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驚小怪)東方永夜抄

(注意本文絕對是「少見多怪」的經典,看完請不用在這一點上吐糟了,謝謝。)

幾年之前在老家看到了某個非常非常地有感覺的人設組合的插圖,左問右問之後,終於被告訴那是某個遊戲的同人插圖,但是沒有人告訴我是什麼遊戲,也不知道那些角色叫什麼名字。

然後最近在DA上有個我訂閱了幾年的同人畫家也迷上了這個組合,然後我終於知道了那就是同人遊戲《東方永夜抄》——這個名身邊的網友是曾經提起的,但是因為沒有人同時放圖,而他們的文字描寫卻提不起我去問G神的興趣,於是沒有發現真相。

一查之下,才發現這是我的「禁忌遊戲」——是我討厭的即時垂直射擊加逃避敵人攻擊的遊戲。玩家操縱的角色屬性和技能可以切換(一角兩面),而敵人的攻擊策略會因此而改變倒是沒什麼(我聯想到火狗製作中的新作好像就是玩這個?)。

至於這遊戲有多變態,不知情者可以看看:


雖然說這是隱藏關卡,但是想當然主線的戰鬥也不會好得到哪裡去——絕對是會玩到我眼花的遊戲=_=上面那個影片其中一個有趣的地方是中後段角色跑到敵人所在的位置,就可以避過敵人攻擊!還真不知道應該說是BUG還是「有創意」的設定XDDD

結果看完之後連下載也乏力。我這種半盲的,繼續看同人圖算了。

至於遊戲方式、畫面什麼的就算了。一人製作啊,這樣已經很好了。

P.S. 還有系列作東方紅魔鄉

題目 : 東方project - 部落格分类 : 遊戲娛樂

淺談身教

一般育兒、教學專家都會推薦「身教」,但是通常他們的焦點放在「講一套做一套會沒有說服力」,又或者「小孩子會模仿你的做法」之上。

其實身教的運作模式,是展示自己所推薦的做法的實際效用。

所以,身教對於有批判性思維的孩子也仍然有強大的效用。你在做,他在看結果。

細心的讀者可能會問:不會懷疑是做戲麼?為什麼有很多人明明自己很自律,但是孩子卻完全不行?

答案是:身教和「把數學答案做給孩子看」是雷同的,所以要連「步驟」也一拼給,最好連同「為什麼想得到這樣做」之類的一起解說,才有意思。

比如說「自律」的過程——自律的意思是和自己任意妄為的意欲抗爭,理性行事,所以如果打算身教,別忘了也把自己內心掙扎的一幕也表現出來。

所以中國人往往不是很懂得身教的精髓——請忘記擺架子、逞強吧。

再拿非常實際的「練琴方法」來說吧。有多少老師願意在學生面前從「不熟」練到「熟」、從「演奏不出來」到「成功演習出來」?連帶「不斷調整」、「自我完善」的過程也做出來?其實學生最需要學、最需要見證的,是「學的過程」啊。(老實說我小六開始正式教人的時候也是在這方面完全失敗了的說。反省檢討實驗多年之後,才終於……)

所以經常會聽到有人說自己所敬重的老師如何坦誠自己不知道學生所問的問題的答案,然後和學生一起去研究那些問題——如果說給魚不如教釣魚,這正正就是「教釣魚」所需要的身教。

因此教學的過程甚至可以潛意識地灌輸人生觀——如果身為教的人肯果斷面對失敗,當機立斷不斷嘗試用不同的方法去教、去主動尋找努力了也學不到的人所缺少了的基礎技能或者出錯的步驟等等,而不是不斷重複一樣教法和對白、開始不斷怨學的人這個那個、甚至出口傷人,當學的人終於因為教的人的這些科學化的正面努力而終於突破了之前的瓶頸,他所學到的就絕對不止於他本來正在學的東西。這個就是身教的「奧義」。

題目 : 學習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校教育

眼不見為妙

其實我承認從小我對死亡的恐懼,不及疾病和老化;而對於疾病和老化的病理圖的嘔心,也遠不及看到一個受疾病和老化折磨的人的身體語言帶給我的心理打撃沉重。

所以曾幾何時很怕上街。所謂的香港精神,就是明明可以看到有人很累,大家不會讓他休息,會叫他繼續捱下去,因為自己也是在捱下去,而且香港人普遍做著自己不是很想做的工作。我覺得這種可怕,比起強姦殺人更可怕。

不會有人每天十四小時不斷強姦人或者殺人。但是香港人會叫一個明明已經很累、需要休息的人仍然去工作十四小時。而且不用拳頭,不用刀,也不用槍。「不賺錢不行」外加一句「香港精神」或者什麼什麼「責任」,足矣。

香港對我來說是一個眼見所及充滿痛苦和可怕的地方。而且香港人就算離開了香港,也仍然會繼續自虐(會不會虐人就不知了)。

所以,我覺得《鋼之煉金術士》裡提煉「賢者之石」的過程一點也不奇幻——換換名字,換換象徵物而已。

我想,應該有很多成年讀者會恥笑我——快30歲了,但是價值觀還是和動漫畫裡十多歲的「毛頭小子」沒差。如果這裡是高登,應該還會有一眾吃花生看戲的傢伙等著看我這種活現實裡、沒有主角威能的人怎麼「死得很慘」。

但願死得很慘之前,會留下「逆轉煉成陣」。

P.S. 會突然寫起這種文,是因為對人型電腦來說,最可怕的莫過於與有好感的人多年不見後相遇,然後當你對照腦裡十多年前初相識留下的「活動有聲照片」(HP那種),再比對五年前偶遇時「拍下」的,然後再看看眼前的……OTL……然後還要控制情緒和對方交換資訊,保持笑容的同時要注意不要因為這個原因而導致視線著點異常(<-已經切換至電腦操作模式)……於是過後就會有輕微的PTSD,連續好幾天腦裡不斷「回帶」當時的情景……OTL

題目 : ╮( ̄▽ ̄")╭ 一人暮らし……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回帶人生

最近幾年覺得時間有如被KOR(暗靈)操縱(參考:最近幾期的07-GHOST),一日復一日,不斷回帶。

唯一可以告訴我所身處的空間(不是指社會)的時間有流逝的,是死馬和學生的進度,以及行山團成員的變遷。

但是家裡發生的事,十月如一日,一如07-GHOST最近這一段的故事。

和兩老間的對白開始變得次次一樣,有如唸台詞。

其實,看了《與光同行》以及和某F老師的父母談過之後,再看到一些網友的部落格故事,開始不得不承認為人父母通常都會有個盲點——如果不是可以即時見到的話,做父母的很難接受自己的孩子其實有障礙,尤其是發展障礙。而且,越遲知道,越難接受。

