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篇)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故事

上半身和下半身永遠在吵架。

上半身總是在計算利益,想法總是朝令夕改,下半身只懂得感情用事,一旦決定了就變得極度頑固。

最後,上半身和下半身同意從始分家。為了分家,上半身和下半身成為了科學家,從事發明代用身體。

經過大半生的努力,上半身和下半身成功創造出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代用部件,上半身得到了一個不會感情用事的下半身代用品,忠實地執行自己的命令,而下半身得到了一個只會聽從自己的命令去計算達到目標最好的方法,然後由自己執行。

於是,沒有了不聽話又麻煩的下半身,上半身很高興地去研究做什麼事最好,成為了被旁人視為「整天無所事事」的人。

下半身沒有了囉嗦礙事的上半身,想做什麼就去做,很快就成為了出色的魔王。

旁人覺得他們兩個很不順眼,於是和他們不斷糾纏。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代用品因為都是機械,所以他們無法明白為什麼自己做什麼也會被旁人干擾。他們慢慢覺得控制他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是他們無法正常運作的問題的根源。

然後有一天,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代用品想到了方法——他們合二為一,成為了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代用品」。原來的上半身和下半身被所有人掃地出門,大家都向有求必應的合二為一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代用品許願,希望他(們)為自己解決煩惱。

於是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代用品開始複製自己,去滿足所有人的願望。

一開始,誰是代用品、誰是主人是很精楚的。

但是因為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意願意經常有所矛盾,於是其他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也開始分家,各自獲得自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代用品。

過程重複下去,最後全世界只剩下合二為一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代用品。

所以,人類只能變成機械人,才能和諧繁榮安定。Q.E.D.

+ + +
這個故事,是上次和SH及YB露營時想出來的點子。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居屋何去何從

先引用一下昨天《明報》的社論:

至於中產人士在歷次樓市狂潮中,都是最受衝擊一群,社會上可以探討政府應否協助中產人士置業,不過,近日個別政黨就這個問題的一些建議,必須三思,切勿重蹈覆轍。

例如,自由黨主席劉健儀建議政府對首次置業人士貸款,若購買樓價200萬元以下的單位,政府給予40萬元貸款,名額5000個。這個建議值得商榷之處,是以公帑資助中產藉置業而投資;另外,證諸過去推行首次置業貸款時,不少人只求取得資助,作了不自量力的投機行為,買了遠超自己能夠負擔的單位,當年約有一半首次置業者因而斷供,出現「本欲幫他、卻變成了害他」的情。因此,政府不應接受這個建議。

中產人士未能入住公屋,目前約有8.2萬個家庭符合購買居屋的資格,但是房委會約4000個居屋貨尾悉數推售之後,餘下7.8萬個家庭不符合申請公屋的資格,也無能力購買樓價節節茘升的私宅,他們只能捱貴租,其望樓興嘆的沮喪,確實值得同情。約30年前,港英政府興建居屋解決中產人士置業困難,但是居屋政策經歷發展,已經偏離了當年「居者有其屋」政策的原意(例如原先規定10年內不能在私人市場轉售),因此,縱使復建居屋,也應該有新思維。我們建議,新建的居屋,應該只有居住功能,協助中產人士解決居住問題,但不應該含有置業可以投資甚至寄望升值的功能。

現在不少市民置業,除了居住以外,還視之為投資。事實上,香港地狹人稠,而回歸前後政府都推行高地價政策的結果,市民置業安居數十年之後,樓宇升值,往往可以賺取巨額可觀的利潤。不過,如果只有一個物業,樓價上升只是帳面利潤,若將之出售,將何處容身?所以,對於市民來說,首要解決居住問題,投資元素僅屬其次;政府亦只有責任協助市民解決居住問題,毋須為其投資決定動用公帑。

如果復建居屋,新的模式不應該再有投資升值的功能,以體現政府不再參與房地產市場的既定政策。初步而言,我們認為新居屋的模式,包括以下3點:

(1)由房委會興建,只售予合資格人士,例如家庭收入上限不逾4萬元等;

(2)合資格人士購買新居屋之後,不能在市場自由轉售;

(3)購買新居屋的人士,入住之後如要出售,只能原價回售給房委會。

這個模式,好處是解決了建新居屋的資金,實際上只協助有需要人士安居,並未資助他們投資圖利;另外,新居屋的管理、維修等開支,都由購買者負責,並未增加房委會的負擔。若因為沒有升值前景而導致中產人士對此無興趣,則只說明「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政府也毋須為此而籌謀。

