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時間

因為和LP大人於ECO好玩還是夢夢的封測版好玩有了不同的見解,所以開始自省。

夢夢的介面處理是「眼殘手殘」人士夢寐以求的玩法(哪裡有任務要接要回報,地圖上一目了然;在任務列表打開任務,或者打開點圖,一點就能自動跑過去),所以對於視覺處理系統大致正常的人士來說,這大概有如「殘廢餐」,「悶到嘔」。

在主線玩了十多小時還是沒有明顯的進展的情況之下,大部分人玩任務看對白都會提不起勁,不過夢夢有幾條支線任務故事寫得有點水準(網遊而言),玩完我還有清晰的印象。

這兩個問題都是玩家滿足感不足的元兇。

再想下去,因為清楚地知道哪裡有任務要做,不似一般遊戲(包括部分單機遊戲)那樣,要一個個NPC去搭話,或者要對照攻略看,甚在特定的地方不停接同一個任務多次才能升級,以我對普通人的心理的理解,玩夢夢的心理壓力其實相當大,因為當你知道做任務是最有效最不悶而且最快的升級方法,既有故事看又可以跑來跑去看風景,而且清楚知道哪裡有任務接、該怎麼做的時候,你就會有「不得不去做」的心理壓力,但是這反而就像讀書,明知不溫書不可能會考30分,好好溫了資質稍好的就能有30分,於是反而就會變成不想做;去做的時候,就會心情不好、總會在考試之前該溫書的時候做別的事——我見不少玩家會去純打怪練功,就像在別的網遊那樣做……(不過這只是封測,一切不能作準啦。)從這10年的教學經驗觀察所得,大部分人類的行為及心理反應模式似乎都是這樣的。似乎是「逃避壓力」、「缺乏自律性」,事實上是想要任性、追求行動自由的心理得不到滿足。

另外夢夢的微調也是很微妙的。一般而言弓手都是不好養的職業,但是夢夢(封測版)竟然是例外!20級算是剛剛變成中級吧,打BOSS已是可以無賴地先綑綁,後用放一支毒氣箭毒全場(包括小怪),然後再放一招大殺傷力的招式去BOSS那裡扣一些血,然後開始在場地裡一面打圈圈跑逃過怪的要命攻擊,等怪物慢慢中毒身亡……過程中喝一兩支藥就可以捱完了……真是既無賴又搞笑的打法。(其實我也對摸出了這種玩法出來的自己有點嘔心……)

弓手的血之歌系列技能不只有自動自補HP和MP達到可以持久續戰的結果的技能,去到20級還可以有剩點把普通攻擊也有一定機率附帶流血不止效果的特技,其自給自足的特性、以及玩法無賴(第一隻怪打到一半,就可以開始打另一隻,因為之前那一隻會很快中毒/出血身亡)的可怕程度。有看我網遊遊記的人會注意到我最喜歡玩有自足特性、玩法具特色的職業,但是夢夢的弓手的這方面的特性絕對是叫別的玩家想死——對那些選戰士或者法師的正常玩家來說,這樣的玩法絕對構成直接的心理打撃。

而夢夢偏偏有SOUL MATE這個鼓勵玩家出入成對(而且不像組隊功能每次都可以找路人)的系統——尤其是LP大人做的是補血系魔法師,不好打是正常的,但是偏偏聽說沒有回MP的技能。於是當她的SOUL MATE經常在她回MP的時候,在面前不停表演耍無賴的打法(其實是大家組了隊做任,同一隻怪計可以兩人)……

我可以想像LP大人為什麼會覺得不好玩。我更可以想像為什麼我沒有桃花運、對身邊的「親人」來說個性並不討喜。因為現實中我的「攻擊力」就像一般遊戲的弓手(夢夢也不例外,弓手攻低是正常的),所以我的人生策略也是被迫和在夢夢的弓手玩法無異,而我進化出來的「習性」也很明顯只會和夢夢裡的弓手屬性沒有大方向上的差別,因為進化不出就會「死」——只要設定邏輯一樣,結果就會沒差。

我明白的。人類大都覺得重炮手好型、重劍士好型、肉盾好性感,快刀砍亂麻好帥,醫生救人好型,守護系支援好萌那樣。一撃脫離是不受歡迎的,在戰鬥時站遠遠放箭、被怪攻擊時不斷逃跑都是「樣衰」的,追求生產自動化(設定好就等收成)是邪惡的等等。而偏偏我也是人類,我也有這樣的想法。

所以從今以後我會經常告訴自己「夢夢(封測版)的弓手打BOSS很有用」來自勉=_=+

tag : 夢夢

夢夢封測(遊記之2)

終於完成了和LP大人(自己是我的SOUL MATE是也)跑迷宮做任務的心願,而且打的方法還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無賴風格,不知為什麼覺得特別有風味。

一般的單機遊戲,一旦玩家HP值等於零,會有各種各樣的「死亡」懲罰,但是今次可能因為是玩封測的關係,選擇原地復活時HP和MP會有一半,可即時繼續戰鬥、得到之前打到的經驗值,只會扣裝備完整度(修理費並不算貴,而且因為等級低,怪又愛圍攻,所以有裝沒裝只是影響死亡的頻率……)。而且死亡時原先自動攻擊的怪會跑開、甚至消失,於是作為一個可以放毒箭的弓手,我的戰鬥策略就是被圍攻時先放毒箭,然後乖乖地被打死,然後在怪物快要流血身亡的時候復活,就可以「坐」收經驗值……

這就是我和LP大人在迷宮裡一面打藥草(等它再生)一面「打」怪的無賴戰法。所以我絕對覺得今次選做弓手沒有選錯。

就是這種特殊的封測環境,令我們這兩個不算有打機技術的人打同級的BOSS也可以不怎麼燒藥水——我們輪流去死就行了。另外,似乎如果等到怪要死的時候才再生,然後一起上,這樣經驗值拿得相當完整。

不知為什麼覺得這種好趣怪的系統(雖然這應該是封測的特殊設定……)很合我的品味,不過想當然公測時應該不會那麼好玩了……

於是一整晚就和LP大人在女皇迷宮裡「生生死死」了無數次,還真有夢境的意境。XDDD

流水帳簿

因為這星期出入醫院做檢查而且晚上有工作的日子繼續工作,再加上這星期玩了幾小時的網遊,兩天疏落家務的結果是好前輩大病,上吐下瀉十多小時,去到連平日和人吵架的力也沒有。昨晚剛巧又有中同升職加薪減工時,興高采烈打來問候,結果忍不住訴苦了一小時,直到對方受不了切線為止。