而如果不幸地,一直以來孩子在成長期不斷用自己的方法成功掩飾了這些障礙所帶來的問題(也就是某程度上並不笨),到某一天終於失敗了,問題無法再掩飾下去,為人父母的就更加難以接受和理解,只會不斷叫孩子「再努力一點」、「你那麼聰明,沒有問題的」。如果孩子做不到,就會怪孩子「不夠努力」……

而最大的問題,就是父母會希望「就算孩子不能成為出色的人,起碼也要正正常常,別人怎麼做就跟著怎麼做」,但是他們沒有考慮到,如果他們有障礙,別人怎麼做他們怎麼做,一定會「扑直」,然後惡性循環下去。

用正常人的方法做->失敗,被罵不夠努力->努力用別的方法->被阻止,被罵不正常,迫著要用正常人的方法做

外邊的時間,卻在不斷回帶的人生裡一直流逝。

我最大的問題,是似乎大家都很難理解為什麼如果我讀字和寫文的速度是同輩的三分之一,我仍然可以在閱讀理解考試拿超高的分數,而且作文也不是最差的那一批,但是真是工作的時候就不行了。

我解釋了無數次,但是似乎都無法令對方(尤其是兩老)明白:

1. 考試的閱解一般是選擇題,而且文章用字造句也不會自相矛盾、邏輯混亂、表達有不清楚、鋪排混亂的問題,而且問題會有「標準答案」,甚至問題的次序和原文中答案出現的次序是一樣的(例如IELTS)。

於是我往往可以只看問題和候選答案,就能推理出整篇文章的可能脈絡——一如看網民的評價方向、設定和風格就能推理出故事的去向。在一些國際考試裡(如JLPT、GRE),為了避免引起外交問題,閱解的文章立場一定不會是令部分人士反感的,而且往往會有教育性質(因為答案會比較客觀),這樣我身為設定迷的推理能力就變得非常「屈機」——我看試題及答案和原文的比例往往是一比一(GRE和JLPT就是這樣拿到還不賴的分數……)。

但是一般人寫的東西(尤其是公司工作),多少會有上面的問題,而且立場更多數是「不能出街」的,更不會有出賣文章內容的選擇題問題組——這個問題可大了:於是我就要一字一字地乖乖全文看下去。死得。

2. 作文也是可以靠戰略混過去。一般自由作文的評分標準有很多都是內容分,所以我會盡力用最少的字去拿最多的內容分;表達包裝能做多少就多少,保證沒有錯文法就好,這樣通常會保證合格,一般會有中上的分數,尤其是議論文一類。但是出外工作,內容通常是上司決定好,由「小的」負責「包裝」,於是死得——不只因為做得慢(看內容就夠花時間了),還要因為從來不做這種事(平日也只挑少包裝的文看,因為其他的根本沒時間看完),於是這方面的經驗值是零,會做得好才怪!所以我當年考UE,相關試卷的分數並不好看。

我又不是上司,所以工作上一般的文書處理一定會成為我的死因。罪狀:「中五學生都好過你!」

3. 打長文反而難不到我是因為我打字不用看的;我可以用筆寫長文的秘訣,是寫的時候不要看自己正在寫的字(所以我考試卷上的字跡出名可怕,聽說是千中無一的可怕);原理就如彈琴一樣。我可以每天用速成打長格,是因為我不用看選字,而是像彈鋼琴那樣,心裡想著那個字的音,手就會自動「彈」出那個字出來,所以速成對我來說並沒有「選字辛苦」的問題,而且我可以用官員說話的速度來打,快得每個選字單都是「閃」出來的也沒問題,因為我根本就沒有在看。

4. 考試試場通常很靜,起碼不會有人在幾米範圍裡說話。真實的工作環境是很吵的,很多人會在你身邊不遠處說話,這時候我的看字速度就會變得會比說話更慢……

一般人可以快速做完的工作(如幫學生對功課),我會做得超級慢,慢得想要抓狂。所以我沒考慮過做學校老師。如果一般老師改功課改卷也會改到深夜,那麼我是不用睡也改不完。在大學做導師時已經深深體會過自己的問題有多可怕(<-三更半夜在辦公室一面哭一面改卷的TUTOR)。

我覺得我會是一個稱職的漫畫責編,但是我的第一志願仍然是創新科研(而不是幫人寫LAB REPORT的那種)。反正有機會發揮我可怕的推理能力,但是又不會介意我看文字、做文書處理要用幾倍時間,也不需要「鐵骨頭」功的工作就好(因為我體力恢復得比較慢OTL……用是沒問題的,但回得不夠又去馬,很快就病倒,病也是很慢才能病好,所以免了)。

但是兩老永遠覺得我只是「一堆藉口」。因為他們就算聽了很多次,也還是不能理解。因為以上我用來掩飾我的問題的能力對兩老聽起來絕對是匪夷所思……

結果是,每天在家裡說一樣的話、吵一樣的架,非常非常無奈。兩老明顯也不好受。

我甚至有一點點擔心他們會不會在我的食物或者水裡下毒讓我變弱智,因為他們經常說「某某的孩子是弱智的,現在也比你還好,每天規規矩矩的回庇護工場上班,沒有別的使費,一個月反正也是幾千元,而且全數乖乖上繳,做父母的多安樂」……

所以如果你們有一天看到我連續幾天沒寫出格,又或者寫出來的東西程度有問題,真的要代我去報警。我不是說笑的。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讀寫障礙

衛奕信徑一段

上星期六和XJ、XV和YB以及一位中途遇上的同輩的英國遊客PF(男)走完了三星級的衛奕遜徑一段。這條名徑大名鼎鼎——出名難行,但是風景超一流,而且「中招」者眾,早已在報紙上得知這「傢伙」並不好招呼,所以今次是我的第一次挑戰……

有圖有真相(鳴謝:YB)。

100312A


在最近起點的地方下公車(6號)後,車站西邊十多廿米處就有捷徑上山,彎彎曲曲地走上引水道。

100312B.jpg

沿著引水道往東走,越過了這個山谷(上為回望圖),大家閒談一會、看看右手邊的風景(下圖)之後,就會直插進衛奕遜徑一段。沒有沿車路乖乖走到起點的原因是不想吸廢氣……

100312C.jpg

衛奕遜徑一段一開始就是千級的石屎樓梯(有網友說是千三級)。眼前沒錯是很會令人感到絕望,但是一回頭看,就會發現「登高望遠」的真理何在:

100312D.jpg

千級樓梯當然不是鬧著好玩的,但是這一段路有個好處,就是努力的回報是即時見到的——上呀上,眼界越是擴闊,可以把赤柱半島看光光:(點撃下面縮至1/6的圖,可得大圖)
Photobucket

真可惜拍到這裡就沒電了……下次找次天氣好的,一個人去補拍。這條路行山者駱驛不絕,安全問題絕對不用擔心。

然後我們在孖崗山觀景台遇上了「進退維谷」的PF——被好奇小貓一問之下(喵),發現原來有人因為在赤柱看到了超級吸引的官方旅遊介紹牌,然後轉頭一看,覺得山徑清晰不怕迷路,大大條就在面前不遠處,於是什麼都沒準備,就來挑戰整條WILSON最要命之一的段落了!

