發前竟然發展出了有默契度的友情,去到用眼神就可以傳達「一起制服兇手」的程度。這其實並不常見。

因為大家都知道那不是電影,是現實,而偏偏本回事件狗血度爆燈。

可想而知香港人從傳媒裡看了這件案,心裡有什麼感受。

這件事件,絕對踩中了香港人的噩夢定義。一般香港人都會自我催眠,只要我們香港精神、牛下精神下去,惡夢就會完結,故事會大團圓結局,而且有很多人認為這是放諸四海皆通的道理;但是其實在世界的洪流之中,我們只是在自爽而已。

其實大家心底裡都知道的,所以才會覺得這件事情非常震撼吧。如果菲律賓不是這樣子糟糕,經濟發展肯定會很好,香港不只又多一個直接的競爭對手,而那些可憐的菲律賓女孩才不用花掉整個青春來幫香港人做家務吧?像香港人當年那樣,留在當地死命供樓,會賺更多吧?

幻月之歌DIVINA

網遊就是用來惡搞的。有圖有真相:
100823.jpg

……好吧,局外人不知道GAG在哪就算了吧。

換句話說,因為太久無法上到ECO,最後還是決定和LP大人一起轉到另一個網遊去。

這次暫時算是最舒服的一次。一直做任務做到27等,也沒有沒錢買什麼食物裝備學什麼之類的窮相,怪物掉寶掉任務物品的比率相當高,打圖鑑也不像別的網遊一打上百隻那樣讓我這種上線時間不多的人自動棄權——這網遊甚至有些怪打兩隻就能「收下」了。更不用說做任務可以點任務頁的連結自己跑(當然路上自動攻擊的怪要自己動手清),更會有任務清單、任務情況不斷顯示打夠了沒有,當然還有廿等之前死了不會扣經驗值不跌裝備的設定,而且到廿等時還會派幾個福符做墊底,讓玩家無痛學會這個新設定的德政。最強的是今次的寵物真的級數升得和玩家差不多快,而且能力很強,和玩家打怪時起碼能幫上清理一半的HP,也不容易死!

「知識達人」這個每天晚飯時間搞的活動明顯就是讓玩家們每天上線,透過非打怪非做任的賺經驗值升級——普通玩家應該可以在不出貓的情況下,花5分鐘玩一下就拿到該等級的20%的經驗值吧。不過這對我這些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人士來說就沒什麼用了……

做任務的故事雖然沒什麼特別,但是倒是會令人留下印象的故事。當然會有人說這和單機遊戲有什麼分別啦……尤其炮手因為有地雷技,遇上打王、被埋伏的任務一類的活動自己預先埋幾個地雷再引怪,就一個人在幾秒內就清場了,那個「請組隊完成」的提示變成了「埋地雷」的提示……總而言之就是超酷的。(小聲:我就是玩炮手啦……為了那角色的造型XDDD)

老實說會選這個遊戲除了聽說這是本年度新出作品中最受歡迎的之外,就是我非常喜歡它的立繪(插圖)。那畫風真的超有火狗的味道……不過未能求證是誰畫的就是了。還有一個原因是職業平衡方面看官網介紹時覺得不錯,不過今次沒時間所以只重點玩一個角色,加上還是低等玩家,所以還沒條件說什麼。

另外這個遊戲的空間感很不錯,顏色配得不是很刺眼,但地形看起來又不會太平坦,也不會容易卡住;NPC會走來走去,在一定範圍內走動,不容易出現別的網遊人一多就難點中NPC的問題。

如果還有什麼要加,真希望在城市裡建立「市內傳送點」,每升五級開放多一個——因為城市範圍真的好大,而等角色跑地圖真的超悶蛋而且沒有意思。

有點不滿的是最近有一個活動叫玩家在約10天內上線共50小時……那對我來說絕對是不可能的任務OTL而且就算是煉卡來掛,我也會擔心機子會不會容易壞……

整體來說這個網遊的用家介面的完成度真的很高,上手容易。唯一問題就是對我這種不會每天玩幾小時的傢伙來說,真的可能要玩足一個月,才終於玩到「似網遊」的階段……戰友系統竟要27等才開始有觸發任務,而作為賣點之一的戰鬥中途切換角色的功能要去到30等才能開……對一般放暑假可以玩一整天的小孩來說大概只花幾天就可以玩到,但對我來說真是……OTL