今天從醫院回來,看到廚房一堆被清潔了但是還是不清潔的器具,一面清理一面反思前因後果之後,決定在此開帖示眾,為什麼一個高學歷人士可以因為家庭因素而搞到脫不了貧。

本帖為家務會計簿,記下本人做家務的項目和需時,會大約每半天更新一次,建議有興趣自己建立家庭的男女參考一下。

+ + +
2月26日星期五:
50M-食水相關以及清理廚食具相關
20M-洗晾衣物相關
15M-買日用品及維修耐用必需品
10M-煮食相關
05M-財務相關
總計:1小時40分

2月27日:
15M-採購食材
10M-食水相關以及清理廚食具相關
10M-清潔家具
5M-洗晾衣物相關
總計:40分

2月28日:
20M-食水相關以及清理廚食具相關
15M-採購食材
5M-清潔家具
5M-洗晾衣物相關
5M-煮食相關
5M-財務相關
總計:55分

3月1日:
50M-食水相關以及清理廚食具相關
10M-洗晾衣物相關
10M-煮食相關
總計:1小時10分

3月2日:
35M-食水相關以及清理廚食具相關
20M-洗晾衣物相關
5M-清潔家具
5M-財務相關
總計:1小時5分

3月3日:
20M-食水相關以及清理廚食具相關
20M-採購食材
15M-洗晾衣物相關
10M-清潔家具
總計:1小時5分

+ + +
六天總計:6小時35分

題目 : 傳說中的流水帳 ( ̄3 ̄)a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麥兜惡搞同人)新春節目製作花絮

記者:辛苦你啦,別的小朋友在玩偷食年盒的遊戲的時候,你卻要開工。一定很不高興了?
麥兜:媽咪話,如果我向全港人拜年,我會收多點利是,所以我現在好高興。
記者:哦,知不知道收多少?
麥兜:全給了媽咪,你去問她啦。
記者:嘩,麥兜真乖。
麥兜:媽咪話,不現在開始儲錢,到十年後我要買樓,連籠屋也買不到……
記者:……其實,你有沒有留意剛才和你一起向全香港人拜年、站在你身邊的人是誰?你第一次和他合作哩。
麥兜:媽咪話看報紙不要看娛樂版,所以我一定不認識他。
記者:有沒有和他說話?他很出名的。
麥兜:……學校教我們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記者:噢,麥兜真聽話。*小聲問*……你知不知道他最出名就是周圍派糖?
麥兜:*眼發青光*是嗎?……哎呀,媽咪話,陌生人的糖不要亂吃,吃了會被拐走的!
記者:麥兜真是勤力工作、聽話的好孩子!希望全香港的小孩子都好像麥兜那樣聽教聽話!

小記後記:希望香港會對麥兜這樣的乖孩子好一些!

+++++++++
注:上文內容不代表本格作者的立場。

題目 : 同人場次真罪惡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夢夢封測

其實對這個畫風只是「剛好合格」(我的審美觀作準)遊戲沒有興趣,但是當有人爆出這個遊戲已經重生了很多次,開發組從韓國轉到日本轉到美國再回來港台,名字從MIC MAC變成LIENS再變ASDA STORY,最後變成「夢夢」,不禁好奇起來了。

所謂爛船三斤釘,這遊戲進化了那麼多次,到底有什麼好呢?

於是決定玩封測——兩星期之後所有角色資料會被刪,非常合我「反正沒時間升呢」的口味——封測有1000點測試用的點數買商城物品,玩起來非常方便。

玩了三小時,感覺非常好。所有功能都有任務一步步循序漸進地教,最合適我這個眼殘人士。轉職很快也很容易(想起當年玩星夢真慘),任務也不會悶(RO的惡夢到現在還在),不會太重覆,也不會難。

現在只開了一個角色:女性弓手,正輕鬆邁向10LVL,而且難得地非常很好用,最特別的是升到現在,也還沒有「打怪只為了升呢」的問題,可以透過做不同的任務去認識這個地圖,而且做任務都不用自己跑、怕迷路,任務欄裡有個按鈕,一點角色就會自動導航跑過去,可以當看電視,既可賞風景看美人,嫌悶又可以看星新一的短篇等「到站」。天,太幸福了。I'm loving it!從前做網遊任務最怕就是跑地圖……

現在召集不介意兩星期後就要刪角的人做我的SOUL MATE——這是這個遊戲相當有趣的獨特設定,有點像ECO的憑依,但是似乎是更好用更強大的版本。

如果這兩星期都沒發現什麼可怕的問題,真有可能公測時會回去東山再起。

P.S. 我的弓手角新手裝:
MM100225.jpg

天秤

先轉相關新聞:

+ + +
高登總裁轉軚:網上規管毋須立法

【明報專訊】互聯網專業協會(iProA)和多個網上服務供應商昨日正式成立「網上服務供應商聯盟」(下稱「聯盟」),其網上調查發現,57%受訪網民認為,若討論區留言出現侵權、歧視、誹謗、私隱等問題時,應由發文者負責,三成人認為網站及發文者要共同負責。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兼香港高登行政總裁林祖舜早前建議立法規管網上不當言論,昨日卻「轉軚」強調未必要立法,他們將廣泛諮詢業界及網民意見,研究清晰機制保障雙方。

立法言論引網民激烈反應

本報上周六引述林祖舜稱建議立法規管網上不當言論後,在高登討論區旋即引起激烈反應,有網民率先開了「大獲(鑊)高登討論區『話事人』要政府立法規管高登?」的主題,之後即有人將iProA成員起底,指當中有些人和民建聯有關係,隨後引發多名網民開「一人一post反對高登加入iProA」等主題,亦有人指高登已死、高登被河蟹、擔心出現網絡23條等,以及多名網民趁機開批評民建聯的主題。有網民稱之為「高登220事變」。

林祖舜:研機制處理問題言論

有高登會員在社交網站facebook設立「反對高登加入iProA 捍衛言論自由!」專頁,截至昨日已有超過3600人加入。

林祖舜昨回應時指網民有「誤解」,多次重申成立聯盟目的並非要立法規管網上言論,而是想諮詢各方面後,擬定一套適當機制處理有問題的網上言論,「現時講立法,是太長遠的事」。

七成半人不想網站單方面刪言論

聯盟由iProA聯同香港高登、親子王國等10個網上服務供應商組成,並於本月12至17日訪問5068名網民,57%受訪者認為,討論區留言若出現侵權、歧視、誹謗、私隱等問題時,應由發文者負責,三成受訪者認為網站及發文者有共同責任;七成半網民希望有適當渠道處理投訴,不想網站單方面刪除言論。調查又訪問了8間公司共41名網絡管理員,85%指近去一年收過投訴信,逾半會刪文了事,僅16%會與投訴人調解,另有64%人認為現行法律不能保障服務供應商。

