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動畫新番]Babylon 4看後感

來了來了,看來會玩一國兩制之「爛民主」!

然來之前玩「自殺合法」只是勾眼球的玩意,原意是給你看看投票制度如何可以通過「九成人反對」的動議——那就是從「誰可以投票」那裡玩爛。

一國兩制的其中一個正常玩法,就是把特定對象的人收容進去「經濟特區」裡。

例如香港這個容許「EASY MONEY」的制度,就故意放超級的一大堆潛力低下又想不勞而獲、賺到錢就跑的人進來,然後用功能組別系統給他們票,那麼本來一大堆「可持續發展」的方向的玩法都不會通過,結果支持可持續發展的就會開始逃跑。

如本作「自殺法」一例,擺明就會令那些想讓孩子安樂死的父母帶孩子進來(然後他們會有三票)、然後家中有人想輕生的就會舉家搬走,結果一進一退,很快自殺法就會通過。

這些都是「合法」的操作,想要像主角那樣「用法律制裁」……就要等對手失手哈哈哈。根本就沒什麼可能。

期待第五集對答案。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科幻新番]Babylon 1-3看後感

好啦終於找到看得下去的科幻啦,原來又係警察片。

今次的設定居然係輪到日本玩一國兩制之經濟特區,即刻坐直身子專心看。

然後居然出動了我小時候以為「難以找到工作室肯畫」的設定場面——「一班不同背景不同性別年齡的人開心跳樓自殺」的場景。看到的時候就像當年在朗豪坊逛的感覺那樣——啊啊有人把我內心的企劃做了出來啦!

我超級不喜歡有很多人都把「生死禁忌」拖到小說規則裡。從前《通靈王》玩主角復活就嚇到好多人,令我心有餘悸(吃驚的位是因為原來有那麼多人連故事劇情而已都不能接受)。不過當今新一代思想已經沒有那麼傳統,《Black Clover》裡一班精靈族借用人類身體轉生復活以報家國仇恨似乎大家都沒有什麼反應了。

然後就是上一代怕死怕得很的傳統生命觀念我一早發現新一代其實並沒有同感。上一代總覺得是「走到絕路沒人幫」、「抑鬱受害者」才會自殺。

其實現實社會把新一代從小置於牢籠裡受苦(包括長期學習無興趣的東西、做沒興趣的事情、吃根本沒有胃口吃的東西),大部分人從來無法追尋夢想而且基本需要(例如新鮮空氣、自由玩耍、人際交往)沒有正常地滿足到,然後就是社會用經濟手段令一大堆人被迫過他們不喜歡的日子,住在不舒服的狹小空間、被長時間幹僅賺到飯錢的工作,甚至和自己不喜歡的對象結婚為求可以供樓,最後還強迫他們接受「死亡不好、自殺有罪」的觀念……對他們來說,死於爭取民主自由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這大概是中共完全沒料到的事情。事實上近年穿越故事極為流行,理論上就是集體否定了「原生」世界裡的人生價值——禁穿越故事又如何,那種心情仍在,而且無處發洩而已。

那種怨念之大,可不是給他們一層樓供或者給他們打免費手遊就可以解決的。當然去除了「死亡」這種禁忌之後,會有很多新的可能性需要監管和治理,例如如何幫助人們有意義地開心地生存下去而且能貢獻社會,以及如何阻礙人們以引導自殺的方式謀殺等等。

人類最有趣的地方,是人們可以把心裡的東西實體化出來。語言也好,民主也好,人權也好,真愛也好,這些都是「不存在」的東西,但人們可以用決心去把這些東西實體化出來,就因為「想要這種東西存在」。

所以古今中外,不分語言,人們都有「魔法」(名字不同)這種虛構概念;而在ACG經濟成熟的日本,「魔法」的定義為「把本來只在心裡的東西實體化出來」的做法已變得相當有認受性。因為我們的確有,只是沒有系統性地在教肓制度裡進行開發而已。

而小說故事本來就是探討各種可能性的地方,所以像TVB那種來來去去都是那些的新一代都不怎麼愛看了。看過幾套就叫做畢業。

一國兩制的玩法本來就是拿一個小區做政策的實驗場。要是堅持「這個絕對不行」、「那個絕對不行」,逆民意而行拒絕改變,根本就是不知所謂……這個故事看來「玩很大」所以我反而有點擔心會不會虎頭蛇尾……