是否復建居屋,會是未來一段日子的討論熱點,上述建議是我們的初步構想,旨在提供一個框架供進一步討論,希望拋磚引玉,找出一個幫助夾心階層純粹解決居住問題的方案。

+ + +

看在「磚」的份上,我也丟點小石頭吧。

1. 「投資升值」沒有固定遊樂場的遊戲——就算原價回售給房委會,也未必不能視之為投資——金錢的價值是浮動的。如果有人在港元不值錢(如現在)的時候買入,到廿十年後港元變值錢時(不再和美元直接掛鈎,而是變成和人民幣等一籃子貨幣掛鈎)兌回來,再加上供居屋比外邊租同樣質素的屋便宜幾成(注:租金整體上會跟隨樓價上升,但是香港樓市要是夠膽跌幾成,那麼我們要擔心的就是別的更重要的問題了……),一場算術下來,誰勝誰負,實在很難說。

相反,如果港元大貶值,我相信人們會死也不賣居屋回給房署,迫下去的話又會驚動傳媒「追殺」無良政府。所以我覺得原價賣回的詳情還真要好好考慮清楚。如果賣樓的循環是十年至廿年,而通貨膨脹和匯率等等帳面計是10年一倍的話,帳面原價賣,鐵定不會有多少人肯把樓賣回給房署。因為正常的住宅大廈最少最少有40年命……(聰明的政府請勿因此設計只有20年命的大廈,會鬧出人命的。)

說到資產升值,只計帳面是新手們以及收花紅受薪幫別人投資的傢伙才會做的事。

2. 改善居住環境,絕對是應該鼓勵的合理投資。現在公屋的人均居住面積是131平方呎,而以四人家庭來計,實用面積520呎的私樓平均值300萬,可想而知香港有多少「中產」的居住環境反而不及「低層」人士。而且據我理解,公屋的人均居住面積不包廚廁面積……而且不少私樓設計及所處環境比新型公屋差。

而眾所周知,許多中產的「中下價物業」已遭小型投資者炒賣、短期放租,私樓居民多數感到越來越難以建立成熟的鄰居關係(本人所居住的地方就有這樣的嚴重問題),因此居屋無論如何將成為許多香港新一代唯一能投靠的避風塘,因為香港政府已經等同撤銷了對青年入住公屋的福利……

無論發展什麼產業,如果政府可以保障各行各業的從業員可以有基本良好的居住環境(當然使用者要負擔他們可以合理承擔的價錢),肯定事半功倍。「夾心中產」(收入剛好超出公屋上限一兩成)因為政府、地產商和投資者的行為組合而不得不掏大量錢出來住公屋不如的私樓,難道會提升香港的國際地位、生產力?

3. 香港政府花納稅人金錢幫夾心人士保障合理的居住環境,當然要計較成效,自然應該把白表居屋配額甚至部分綠表居屋配額優先交給人均居住面積、環境指數遠低於公屋平均數的夾心人士——相信連公屋居民也不得不認同他們有客觀的置業需要吧?

注:150萬的私樓(幾十年樓齡的)往往只有三百多呎實用(新界偏遠地區除外),扣除廚廁之後,四人家庭的人均居住面積肯定比公屋平均少,鄰居還可能一年換幾次……月供六、七千,供得起又如何?買得起也買不下手吧?不幸被迫買下了,就不可能和香港政府好過。

4. 居屋成交、流通率低,部分原因是一些早期居屋設計嚴重不當。比如說在多線行車的大馬路邊不到廿米處起樓、沒有地台又沒有任何隔音裝置,卻只有十層高左右……買居屋的人大多數想要改善居住環境,因此不只是「呎價便宜能負擔」就可以的。說到呎價便宜,不如拿公屋比?

重煉之日

這星期從事久違了的長篇小說創作。三千、五千、七千、萬二,看著字數升上去,心裡非常安慰。

拿給主筆一看,主筆說:

「這女配角戲份太多,人又不討喜。」(大意)
「這堆設定太長,很悶。」(大意)
「這解說很複雜,看不明白。」(大意)
「打就打,要不用腦也看得明白。」(大意)

一番理解(主筆:你是說辯解吧)之後,決定砍掉重煉。這就是我對主筆的信任。因為主筆對主角有愛,而不是對錢有愛、對名氣有愛、對歡迎度有愛。而我,純粹是對各種各樣的惡趣味有愛。而主筆說,對著這樣的東西,她拿不出愛。(注:日本商業漫畫界的主筆是負責起主要人物的草稿、寫主劇情。背景、配角,甚至主要角色的上線、服裝,都可能是助手的傑作。)

作者對角色有愛的作品,有強橫的堅韌性。這是《通靈王》和武井老師給我的教訓。

如果只是一堆好賣的點子堆砌而成,再加上作者本人的惡趣味,作者投放不了自己的靈魂下去,讀者也只會抱著娛樂的心態去看,戲終人散,僅此而已。觀眾也有同理心。

貝多芬對自己的曲子、對自己心愛女人的愛,令他成為音樂界的神。即使有時我對著他的譜子,只能想到一個詞來形容:「馬鹿」(日文,類似中文「笨蛋」的意思,但是和智障、傻瓜有分別,不只程度沒那麼嚴重,可愛度也比較高)。