+ + +

之前聞說高登為了此事而被人洗版,另外也見到別的壇子也出現同樣條目的洗版行為,今天終於知道是了什麼一回事。

小時候聽到關於為何「法律」會和「天秤」這個比喻拉上的解釋,是因為法律是一種「審判」的行為。現在的理解是:法律的正當存在價值是用來平衡各方可持續發展的機會,換句話說是協助伸張「公義」(而不是「正義」)。

如果立法保障供應商,令發文者責任完全自負,網站不負任何責任也不用幫忙刪文,那麼勢必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起底」的需要,而網站也為了「協助起底網民」,勢必問網民要越來越多的個人資料,而且要是面對多於人手可負擔的投訴,網站可能會「隨便」向警方透露個人私隱,最後網上發言的匿名性形同虛無,所有人都失去了一大截言論自由的空間,而網路力量在社會公義的伸張方面就弱了一大截。

如果立法令供應商要對文章負上哪怕是部分的法律責任,供應商又得花大量人力物力審查,而且因為網上犯罪(例:惡意張貼有問題的帖子)往往因為使用了多重木馬操縱而難以執法和預防,最後變成只有大企業才能保持營運的成本,而歷史令人質疑大企業是不是會維護言論自由至最終……

無論如何,法律始終是社會上的一把「刀」,「借刀」的行為是肯定存在的。

如果警察不是拿重炮,壞人也不會拿重炮出來對付平民百姓,而拿重炮的行為也可以被定性為「戰爭」,交由軍隊處理,而軍隊則絕對不能碰沒有重炮在身的平民,這樣的社會才會有自理的秩序、真正的氣氛和諧。

所以考慮是否要「配刀」時,先得看看「對手」值不值得「持刀以對」。

其實最低成本又有效的做法,就是在內容屬開文式的網站加上「網路發言如同現實發言,存在各種的發言,包括不誠實、企圖掩飾真相、誤解,以及公正、率直、科學的等等」的字眼,同時將「在網上分享所見所聞」設定成「公民義務」的一種,那麼「槍手」的發言效果就自然會被沖淡了、「槍手」的事業也得高科技化、企業化、有組織化,而這樣真的要定罪就會容易很多、罪證也會清晰很多,也變得難以「錯炮」平民,平民的言論自由也得以維繫。

tag : 立法規管論壇

看門寵1-20代眾生相

20代成年了,弄一張全家福。

MERO1-20

真的沒養出過什麼稀有品種的米露,不過大約猜出了什麼和米露外表有關聯。

題目 : mero mero park - 部落格分类 : 網路部落

tag : Meromeropark

引起不安的文章X3

今天很抱歉地引了超長的文。粗體是我加的。

+ + +
2009年見到最可怕冬天

【明報專訊】林超英自從卸下台長之職離開天文台,一直沒有退下火線,繼續過覑四維奔走應酬各界邀請講解氣候暖化之惡和地球困境的種種日子。他有一個博客叫「草雲居」,博主是這樣介紹自己的﹕少年觀星,成年觀雲,閒時觀鳥。簡而言之,是個自懂事就愛望天感應大自然的人。

去年冬天一直到農曆新年前都是暖和的,更試過有一個星期熱得想去游水,突然到了過新年這個星期冷得怕人,滿街「米芝蓮人」,而且一天比一天冷,還死了人,我就去叩「草雲居士」的門。

敲、敲、敲……

問﹕立春之後,猝不及防的寒冷,是反常?

林﹕無乜離奇鎹,一直以來,農曆新年前後都濕濕凍凍的,甚至最凍。農曆新年是好奇怪的,在最凍的日子慶祝春天,反映中國人好樂觀。常說黎明前的黑夜最黑暗,在最壞的時候慶祝,等於說前面就是好日子了,大地要回春回暖了。事實上,立春仍是冬天,春分在3月21日,那才是春天。有些國家的新年就定在3月。

再遲下如果還冷,就叫倒春寒。1月尾2月頭凍下暖下,屬於正常。

問﹕記憶中,連續幾天只有8、9度好像很久沒有了……

林﹕香港人被慣壞了,這幾天好小兒科啦。根據紀錄,1893年1月18日有紀錄以來最冷,0.0℃。2月份最凍是1957年2月11日,2.4℃。3月份最冷的日子很近,1986年3月1日,4.8℃。4月份最冷是1968年4月5日,9.9℃。

問﹕以前那麼冷,凍死過很多人嗎?

林﹕以前人與人之間互相照顧,老闆對伙計都好鱓,不會凍死。現在城市化,人孤立人,長期病患的長者和處於社會邊緣的人,多了很多。有句話我從紅十字會刊物看回來的,說得很好,說我們現在是hot climate,cold city﹕氣候暖鰦,城市好凍。

對上一次新年期間嚴寒凍死好多人是1996年,醫生說那不是凍死,是寒冷引起併發症致死,這次直接觸發天文台推出寒冷天氣警告。其實我自己之前好感覺到城市化下多了很多獨居老人和邊緣人,今次是個社會現象。開初人們不太接受「警告」,其他部門也不大搭理,可漸漸地,「警告」發揮提醒作用,例如避寒中心的入住率上升至以百計。避寒中心從前沒幾個人去,露宿者都有個心理作用,多冷也好,其他人不去,礙於面子自己也不去,廣發警告,他們就可以很有尊嚴地起身行入去。到了現在,每次發警告其他部門和記者都好主動會做№。警告的氣象內容不多,更多是社會意義。


問﹕可是主觀感覺這幾天還是很冷,尤其當洗臉時沒有熱水……

林﹕我小時候經常都只有4℃,又是誰說我們一定要每天畄涼?人類每天畄涼的歷史只有幾十年,係好現代好晚期的事。很多事看似理所當然,事實是近幾十年發展太急速,從前的事變成沒有了記憶。幾十年前,世界簡單點,多點溫情。

問﹕近年你常說香港的冬天消失了,這事到底有多壞?說不定一年裏因低溫症而死的人會減少,但可能又會衍生其他的問題……

林﹕天氣雖不及以前寒冷,但hot climate,cold city,仍有問題。可是夏天更慘,晚上高於28℃熱夜在上世紀最後10年一年有十多廿日,60年代只有一兩日,這是自從「發展」之後,屋宇密集所致。人體入夜後會變涼,天文台與長者安居服務協會做過研究,氣溫逢高過28℃長者就不適要按救命鐘,按鐘人數又會隨溫度增加而急升,對於獨居長者、長期病患和基層人士來說,熱比凍難捱。

法國2003年酷熱,死了以萬計的人,當時氣象部門無警告,無人有意識,反觀意大利西班牙一樣酷熱,熱死的人少很多,估計這些國家家庭較好會互相照顧,證明關懷可以解決問題。

問﹕既然這個星期仍然那麼冷,香港沒有冬天,實際上又該如何去理解?