沒地圖,沒足夠的水,沒後備糧,甚至連要走多久、可以走到哪也不知道,因為喜歡、想看美景、自持中學時代有長途高海拔的行山經驗就來了!這就是外國人和香港人的分別了吧?

雖然心裡是很想直接吐糟的(眾:你30歲不到就婆媽了!一世嫁不出啦!),但是身為人型電腦,當然發揮了好客之道(<-機械人三大定律),反正我有帶足夠的後備糧水。

於是我沿途就由得新相識的XJ和YB及XV互相認識,和工管畢業的PF談起來了。因為大家都是八十後兼大學畢業,話題自然少不了樓價、最低工資、政府工、煙民對醫療制度造成的衝擊、公用事業私營化等等的貼身的民生問題。(老哥原來你不斷叫我去英國,是因為那裡普通大學生的工資和樓價的比例是香港的一倍呀,怎麼不說清楚呢!)

PF自稱是典型的「大地自由行」,除非必要,他不會計劃行程,來香港之前,從北京搭火車到上海再坐火車下來香港,並稱下一站是海車島;「敵視你」去過巴黎的,香港的免了那樣。

好了,原來行山是可以練英文會話的,笑一個。(眾:你到底是來行山,還是去山上「撩」異國弟弟呀?)對上一次和外國人用英文對話,是上年暑假考IELTS的時候……

其實會說那麼多話,是因為路真的不是非常難行,但是如果沒有心理準備,還是會被「撃敗」的:當體力因為千級樓梯用了不少,下山時遇著大段爛路,要你勁用專注力,放棄的心情就很容易出現。

下了孖崗山到淺水灣坳之後,大家終於決定繼續走完剩下的一段,而不是折回淺水灣。此時我們走了一個半小時。

於是我們就開始上紫羅蘭山。此時開始聚霧,回頭一看,右手方向的水塘的景色一如仙景。

四百多米高的紫羅蘭山頂的三角定位柱非常乾淨,沒有被塗鴉,令我有點驚訝(再之前的星期六和古尼獸及好老闆走扎山道,慘不忍賭)。

之後下去的路峰迴路轉,非常地能突顯香港精緻的山景特色。

最後全程一共花了三小時,終於走到終點陽明山莊,大休後大家直奔超市買補給。

P.S. 異界冷笑話:
找工作的動機之一是因為公司裡的上司會帶人行山!
http://dicdic12.blogspot.com/2009/02/blog-post.html
<-我想行這一段很很很很很久了。(天音:你做經理然後帶人行山,絕對會比你被人請更有可能……)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行山

並非獵奇

解開性沉溺的結 老虎難過這一關?

【明報專訊】高爾夫球好手老虎活士上月宣讀聲明,承認對太太不忠,並正接受治療。

坊間一直指活士接受的是「性上癮」治療,其實醫學上根本沒有「性上癮」或sex addiction這種病。尋根究柢,當事人其實可能在生活中受盡壓力,甚至患上某種精神或情緒疾患,如抑鬱症或強迫症等,靠性行為來紓解抑鬱或焦慮。若不針對這些問題的根源來處理或治療,當事人就算日後不依賴性行為,也會靠其他東西紓壓或減去焦慮,變成購物狂、偷竊狂、飛車狂、暴食狂……

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與老虎活士所謂「性上癮」的新聞有關,明愛家庭服務性治療師古錦榮指出,該機構這3個月關於性沉溺的面談個案,每個月都有兩三個,是以往未曾有過的。「若計算來電個案,更不止此數。」他說。

觸發他們求助的原因包括﹕

○被太太發現﹕太太發現丈夫不斷光顧性服務或不停看色情網站,「怨為何丈夫對色情網站的興趣比自己還要大」,就連當事人也開始察覺自己似乎出問題;

○財政出現困難﹕花了很多很多金錢在性服務或網上虛擬性愛(cyber sex)上,最終入不敷支,甚至債台高築。有人逢周一至五都要光顧性服務,就算借貸也要;至於cyber sex,有些最初只是看看而已,不用花錢,後來變成付錢在網上看對方自慰,開銷愈來愈大。曾有個案月薪5000元,3天內便花去整個月的薪水在cyber sex上,很快把積蓄花掉;

○生活步伐混亂﹕性沉溺至影響工作及人際關係。有個案因為居住環境狹窄,電腦要放在客廳中。為了避開父母的目光,只好趁他們上班後一邊在家中上網看色情網頁,一邊自慰,令自己上班經常遲到,以致每份工作都做不長久;又由於沉迷色情網頁,不願意外出,少與朋友聚會,進而影響人際關係。

面對失敗 放不下要威心態

「有些個案來求助時,太太已與他們離婚,最令人心唞的個案是這種。」古錦榮又說,其他個案也因為性沉溺而損失大量時間及金錢,「付出的代價很大」。

事實上,這些求助個案從不斷光顧性服務或不斷看色情網站中,只得到即時的慰藉,促使他們繼續做的原因之一,是工作及婚姻上有很多失敗的地方,再加上放不下「男人要威」的心態,故想在性方面得到成功感與滿足感。

「好像有些不斷召妓的個案,他們不像我們想像般要找年輕的,而是專找40歲以上的,因為他們覺得,能令這麼有經驗的性工作者有性快感,自己便有成功感。細問之下,才知道他們在工作及婚姻上有很多不如意的事,加上能在朋友面前吹噓(曾有多少次嫖妓經驗),都增加了他們的成功感。

