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界點

昨天在老家通頂清場,去到今天清早六時,不問世事的好前輩很擔心地問我工作安排如何。我好整以暇地說,十成九開工不成。果然。

十多年前開始「正常」社交時,為了追回大量失去的進度所以非常急進,寧願用「會破壞關係」的高險的非典型方案去行動,形同「炒warrant」。但因為被老闆說我不懂人際做什麼都不會有好下場,那我當然得「控制損失」,長痛不如短痛,當交學費也好。

那時,曾被不少人(不同背景及年齡層)批評為何我和「讀書不成」的人打交道,覺得我「學壞」、「不長進」。

但作為科研人,我很清楚地知道科學事實是他們口中的「讀書不成」者才是主流,才是「現實」。社交手段強不強、人際交往做得好不好的定義,當然不是「精英」們說了算。

首先,我發現人是很情緒化的生物,而對正常人來說,理智和利益是心平氣和的時候才會出現的東西。只要稍為刺激,大部分人都會「抽風」,這和我這種在考試時可以被比平時表現好很多的「考試達人」差超級遠(當然我平日很糟其實是鼻敏感缺氧惹的禍……考試時壓力下成功爆SEED終於能正常發揮而已)。所以精英要是說話得罪人群,後果極度嚴重。人群會不顧利益、作出不理智的戰法,而且雙方(包括執法方)都是這樣,所以社會秩序會極速淪陷。然後我發現有很多努力也讀不成書的群落減去嚴重SEN的個體之後,就是一有情緒一辛苦就會亂來,所以對於出名「讀不成書又想輕鬆賺錢兼有樓住才會當差」的事實,我心裡早已有底這個職業將會成為社會有事時火上加油的「爆點」。

第二,和我們這些教授及老師們要「想辦法」令我們拿不到滿分的「不正常」人群不同,正常人無論是學什麼,都會有一堆明顯的記憶錯漏(所以有時他們會好心做壞事),久而久之他們只會去記想記的事、只會看想看到的東西。結果最後他們眼中的所謂「理智」和「利益計算」都經不起現實考驗,最後當然放棄,而且最憎開口「理智」埋口「利益」的賺錢精英。當大部分人都極容易受情緒支配,而畢竟香港不分年紀這廿年來活得辛苦是事實,只要有第一個受害者,暴力就會迅速變成一種風土病。

第三,實力派精英的特徵是越戰越勇,但正常人並不好「戰」,因為努力付出的性價比不同。有些人你告訴他賺不到錢就好心不要嫌香港樓貴,乖乖住大灣區啦,他真的會拼命地賺錢,但更多的人是覺得不如那你先去死好不好。因為正常人很能接受「自己不會賺到大錢」的現實,所以既然你說香港並不是「他的家」,尤其你奴役完他們又不給他們好好地住在香港,在商言商這種玩意根本就不可能成交,所以一場戰事早在蘊釀。沒錯,是「戰事」。對,都是大灣區計劃惹的禍。因為大灣區不是「香港」的一部分。

你不能對土生土長的一代說,你不能成為賺錢的精英(只能是少數,因為人工達三萬二的職位沒多少<-銀行對我說要有這個數才能供得起樓),你就沒權在這裡安居樂業。因為在香港買層樓都要用養兩個孩子的成本去買,但用收入一半才能供一層僅夠一家三口住的迷你住宅。這根本就是預先殺人(令香港人無錢正常生育,又或者生完變成虐兒)。殺了別人的後代或者迫人虐兒還想要人心平氣和?你還理智嗎?你懂得什麼叫談利益嗎?