林﹕那是從植物去印證,因見樹木未停過出嫩葉,樹木已經区了,以為春天在去年秋天已經出現,所以一直都見不到落葉。木棉樹一定會整棵樹落葉然後才長出大大朵紅花的,近年葉未落已開花,又由於沒有將全副精力放下去開花,花生得不好,時間上與蟲鳥的繁殖周期也無法配合。前年好多人留意到鳳凰木到11月仍在開花,簡直是区了,到去年夏天應該開花時,已經無法再有美譽中Flame of the Forest的效果,變成一小撮一小撮的,亦再也無法以美豔引來雀鳥採花繁殖。

問﹕長此下去,對生態會有什麼影響?例如植物的開花期被拉長,會不會折壽,抑或進化出新的品種?

林﹕是了,有人說這也無所謂,不過重新洗牌,但一條蟲那麼小,在進化來說已是一件大事,要幾百萬年才進化出一條蟲,只有細菌才能夠在短時間內變種。如果世界一直熱下去,較大的動植物就會率先死清光,只剩下1毫米大的物種可以適應。又有好多人以為,進化到了人這個位置就會停下,事實完全無理由是這樣。

今年很多人都見到榕樹鳳凰木等由頭到尾都在出嫩葉,春天提早來到挾走了冬天,那廣泛的程度……2009年是我見過最可怕的「冬天」。

文 黎佩芬(sunday@mingpao.com)

美術:沛

封面圖﹕吳浚康

震撼!斑蝶不見了!

【明報專訊】反常的樹木生態幾年前在市區已出現。以木棉來說,幾年前已看見未落葉已開花的現象,這一兩年裏,樹木有葉的日子多了很多,正常應落葉以後一、二月開花,現在開花提早了,而樹木的本性是不想有葉子阻開花,妨礙雀鳥視線,所以有葉開花是違反樹木本性。今年更加意外地發現一株覃樹,本該2月開花,竟然1個月前就開了,好反常。

反常慢慢會變正常?好像白花羊蹄甲,20年前落葉開花,這10年已經不復看見,都是帶葉開花。

至於鳳凰木的故事早已在這個城市傳開,2009年根本無法找到一株全個樹冠都是花的鳳凰木,都是只開半邊。

如果你以樹葉來判斷季節,以為生新葉就是春天,全部錯晒。樹木都不再正常落葉。

今年還有更震撼的,3年前還有低過10度的冷天,香港屯門小冷水12月仍可見遷徙來港避寒的越冬斑蝶,最多會有4萬隻,去年有一萬隻,今年的數字是0。08年數字已見下跌,去年12月因為不夠凍,大概不需要遷徙了,好震撼。

候鳥也是,向南遷徙的候鳥今年都沒有去到最南面就「落車」往回飛,因為夠暖夠食物不用再往南,但這就觸動生態平衡,南端的蛇蟲鼠蟻就會變成過多。

冬天變暖另一大問題就是樹木殺手薇金菊肆虐,10度以下的低溫對薇金菊殺傷力好大,過去幾年少了低溫的日子,這個星期應該有大量薇金菊死亡,相信今年除薇金菊的工作就沒有那麼辛苦了。

——樹木谷版主劉文忠

周日話題﹕冰冷的香港

【明報專訊】家族至今仍然務農,對天氣變化有特殊見解,

農民傳統智慧謂「小寒無雨落春霜,大寒無雨冷死早禾秧」。

農曆新年氣溫急降,農民傳統智慧早有預料﹕

降雨較少的小寒和大寒(一月五日至二月三日),

預料立春過後會連綿下冷雨,氣溫也足以冷死早下的禾秧。

農村走入城市,氣溫驟降卻有另一重意義,關注的卻不是莊稼。

先重溫歷史﹕一九九六年年三十晚氣溫在四十八小時內急降十五度,寒冷天氣持續達十天,傳媒報道寒流中有過百長者斃命。

當時的衛生署長陳馮富珍指出,

無一宗長者死亡與低溫症及其併發症有關。

當年立法局亦有就此檢討長者政策,但亦不了了之。

民間自救,促成了長者安居服務協會的一線通平安鐘服務誕生。

政府就此事的唯一反應,是天文台從此會發出寒冷天氣警告。

低溫症非單純醫療問題

十多年過去,香港人當家作主了,但是今年的新年寒流仍有長者斃命。今次死者當中有一名一○一歲人瑞,拾紙皮時暴斃街頭。傳媒本來報道死者是露宿者,後來證實他原來獨居於一房間,拒絕一切的社會援助。

香港低溫有關的醫療研究不多,或許因為香港位處亞熱帶,冷極有個譜。找到一個天文台的研究,證明有效溫度(Net effective temperature,此數值是包含氣溫、風速及相對濕度)降低,低溫症、循環系統及呼吸系統疾病致命比率會上升。有效溫度跌穿了十四度,再每跌多一度低溫症死亡風險高三成。本地研究不多,唯有求教於洋菩薩。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疾控中心)曾分析四千六百多宗低溫症死亡個案,有49%年過六十五歲。對比美國總人口有55%已婚,只有22%死者已婚,亦只有23%死亡個案出現低溫症徵狀時在室內。根據此研究,疾控中心制定了社區預防低溫症策略,如主動探訪老人確保他們有足夠保暖設施及藥物、開設臨時避寒中心,以及補貼低收入人士開暖氣的燃料費。另一個較舊的美國研究調查一九七○至一九七九年死於低溫症的長者,發現身體殘障、貧窮以及社會位置孤立(Social Isolation,即無資源及資訊參加社交接觸活動,少與其他人溝通,難融合主流社會)皆為低溫症死亡的高危因數。

綜觀研究結果,不難發現低溫症不是一個單純的醫療問題,卻涉及社會因素。世界衛生組織(世衛)曾發表「健康問題的社會決定因素」(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報告,指出十項影響人類健康的社會決定性因素,包括社會梯度(Social Gradient,指社會階級之別)、壓力、早期發育環境、社會離棄(Social Exclusion)、工作環境、失業、社會支援、成癮問題、食物及運輸。世衛研究這個問題的原因是,沒有理由將病人醫好之後,再讓他們回到惡劣的環境,再次引起健康問題。世衛亦就以上因素制定了大量指引,供成員國制定政策時參考。其中就福利政策的落墨甚多,例如最低工資、無障礙的基本醫療服務、保障弱勢社群及高危群體免受歧視和被社群離棄,以及社會保障制度應包括物資上的援助及社會心理支援。香港是世衛成員,這方面香港比台灣幸運,但是香港有沒有回應過世衛就以上問題的呼籲?