有足夠的愛,一堆簡單重複的爬音、音階之類,不斷輪迴組合,就成為神曲的一部分。

和日本那些賣熱血的少年漫畫成為「神作」,邏輯雷同。

像莫札特、李斯特這些天才,少了那種熱血傻瓜的氣質,世人對他們的評價,層次就差遠了。本來天才和普通人是無法直接相交的,但是傻瓜熱血背後的那種精神世界,就像流感一樣,雙方也能中彈。

於是一千一千地重新爬上去。

不過廢稿會在相關正文在n村放出之後以番外篇的形式放出,以供大家娛樂。

題目 : 邁進....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吵家架

我已經審美疲勞至只有火星文才能驅動我的表達系統的地步。

不同的地位有不同的權力,應份有不同的責任。普通人對上位者要求更高、看待眼光更嚴,是很合理的事。上位者應該以平常心面對自己覺得「自己明明是清白」的質疑,盡快回應,不能當自己是藝人遇上緋聞而已。

的確,香港的傳媒因為香港的精英教育和社會歷史所製作出來的大量低學歷人士而變得普遍水平低下——傳媒是一項生意,要是觀眾的水平只有高小程度,那麼他們要是不停說深奧的現實,就容易被資本制度淘汰。嘩眾的口吻、激烈而意向簡單易明的頭條是初中、小學生們的至愛,特首不滿這些有欠客觀的報導方法,絕對合理,但是卻欠了一分體恤民情的心。

如果小孩子發脾氣,家長也發脾氣,那就沒完沒了。尤其當家長批評小孩子發脾氣的時候,沒有想過是什麼事令小孩子爆發,一味只是批評,小孩子肯定打死也不服氣。

這樣低水平的家庭吵架模式,我受夠了。

我現在詳列一下這陣子我這個小的在什麼地方被氣死:

1. 買樓難,上公屋更難。單身年青的低收入人士想要上公屋,要排足十多廿年,保證家暴天天發生(低水平的父母:為什麼我辛苦供到你成為大學生,你的收入竟然比我還少?你一定是沒有努力工作,或者將錢不知用到哪……你快點買樓搬出去住,不然就是不孝!然後一哭二鬧三上吊),生活樂趣多得很,和諧生活在香港。香港產業過份專一,但是香港人的遺傳因子是沒有調較過的自然狀態,依然會生產出香港沒有好好發展的產業的人才。這些人才只能做和才能不匹配工作,低收入並不是他們的問題,他們奉公守法是他們品德良好且懂事。然後他們發現香港政府竟然連他們本應和其他低收入人士一樣享有的房屋福利也被沒收了……這是叫他們去移民外國對吧?

2. 買得起二百萬樓下的樓的人,不滿意市場上的競爭者多是投資者,自己節節敗退。特首大概從沒見識過主力中介二百萬以下樓盤的的地產商門外,不時有操普通話、拖著大行李箱的人在「入貨」,而放盤人士見到這些人反正有錢,自然加價絕不手軟。結果香港新一代上車客辛苦儲來的首期,本來是可以買實用四百呎的房子,現在搞一搞就變成三百呎,或者上班時間要增加一小時,人均面積和樓盤質素卻分分鐘比住新型公屋更差。明明自己肚子餓,眼前的食物卻被已經吃飽的人搶走,怎可能不怒政府沒有為自己主持公道?香港政府憑什麼叫新晉「中產」階級去住比公屋更不如的私人樓宇?

3. 政府過份依賴數據,忽略人的行為的複雜性——如果一般人都因為曾經目撃別人/自己中招,知道97年那種用大部分收入供樓是不可行的做法,那麼現在的人們在見到自己不夠錢的時候,自然會不去買樓,因此人們「買不起樓」的實情自然不會反映在剛買了樓的人收入和供樓比率之上。政府不斷引用這個比例,說數字反映樓市依然「健康得很」來證明「樓市依然沒有問題」,自然是氣死香港市民。我們學乖了,自律了,竟然是得到這樣的結果?這種時候當然恨不得手上有張選票,把有這樣的腦殘管治邏輯的傢伙踢下去。

4. 曾特首有沒有利益輸送給P牌電器公司,理論上只要叫消委會拿出數據,再丟一下自己的數據,就可以讓市民看看P牌是不是合理選擇,乾淨俐落。只說「循正常程序」,對於香港大部分連選舉程序也不清楚的成年人來說,等同虛無的官腔,更是可疑。所謂說話要看對象,這甚至不是政治化妝的級數的基本應對常識。如果香港市民一半都沒有高中水平,那麼香港政府非常應該把香港市民當成「小孩」,慢慢解釋,一步一步來,才算是合理有效的溝通方法,而不是去怪責遷就市民程度的傳媒。