題目 : DIVINA幻月之歌 - 部落格分类 : 線上遊戲

WILD LIFE 23-27(完)

0. ……這篇文打了兩次,第一次因為在存下之前好前輩為了省電拔了電源所以失去了……真的很想有自己的房間。


1. 主筆不想畫下去,責編幫忙寫故事時也不想寫下去,於是這個故事就被完結掉了。雖然有努力的回應觀眾的期望,例如把死領的計劃寫完、從拍拖角度介紹動物園、讓男主角的感情線有下文,甚至連一些比較有奇幻/科幻/惡搞味道的搞笑點子也用外傳玩完了(獸醫被請去醫外星人XDDD)……但是整體來說可以看見二人對這個得獎系列的厭倦。故事架構和細節的隨便味、略帶瘋狂的感覺、僵硬的筆觸……看得我心痛非常。

這個現實系的獸醫故事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主線不能玩太大,太大就沒了現實感。於是只能不斷地寫短篇,把一些環境/生活細節致病當成奇難雜症以推理故事的手法去寫,又或者心靈雞湯一類的格局,幫有心智的寵物解決他們主人遇上的心靈危機。

可想而知這一類對作者來說缺乏驚喜的故事的創作過程有多沉悶。

寫了五年,的確差不多是極限了。

2. 回首一看,自己踏入漫畫創作的領域轉眼已經十年。從夢想做主筆到以責編身分協助別人製作漫畫,從一個只是看漫畫,到現在不時寫感想文、評論,雖然一直賺到一分一毫的收入,但是經歷了不少。

一般創作人最大的願望,可能就是把自己正在營運的東西商業化。寫小說的出書上書局賣、畫漫畫的在商業雜誌連載,搞網站的把站子營運至能夠牟利、上報上電視的階段,唱歌作曲搞樂隊的出碟拿版權費上台拿演出費。

對我這個火星人來說這完全是匪夷所思。當然身為在香港長大的人,我不會覺得商業化是奇怪的事,但是我會從一件事的出發點去考量。

難道說這班創作人真的沒有其他才能和技術?合乎道德的賺錢之途其實很多,有很多都比以創作賺錢容易。所有他們能進的行業和能做的職位都和創作不能並存,所以那麼不得不追求以創作行為賺錢?

其實只是想要每天全情投入創作吧?以及得到別人的認同——付錢來欣賞你的作品算是當今文化中僅次於「獻身」的最有力的「認同」吧。

但是商業化的弔詭就在於你只是為別人造夢。如果你得天獨厚,你造的夢剛好是別人想要的,那麼恭喜你。

但是往往這些就算是無償也強烈地希望每天全情投入創作的人,就是因為他們所做的夢不是別人認同的,又或者他們所希望的世界不能在現實存在,所以才會想要每天全情投入創作。所以,我認同「創造者都是悲哀的存在」的命題。

所以,商業化的創作界需要的主要是「工匠」。他們為客戶打造客戶想要的世界,把自己的靈魂的特異性打進去作品裡往往只是一個不一定能得到的BONUS SHOT(<-中文應該譯做什麼才好?)。

就算是因為所希望的世界不能在現實存在而投入創作,而且因為很多人都有相同的夢想而成功商業化,除非這些人的現實確認機制有所缺失,不然長久下去還是會感到空虛——他們的讀者、觀眾皆然。

考慮到這個悲哀的局面,責編系統的必要性和其角色對創作界的意義就很明顯了。所以我會繼續努力的。

3. 其實我真的很喜歡WILD LIFE,所以對於藤崎聖人老師的處境感到非常心痛。

而且我真的對很多看不出動物是有心智有感情甚至某些品種多少懂人語的人感到非常遺憾。所以看這種漫畫的時候非常地有安全感。<-意味不明

所以看到WILD LIFE完結,心裡實在嘆了一口氣。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WILD LIFE