對濫用綜援的刻板印象

回想低溫症的問題,為何長者天寒地凍要出外活動,甚至如那人瑞要執紙皮維生?為何長者會出現社會位置孤立、貧窮等等高危因素?這些問題肯定涉及政府的安老政策及福利政策。就算有政府政策配合,例如綜援安全網、政府安老宿位等等,政府及公眾有否鼓勵弱勢社群,強調此為公民權利應多加使用?還是在報章歌頌那些過勞死冷死都拒絕拿綜緩的弱勢人士?結構功能派社會學名家柏森斯(Talcott Parsons 1902-1979)曾指出,解決問題的能力不單是個人能力的問題,因為個人對解決問題感到無能之時,正正亦是個人與其處身的社會體系權力差異巨大之時。弱勢社群充分使用其公民權利,常是被落得打壓污名化的分兒。二○○七年政府拍廣告提醒市民切勿插水打茅波(網上片段﹕http://goo.gl/m5OO)欺騙綜援。另一廣告甚至不是打擊欺騙綜援,名正言順指「自力更生勿倚賴綜援」(網上片段﹕http://goo.gl/MV3Z)。事實上濫用綜援個案從來都不嚴重,前任社會福利署署長余志穩曾指出,只有0.4%的綜援個案為濫用。市民大眾亦忽視絕大多數綜援個案為年老長者、身體殘障及健康欠佳,多聚焦在一兩個如「海嘯欺騙綜援旅遊」案、「李柏檢夫婦欺騙綜援」案及「天水圍萬三綜援婦叫窮」個案等等綜援刻板印象。

綜援主要是解決經濟問題,亦即世衛所指的物資援助。世衛指福利政策還需包括對弱勢社群的社會心理支援,似乎這個巨大責任已落在社會各大非政府社福組織身上。例如上述的一線通平安鐘,是由民間起動。一筆過撥款致資源不足等等問題,長期困擾社福界,能否提供可持續的支援服務,成一大疑問。

其實我們都知道,能夠左右港府政策的,公共衛生應該與社會公義一起敬排末座。真真正正能夠影響香港政策的,實在是政府政治意識形態以及社會各大利益集團。一名人瑞倒斃街頭,不是悲歌而是統計數據。這篇由倒斃街頭事件拖拉出來的討論,亦純為一個nobody的「抽水」。特首可以繼續在電視廣告躲在卡通人物外殼之內避見市民,直至寒冷結束。在政府管治模型之內,香港市民終有一天會回歸經濟動物的角色。或許到春天過去,夏天來臨,又有長者熱死焗死中暑死,雖是另一種公共衛生問題,但這篇文章的大部分觀點可以再行「翻叮」,甚至無需因應天氣而改用另一個標題。

References

Leung YK,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rmal index and mortality in Hong Kong. Meterological Application 2008; 15: 399-409.

CDC. Hypothermia related death - United States, 1999-2002 and 2005. MMWR Wkly 2006; 55: 282-4.

Rango N. The social epidemiology of accidental hypothermia among the aged. Gerontologist 1985; 25: 424-30.

WHO. 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 the social facts. 2nd edition. 2003.

文 電 鋸 編輯 梁詠璋
+ + +

其實我對植物表現反常不安了很久。不過令我更不安的,是香港政府的表現的水平和香港繁榮的級數不符,而香港市民的文化水平似乎也支撐不了香港持續繁榮下去……

人老了,開始要不斷提醒自己:罵人容易教人難。唉。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水母奇緣

我從來沒有看WIKI看到尖叫。但是為了看無毒水母的資料,我終於看WIKI看到尖叫了。

事緣我在爬帛琉無毒水母湖(Eil Malk)的英文WIKI時,看到「1998年因為氣候反常令被觀察到的無毒水母數目跌零」,於是尖叫了。

繼續看下去,原來之後數字又爬回去了。不禁為生命力鼓掌。

不過原來所謂的「無毒」,只是「毒不礙事」,一般人要是被刺中只會超輕微地不適,但是敏感體質的人還是不應該直接摸——好吧,那我真的去的時候,大家不用期待有任何服務觀眾的場面了——打算安全起見,由頭包到腳。(天音:不過你什麼時候才有錢去?)

然後發現原來《與光同行》裡畫的那種體型可達40CM的月水母(Aurelia aurita),也是帛琉無毒水母湖的成員之一(數目比較多的是「腳粗粗」的黃金砵水母Mastigias cf. papua etpisoni),而且其他地方的海月水母的毒性也是被認為是「弱」的。好啦,我敗了。

正當心裡在想著,《與光同行》那班孩子去的不是帛琉,而且就算死了的水母的觸手仍然是有毒的,仍然覺得那個孩子抱著水母跑的鏡頭很超現實,我在一個論壇裡發現了一篇自稱是澳洲人的網友說自己小時候孩子間怎麼打水母戰的發言……

見尾二的留言:
http://www.thenakedscientists.com/forum/index.php?topic=15775.0;prev_next=next

嘩,我真的敗了。

不過拿著水母當雪球丟明顯是虐畜了(雖然水母沒大腦……),而遊戲「好玩」的地方還要是有技巧地抓水母令自己不要被刺中,以及躲不中「水母球」的人可能會被刺……真是「禾巧京京」的另類躲避球遊戲。

P.S. 如果澳洲有武俠小說的傳統,大概會有主角得到武功秘笈,修練方法竟然是教人把有超長觸手的盒水母或Irukandji水母徒手抓起投出……(天音:這種小說會害死無知小孩的!)