然後內地應該有很多人很想來香港住,所以我不出奇有人想要藉機大開殺戒。

兩邊其實都有人殺意早起,所以戰事一觸即發。雙方其實大部分人都有努力克制(即係好似男人見美女大都會色心起,卻不代表會集體強姦),但真的拆彈要趁早。

拆彈很易,讓大灣區成為香港特區的一部分,大灣區的人們可以有香港人一向有的言論自由、專業自主等人權和法治,各分區可以普選自己的政治領袖,然後中共會派出代表和各方區的政治領袖進行圓桌會議,整理協調所有跨區事務。

做得到,100%避開「支爆」而且全國經濟立刻迎來「第二春」——獨立或者自決都係假議題,經濟民生真的好,大家都不會集體「搞政治」,對不?英國要脫歐,不也因為在「歐盟」的帶領下,民生水平跌破了人們可以安居樂業的程度?

p.s. 諷刺地今天我才終於補到幾篇格文。補了29/10, 4/11, 5/11。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不用過問您的政見

美心太子女的「放棄青年宣言」事件我看完冷笑。之前鬧得沸騰的黃藍店差別消費已經無視。

政治不是用來玩文革的。畢竟政治去到最後,是最貼身的東西——化成大家去維繫的制度的文化活動,所以很多時候只要觀察對方的生活形態和日常表現出來的審美價值觀,已經可靠猜到。臉書的人工智能已經做到好一會的東西,不用我解釋太多了吧?

藍店好肯定不是第一天藍,他們做事的邏輯如何,進去一次吃一下坐一下已經知道。科學家已經很認真的檢視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老舊智慧係科學統計上成立的說法,不用我再用個人經驗加上一嘴——政見和價值觀以及營商生態當然有關,所以不用問政見如何,我已經因為生活習慣、消費習慣等等早就無法成為某類店的「常客」。有時迫於無選擇而光顧,那種性價比每況愈下真的令我卻步,但我明白想要賺easy money的取態光是接觸就會傳染的,所以平日盡量不說不談不光顧。

是啊,如果說放棄誰,我的「消費需要」一早明顯已被這類商家、政權放棄,所以有人終於大聲說出來「畫龍點睛」,我只能笑一下。

香港新一代不少從小被教育賺easy money係有社會代價的——大家都想不好好貢獻社會就賺到大錢,只會造就惡性通貨膨脹,最後沒有人尊重你和你手上的錢,然後你如果為了維持自己的生活模式去輕視別人的性命,你的性命也不會被對方珍重。這樣互相不尊重的社會能穩定?繁榮?你就想啦。

「尊重」不僅是見面時的禮節,背後「不相見」的時候的生活方式更重要。

從小就發現那些賺easy money的人做生活選擇時和願意「揼石仔」多勞多得想辦法把事情做得更好有更大貢獻的人差很遠。你要多勞多得,自然要注重飲食營養、休息質素、操體能和不斷進修,而且要有可發洩情感之餘磨練創意的,會起碼有一門藝術精研到好高的水平。整個消費模式行為模式根本就不同。

所以最近都保持沉默。政治真的不是「政治」而已。就算之前有人從來沒開口說政見,而且開了好多間外觀上不同的各類品牌的公司,用不同的主題包裝走不同的路線,但一早全都就被我罷光光了。

我沒去賺easy money不代表我不懂更不代表我看不出你在幹什麼。不賺easy money不代表我傻。任某些商家換幾多次裝,一樣邏輯的話,也是騙不了我的錢。香港人科學統計上絕對不傻,所以某些商家超級努力想賺easy money最後盈利率也不特別風光,可以證明我不孤獨,只是好多同類天生運氣好過我,人生發展比我好很多(如果不是廿幾歲時我家出了問題,我一早人在外國過正常的日子),連寫格的時間都沒有而已。

民主自由人權公義這些真的不用掛在口邊。生活形態消費邏輯背後只要有一套完整的「真.社會繁榮安定」的科學演算支持,就會像數學那樣大家只要學懂了之後,即使「各自爬山」,也自然會計出一樣的答案。你肯出來打個招呼畫公仔畫出腸,真的省了很多不必要的解說。