題目 : 冷門萬歲。(哭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心理歷史學

[GHIBLI]《Iblard時間》小品短評

GHIBLI幫員工開畫展,結果就會變成這樣的實驗作品。看得出原作者根本就是在畫自己想畫的東西然後被看上了,哈哈哈。

我不知道別人對大自然是怎麼樣的觀感,但我是從小感受很強烈的那種(所以在劏房裡種菜都可以種到第四代,然後買廿元的小盆虎尾蘭過幾年已經可以用來排陣的規模),所以對於日本的神道或者GHIBLI那種把神道的精神轉化成作品審美觀非常能夠理解。

那種「很想要和自然共存,能夠把人為和自然的力量融為一體進化出新的世界」的立場角度,大概是日本動漫在世界上能有獨特的地位的其中一點。如果你問政治觀和宗教觀有什麼分別,我會說前者是從「個人行動」出發,而後者是從「世界觀」出發。

即是說:不是問「你」支持不支持環保,而是你想和這個世界「發展一種什麼關係」,所以你應該「如何行動」。可以說是「行動方針」和「最終目的」(ultimate goal)的分別。所以離題一句,我很離解為什麼中國要打壓宗教。如果大家目標不一樣,紛爭難以解決,就像對自然很有感覺的我永遠都不覺得自己係「合格」的香港人一樣。但說回來,有些東西係基因問題,就該基因解決。宗教信仰已被證實和基因有強大關係,所以打壓同性戀已經大家明白是不文明的,那打壓宗教就更是殘忍。

我很討厭那種滿口偉大世界觀但手段不科學、推動不文明做法的所謂政治家。暴徒不一定要直接打人放火。

回正題。

油畫筆觸的刻畫風格、插圖本一樣的配色、加上這種「人力和自然合一」的魔法感很重的世界觀概念,就是Iblard的國度。

七彩的分色如同教堂的玻璃繪畫的效果,果然是可以做自由工作者的水平。

想不到這一堆井上直久以家鄉茨木市一帶景色為範本的幻想繪圖原來和我是同一時期的「出產物」呢……怪不得很有懷舊的感覺。

題目 : 冷門萬歲。(哭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GHIBLI 科幻

[動畫評論]炎炎消防隊1-12看後感

DAVID這家動畫公司很喜歡接挑戰主流世界觀底線,也不怕處理設定有深度的作品,所以雖然不很喜歡這套的設定(各方面啦),但還是慢慢的看了下去。

雖然換了製作公司,沒有了BONES那種對動作節奏的美感執着,但是反而很能帶出頹廢病態風格,營造出絕望地燃燒的爆炸感。大概DAVID因為畫慣18禁的戰鬥場面,所以對於「衝撃力」的表現反而得心應手。

這十二集唯一令我擊掌的地方,是某看來「吊兒郎當」的特殊消防員隊長用滅火拍「放火」燒走一堆古式木住房(你沒有看錯我沒有打錯)、大家用節日的風格來祭火人暴走的一幕。這個邏輯的確是行之有效而且「DAVID系」的——正常人第一次接觸應該會「WTF」的反應,如同主角一樣。而且的確是「古技」,即是不是現代發明。當然我是看得不其然地嘴角上揚。

這套播放的檔位,剛好就是香港「自由之夏」的同時,所以有很多劇情都引發了許多聯想。
Purchase and enjoy MagabloSM!
This content is a MagabloSM (pay-to-view).
Purchase this content to continue to read!
What is MagabloSM?