題目 : かわいいもの - 部落格分类 : 寵物樂園

tag : 無毒水母

經營不易

其實2005年除了加入N村之外,我還曾經在同年開始,在另一個也是N字頭的香港人創辦的網上社區「紮根」過。比人氣,後者有過之而無不及;比「阿頭」的主動性,它更是和N村的完全相反。然而,它結果也因為系統不斷崩潰,現在也和N村有類似的「衰落」命運,而且比N村更糟糕——因為舊戶口舊文章都沒掉了,整個系統要更換至一個臨時系統。

昨天回去一走,又是N村那種舊人出來大嘆門前冷清、貼文沒人回的格局。

原來有些事,明明是技術性原因導致失敗,但沒有比較的話,大家都會認為是「個性」、「心態」、「努力」的問題,於是永遠無法及時對正下藥——而這樣的「先心理後物理」的邏輯傾向並不只是老一輩人、好前輩們會犯的錯。

經營不易,所以更得堅持下去。想起WIND**S是經過某人不擇手段地經營了三個輪迴的「三年又三年」,就會覺得現在我們只是走過了第一次輪迴,第一次轉世,第一次「重新開始」而已。想要走到彼岸,路還遠。

題目 : 網絡世界裏真實的生活散文 - 部落格分类 : 網路部落

(小說)恩田陸的《迷宮》

恩田陸的長篇仍然是淡口味的——不會令人覺得沒趣的角色互動以及微細而有品味的人物描寫,是令人看下去的主因。然而,作為一本推理懸疑小說,魄力就稍嫌不夠了。

看慣了行動派的衛斯理系列的我,絕對不習慣這種「娘娘腔」的進展速度——我其實很喜歡看橫衝直撞的衛斯理,即使他不時完全只是憑主角威能所以還「在生」,但就是因為他是個行動派,劇情才能得以盡量快速地進展呀。故事硬設是現實系不緊要,人物個性又是「現實系」,上司叫你「坐定定別動別亂想東西」主角就乖乖的聽話,那還可以有什麼好看?最後雖然終於發現了真相,但那主角只是因為某些意外而發現、因為「被施捨」而得見真相,這樣一點也不痛快啊。

我明白這個反應的主因是:我並不是一個乖學生。除了公開考試之前幾十小時之外,「考試範圍」這個學習結界對我無效——我猜如果是找個乖學生來看這本小說,應該會看得很投入吧。中學時就注意到,那些只會在「考試範圍」裡努力的乖孩子們,一看衛斯理就會嚴重抱怨、出現過敏反應……

最後要說句公道話:這個故事「扭橋」的次數和層次其實和衛斯理差不多,重要的是品味高不少,起碼不會什麼都是「外星人前、外星人後」。

不過當然,這樣的男主角(身為男人但是人妻屬性極強……)絕無可能成為系列小說的主角就是了。雖然像衛斯理那樣懂N種語言、既懂開槍又會武術而且朋友之中出錢出護照出高科技支援是很沒有真實感,但是不這樣設定,又怎麼可以在轟轟烈烈的推理小說裡做個行動派男主角?誰要在商業作裡挑戰那樣的難度?(候選男主角:唔,我擅長空想和做飯,但是我想做行動派推理小說的男主角,而且我是出面去闖的那一位。 責編W:那麼你是不是想要強大的後宮為您作支援?還是要附送魔法(變身)系統幫您提升一下存活率?我不想一開始就派便當。<-說不定《魔法老師》的設定就是這樣來的……)

題目 : 閱讀報告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從《與光同行》(1-6)到帛琉無毒水母

經過多星期搏鬥,終於非常辛苦地看到第六冊——我說的是那套非常出名的關於自閉症兒童成長的漫畫《與光同行》。大家別笑,這就是讀障人士的悲哀——普通人一個悠閒下午的進度,就等於我幾天的全副精神的努力,這和看的內容有多深、是不是「正經文」沒有大關係。所以給我選,我當然要選看別人不看、看也看不懂的東西去看。對吧?

《與光同行》去到第六冊,主角光仔已經是高小生,而且在他身邊人士努力理解和教育之下,可以跟著同班同學去宿營的地步了。有很多人看完這個主角和身邊的人一關關難關闖過去的正面故事,會覺得主角實在太幸運了,表現出不太喜歡的樣子,但是我卻是覺得,只要使用的方法是「的確,如果能這樣做就可以過關」的,我覺得這個漫畫的價值會比讓角色每失敗、the end更有價值——我個人比較喜歡看憑著「做正確的事」而成功的故事。

看《與光同行》時,我其實心裡有點囧……因為故事裡光仔不少被視為「自閉症人士」的典型特徵行為,我其實也有,例如說連續幾小時要父母唱同一首歌、說同一個故事、在某些地方有別人沒有的可怕記憶力、極度怕吵、不喜歡被摸、對衣服質感極為挑剔、不斷從父母身邊「飛脫」、社交表達有自己一套等等,只是輕微很多,沒去到故事裡那種「失控」的程度,而且對語文的使用能力和社交規則的理解能力未去到「智障」的範圍……話說當年小息時拿著生蕃茄在咬的形象,相信有很多同學們還能記得吧……(怪不得基本上沒什麼同學會忘記我……汗。)

總之,每次看到光仔的反應,我都立時知道他在想什麼……一般人對社交法則和物理現象的法則會很自然地分開理解,同時不會主動去觀察和回應別人的無意識肢體語言,相反會依賴有意識的表達方式(如做表情和使用文字)去交流;一般人對社交遊戲的理解能力發展,優先於對物理現象的理解能力的發展,所以一般孩子是「社交行為可以自然地浸淫出來,邏輯推理卻要教和努力學才會」。典型的自閉症孩子在以上三個正常發展的「前設」中的設定都是「反轉」來的,結果就出現了自閉症在社交、溝通和行為模式上的典型發展問題(而其他和自閉症相關的特徵,會因為造成這些前設反轉的原因有所不同而有極大的差異),而很多典型的自閉症兒童的行為可以直接被以上的理論解釋。(所以我看LP大人《我們的世界》的某段設定時是被嚴重地雷到了。)

也是因為這三個前設可以有不同的傾斜組合(不一定三個設定全反、另外「反」的比例可大可小)和各種不同的深度(兩種能力的「絕對值」的高低會造成很大的發展局限/可能),而且造成這些「設定」的物理原因可以差很遠,所以自閉症和「正常」之間有超級巨大的灰色地帶,自閉症患者的問題也是「五顏六色」的,而也有很多不會在孩童時期就被丟到醫生檢查的人會有自閉症的部分特質。(注:以上對自閉症的機制理論並非漫畫內容,而是本人「原創」的。)

離題一下:一般成年人對「物理現象的法則」以及「主動去觀察和回應別人的無意識肢體語言」這一邊的發展完全是「自閉」,甚至部分更是明顯「智障」的,所以我一點也不覺得所謂的「正常人」有多「正常」。當然,「人多的一方就是正義」這個道理我還是理解的……不過互相指摘、取笑是沒什麼建設性的。

於是這解釋了為什麼我從這套作品一在書局出現就很想看,但是卻一直到今天作者死了(正確來說是2010/1/30),才終於肯在網上爬著看……下意識知道看了之後就「不能回頭」了麼。

因為還沒看完,所以遲點還會再出一個正式的評論或者看後感。今次到最後想要提的是:原來世界上真的有無毒水母!(g神關鍵字:無毒水母)

事緣《與光同行》是真實系漫畫,裡面的角色捱多了會病倒、會因為孩子有特殊需要而搞到夫妻關係破裂、社區裡的人會對不正常的孩子不友善、下層家庭對中產家庭可以給孩子更多而憤慨、會有學校不把有特殊需要的小孩子當成有心智的人類等等,處處都相當現實(但不會過份煽情),於是當我在第六冊看到有小男生抱著離開了水的水母亂跑的超現實鏡頭時,幾乎指著螢幕大叫。

其實我是水母癡,所以非常清楚水母是不能抱的東西——不只拿出水面抱的話會死(這就算了,小孩子本來就很會弄死動物),更嚴重的是水母的刺是有毒的!刺得痛不痛完全不是重點!