「又有人專找大胸脯的性工作者,只為了被她們摟覑,談談天,為的是找回(小時候)在媽媽懷中的感覺。」古錦榮說,這一切一切心理上的補償,在現實中是很難找到的。

另有些個案則是不擅於處理太太的脾氣,不懂得如何關心及體諒她們,轉而找性工作者滿足性需要。他們從中能找到即時的性快感及性興奮,又毋須處理對方的情緒,還能得到親密感——儘管他們也知道是假的。「他們其實覺得召妓是污穢的,但為了找性滿足,一而再召妓,這使他們更難以與太太建立親密關係。」

沒朋友傾訴 靠性減壓

性沉溺的原因之二,在於當事人不懂得處理壓力,又少找人傾心事,只好轉而用性來紓壓。「10萬月薪的專業人士,生活孤單。在公司裏,身處高位,同事又怎會跟你打交道?從小到大都只是念書,沒有朋友可以傾吐。結了婚,又跟太太沒有交流」,壓力無從訴說,因此用性減壓。

香港性教育會副會長兼精神科專科醫生吳敏倫也稱,以性紓壓,最快也最方便,曾有個案的太太忍受丈夫這樣的行為數十年,認為總比打子女、向他們出氣好。但到了老年,太太因為失去安全感又或再忍受不住如此令人氣憤的事而提出離婚,男方才求助。

自我控制力弱 「唔做唔得」

至於原因之三,古錦榮指出在於當事人自我控制能力較弱,「唔做唔得」。

吳敏倫更稱,一些經常轉換性伴侶及經常要發生性行為的人,性慾未必特別強,他們甚至明知是錯的,但出現此情的背後,各有原因,部分或與精神或情緒疾患有關,例如﹕

○衝動控制障礙症(impulse control disorder)﹕是性格上的問題,當事人對性衝動控制能力低,非「做」不可

○強迫症﹕患者企圖以停不了的性生活減低焦慮,但事與願違,感到「我唔做唔安樂,但做時又覺好無聊,一點不enjoy(享受)」

○躁狂症﹕患者什麼事都會做過了頭,連性生活也是

○抑鬱症﹕想用不停的性生活刺激自己

○性功能障礙﹕當事人有勃起問題或性慾低而不自知,企圖找不同的性伴侶以驗證自己沒事

吳敏倫稱,找出背後原因——那個導致他們出現這些疾患的人生中的結,加以處理及治療,才可針對問題根源,否則停止他們在性方面的不斷追尋,卻有可能轉而在其他方面,如以偷竊或飛車來紓壓或減低焦慮,問題始終未解決。

文﹕姜素婷 編輯﹕李曉虹

+ + +

我知連續兩天轉文有點缺德,但是受X登某提議將所以歌詞裡的「心」字改成「蛋」的帖子啟發,在此要求大家將上文中第二段開始的「性」字以香港人最著緊的事(賺錢、炒賣)取代……

例如:

「又有人專找大胸脯的性工作者,只為了被她們摟覑,談談天,為的是找回(小時候)在媽媽懷中的感覺。」古錦榮說,這一切一切心理上的補償,在現實中是很難找到的。
=>
「又有人專找有豪華會所的住宅,只為了在難得空閒時做一下運動、和鄰居一起看一下雜誌,為的是找回(小時候)在母愛下得到的尊貴的感覺。」古錦榮說,這一切一切心理上的補償,在現實中是很難找到的。

○性功能障礙﹕當事人有勃起問題或性慾低而不自知,企圖找不同的性伴侶以驗證自己沒事
=>
○經濟功能障礙﹕當事人有經濟問題或可持續發展能力低而不自知,企圖透過高帳面回報的炒賣活動以驗證自己沒事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產業的鏈鎖

「北漂」一族收入低 生活潦倒如乞丐

【明報專訊】「兩會」期間,北京各大網站點擊率最高的名詞之一是「唐家嶺」,由此引出許多有關「蟻族」的故事。「蟻族」是指在京漂泊的大學生,因生活貧困像螞蟻一樣處於社會最底層。北京最大「蟻族」聚居地就是位於北京西北六環的唐家嶺,該處不久後將清拆。近日,本報記者訪問唐家嶺,深入了解「蟻族」的生存狀 。

5年前,北京「蟻族」多居住在三環以外的中關村附近,卭覑北京市區不斷擴張,和外來工等弱勢群體一樣,他們的聚居地連年被迫向外遷移。

即食麵吃到怕 3年只回鄉1次

23歲的湖北荊州大專生張強,2007年初來京打工。近3年時間內搬過3次家,目前在唐家嶺以月租400元租住一個不足20平方米小單位。小張是讀 IT專業的,理想是開設自己的網絡公司。但他坦言,在京闖蕩3年,感覺距理想愈來愈遠。「北京生活節奏太快,神經拉得緊,生活逼覑你奮鬥,不工作就沒飯吃。」當年一起「北漂」的4名同學,如今只剩他一人還在堅持,只是由「北漂」變成了「蟻族」。

因買不起高價車票,小張來京3年只回過一次鄉,還不是過年期間。今年春節小張連續4日未出屋,除夕之夜他吃即食麵。為了省錢,他常常就以即食麵充饑,有段時間幾乎天天吃,以致見到即食麵就想嘔。記憶中最慘的是來京第一年過中秋,那天身上只有8元,要去市區一間公司維修電腦伺服器,早上7時半出發,往返路程花了近6小時,工作一天回家已是夜晚10時,全日無錢吃飯,8元錢全付了車費,因公司同事放假借錢無門,餓了只能喝自來水。這時父母又從老家打電話來問他中秋節是否聚餐,小張同父母說了幾句眼淚就流出來了,為怕父母擔心,還得強裝歡笑,「終身難忘啊」。

欠債平常事 專長無處發揮

另一名「蟻族」小何來自四川,在中關村做網絡監護。小何原先住在清華大學後門藍旗營附近,如今為省錢也隨覑「蟻族」潮流搬到了唐家嶺,每天上下班往返需要3小時。小何對記者說,上海有大學生創業園,政府為大學生創業者提供創業基金,但北京卻只有老闆的欺搾、房東的白眼、社會的無情、政府的冷漠,許多大學生為生存不是從事自己專業,淪落到同盲流、乞丐等住在一起,沒錢吃飯沒錢交房租是平常之事,「蟻族」間多有「三角債」關係,即你欠我錢、我欠他錢。

社會關注唐家嶺「蟻族」,卻令當地官員十分反感,認為有損「唐家嶺形象」。目前當地正在進行「城鄉一體化」,要改造成「白領公寓社區」,未來「蟻族」在此會成為歷史名詞。但北京外來大學生的貧困生活和無依無助,仍不會消失。