(死神生活)蝦碌消費手記(3)

最近死神星高照,連買個雪糕也遭人圍觀。

事緣走過某間有自製雪糕賣的餅店,看到有沒吃過的「藍莓芝士」的味道,綠茶味雪糕有顯示出使用了綠茶粉的「真材實料」證據的綠色粉末,於是去買了個雙球甜筒。

來幫我盛雪糕的是位樣子可愛的新手店員妹妹,只見她用非常不純熟的手勢、令人憐憫的身體語言不屈不撓地嘗試把掘出的雪糕形成球狀,好讓它能輕鬆地被盛在筒上。

很可惜的是她只是不停地把雪糕球越弄越大。

當在雪糕膠盒裡被滾動的雪糕球長大到一個程度,開始有一對父子駐足圍觀。其實我也一世人沒見過長這麼大的雪糕球,所以我很明白他們在想什麼。

香港人流密集,有幾個人在看的非傳銷類的東西已經足以令人群聚過來。

見到人群聚過來,那位可憐的店員妹妹就更加緊張了,正在弄的綠茶味雪糕球不斷地散開,拒絕被整合成一個圓球。於是第二個雪糕球也是長得超大的——比我的拳頭還大。

可想而知這時候圍觀的人群是什麼表情。這個時候我已經忍笑忍到無法說話。對不起我的笑穴真的被踩中了。這是現實裡附帶萌屬性的天然呆吧XDDDD

然後第一個雪糕球終於被弄上蛋筒,這當然沒問題。但是第二個就明顯偏到一方,搖搖欲墜。

人群開始發出嘩然的聲音,不斷有人在小聲說「要掉下來了」。這時候我不知有沒有忍笑成功……

另一位負責收銀的店員終於發現事態有異,吐糟一聲「這太大了啦」,然後就拿了個小杯給我裝那個快掉下的綠茶味雪糕巨球。

拿走了這個另類的買一送一的組合之後三分鐘,我才發現故事還沒有完結。

一面吃一面想「這藍莓芝士沒什麼芝士味」以及「這綠茶的真的好吃」的時候,我心裡歎道:「這蛋筒還真是有誠意,竟然是雙層的哩」。

然後發現有問題。

細心看一下,這真的是兩個蛋筒。兩層餅乾之中的確夾了一塊墊手紙。我剛好咬到裡面的蛋筒的那紙張露出了一小角。

真的是很好很強大的買一送一。YOU WIN!

P.S. 我打這篇文的時候笑出了眼淚。

題目 : 下一站,發福 - 部落格分类 : 美食享用

(死神生活)蝦碌消費手記(2)

穿LOLITA是會上癮的。

之前某次外出不常去的區域公幹,第一次穿了LOLITA。做完正事之後,順道光顧X險X園,因為那間分店有我喜歡玩的滾球遊戲。

那天因為我睡得很差又時數不足,把廿元給了櫃台,也沒點算就去玩了。

香港的這類遊戲店一般都是有點黑。例如我玩的滾球遊戲,像打保齡球那樣把拳頭大小的球發出去,經過起跳板飛上去分數區斜板上的圓筒(300、400和500,中心線裡位置最高的是500,最難進的是角位裡的1000)/半圓兜(100、200)裡,越高的圓筒越高分。有些店的起跳板子是不平的,所有店子提供的那些滾球每一個的大小重量質感都不一樣,所以你不能「死練」一個位、一個丟的力度和軌跡。

因為LOLITA的裙子難免有點寬度,所以發球的時候手難免會刷到裙子,於是可以憑感覺把手的軌跡和力度調得非常精準,可以很準確地針對每一顆球的重量和大小等等去調整,於是一連投中了超多的500分,還有一盤連續三次的進了500,整體上進500的比不進500的多……在EXTRA裡試1000,還有次差點中了。最高分的那一盤竟然有四萬分——平時和人輪流玩,一盤只出五張票左右,現在自己玩竟可以一盤十張,還真是要多得「裝備加持」……於是那天玩得很投入,而且第一次後悔自己的手機沒有拍照功能。