怎知道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有可以摸的無毒水母……好吧我輸了,不過好像故事裡的孩子們去的不是帛琉哦,而那孩子在抱的水母的造型和無毒水母有明顯分別。

然而,作為水母癡(等級:新手),我現在就想去帛琉了!啊啊啊!像果凍一樣的可以摸的水母!<-歇力克制自己不要衝進旅行社拍桌大叫「我要去帛琉摸水母!」中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與光同行

2010年度溫的小說排行榜

(警告:自吹自擂警報生效;口水屬性:N村廣告文)

今次的參加資格是「全文完成」,於是參加作品總共有8個。今年的排名方法是「閱數」。
閱數的計法是「總點閱數除以章數」。

第八位:
《溫的若原創短篇集》閱數:146
總點閱數︰2196 總長度:15章
簡介:奉旨敬陪席末的初生作品——由兩個身為「敗犬」的淡口味參賽作品,以及由製作中的故事的人設亂葬崗組成的三個短篇故事組成。雖說如此,這些故事充分地表現出溫式小說的風味,可以說是對我「這個人」有興趣的人必看的故事。暫時收錄了以下三個已完成的作品:《願望成真》、《裸奔的一天》(2009)和《幸福之旅》(2008)。

第七位:
鵝 劇場:【琉璃草之夢】閱數:200
總點閱數︰6002 總長度:30章
簡介:這是曾經在cw出售、因為第一版迅速賣光而重印了的人氣bl小說,由鵝老師提供故事原案、人設和插圖。可惜的是只看其在n村的閱數,完全看不出其人氣之高……事實證明,把純文字小說變成輕小說(極萌的封面及插圖),可以大力扭轉一個故事得到的市場反應。始終,大部分人都是「視覺系」的。(注:鵝老師的新作製作中,喜歡小奈奈的讀者要注意了。)

第五位:
《心之國度 - 無言之境》 閱數:414
總點閱數︰4142 總長度:10章
簡介:這是兩年前的一個寫了不足一個月就完成了的實驗小說(好吧我其實就是喜歡做實驗……),勉強可以說是奇幻吧。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心之國度》小說系列有不是我寫的姐妹作。因為這個作品曾經被機械人狂踩了兩天,所以實際上閱數估計只有三百多……所以第五位有兩名。

第五位:
灰若劇場:《我的死神主人》閱數:385
總點閱數︰4241 總長度:11章
簡介:這是曾經在2008年春節cw出售的原創科幻作品,由灰若老師提供故事原案、人設和插圖。老實說,我覺得這是自己近年完成度最高的作品。

第四位:
《同步率的魔法》閱數:457
總點閱數︰12345 總長度:27章
簡介:雖然這是結局新鮮出爐的作品,但是其實它只比第三位的作品遲幾個月出生,所以從其人氣只有第三的六成的事實,足以證明這本以火星文寫作、貫徹軟科幻精神的非典型愛情故事非常地不受一般光顧愛情小說的讀者歡迎,因此人氣遠遠不及上面兩個經典的「惡趣味科幻」作品。值得一提的,是這本小說的訂閱率是第二及第三位的幾倍,充分反映不同口味的讀者族群使用互聯網的習慣並不相同。

第三位:
《星海雜記》閱數:763
總點閱數︰7634 總長度:10章
簡介:上年完成的科幻作品,以宇宙及異文明為題材的科幻短篇集。其實這個小說和《各家各法》同年誕生——2005,也就是我進n村的那一年——所以拿到第三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畢竟,五年了。

第二位:
《各家各法》閱數:791
總點閱數︰5538 總長度:7章
簡介:因為這是我在n村最早完成的小說(4年前了),所以這個第二位可謂只是反映完成時間極早而已。這是以火星文寫作的惡趣味科幻作品的代表作,本人美曰其名「小說式論文」。

第一位:
薔薇少女的聖誕任務【The Last Man】閱數:1062
總點閱數︰8500 總長度:8章
簡介:這是N村人口還很多的時期的科幻區erpg時和管理員、板友們一起集體創作作品,讀者服務場面不少,勝出絕對不是偶然。在此感謝一下當年有份參與的村民及管理員。

題目 : 科幻愛情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無煙戰爭

(警告:本文會得罪大量自認「好心人」、「香港人」的人士,請自認對異界口味沒有概念的不要看下去,以免「新年流流傷和氣」。)

年初一黃昏,某個穿得完全沒有過年氣氛的傢伙在即將重建的舊區中遊走。

成群破落失修的大廈裡除了走火通道外沒有燈火,在湮雨迷濛中像是一座座巨大的墓碑,象徵著「獅子山下」時代的過去。

街上「留離失所」的傢伙們舉目可見。集結在新開的甜飲店前的不少都是同輩。大家一臉無奈,無處可逃,拿著一杯甜飲,漫無目的的眼神在飄浮,靜靜地等著歸家的時間。

例如我家,十多人擠在百呎小廳裡喧嘩,其擠擁的程度有如在下午六時地鐵車廂內上X菜Y湯的樣子,吃一餐飯也教人坐立不安。而大家把電視扭大聲浪的同時拼命「社交」、「搞熱鬧」的結果,是幾十米外遠的樓下也能聽到不知所謂的咆哮聲,當中依稀可辨的是雜亂無章、聆聽價值欠奉、「做足一百分」的腦殘對白。

+ + +
走著走著,開始在這個即將成為歷史的區域附近、某幢幾十年歷史、實用呎價四、五千的大廈裡玩「掃樓」遊戲。

三分之一的宅子裡傳出普通話的聲音,但只有十分之一的有小孩子的聲音。
五分之一的單位明顯被「劏」開成兩至三間套房,甚至還聽到有住客和親朋好友討論要不要把自己正在住的也「劏」開,因為出租的回報率會即時變高四成。
十分之一的單位從門鎖狀態看來已被丟空良久。

舊樓特有的微振波幅(動能和電能皆有)不斷提醒著自己身處什麼地方,每一層都有自己獨特的「波紋」,就像小提琴共鳴箱每一處地方聽起來的聲音都不同那樣。它(們)說:「廿年之後,我也要準備塵歸塵,土歸土了。」