5. 身為統治者,不要因為只是極小的錯誤而不認。從政府PR的角度去看,小錯尤其要認、要安撫,千萬別嫌煩。特首不是香港市民普選出來,而是中央「欽點」出來(當然實際上名字和玩法裝飾得很好看),所以大部分市民對特首的信任基礎非常有限,而且因此對特首如何使用自己的權力變得非常敏感,於是特首行為上小小的缺憾也可以令市民變「刁民」。市民面對政府面對地產商、投資者和未供完樓的人士的壓力而展露出來的那副扭曲奇特的荒腔走板的卑躬屈膝的容貌,只剩下傳媒激烈的措辭可以為其發聲、發洩。你現在去批評傳媒不夠客觀,就等於叫市民「連哭也不可以」。

6. 投資者買下了「多餘」的物業,自然不會任其丟空,會用來放租。因為豪宅租金不斷上升升,會令原先的豪宅租客選擇次一級的住宅,最終會一層層地壓到低價住宅的租金;同理,當新晉醫生和律師不得不調低他們的上車盤期望,那種層壓最終會壓到剛好不能住公屋的大量人士上身,而偏偏有大量的香港新一代成年人的薪金都在這個範圍(七千多至萬多),加上他們多年來薪金不升反跌,最後買樓不成租也不成(因為能負擔的樓的質素連新型公屋也比不上),如何解決住屋問題去組織新家庭,成為了嚴重的社會問題,但是這些問題從來不會在民調裡出現,只會在每個家庭內引發不斷的吵架,而政府自己自然無從憑「市場數據」知道這些家事。政府無視如此簡單的市場邏輯,何不令人氣憤?是政府叫新一代捱低薪、捱工時長、捱學不到東西、捱不能改善生活環境的維生工作,甚至要求我們荒廢在大學學到的專業知識,來配合香港獨沽一味的產業結構,再不然就整天建議我們執包袱離開香港。現在還要我們再犧牲我們原本可以擁有的居住環境以及放棄建立大好新家庭的機會,來成全你們和那些內地炒家的「新天」?

曾特首,你知不知我們有多憤怒?

(露營)浪茄12小時

星期日晚上九時許,從西貢市中心與yb及sh乘計程車到萬宜水庫東壩,廿多公里的路盛惠99.5元——如果5人行不幸遇上r系巴士,與其被巴士公司強搶17元(非r系是$5.8),不如直接計程車方便化算兼少走11公里馬路。

於是下車20分鐘後,就去到了有香港菲律賓之稱的浪茄。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當一個露營勝地多人知道,連日紅假就必然會出現屏風帳蓬、營火擁擠的趁墟場面。不久之前浪茄的戒毒村還是沒有正常水電供應,現在水電駁好了,燈火通明,23時前成為了想早睡又想看星星的人的嚴重光害源——還要不提原來該村星期一有節目,招待大量賓客,於是村民們連夜練歌,搞到整個浪茄好像主題商場一樣(當然他們就寢了之後,就輪到露營人士玩音樂自娛(報復?)的時間)——但是對一般人來說,「人多」、「營地夠光」以及「有背景音樂」應該是加分的項目吧?(天音: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走了4/5個沙灘,沿途勾了三次地,才終於勾出一塊附近沒有厭惡性設施(主要通道、營火以及茅廁),同時又不是會被水浸的空地搭起被改名成「君臨天下」的帳篷。這帳篷骨骼精奇,樓底特高而且有良好的通風設計,三人盤膝直坐還可以吊起電筒而不碰頭,還夠空間玩卡牌遊戲(是日遊戲:砍貴族;勝出者:在下),買入呎價不到23元,可以說是上車不遂人士的至佳選擇。

是夜的觀星時間從凌晨一時開始,表演嘉賓是冬季星座,出場星目包括所有的四等星,七姐妹臉容清晰可見,另外金牛座附近還有幾顆流星,本人就在半小時內目撃了兩個)對香港人來說算是非常盛大的演出班子,於是一時之間整個沙灘上出現了多團躺沙地觀星人士,用對焦良好的電筒指星解說(因為有煙霞,所以電筒的光會在空中形成棒狀),狀甚似太空館天象廳的教育項目。

浪茄作為一個營地,比較「奸」的地方有兩個:1. 日夜溫差 2. 日夜風速差。前者可以高達廿多度,後者可以在半夜三間突然從幾小時都沒什麼風,突然變成掀翻無人帳篷的程度。想帶小朋友小試沙漠氣候,可以考慮在這裡過24小時試試看。