玩完了之後,發現局數明顯比預計中多,計了一下,才發現原來對方自動把我當成學生,給了我學生優惠!因為之前從來沒試過出現這樣的事,所以我想這樣的待遇應該歸功於當天的服裝。

想一下,這套連某位看慣華麗系ACG、見慣家中女生買幾百塊一件的衣服的男生也說造得相當精緻的LOLITA,竟被我用$250就搞了回家,我得招認其實我知道自己的死神血的機制內裡是怎麼樣的。

於是我開始非常地認同ACG裡那種「戰鬥服」的概念了。攻擊系魔法師華麗的服裝真的不是用來擺好看的。

題目 : Lolita - 部落格分类 : 服飾品牌

(死神生活)蝦碌消費手記(1)

說了要買STONESHIELD(行山用的耐磨底)和MAX AIR氣墊的N記波鞋很久,但是都找不到。眼見穿了三年半的底部滑溜多時兼半邊消失掉,鞋面也磨出了洞,心裡有點急,這星期左腳還開始剝底,連忙四出找鞋。

之前有試過AIR氣墊的STONESHIELD版本,但是感覺非常差,因為AIR是後厚前薄的,在平地上踏起來怪怪的,像是踏到了階梯那樣。所以雖然年初見到的是黑色很有型的,但是都沒要到。

最後在某人流不怎麼樣的大面積大型連鎖店透過問店員把剛下架的一款特價貨從倉底搞了出來試……「問」和「試」中間因為要從倉裡運貨出來,於是隔了幾天。

那是灰色配少量粉紅色版本的AIR ALVORD 8

坦白說,第一印象是「醜」。上圖是照側面的,還不是太差,但是從上面看下去真的很難看。有很多見過我真人的友人都知道我不怎麼打扮,所以去到我覺得「醜」的地步就真是「醜到沒朋友」了。不過回心一想,既然是打算用來行山的,功能要是沒問題,也就沒有大問題。

穿下去之後,竟沒有之前看到的應該是同樣鞋底的款式的那麼難受,雖然有點不慣把重心輕微前傾的設計,但是也要了,因為我試過很多其他的鞋底款式,踏上去重心平衡感的糟糕度在這之上。畢竟不用$350就可以抱出去的東西,實在不應抱怨長成什麼樣子的問題。

於是,昨天一買到就丟了舊鞋,回身上山試鞋。鰂魚湖經北潭出榕樹澳回水浪窩——發現AIR底的配置令人在山路上行走時重心微微前傾,發力和抓地的最佳動作模式都變得更合符直覺,更能輕易地充分發揮出鞋底的抓地功能,一如店員的解說,終於理解了為什麼N記不再出MAX AIR底的STONESHIELD——MAX AIR的話,下坡時注意下地的時候不要太大力,不然氣墊回彈力會令你的平衡力大大下降。只是一回到平地的時候,就會覺得有點難受。

也罷,本就是用來行山的嘛。把行山和平時在街上跑、工作的鞋分開也不是我的經濟能力範圍以外,保養上也比較方便。

於是N記在我心中的好感度又被加分了。

(死神筆記)生意設定小觀察

1. 如果你附近有很多同類型的競爭對手,而你的貨品中利潤比較低的偏偏就是最有特色貨物,對不起,你很快就會被死神。

2. 如果你不能改變(1)的問題,那麼試試「搭豬頭骨」的方法變相加價,用獲利比例較好的貨物做「對沖」,令預期收入更可靠。

3. 生意可以不做,人可以不請,錢不可以蝕。長遠來說寧願少點生意額,因為最終可以回本比較緊要。

4. 不要做閒人的生意,因為他們有能力格價。最好就是搞到大家都很忙,那麼他們只得看品牌之類表面的東西去選。如果是賣衣服,最好把不同風格和款式的擺在一起,增加顧客留店的時間以及審美觀上的對比。