[科幻動畫]Tuesday and Carole 22-24看後感(下)

其實最後一集主角們創作神曲時突然「屈入」「母親」這個點子超級唐突的程度令我起了戒心。完全是「三個黑人問號」的狀態。聽到「神曲」之後再想想TAO和Angela之間的感情描寫也很有手足之情的風格,那種互相鞭策、默默放在心上的「影子」還倖存。

加起來集齊那麼多的「疑點」,基本上就明白了什麼一回事。

唉,作為努力寫科幻的人那麼多年,一看就知道本作應該有很多位被刪掉、改掉了……是為了可以上Netflix才要這樣子的嗎?好傷心啊。

那首歌是聽得我淚眼,是因為震撼地發現河蟹可以破壞一個本來是經典科幻作品到如此可怕的地步,然後在那短短的數分鐘裡腦袋自動補完被刪的劇情的資訊量之大的確令我極度不安。但作為一個設定狂,那些為了要做出某些劇情效果的設定只要被保留下來,就一定能補完出「原來」的劇情大綱。

當一個政客利用「Mother」的形象慢慢變成「鼓勵人們用幼兒一樣的心態去應付這個令人不安的世界去依賴政府」,然後眾人獻唱那首「奇蹟」之歌之前某MC(DJ)應該是有前言,講人類脫離母星所經歷的陣痛和突破,用「火星開拓日」借位去講大自然如何擔當人類的母親,在母親嚴苛的監督下培養出各種美德和智慧的力量最終令人類能夠開創出殖民他星的文明,然後送上這一首感謝之歌,喚醒了被洗腦的人們,拯救了火星(代表當代人類最尖端的)文明。

這才是原來的劇情面貌吧。「奇蹟的七分鍾」原來的意義,包括由「孤兒」組合領唱和創作的意義是說明人類最強的項目——我們不需要被愛,也能學會去愛人背後的「創作力」。

然後Valarie向群眾自首和把Jerry踢走之後,拿出了新的處理難民方案,把火星文明推上了新的高峰——本來應該是這樣寫的。

……又是因為有「財主」不想見到這種正氣的劇情所以被改了嗎?

天啊……BONES你們還好嗎?這作品完全就是十五歲外向泳手女孩變成裸體浮屍然後出動電視台高層去「訪問」一個看來根本就是冒牌貨的「死者母親」的故事風格啊。

啊啊好命苦的作品啊。我會把「原來」的劇情永遠記在心中!(死啦我好驚我又會忍不住寫同人「補完」……)

題目 : 冷門萬歲。(哭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BONES 科幻 心理歷史學

[科幻動畫]Tuesday and Carole 22-24看後感(上)

聽着那首大結局的奇蹟之曲(林原惠美很正路到飾演了眾人眼中的「女神」Flora這個角色哈哈哈我看得好傷感啊),不禁想到TAO和Angela的身世。再想想很多角色的心理描寫還有尤其是某領袖候選人Valarie的劇情相關的描寫好像有些什麼不對路(即是應該寫的沒寫到),然後我臉色一沉,猜到這個故事的原設定裡應該有些重要東西被和諧了。

那就是「母親」這個motif(主題)。但歌因為一早已經決定好所以就不能大改了。

火星是很遙遠的地方,然後科技及社會制度發展去到某個水平,就會快速取代人類幼年期那種希望所有東西都能從單一對象身上得到的欲望。互聯網未出現時的「媽媽」的角色形象,和人類有能力移民火星的時代和角色份量,就像二百年前的小朋友對「聖誕老人」那樣的存在和今時今日的小朋友的理解不一樣。

這個故事太多「留了下來」的劇情和設定,都可以在這些位上大造文章。本來Valarie就是使用「母親」這個復古的觀念去令人支持的定位,而Jerry就是利用這一點去建構他用自導自演的恐怖活動來製造的恐懼,利用人們追求能給予安全感和心靈安慰的對象達成實質上獨裁(所以片末有歌手因為用歌曲表達政見而被囚);故事裡本來應該是有描寫Valarie當年如何讓立法會通過Designer baby不合法的「人道政治形象」,然後就留了很多位給Tao和Angela兩個沒有「基因定義上的生母」的角色去交代他們的世界觀,以否定Valarie的所謂「人道」立場,現在出來的最後成品裡就留有不少劇情位其實本來就是這種演譯的元素。事實上那邊廂《彼方的星空》就用一堆複製人說明了基因設計或者複製都不是最大的問題,問題的根源在於他們願不願意作為「人」而為自己的權益抗爭、肯不肯為自己的人生作出選擇。