明報兩會採訪組

+ + +

這幾年來在工作方面體驗到的最重要的知識之一,就是要從零開始建立一個「產業的鏈鎖」,往往要花以十年為單位的時間。從客源的消費慣性,到組織可靠的生產基礎(物料來源和生產程序),到以客為本的附加服務和品牌包裝、經濟周轉和市場生態的可持續平衡點,往往牽涉很多人的技術和經驗——就算你自己掌握了,也還要花時間去教、給時間別人去學,更別提大家一起摸的時候所需要的「學費」……

所以一般人做生意的方法就是跟風,以及只在一個已經有個產業的鏈鎖的「已知可行做法」中,選一個範疇改一下——最容易的就是品牌包裝……

也因為如此,如果沒有政府經濟上的長期支援(需要以十年計)以及社會文化的支持,香港就算多了一批大學畢業生,也最終會因為生計問題,絕對無法帶領香港經濟轉型;而也就是因為這條路不可行,除了小部分已有完整產業鏈鎖的專科畢業生(如律師、醫生)之外,求職市場大學生僧多粥少的情況就會極為嚴重,而且因為很多工作大學生不會比中學生做得更快,大學生的風評就更差了,結果就是整代人「大家一齊死」——大學生嚴重貶值了,大專生、中學畢業生的情況就更悲慘了。新一代普遍缺乏生育的經濟基礎,個人消費能力也每況愈下,十年內香港的實體經濟因為人口老化,廿年內玩完——內地人士在港出身的香港孩子的父母見到香港同輩這樣的慘況,有多少會肯讓他們獨自下來香港發展呢?期望他們到時來港「救香港」,完全是一廂情願……

內地大學生你還可以叫他們「實在受不了就回鄉吧」,香港大學生卻無處可回(回菜園村?回家做隱青?)——如果叫上文那些比香港的同輩們慘太多的畢業生回家也難了,叫香港的畢業生離鄉別井,而且並不保證機遇更好,更是不會有下文……

如果說不談政府談民生,那麼香港政府絕對要嚴重地考慮一下它可以做什麼事才能令香港的經濟可以成功轉型,因為轉型失敗的代價是香港實體經濟(炒樓不算)因為新一化缺乏承接力而逐漸崩潰——到時香港人自豪的、平民也能享有的基建生活水平(住屋、醫療、教育、飲食和交通),全部會成為歷史:每年塌一幢舊樓,每次死幾十、幾百人;社區惡區瘟疫連場爆發;有問題的餐單令中年人士入院率倍升——好一個「動感之都」。

現在開始做,還剛好趕得上。十年之後就會有很多有希望的苗頭了。

(異界論文之教育篇)提早準備

很多人都對資優教育有一個雙向的誤會,就是:
1. 資優教育是普通人受不起的教育方法
2. 資優教育的內容是普通人不需要學的東西

其實剛好相反。

相信大家都聽過很多有心練琴的孩子怎麼練也還是考不到八級;相信大家都對處於青春期的人如何「不聽教」、「反叛」的故事耳熟能詳。其實「青春期的孩子很反叛」以及「有一半人(一天最多一小時的練琴時間)學不到八級」都是人為的都市傳說。

教琴十年,實戰經驗說明,除了(演奏方面的)資優生之外,所有人學任何一門新技巧,都需要近一年的時間才可以適應,而這和練琴的時間沒有直線關係——不是練得越多,學習速度就會合乎比例地升上去——而是有嚴重的曲線(練得太多反而會有反效果)。

於是問題就來了。很多老師以及部分有完美主義傾向的學生,會傾向「舊的技巧未學完,就不要搞新的」,於是白白浪費了很多時間。尤其去到八級,必需要懂的技巧很多,當中一定有一堆是要從零開始學的(五級之前的技巧往往有不少人本身已經有了一些,再學多一兩種考試就可以混過去),所以有必要在之前學的技巧還未熟練之前,就開始學新的,不然去到八級,就變成堆在一起學,那自然「死得人多」。更別說有一小部分的老師因為自己是(演奏方面的)資優生,本身已有的技巧已經可以混過去八級的考程,連想也沒想過其他人要去花時間和精力去特別學這些技巧……

同樣地,孩子從小學到初中所經歷的思考能力和交流需要的進展很大,因此他們所需要的可靠的交流渠道和表達方法也會變得複雜和成熟很多。可是,可靠的深層交流渠道絕對無法一日建成,而進階的表達方法也不可能一天學成。但是請問有多少家長和學校會從小學開始建立這樣的渠道、教授孩子這些溝通的技巧呢?甚至,他們有想過要做這樣的事嗎?多少父母永遠都當自己的孩子長不大?

沒有渠道交流,又無法以「正規」方式表達自己強烈的感情和新擁有的一大堆想法,最後變成激烈的爆發,不是必然的麼?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反叛」。如果十多數的孩子普遍會思考人生意義、出路問題和社會公義一類的事情,是不是應該八、九歲就開始教他們怎麼去表達這些想法?

從腦神經生理來說,參考精神科藥物對病人的影響的時差,「一個月」是一般人能力「開始習得一項新技能」的時間,而「一星期」是「長期記憶開始改變」所需要的時差(所以學琴是一星期一課)。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年齡比較小的資優生被人形容為經常「很多東西一起學」的原因(事實上每個東西開始學的時間有相隔幾星期至幾個月),以及會有「三五個月就去開始找新的興趣」以及「摸摸這個,又摸摸那個,幾星期就兜一個圈,回到之前的興趣之上」的特質——這樣的學習模式假以時日,就會令資優生的能力遠遠拋離其他同齡人士。當然,大部分有經濟價值的學識和技能都是需要專精的努力,所以資優生成長的一大難題就是從以上的模式慢慢脫出,學習長期把精力放在某幾方面的能力的培養之上:高中時期是兩至三個重點方向,然後大學及之後可能會因應事業需要而變成只有一種。

當年班上有多名會考狀元的時候,我就不斷觀察他們是怎麼讀書的——他們絕對不會對著同一科、同一頁磨個幾小時(我在自修室看到不少人這樣做)。這些狀元之中有不少人喜歡堂堂自修,每堂都會溫一至兩科。當遇到看不明白某一頁,就會先放下來,先溫習別的頁數或者科目,過幾十分鐘或者幾小時後再回來。(天音:你上堂可不可以專心一點?<-同時學不同的東西的範例)

資優教育的特質,就是「提早教」,以及「每次多教點有難度的東西(也就是新技能)」(又名「增潤」)。誰說這樣的教育概念普通人用不著也不需要?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資優教育