聽說:重建之後新起的樓盤,六、七千塊一呎(還不是實用面積計)。
聽說:很多同輩畢業多年,薪酬還在五千至八千之間徘徊。

我們這一代八十後,「眼光光」地見證自己的家園被佔領。過時過節,尤其感覺得到。

被政府買下來重建、被內地人買下來安居、被地產商買下來起「豪」宅、被大業主買下來「劏開」分租,等機會炒出去。

+ + +
「遠足」幾小時回家之後,一面安樂地吃宵夜,一面聽古尼獸不斷訴說不久之前的「災難」場面——怎麼有長輩衝破忍耐極限,伺機率領後輩退場——說幸好我不在、說我出走是明智的抉擇。

其實我是第一次年初一出走。因為今年好前輩下令不准我碰電腦,也不准我退入廚房代其與狼藉戰鬥,而傻的都知道我是覺得大年初一最好就是談一下各人身後事的傢伙——好吧我誇張了。

身為異界人,本身就是一個爆點。香港人最不安的不是見到血腥照片,也不是煽情媒體製作的強暴罪案的真實系CG,而是看到身邊有人做著和自己不同的事、走著不同的路、活在和自己不同的世界,卻一副悠然的樣子。在節日的高潮氣氛推波助瀾之下,普通的香港人會在一瞬間被「傳教士」上身,化為一副「神父」樣,非要把「迷途羔羊」拯救回來、獻出生命為「被魔鬼迷惑」的青春少年少女「驅邪」——事過之後就像撞邪一樣,對當時自己表現出來的狂熱宗教行為、心裡感受到的激情和憤慨,記憶全無。

一對一還好,你一副「受教」、「小求救」的樣子,香港人自然會表現出「港」(講)屬性——害怕承擔——立刻變成一副「我精神上支持鼓勵」、「你已經很好,請感恩,請振作」的嘴臉,然後通常可以順利END CASE;要是一群人圍起來,稍一不慎,群眾酒後情緒失控,就會變成批鬥大會——中國人屬性是也,不然怎會5000年仍然是歷史的留班生——到時你叫我怎麼不開重炮出來,幫大家按一下「RESET」掣(我不是沒做過)。

幸好暫時未遇上要我與什麼人「性交改運」的傢伙,不然我不排除大年初一報警,大義滅親。

+ + +

獅子山時代已經過去。就算熱血地說「我要賺很多錢,等家園重建之後可以原地買回最少面積一樣的樓」,也不禁得想一下,為什麼我要從別人的手上拿那麼多的錢,再塞進地產商、炒家、內地人的手裡?這種破壞力巨大的「交易」動機和力量,不形容為「無煙戰爭」,還可以是什麼?

而相對於地產商的豪宅兵團、內地經濟的銀彈來襲,屬於我們的GUNDAM又在哪兒?面對可以把整個香港買下來的內地經濟,我們這些新一代的香港人難道應該傻傻的想著「我們用錢砸回去吧」、繼續乖乖的認同「香港地,錢至上」的信念?

當我們傻的嗎?不垂死掙扎一下,真是對不起九十後了!好歹死之前也要死命的推推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殖民地」,幫後輩們省下火化我們的錢也好……

一年一度友善提醒

都市忙人 一click結良緣

【明報專訊】網上交友平台近年冒起,對方生日、喜好和性格一覽無遺,想覓得有情人,難道單靠滑鼠一click便成?網上結緣的夫婦Joan與Jacko,婚後共度第四個農曆新年,直言大家是忙碌上班族,生活圈子狹窄,交友網站正切合二人的需要。但Jacko說﹕「跟不少人一樣,初時使用網站一心求姻緣,結果初相識的對象不合眼緣,有被騙的感覺。後來明白到以朋友心態相處,才能互相了解。」

生活圈子窄 對象難覓

34歲的Jacko與同齡妻子Joan於雅虎「友緣人」認識,2004年2月首次見面,2006年結婚。現職電腦科技支援的Jacko說,認識太太時當輔警,他笑說堅守「鰠度食唔好鰠度屙」的原則,從沒想過在工作地方找對象,加上生活圈子多屬同性,故難覓對象。

「年輕時忘於事業拼搏,30出頭才開始想到尋覓伴侶。」Jacko性格好動,熱愛行山和旅行,朋友多多,但感情生活還是交白卷,故嘗試在「友緣人」結識異性。

網上誤交損友的新聞多的是,但Jacko笑說︰「通常『蝕底』的都是女孩吧!哈哈。說笑而已,其實交朋友就是開放自己,沒有人會保證你會交到什麼類型的朋友,夾與不夾,需要互相了解的,單靠照片美醜去衡量對方,往往容易出事。」

初約女網友 見真人感被騙

他表示,曾經與聊得來的女網友相約見面,但差點認不出對方,「真人比網上照片胖得多,胖不是問題,但比沈殿霞還要胖,分別實在太大了,我有種被騙的感覺,之後便沒再聯絡」。

他的防衛心增強了,但Joan的出現令他重燃希望。在他眼中,Joan是個樂觀積極的女孩,令他時常感到快樂。原來,二人首次見面時竟雙雙遲到。 Joan笑說﹕「其實大家都在附近守候,看誰先到達,然後觀察對方。」Jacko說,2004年跟太太認識後感情有增無減,建議有意在網上交友的人士務必交出真心,在現實世界透過相處,才能真正了解對方。

交友網用戶8年增16倍

雅虎香港區總監楊浩彬表示,「友緣人」8年前建立,由起初2萬多用戶增加至現時的32萬,最活躍的用家年齡介乎25歲至35歲,男女比例平均。他指出,香港職場OT文化流行,不少適婚男女忙於工作,生活圈子狹窄,該交友平台適合現代都市人需要。

明報記者 彭碧珊
+ + +

某人思想可以很黑暗,比如會考慮「新年是提醒沒有親人的人快點認人做親人」、「沒有情人的快點找個人結伴」之類的命題。

不過我對網上交友還是樂觀的,一來在現實中「狡猾人士」可以製造很多機會迫人即時做抉擇,臉皮薄一點的都會上當,二來在網上你自認有錢、長得帥美,心智正常的成年人都不易動容(相反在現實裡,不少人見到別人似乎很有錢、見到別人長得帥/美,就會很難抗拒),只要你不是「很傻很天真」,反而比較難生「孽緣」;三來透過文字交流扮聰明、扮有才智其實比較有難度(唯一可靠的做法是請槍……),而在現實裡某些長得比較「似聰明人」的,往往會無端得到高分(然後相處下去發現是個腦殘的個案滿多的……)。

題目 : 自省時間 - 部落格分类 : 單身自由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