因為晚上搭營時沒什麼風,於是下少了兩口釘,結果日出前被狂風叫醒兼掀翻了一角帳篷,於是我和yb索性摸黑爬上半山的亭子去了看日出,但是就像eva某幕男主角因為女上司養在家裡的寵物過份「囂張」的行為而受驚,裸體從浴室奔出的鏡頭一樣——重要部位總是被巧妙地掩著——於是我們等到六時天明能夠看清路,就回到沙灘上,然後發現一臉猶有餘悸的sh報告剛才幾乎發生了「sh的滾動城堡」的驚險事態,三人乖乖的下好那些「選擇性」的營釘才回去補眠。

早上十時,等太陽把營上的露水曬得乾透之後,我們才把帳篷收進包包裡。此期間,yb收到了「三點式外國少女追著滾動城堡在鬆軟雪白如棉花的沙上奔跑」的cg,可喜可賀。

p.s. 本回教訓:就算是豪宅,直接睡地板也是不智的,請好歹帶睡袋保溫,最好有海棉地席增加整體舒適度,才能保證安睡。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浪茄

Bye bye, geocities

再見了,geocites。

再見了,我的網站(1998-2009)。

因為實在太忙了,雖然有把所有文件都下載回來,但是復活無望。小說部分應該會用慢速搬來fc2的後備網站。只希望google 有cache到吧……

題目 : 網頁 - 部落格分类 : 網路部落

對醫生應該說什麼話

醫學診斷和溝通某程度上基於「統計學」的資料,同時病人報告的主觀狀況和一些病人未必覺得有關的說話,會成為施重要手術與否的關鍵,因為對醫生說話必須很小心。

有人告訴我曾經在非自願的狀態下被墮胎。事實上這是很嚴重的事件,但是因為當年醫生和病人的溝通非常不正規,而又有人提到家境貧窮,結果醫生就誤會了求診動機,剛好孕者又有墜胎的前科,於是某人就在混噩中又被墮胎了。(如果不是有這件不幸事件發生,我就不用出現在這該死的世上了……)

突然會說這件事,是因為在某個網誌上看到有個年齡和我相若的網友說自己的膝軟骨和半月板因平時少運動,一下水做運動游蛙式卻太大力而受傷,後來因為被實習(?)醫生問「有沒有做運動」之後答了「別玩了,我走也不想走」(注:網友解釋自己本身就是不喜運動),被醫生誤會了對日常生活影響的嚴重性,結果做手術後情況更糟糕……因為手術的效果和病人受傷之前的運動量成正比……因為我自己右腳掌曾斷過,腫到變「豬頭」,所以親身體會「水腫」對神經、血管和軟質的功能的中期影響很大,去到搞亂整體的平衡和協調(有點像是BAD SECTOR可以搞到SYSTEM CORRUPT)。如果平日少做運動,不擅協調,無法自己憑感覺記憶盡快修正,回復的速度會慢得非常可怕,甚至搞到傷上加傷……因為整體性能主要是靠神經、血管和肌肉間的協調和設定平衡來決定,而不只是筋肌骨頭的完整性。所以平日不做運動,身體沒有記憶(RECOVERY DISK?)的話,(成年人)是不可能重設成功的!

因此我想大家在醫生面前說話真的要很小心,而且最好知道醫生關心的是什麼,以防誤會……

P.S. 經常見到身邊有不少人平日少運動,一運動起來卻很暴力,真的為他們的身體擔憂……

腦死

昨晚床好震……*抖*
身體明顯已到極限,大概下月只能過隔天看樓過日子,直到找到便宜又好睡的地方了。

今天唯一想寫的就是香港不只有不反映現實的樓盤概念圖(這個早已出現),以及名副其實的跳樓(層)大廈,出自「貪婪」、「狡猾」的地產商,今日還見到房署的舊居屋(1993年作品)大廈叫「寧靜閣」:該大廈旁邊、隔著一條綠蔭行人道就是多線行車的主幹線馬路,一串串巴士巨聲隆隆地經過……

這叫……其身不正嗎?

廢稿

每次臨近考試,就會因為心情變遷,存稿變廢稿。連續兩天的存稿都過不了自己的一關,哈。

大概是心煩怨氣高,加上變挑剔(因為考試就是「做正確的事」才能得分),所以自己會非常地狠找自己的碴,小說故事除外。

於是今天又開天窗了。前晚床共鳴震得很厲害,醒來一身軟,行廿公里之後也沒那麼累和辛苦,偏偏昨晚也是那樣,身體已經去到怕得不給我上床的地步。天,行山也沒那麼累!