5. 如果打算用實力做賣點,在壟斷市場之前千萬不要冒頭太過,因為生意做得太「出」,一惹來別人垂涎,玩個惡性競爭,就會傷很重。

《潛行凶間》Inception觀後感

因為看的時候MP、HP不怎麼樣,所以影評就不寫了。

其實我是一個非常願意在夢境裡生活的人,只要合意,可以做到想做的事就行了。因為對我來說,現實如果有美好之處,那就和AV片裡女角被強姦之後得到性歡愉那樣的美好。

所以那個結局到底男主角是在夢裡還是成功回到了現實大團圓結局,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看過EVA之後,很明白有時導演們就愛玩這些東西來讓你覺得故事耐人尋味,其實要說的故事在那個問題點之前已經說完了。

當然我深明只要一天有現實世界的存在,夢境會「沒來由」(從夢裡的角度看)地被完結、甚至被騎劫,一如電影裡那樣。例如因為睡覺的地方在搖,所以你的夢境也會搖晃。所以夢境是不可能合意的,而且不合意的地方你絕對無能在夢裡改變,因為那是夢外的世界引發的。因為夢和現實是銀幣兩面的關係,所以活在夢中好不好的命題其實沒有多大的實用討論價值。有時想要自爽,發個白日夢總沒有大礙吧。總好過因為腦殘/自暴自棄,所以在現實裡白廢功夫地努力呢?

因此這套電影的命題對我來說只有一個吸引我的地方:我想看另類的心理戰。很抱歉地這套的感情戲節奏比起ANGEL BEATS來說火星度更高,令我無法代入角色的感情,於是步出電影院的一刻感覺上有點覺得被騙錢了。無論是齊藤的心結,男主角想孩子的心情,都有一種「不入味」的感覺,甚至是連被插入想法的目標本身的心情,都沒有立體感。

一開始不知道故事的多層夢境設定無論哪一層都是「被設計」的,還以為這裡會帶出諸如不同角色不同的的世界觀結構之類的。這一點又大失所望(誰叫事前為了不想先入為主和被劇透,沒有去看幾篇影評才去看……),弄得那之後的故事都沒什麼心機看。尤其是我最討厭就是連場的槍戰……「悶到抽」。倒是那幾場無重狀態的動作戲真的很有誠意。

其實個人覺得拓樸上INCEPTION和《神才知道的世界》是一樣的,同樣是透過一些事後不會完全記得起的經歷去改變人的心理狀態,只是差在後者少了虛構場景的視覺效果,但是卻因為是現實所以說服力的問題比較容易解決,不需於大搞麻醉藥、類似催眠之類的技術「過橋」,甚至偷偷的逃過解釋為什麼可以同步發夢、分享夢境之類的問題。而且說「最撥之不去的寄生蟲就是意念」這一點,恕我出於我自己的專業無法苟同。其實一般人的記憶能力從物理上來說真的不怎麼樣。哈哈。不然就不會出現「靈感一閃即逝」的創作區常見問題。而且,從物理上說,缺乏良好根據但是又撥之不去的意念,是病態來的,所以INCEPTION的行為因為那班人技術上的插入點完全錯誤,等同把對象的精神完整性摧毀。某女角鬧自殺根本就是正常的結果。