不是小說

30便衣爬窗破門拉人

【明報專訊】主辦地震研討會的張曉輝和租用會場的維權人士王笑冬會前被警察帶走,2人一度失蹤與外界斷絕聯繫,內地維權人士一度透過Twitter呼籲關注兩人下落。本報近日終於與他們取得聯繫。

張曉輝表示,2月27日早上8時20分左右,「我正住在王笑冬家,剛剛起脇就有人敲門,自稱物業的,來修水管。我讓他們一小時後再來,因為王笑冬不在家。突然有幾個人跳窗闖入,又打開門,一下子湧入30來個人,全是便衣」。

張曉輝說,對方聲稱是「成都市公安局的」,繼而在房間搜查,搗眦會場,搬走王笑冬的電腦和資料。「我要求他們出示搜查證,他們回答『少廢話!』」張被兩人強行按住帶到派出所,其中一名便衣更和他探討地震問題,又進行錄影及筆錄,但張一字不吐。

要求搜查證 警回答﹕少廢話

其後,警察表示「友好解決,對你進行批評教育,研討會不許開了」。張曉輝說,便衣拿一包「足球那麼大」的粉狀物質,問「這是你的嗎?」張說:「不是我的。那是什麼,是毒品嗎?」後來,警方又稱是另一個人的物品,不是毒品。

成都4名警察隨後護送張曉輝飛往北京,再被送往其戶籍所在的河北高陽一家賓館,有人對他說是管吃管住,再為他找個工作,「多掙點錢,過你自己的幸福生活,別的閒事你就不要管了,損人不利己」。張不忿說:「我就不明白,鐵證如山,依法維權,怎就成了損人不利己的閒事?」

張其後和原定與會的地震專家通電話,其中前四川省地震局綜合預報組組長李有才稱受到省地震局要求他不許到會;四川省德陽市防震減災局調研員潘正權則失去聯絡;北川災民代表朱華軍受到公安監視。自稱正在被軟禁的張曉輝說,稍候會嘗試拉行李箱離開賓館,未知會否被阻止。

+ + +

有些人就是沒有同理心,所以自己只要過的舒服,就可以看著別人不幸,仍然覺得幸福。而偏偏在不幸充斥的國家裡,最容易進化出沒有同理心的人群(因為他們不容易因為別人的不幸遭遇而抑鬱),然後惡性循環下去。

唉。

(花癡文)《音樂人生》看後感

今天也不寫影評了,因為觀後個人情緒太激動,所以無謂扮客觀。

「同位異體」這個字詞在看片的時候一直在腦裡浮現。

……這是港版清隆呀呀呀呀呀呀!(好了這人嚴重花癡了。)

而且他小時候的表現嚴重似我寫的《死神學院》裡的那個「死仔包」(性格和家庭背景)和「麥文偉」(性格之外……但是現實幸好就是性格不像,所以不會有同樣的下場)——我終於可以大聲對人說那些孩子們的表現不是「小說誇張失實天馬行空」,而是「反映現實」了。倪老您的悲哀(有些事你說是真的沒人信,寫成小說卻有人看)我完全明白。

而且這是記錄片,也就是說KJ不是演員。於是今次我花癡的對象是真實的存在。不是動漫畫的二維角色,甚至不是虛構故事角色。

所以大件事了:他今年十九歲。

好了,熟悉我的人現在應該猜到我在私人VR裡把頭撼上牆無數次了。

我的頭一回對在生的真人的花癡啊啊啊啊啊啊。

既然這裡「熟人」居多,我也無謂「扮唔識」了。<-發作完,下一秒就變臉

贏了比賽在叫口號的那班少年男女之中,我認識其中一部分的臉孔,更因為和她們的同學有交流(對不起,因為人型電腦既不懂擺架子,又不愛玩圈圈,也不擅長擦鞋,所以我和年齡比我小的人通常比較合得來),我甚至知道他們班上面發生過什麼事。

當然,學校文化從未變過——近年回校,教過我的老師甚至說,我那一屆絕對是異數。他們說,我那一屆的學生,在他們心裡的印象都比較深刻,因為每個學生都有鮮明的形象(我明顯就是其中一個很好點相的傢伙)。回頭一看,的確如此。

當年我也是祈禱時站邊邊,叫口號時扯嘴角的傢伙——上大學後開始補看熱血漫、和看慣動漫畫的人合作,我發現除了膠事和現實不可能發生的事之外,中學時期我做齊了那些一般人認為「只有漫畫角色」才會那樣反應的事。所以我那一屆比較「怪」,我想自己應該有不少「責任」(orz)。

所以,「同位異體」這個字詞在看片的時候一直在腦裡浮現。

商場如戰場,所以我不敢說這些孩子的家教有錯。知道戰場的殘酷是好,努力令自己不要在戰場裡無聊犧牲也是好,不過把所有事情都以戰鬥心去看、當成戰鬥去幹,就是膠。當然這些複雜的事,就算是資優的孩子也未必能在成年前搞懂,一般人更可能要花半生才會弄明白,甚至一整生人都只懂得一邊倒。所以,家正好帥。(所以我也理解為什麼Samuel慘成玩具……orz……我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因為我只是看著也手癢了orz)

傳達音樂上的表現,他是成功了。但是他真正想要傳達給大家的東西,明顯還未成功。贏了比賽,卻仍輸給自己的目標——同志仍需努力!

社會的不公義和缺乏讓人發揮同理心的制度會令成為輸家的恐懼阻礙心智正常的人去理解輸贏以外的角度,於是這些人無法以不同心態去渡過不需要戰鬥也可以的人生部分,甚至無法看到「殺人」以外的解、感情上無法脫出你死我亡的輸贏框框。這一點不是靠罵人、靠嘲諷人、靠「寸爆嘴」就可以做到的——演奏出美好的音樂也只會造成動搖而已。

「同位異體」這個字詞在看片的時候一直在腦裡浮現。

所以Spiral於我就像是一場惡夢,回到現實對照一下,就覺得現實還是相當不錯,起碼現實裡還沒有人要對還是孩子們的「刃之子」們動手,KJ也還未去到要用琴蓋壓斷手骨的地步……

「為什麼這雙手會彈琴(中略,詳見其他格手的相關文章)……不如自殺……」那段可以說是Signature Question了xd看到的時候幾乎尖叫了出來。(我看的自然是人頭爆滿的免費場……所以得全場忍耐,雖然還真有不少鏡頭觀眾大有反應、又叫又拍手之類的說。)

雖然是「同位異體」,不過「Dia不是Dia,是Dia」呢!(注解:這是《Kiddy Girl-And》裡某個屈機的「同位異體」小女孩Dia的名台詞,前文後理其實類似「我就是我」的意思——每次有人問她叫什麼名字,她答了之後,別人會重複說一次,然後她就會說這句聽起來很奇怪的話——這句話的意思在後期(好像是第19集)證實她是Eclipse的「同位異體」時得到確認了。日本動漫小女角的經典萌點之一,是不懂得用「我」來表示自己,會用自己的名來叫自己。原句是"DIA WA DIA JYANAI, DIA DESU!")