於是今天的溫習進度第N次落後。然後再也沒有機會溫習了。

如果是上班人士,無論是幹什麼的,我肯定迅速被炒了。沒有老闆會同情這樣的員工吧。

希望今晚下雨吧……

有一種我的人生已經完蛋了、我可以去自殺的感覺。沒有任何發展機會、沒有未來、卻辛苦又快又沒有什麼貢獻的人生,不如死了更好,我的父母也得償所願,可以有更寬敞的生活空間了。

題目 : 人生的過程 - 部落格分类 : 日記心得

(動漫)Kiddy GiRL -AND 1以及Kiddy GiRL -AND PURE 1

跟了我幾年的讀者大概知道我很喜歡科幻動畫Kiddy Grade,因為和角色及世界設定的電波吻合度高的關係。所以一波多折後Kiddy Grade系列改名、改人設、改目標觀眾、改製作群之後終於出新作,而且漫畫、動畫一起上,明知「已經不是從前的味道」,我還是乖乖的跑了去看。

暫時兩邊都只看了第一集。抱歉日文聽力不足,動畫版只找到西班牙字幕,而我又沒學過西班牙,所以只能搞清楚七成左右的對白的大致意思。

看完之後覺得自己的品味實在太不夠主流。雖然明白KIDDY GRADE一直為人垢病的原因,其中之一是商業考量太少:對讀者的科幻相關的理解能力高,但是硬科幻設定又發揮不夠淋漓盡致,沒有硬科幻必做的「鋪劇情」的動作,普通觀眾未必看得明白,SF死忠又覺得不夠過癮;人設和鏡頭處理中性化,有男性向的服務鏡頭,卻又有不少量女性向的題材和處理手法,而偏偏科幻觀眾女性比例相當少;說到謀略、解謎方面的劇情,又不會像死亡筆記、LIAR GAME之類的推理(?)故事那樣,「黑到盡、奸到盡」,搞得在方墨有人吐糟說是「小學生程度」;說熱血、狗血,不是沒有,但是不會太誇張,不會令普通看眾留下深刻印象(把銀河當鐵餅丟的劇情的爆炸度的百分之一也沒有)——於是在「取悅觀眾、滿足目標觀眾需要」之上,所有分部的分數都「兩頭唔到岸」。

但是像我這種「吃得雜」兼不介意淡口味的傢伙,就會看得很舒服,因為我不喜歡過份明顯的商業計算,所以KG這種作品反而變成「一次過滿足多種願望」、平衡度相當不錯的作品。

不過問題是,這種「淡口味」在今日的資本主義(無論任何國定的特色版本也好)沒有多大的市場。因為太多人的生活環境就是「重口味」:奸人奸到盡計到盡、發達國家很多數青年男性因為窮以及找不到穩定的工作而「交不上女友」、窮人唯一的希望就是熱血創新天、狗血創新天、主角威能創新天……

於是GONZO被買之後,KG2的工作就被判給S字頭的公司,從「商業作」的角色去盤算,大動作修改以上的「問題」。只看第一話說能明顯看到這些計算。

首先,KG女角萌度不低,但男角數量相當少和相對不顯眼,所以今次把作品定位成男性向,然後公然把小褲褲、「走光」、無底之類這些長青題材當成主要伴菜來用。誰叫我們那些「道德人士」把這些東西定為「不雅」,就像某些國家,連女生露臉都視為有問題(真是五十步笑百步)……人就是越禁忌越要闖,不然人類何來科技?科技不就是挑戰命運、挑戰神(從這些人的角度去看)?人類的文化和動物最大的分別,就是強調自主、獨立——從自然、後來建立了社會保障的制度,變成慢慢可以從家庭有限度自主,現在慢慢透過科技,開始爭取從國家、地域限制自主的文明)——把男人說到「看到就想做,而且會忍不住」,真是來世(也)不做(這樣的)男人了。笑。

然後是把所有美型、有吸引力的男性都從人設中剔除,不能刪除的角色(ES成員不會死,會不斷轉生)就轉世換成美女(雙子ES)、人妖(我懷疑他也是ES人員,就是上一期中和粉紅頭髮蘿莉拍檔的那一位,所以對女主角有明顯的好感)和正太(監察人魔術師),再找來一個腐女做丑角。

男性向得真明顯。

然後再來一個似乎是「性格調換」的梗處理(這個設定未經證實,但有理由相信是這樣)——KG兩位女主角化成黑洞和白洞然後混在一起,犧牲自己拯救宇宙(OTL),然後重組的時候理所當然地性格搞混了那樣。呵。計算啊計算。雖然這樣的確我也覺得很有趣(同人世界裡,這個梗以及它的變奏之多還真是遍地開花哩,證明是非常有趣好玩的橋段)。