然後就是Carole及Tuesday這對雖然家境天與地之別不過實際上都等同「孤兒」的少女組合,因為他們意外地有人性的音樂表現令眾人被Valarie迷惑中「脫魔」。

「母親」不應是為獨裁背書、帶來「河蟹」、帶來假恐襲、給予虛假期望的角色;而應是像大自然那樣,為人類帶來挑戰,要人學會包容和靈巧(和不同動物和氣候環境相處),令人們團結起來不斷超越然後變得獨立(最後可以移民外星),而不是分裂及千年不變(用恐佈和分化作為統治手段)。所以Desmond的劇情和自然的那一段也應該是有很多對白因而被歪掉了吧。總覺得差了一點什麼。現在回想,女主角本來應該是繼承了「音樂是自然的一部分」、「音樂是把人類和其他語言不通的生靈連在一起的存在」以及「大自然是孕育人類以及音樂的母親」這一組三位一體的概念。

題目 : 冷門萬歲。(哭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BONES 心理歷史學

[科幻動畫]彼方的星空(大結局篇)看後感

很高興終於有一個作品是好好地寫完的了。看完第一個反應是:今時今日好好地寫完一個作品就能得獎,真的反映商業社會如何令作品水平不斷隨時間下降……

但真的沒想到會在這種題材裡重見到CLAMP的《翼紀傳》裡黑鋼救法伊的玩法。好像心傷打開了的那一刻真的超震撼。因為實在太相似了。

不過同樣的邏輯在《最佳名醫》裡也見過,而且說起來本人早在看這三個故事前在現實裡就有成功使用過(當然現實不需要血腥就能解決不然CLAMP就不會被叫狗血黨),所以只能說真是的「橋唔怕舊」。

想想看原來自己的設定的確是四十歲(其實未到)還在看ACG的原因正正是裡面有很多正常人會覺得很不現實的東西其實我本人在現實做過,證實是「沒錯就是這樣」,嚴格來說其實是圍爐的行為的一種。也所以FB對我來說反而不吸引。

換句話說這個故事成功令我明白了一點:因為電光火石間會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所以會有很多特殊的人生經驗,結果「本身就有很多故事,說真話也經常沒人相信」也所以要圍爐只能往ACG跑。想想看我的確是快要看完整個衛斯理系列才發現原來有很多人很憎這個角色……第一次聽到同學用很負面的口吻和令我感到恐懼的表情罵這個香港文學史上的名角如何乞人憎的時候,我有半秒鍾以為自己被對方討厭了。比起別人在想什麼(例如「你這個殺人犯快點去死吧」),我比較想要大團圓結局。

換句話說這個世界既有因為被洗腦所以只有完成被賦予的任務才覺得有滿足感以及其「同一銀幣的另一面」那種漫無目的虛耗人生的類型,也還有一種人是本身就算發現自己是複製人、父母眼中的工具人都仍然覺得所謂人生目標不是很清楚嗎的類型。

一開始我不明白為什麼去到今時今日還要玩複製人這個題材。大結局這幾集的劇情我終於明白了。有些人生下來就是《Slayers》女主角(剛好也是複製人,笑)Lina Inverse那種"Give a Reason"(to life)的設定,雖然平時行為脫線,但是原來是社會裡的「保險絲」。

突然明白了作者是抱着什麼樣的心情去寫的感覺很不錯。不是所有孩子都能在有愛的環境中長大,但是per astra, ad astra。在沒有愛的環境裡長大的孩子很擅長面對現實,特別有骨氣去揭穿社會謊言的真相。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動畫]平凡職業成就世界最強1-10看後感

從《鋼之煉金術師》的年代開始,我就在想要是在開放式遊戲裡真的有這種職業,應該就是「世界最強」。果然有人把這個構思寫出來了。

而且有很多位我覺得作者有努力地認真寫,所以這套意外地沒有砍番。當初只是好奇別人會把我這個沒想過要真的寫出來的東西寫到什麼程度。

正如作者和主角說,這種能力其實可以搞到很逆天,很難做到勢力平衡,也所以現實因為人擇原理的衍生,並沒有這種玩意。

不過現實裡人類作為一個「集體」,是有這種能力的,所以在眾多動物裡奪穎而出。可作為一個集體,人類到底有沒有好好的地運用我們的逆天能力呢?先不說後果,我覺得有很多人都沒能接受「人類」的這個設定。他們無法面對這個「不能登出」的現實。