後記:相信我的學生對於我說的「在心裡練琴」很有效的說法不會陌生。讀過心理學的都知道這是極有效的練習,並不是只限於「天才」。不過對老一輩人來說,這就是「天才」的特技,甚至不相信有效(如KJ的父親,就認為兒子在說謊)。這就是時代的變遷和文明的進步。

在VR裡學習是最快的。很可惜一般人只會在VR裡責罵和侮辱自己。(感謝多位學生真情自白——我小時候還以為在漫畫裡看到的這種VR的用法是動漫作家們誇張失實。<-很明顯看漫畫的時候大家都會將認知以外的東西歸咎於「漫畫誇張失實是應該的」,但這也是為什麼商業漫畫受眾層面極廣、題材極寬……之前wild life就令不少人以為絕對音準是虛構的能力,汗笑。)

總之,不想要多一個像MJ那樣慘的人了。

題目 : 不負責觀後感 - 部落格分类 : 影片分享

《與光同行》7-10

因為太切身,所以我想我寫不出像樣的評論——以下是個人觀點很重的感想文。

我大力推薦一般父母看這幾冊的漫畫。

這是因為這幾冊裡的故事的焦點從自閉症兒童慢慢地去到成長中遇到各種困難的孩子,當中有所謂的背景問題(虐兒、欺凌、忽略、處於各種不良狀態的父母關係),也有教育方式不當(類似繪理的案例在香港應該不少),還有各種不同的發展障礙,如第九卷裡更出現了ADHD(疑似個案),以及讀寫障礙的孩子。

好吧,終於有人嘗試在漫畫裡把讀寫障礙的人看到的世界畫出來了。

其實我小時候所看到的字,就是漫畫裡畫的那種(漫畫的畫不會動,實際上那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是會動的,會不停變化,就像是曖昧立方圖那樣,看到的立體的方向會不停反轉)。不過因為我對聲音和肢體動作的記憶力和幻想力很強,空間運算能力也不低,所以從小就自己懂得用口唸來防止抄文抄錯、防止寫部件搞錯方位、以及配合畫畫的技能,用不怎麼看的方法來「舞」出字體,之後還發展出可怕的「拚圖」的能力(於是中學的時候我見到熱衷拼圖的同學覺得做幾千塊的拼圖很快樂很有成功感,心裡非常複雜),所以從小就可以寫很複雜的字,也因此從來沒有人知道我有讀障的問題,除了我自己之外。

小五某天,當我認真地看和分析同班同學寫字的方法(因為心裡的懷疑終於突破了臨界線),確認了自己寫字的方法絕對有問題,但是我試來試去也做不到他們那種寫法,在美術堂更是從同學的優秀作品中理解到別人可以用他們的視覺ram做些什麼(注1),即場淚眼,忍到回家,終於哭了很久,而且之後也哭了很多次,因為我不懂得表達我所知道的東西,而且我知道身邊沒有人會幫我,就正如我的中學同學多年後得知我其實有讀障,反應是「你寫得出字讀得出字呀,而且你那麼聰明,沒問題的」。

我可以把一分四剪碎再亂排的中文字輕鬆認出,證明我的腦為了看到字其實做了很多「超額」的功夫(尤其是把讀速開到接近人口平均的時候,ram的消耗超可怕,不用一小時就會當機<-精神好、環境又靜的時候,剛好夠做考試時的閱讀理解),而這注定看字對我來說是極花mp、不能持續多小時進行的活動,而且精神不好的時候,環境一吵就看不好字。(注2)

另外,我到現在看文還是用漫畫裡那種上下夾紙的方法來看,直到習慣了排版的行間,才能免去上面(或右邊)的那一塊,不然速度會慢到自己也火爆。所以在螢光幕上看文和改文曾幾何時要了我的命,我甚至曾經嘗試在螢幕上上下夾紙(orz)、反白正在看的那一行(手指超累)等等,後來終於使「爛」想到了超古怪的折衷辦法——大家可以猜一下我是怎麼「出術」的。

我永遠都無法忘記小學時我最怕就是和同學一起唸未背好的課文。某次因為老師說讀得不好會怎麼懲罰,幾乎想要奪門而出……(後來靠小聲讀,看別的同學的唇形等等混招總算騙過去了。當然謝天謝地老師也不會把焦點放在我身上,因為沒有人會懷疑我會讀不出。)

總之,一定會買第九冊回去給好前輩欣賞一下。因為她就如故事裡光仔六年級的那位班主任那樣,認定有障礙的孩子做不擅長的事做得慢是「整古做怪」、只是不努力、說有困難是說謊等等。

p.s. 所以我看第九卷時淚眼了很多次……要資質一般的孩子一個人面對讀障,根本就是不能翻身的無間地獄呀。

注一:我對「步驟」有很高的記憶和架構能力,所以可以從別人的動作看出「背後的程序邏輯」;另外不只對電腦程序有很高的親和力,而且會讓自己執行各種自己設計的程序,令自己「看起來畫畫不賴」(當然這種能力有太多玩法,所以看Kiddy Grade的Lumiere時不禁極有共鳴),所以我教人畫畫的水平比自己畫得出的水平高很多orz

注二:說來好笑,我對「動作」的視覺影像的記憶、理解力和解像度是很高的,只是對靜止影像完全沒轍,所以後來讀到原來人的視覺系統有兩條迴路,一條形狀一條動態,全班都很驚訝如發現新大陸,我卻覺得理所當然。)

題目 : 雜碎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夢夢)新手裝最可愛……

終於封測完了。出帖紀念一下這個只生存了一星期、現在已經不存在的角色。

有圖有真相:
07.jpg

左起:弓手的新手裝和新手武器。超級無敵可愛。

左二:轉了職、15級的新裝,和新手裝一樣的設計不過換成了老成的顏色。那對超醜的鞋是稀有品(怎麼現實裡的行山鞋反而更好看,這實在太糟糕了),數值一流。

中右:弓手的頭飾、打BOSS組員給的稀有手套和弓。手套的設計和纖弱的手臂比例上完全不配合……

最右:打BOSS組員給的鞋和上衣,是同一套,忘了是精品還是稀品(因為我是在刪帳前我玩的最後一小時才到手的),數值是強,但是設計極浮誇又難看,害我的眼睛被刺傷了……