還有第一集就出現男性最喜歡看的「持刀少女打鬥」以及「勇者戰龍」的劇情(還真是長青……)、甚至連男性喜歡的瑞士刀和魔法棒的概念都拿來玩了——Ascoeur的武器造型像魔法棒,實際上是一把瑞士梳,而Ascoeur的人設造型和性格怎麼看都像是KOBATO混小櫻……從責編的角度看,真是笑到眼淚都掉了出來。好吧,萌少女的一些可相容的特質和賣點都給你加進去了,GJ,哈哈哈哈哈哈。

有點像知道顧客喜歡鐵板燒、火煱、刺身、牛扒、泡菜、抹茶、TIRAMISU以及元貝,於是就弄一道「磯燒泡菜牛扒+刺身+抹茶TIRAMISU元貝火煱」的菜,吃法是首先把冷的抹茶TIRAMISU汁澆到上桌的磯燒泡菜牛扒,然後加熱抹茶TIRAMISU火煱,用微溫的抹茶TIRAMISU混山葵牆和刺身一起吃做前菜,然後一面等火煱滾一面吃主菜磯燒泡菜牛扒,最後吃抹茶TIRAMISU元貝做飯後零嘴(<-廚技漫畫劇情邏輯)……味道還不致於「不能入口」(有興趣大家可以自己試試,其實還相當好吃的說),但是真的一面吃一面狂笑……當然很多人即場被那個「抹茶TIRAMISU元貝火煱」雷倒然後破口大罵就是了。

不過吃的東西和故事是不同的——故事不只要有賣相、味道和營養,還要有主線……如果有漫畫的話,就是說這大概這是主線慢熱的作品?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KiddyGiRL-AND Kiddy GiRL -AND PURE

人性演譯

經過在N村多年的管理員生活之後,看報紙的政策、時事評論有了更多的切身體會。

比如說今天看到有人引用英國前首相麥克米倫的說話:「政府最花時間處理的不是政策,而是「議題」(Issue)」,心裡就會苦笑。

之前有多人問我為什麼不考慮做AO,我列出的理由之中,就有「不成比例的時間去處理個別人士的訴求以及並非重點的議題」這一點……當然說不出口的理由太多(偏偏N村的事又和香港政府的情況有多重雷同之處),而N村的經驗真的讓我深明有些東西是「絕對會發生」,於是在我想到方法解決之前,我是不會再去試的。

總括而言,當管理高層的思維邏輯出現以下的規律,就是為自己埋下地雷:
1. 想要達成目標A,因為目標A非常好
2. 為了執行方便而選做法B,原因僅僅是做法B剛好和目標A方向相容,而且做法B使用的手段技術在別的範疇正在使用中
3. 沒有考慮是不是有別的做法比做法B更有效、更全面、更合理
4. 沒有周全考慮做法B的手段是不是可以轉移到今次的細節情況(尤其是各層面的人事情況)而不出亂子

香港政府今次在慳電膽卷上就真是「衰到正」了,堪稱經典反教材了。大概因為官員們都是支取大額薪金的,所以不敢和上司花時間作「傷害感情」的「浪費時間」的辯論……

很多時管理層的思考盲點在於「大目標好就OK,做法為何?自己感到方便就是好」(參考:好前輩思維),結果好心做壞事,不旦成事不能,還要失分。硬來下去,失分更多。

最後想說的是:這種對「技術上方便」的偏執不只見於管理社群政策這類「大事」,留心一下,會發現普通人在很多生活小節、學習過程上也會不斷犯上同樣的錯……

P.S. 不過燈膽事件已經不是重點所在了……因為廠廈那邊才是重點:
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19.html
就算香港的富人們覺得「只要益到我就無所謂」,全香港的普通百姓們都不會和曾特首過得去!多得曾特首的「聰明」,香港市民爭取2012普選的呼聲肯定又變大了XD

(漫畫)Crazy Maniax(1-5)

最近喜歡找一本完的漫畫看,一來因為忙,二來長年連載實在太令我掛心,一次又一次之後,現在身體學會了「害怕」以及「迴避」未完成的長篇作品(當時設定極為吸引的是例外)。

今次這本是2002年以來YOUNG KING(月刊)上刊登過的作品集,是Flame of Recca的漫畫家未成名時的一堆短篇新手作。有時覺得新手的作品味道比較清新,老手的計算味太重,「心意」反而難以感覺得到,就像食材下了太多MSG,又煎又炸又醃又醬,舌頭登時痺了。

像單行本同名的短篇那種充滿對「宅式愛」的肯定的校園生活幻想故事,青澀之餘很能感受到畫家對自家工作的熱誠。

所以我經常對我幫忙的老師們說:「請創作你有愛的東西,我會善後。」(天音:你這樣的態度做女人很「蝕底」啊……OTL 眾:你想到哪兒去了?)