所以看完之後真的很想寫同人。INCEPTION不是那樣幹的。

題目 : 不負責觀後感 - 部落格分类 : 影片分享

tag : Inception

真面目

有些人平時很會抑壓情緒,於是到他們爆炸的時候,你才終於見到他的真面目。

久而久之,就學會了怎麼去看別人是否在抑壓情緒,然後慢慢觀察他們在抑壓什麼樣的情緒。

之後發現,有些人為了防止別人看穿正在抑壓自己的情緒,學會了使用一些比較大動作的表情來掩飾自己真正的情緒。

然而因為表情和情緒多少有互為因果的關係,所以這些人隔了好些日子,往往會連自己都騙倒,於是出現各種偏差的行為。

不過,無論原因是什麼,和別人相處的時候當然需要顧及自身的安全。所以那些平時扮成很好相處,但是卻會用破壞的手段來表達不滿的人,容易被人拒絕建立親密的關係,因為第一印象很好,令人很放心的相處,但是一相處下去後見到的真面目對比度實在太大,所以大都會選擇「臨危勒馬」;相比起來,那些經常被人看到一轉身就大說別人壞話,但是說完會很理智地嘗試改善問題的,雖然一開始會對其印象不佳,大家小心保持距離,但是一旦相處下去,就很容易建立正面的關係,而且這種大家「步步為營」的關係其實比較可持續發展、不容易有不當的幻想,自然也不會容易造成失望、恐慌的情況。

畢竟人是有推理能力的,一如看見股票似乎有下跌的勢頭就會沽掉,有升勢的就會買,而且買賣的動機非常受市場資訊影響……小學生也懂得炒閃卡啦,這個道理應該不難明白吧。

雖然這是很顯淺的道理,但是因為違反了所謂的「桌面上的社交規則」,所以有很多乖孩子都不明所以,結果在感情路上死得不明不白。

當然,要求大家在低位有勇氣入貨,則是假定大家有看穿實際價值的能力,我明白這絕對是強(普通)人所難,所以本文的重點絕對不是鼓勵大家在低位入貨。在此大力強調這一點。如果有人在感情路上搞出8號仔股民的命運,本人恕不負責。你貪得「刀仔鋸大樹」,當然要「食得咸魚抵得渴」,回報高風險高算是公平的吧。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進步的記錄(4)

雖然老師沒聽過我吹G2的考試曲,但是他還是叫我交G3的學費了……枉我還故意不在他面前吹G2的曲子OTL<-這傢伙心裡只想盡量的省學費=_=;

因為不用教樂理和ORAL之類的,所以上堂的時候基本上只有「示範->試吹」這兩個內容,因為我有預習和自己吹考試曲(不然低級程度的曲子不可能搞到一天練近一小時吧,會悶到嘔。不少有天份的小孩子是索性不怎麼練也可以只靠上堂一年年地成功滾過去直到G5),所以有趣之處乏善可陳——雖然說是試吹,但幾乎不用吃NG的。

RUBANK初級一個月搞定,被老師讚「犀利」。其實我當年小提琴更神,一個星期後已經在拉G4的曲子了(<-《金色琴弦》真人版),不過那次卻是氣得老師要死,因為她先公開侮辱我妙想天開,還企圖令我當眾出醜OTL

之後就到戲玉了。RUBANK中級開始玩「氣功」(吹的時候有TK/TKT的花式,在那之上還要加上音量變化)。不過幸好之前自己玩了很多年中國笛,所以TKT這類看得眼花的東西已經殺不死我(當年自習中國笛時就被吃得死死的T_T)。於是現在就能集中搞音量的問題,慢慢聽音高去調整角度,然後記回去……好像原始的火炮手那樣,要記不同重量的炮射不同的距離時分別要用什麼角度。

可能因為真的很難,所以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正常教音量的控制……不過自修G3的考試曲時的確可以做到一些音量變化了,只是對比度不高,而且失敗率還是相當明顯。音質倒是比較穩定了……有時真的可以吹到很純很好聽的,那種時候會覺得很幸福。

這星期天那一堂最好笑的是教吹高音B的時候我下意識地在老師準備示範的時候縮開身子,結果把老師逗笑了,因為他也沒留意那時候他把笛尾對準了我的耳朵。之所以會在極之渴睡的情況下也能下意識做出迴避反應,是因為我之前自修中國笛的時候學吹高音時就曾經中招,弄得耳鳴了半分鐘……可謂慘痛的教訓。

題目 : 與音樂的交點,齒輪開始轉動 - 部落格分类 : 音樂天地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