一天「人類」作為一個集體無法理解和善用我們的能力,等待我們的只係一場又一場的文明滅絕而已。

有這種能力而且能好好控制輸出,才是能踏出母星、奔向宇宙的錀匙。

p.s. 今天還更新了10/9和13/9的格文。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電影補番]A Street Cat Named Bob觀後感

音樂、一隻貓加上一個很努力的醫生以及神經質的鄰家女友救了被家裡趕出去的男青年,令其成功戒毒的真人故事。

貓是很有趣的生物。牠對人類的理解比人類對自己的理解更深。當你以為自己沒救時,牠會認定你是個好歸宿,因為從貓的世界裡,比起你有毒癮,或者身無分亳,牠更看到你作為一個生物的本錢。

所以,一個街頭音樂人有「貓的認證」,會被加分。音樂的價值有一半是社會性的。不是說一首歌要去到人工智能的完美技術水平才能感動人,正如小嬰兒的一笑可以逗樂父母半天。養貓的人會嘲笑自己是貓奴,因為貓是很會表達自我的生物,不同狗一副老是乞食求伴的搖尾相——貓是那種會明確表達自己意願及想法的動物,例如告訴你牠最近喜歡了誰、牠在等什麼人回來、牠有沒有掛念你等等。

貓喜歡能夠回應牠的表示、能夠交流的對象。作為街頭音樂人,讀取路人的想法再加上自己的想法去回應,是同樣的邏輯。當中共通點係「有效交流」。

所以「貓的認證」並不是「牠很可愛啊」、「一起流浪街頭好浪漫」之類的一秒感性那麼簡單。

貓是一種很會打理自己的生物。不懂打理自己的人要是能和貓交流,慢慢的也會學會怎會照顧自己吧。

p.s.
曾幾何時曾看過這套戲的評論,所以知道「中產家庭會放棄不長進的成年孩子」是本故事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劇情。但作為香港人,我有另一種體會:

繼續閲讀 »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真人真事

[科幻]彼方的星空7-9看後感

雖然用複製人出現法律問題來解釋眾人的遭遇非常唐突,但如果這也是伏筆(「地球」不是地球而是叫Astra然後宇航船也是叫Astra的設定大概也有內文……)也不是沒有解釋的。

相對的高度文明在別的地方重建時往往出現「香港綜合症」,即是為了趕上經濟科技的需要而立法,不過人們的道德概念的進化速度以及執法能力根本趕不上,結果文明的外表很容易就被撕破,尤其是有權勢的人會很希望用自己的優勢搶先在立法前拿盡好處。香港新聞充斥這類故事,從僭建、高官買車案、一直到最近備受評擊的警隊應對示威者的方法,都是同一個根源性的問題。說回來香港很多文明建設都只是埸戲,只是幫內地的所謂普世文明不接受的一套的「重要部位」掩一下的遮羞布。

說回動畫:基本上我會追這套真的只是因為它拿了獎——最近工作很忙,不想被劣作浪費時間。

說回來某對情人的表現真的令我很高興。無論是女的坦率(夢想就是和愛人結婚),還是男的亳不含糊的表態,完全避開了傳統的胃痛路線,令我非常感恩。而且年紀很小就已經能理解自己喜歡的類型真的超治癒。那種年齡雙方都未有真正的性慾,是最純真的愛情。不過要趕在性發育之前就有足夠的認知成熟度去自行選擇伴侶,除了像片中這對明顯都是「資優生(有成就的那種)細心養出來頂級的資優生」之外,基本上不可能。(或者說是我這些貧民圈裡成長的不會見到的景象……)

唉,科幻果然就是合我口味。不過真的很意外片中的角色都很想回家,即使知道自己只是「工具人」……果然有良好物質(物理上豐足)提供的家庭背景出身的孩子對「原生社會」會很眷戀呢。

我如果上了這樣的船只怕會選擇一去不回的「無限冒險」旅程吧……(即是Pixy Garden的那種設定)

題目 : 動漫看後感想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