看多了《魔法老師》那種已經近乎是挖苦看眾品味的「露小褲褲」梗鏡頭,就會覺得第二個短篇的男主角是光明正大的變態色魔的故事很有趣、「把胸部整天藏在胸圍裡,它們會寂寞的哦;不讓它們出來透透氣,會發育不良的」的帥氣男主角出場對白很有特色。(眾:可怕的宅女…… W:責編們都是可怕的生物哦。)最近的男主角都是開後宮的,而這個就是女性公敵,而原因竟然是因為從小在家裡被家中女性迫玩人妖遊戲XDDDDD傲嬌女角盛行的原因果然是因為男的多是傲嬌XDDDDDD

另外FAIRY SNOW系列的那個見習神明的能力設定想寫很久了,果然一早已經有人寫了呢,還要是故事完整的同人……雖然是只有12和10頁的短篇。連和月伸宏老師也讚他可以把短篇畫得這麼完整自然。(<-這傢伙一自己來就是硬塞派……)

之後應該有第二本?沒找到就是了。最後那個《迷途羔羊》的空手道故事真的很經典XD<-萬年柔道黃帶是也

tag : Crazy Maniax

(漫畫)Psycho Staff(1-7)

這是水上悟志的作品,第1-7回是第一本單行本的內容。

小品式的超能力故事,感覺清新。因為市面上的漫畫作品實在太多,看多了絕對會覺得這一套的設定「梗到爆」,加上畫功不算出色,於是給一個偏低的整體評分。

但是我是很少會罵不出名的作品,所以拿來說的話,肯定是有其優秀之處。

說「感覺清新」,主要是男主角的品格純良清新,而且難得這樣的設定具有說服力。如果只是描寫一個人的心理質素怎麼好,讀者還是會抱著「既是創作出來的好,想多好也可以」的旁觀心態;但是如果能夠交代他的成長過程、家教等等如何令他有這樣的素質,就不只可以有說服力,而且做得好的話,連讀者也一拼感化了。

這一點,就是這個故事的出色的地方。1-5回有點挑戰讀者的耐性(因為太多「老梗」),但是一到第6回,就出現亮光點了。

而且,跳出故事本身的設定之後,就會發現整個故事的「感覺」很特別,有一種「弦外之音」的感覺。我自己的聯想是「超能力」的題材之所以長青,不只是因為大家都希望自己有一些強大的力量去爭取自由,而是好一部分的人真的會在心底裡會感覺到有一些社會文化未能有制度地承認的「特殊能力」存在,但不知怎麼去形容,於是看了這類「超能力」故事的時候會發生共鳴(因為人可以理解比喻)。而這個故事的前文後理,令這種共鳴感更加強烈。

因為很短,所以我想能夠把這個作品弄到手的大家很快就能看完了——我極有興趣看大家的看後感XD

tag : Psycho Staff

烏鴉嘴

1. 如果我是特首,我會私下放風叫傳媒低調報導有關新樓盤的銷售情況,以及所有呎價5k以上的成交的
報導,減低政府不敢干預市場的事實對市民造成的感情傷害。

2. 如果我是內地人有錢力人士,一旦知道普通香港市民和香港政府原來已打定輸數,不會去和自己爭樓買,我會約定親朋好友用盡我的關係去操縱這個市場,幫中央佔領香港,從豪宅開始佔領,到普通住宅、廠廈、辦公室全部買起,最後再丟錢給市建局重建各種市建設施,(虛例)如「王陳xx紀念公園」、「白金夫人彌敦道公廁」、「胡溫新天x圍市民圖書館」,目標是買起香港所有非郊野公園的地皮,所有場地都用有「有中國特色」的私人場地條例規管。

3. 如果我是憤青/憤成/憤老,我會將香港弄成國際毒市之最,等將來佔領香港的內地人求死不得。比如說在人口密集、多「豪宅」的地區建焚化爐、在堆填區附近建內地人專用的國際學校,全部的經營運作符合iso標準,不過當然他們的患癌率較高(不對,只是他們勤於檢查而已),而且下一代的畸胎率(哦不對,應該叫「人口多元性」)也高幾倍,然後他們會需要大量昂貴的高質素的醫療和特殊教育系統,還留下來的香港人就從中得利/報復。這些數字可以繼續用各種政治化妝和誤導性數據令大部分人遠離真相。

因為我rp出名低,連好前輩也發現了我是非常可怕的烏鴉嘴,所以大家別當以上發言只是「壞腦宅發嘴飆」、「又一個死剩把口的刁民」……我的「死神」之名可不是亂蓋的。(好吧誰來寫人類男人和女死神的戀愛神話故事……*核爆*)

題目 : 談政局 - 部落格分类 : 政治經濟

米露家大賞

逛了很多不同人的米露之家,這一家是覺得最好看的。
091017.png

P.S. 好吧今天開天窗了=_=……今天看到很多猴子,但沒拍照。

題目 : mero mero park - 部落格分类 : 網路部落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