反正都是浮誇又難看,不如把西九那些屏風樓變成衣服版穿上身算了(這算是弓手的偽裝服?會射毒箭和令人大出血的弓手最合適了XDD),效果會像ALICE IN WONDERLAND那些卡牌人,又或者把這個裝的名改成那些偽豪宅的名,這樣反而惡搞。

好吧我知道這絕對不可能……只是我很怨念為什麼新手裝最可愛。

注:身上那個像呼拉圈的東西是有SOUL MATE的符號。

做生意的小法則

身為貧窮但好奇的土生土長香港人兼人型電腦,多年只看不買的漫遊之下,觀察到數招常見的成功營商者的「小手腳」:

1. 讓站遠遠的人覺得你人氣旺盛,但走到近前的客要進快被說服交易。(這通常是以人流佈置和控制的形式進行)

2. 每次生意旺的時候就換貨加價,標榜新貨特色,說服買家接受更高的價錢;真有加價的壓力時,以偷工減料實行。

3. 一般人對數字有恐懼症,所以如果是售賣多種同類低價品貨物的專門店,不妨統一價錢,令所有貨物只有數個價位,這樣會減低一般人在消費時進行「盤數」的厭惡度,令他們感覺良好而購買意欲提升。定價通常是訂在「大部分貨物有賺,但是有少部分是抵買」的水平,一般「數口不精」的人反而會消費多了。

4. 一般人「數口不精」,心算糟糕,所以平日應把原價尾數訂在$0.1-0.5,減價時就變成29.9之類,他們就會覺得「便宜了一元」,實際上只是便宜了不到0.5元。

5. 一般人對數字的記憶力比較抱歉,所以要加價時,不妨把先前的原價寫成折扣價,然後再將加價寫成原價,又或者先打折,不過「偷偷」把原價寫高了——大部分人是不會記得的。

6. 最好令顧客每次購物都會買一堆不同價錢的貨物,而且這些貨物的價錢要不斷浮動,這樣就算在本來標明是特價的貨品,到出去收銀處的時候選實際上收多了錢(收回「平均價」),一般人都不會記得、也就不會認出。

7. 比較貴的東西(如電器),起個意頭好的數字(如「八」尾、「一六八」、「八八」、「九八」尾),可以輕鬆收多幾十至百幾、千幾元,一般香港人不會對這些數字「殺價」,又或者在討價還價的時候,開回這些「八尾」數字,香港人一般就不會再還口了。

8. 裝修是一次性投資,價格相對容易預測;包裝也通常比原料更易保存;因此與其投資在原料令貨物質素上升,不如投資在包裝和裝修之上,不只開價可以較高,回報率也比較可靠,因為一般人會因為裝修和包裝而左右對「貨物」本身的判斷(所以建立品牌有實際需要)。

9. 當消費者消費意欲低迷導致貨滯時,推出「套餐」價,消費多少貨滯物品,就可以以驚人折扣加買一些小東西,這樣就會有很多人因此而比原先預定的消費多了幾成至一倍,而貨滯問題也就得以解決;而這招還有連續技,就是「集齊X個A物體,就可以換到什麼什麼東西」,又或者那些「獎品」是一個「可收集的系列」!(這招還真是萬試萬靈,「橋唔怕舊」……)另外這招還有進階版,叫「刷卡回饋」。

10. 9那招還有一招可以獨立使用的「附加混合技能」,就是不要讓消費者對那些「驚人折扣」是什麼有了「付出就一定有指定回報」的期望,比如說9裡說的那個「可收集的系列」是要抽的。而這招技能的終極形態,是以各種「大抽獎」的形式出現。不少消費者會為了「得到想要的獎品」,發揮出驚人的消費力。(所以這招可以說是最「屈機」的……)當然這招和「賭博」的界線就很糊了。

1-10是可以同時使用的組合技,保證水滴集成大海,而數口不精的貧民的數字就日益上升——你今日做了貧民未呀?

最狠毒的,是當大家習慣了每天浸淫在以上的「旁門左道」之中,當有新的營商者不用,老老實實經營,就會感情上得罪、很難留得住客戶、結果競爭力低下了(但是因為趕不跑我,所以我經常是死神……)。

其實寫到這裡已經在不斷嘆氣。因為上面的所有邏輯不只見於營商,一般人談戀愛的時候也是很常見的招數(手段和對象不同,但是邏輯是一樣的)——只要上述那些「後門」(記性不好、絕對判斷力欠佳、運算力薄弱)是存在的,什麼領域都可以照被「爆菊花」的說。

由此可見,人類的能力是自身社會文化水平的最大限制。

P.S. 如果有人有興趣和需要,我會寫本文的「戀愛篇」……不過我想異界讀者悟性都很高,應該能自行領悟,不用我畫出腸了吧……

女兒節快樂

這家米露的家實在不得不和大家分享:
女兒節

圖是一月初拍的,特地留到今天放~

題目 : mero mero park - 部落格分类 : 網路部落

ECO天橋倩影(十三)

這陣子太多事,忘了放舊圖。

->圖放了在舊格的相簿裡,點這一行進去舊格看吧<-

今天是一些「家常便飯」式的生活留念。

生產系的「營火」技能可以為火旁的人們自動增加HP,如圖所示。小櫻長得太可愛,比起其他角色,經常得到路人的照顧——沒錯,這火是後面的朋友放給小櫻的。

長得可愛的角色有一個好處,就是社交上搭便車不容易被人趕走。坐最右的是我那個一直都是新手元素使的角色(可惡!為什麼不能登入了呢?)。

種出了花的小農女某櫻在自己的農作物前指照留念:

然後是和LP大人的兩張甜蜜照。後面的頭巾男是我的礦工先生。他正在提議要LP大人換走一身的新手裝,而且還準備好了那些衣服。

登登登凳!國王的新衣和緊身褲是也!*被幻左*

這是在新手區奧克魯尼亞森林裡出沒的熊,只有一隻,但是會周圍跑而且會自動攻擊,加上會放技,對新手的殺傷力一流。想當年LP大人還是新手的時候,就有被牠殺掉了的慘痛經歷,而圖中的我明顯是在報復。

題目 : ECO*伊希歐之夢 - 部落格分类 : 線上遊戲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