誰尊重別人的人權,誰就會努力想要提高別人的生活質素、水平操守、健康和生產力,更會希望別人可以因為在你那裡消費/工作,多出更多的時間陪家人、能儲多一點錢去進修去見識這個世界、去認識更多不同的產業去投資建設社會的實業。你推出的產品和營商的手段,自然和不同的政見的人完全不同。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藍店

[年經]TRICK OR TREAT

萬聖節是一個很好的節日。支持和不支持的人一發言,他們的論證過程基本上已經暴露了他們的思考層次。

有些C教學校不給孩子過萬聖節,理由是鼓吹妖鬼邪靈的迷信。

好啦,不是正正因為是妖鬼邪靈小朋友自己扮的,所以他們最清楚「原來沒有這種東西嗎」?這種節日正是破除迷信的好方法啊。所以扮得越真越好。面對臉相兇殘邪靈(或者貌美的仙子)也不怕,「我要把你的真面目給拆下來」、「你是假扮的!」的心態,才是能夠行使正義、不被外表輕易迷惑的好公民。

有些例如我家,說「鼓吹小朋友問陌生人拿東西吃,很危險」。

是啊所以規距是別人給的食物要帶回家才能吃,而且要在家長設定的範圍裡玩。無法守規的孩子,給別人毒死了正好。不是嗎?聽說科學家已證實小孩子能忍住不立刻吃糖的,長大後成就更高,自然淘汰缺乏控制衝動能力的個體,也是人類社會健全的重要性,不然他們長大了之後,齊齊說「我們都沒法控制性慾啊」,結果女生出外要包頭擋臉而且不能正常從事很多高GDP的生產活動,這樣的社會只會被其他群落從根本開始看不起。

還有一說,就是不給糖就搗蛋,不是教小孩恐嚇嗎?

……角色扮演不懂嗎?妖鬼邪靈的角色設定難道是好人嗎?你下次提議幼稚園演出童話故事裡不可以有歹角好嗎?那些什麼吃人的狼呀、惡毒的巫婆還有騙王帝裸奔的神棍,全部都不可以由小朋友扮演。最好連有壞人的故事都不要有啊,哈哈。

反過來,你可以向孩子們debrief:你再搗蛋,最多也只能得到一小點的糖——將來你想要得到比糖更重要的所有其他你想要東西,就給我去好好學習去吧。

每年一到萬聖節,就會看出大人之中有誰是真正的牛鬼蛇神,哼哼。

p.s. 印象中我已經出過同樣題材的文,不過過了好一段日子後,我不介意重作看看有沒有進步了。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Halloween

何時應該買樓

如果政府立法限制租金佔收入比例(例如超過住戶的三分之一會收重稅)以及人均最少面積(例如不計廚廁要有五十呎),那我就會考慮入市了。

為什麼?因為樓價會不會跌,視乎有沒有人租得起、供得起。居住環境太差影響健康和工作狀態或者為了租金犧性健康捱幾份工,根本就是限制長遠的全民收入,令租客容易交不起租或者令業主頻頻要踢人走,根本就不利業主管理物業狀態,令叫物業的價力更低,而且形成惡性循環。

因為我不會去炒樓,樓可能是廿年之後才會賣或者拿出去放租,那麼「下一代」是不是交得出這樣的價位和租金就是我最關心的地方,要不然租樓會更「抵」。

開業主立案法團大會其實很花時間,因為經常有人搞局(搞上法庭我見不少),而且都在我開工/跑山的時候開。像我這種「認真撚」是會很上心的。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樓價

被當成非人看待的孩子

每年的音樂節都會看到一堆資深音樂人被香港孩子的殘酷成長環境激到怒髮衝冠的情景。每個人修養和性格都不同,會用不同的方式表態,但說的來來去去都是那些。

首先,就是芝麻綠豆的比賽都要迫孩子參加,孩子於像是發脾氣的野獸那樣,透過音樂(「叫聲」)來宣洩。

那根本不是音樂。

然後就是「台上三分鍾,台下十年功」。願意下「十年」功的,都是有愛或者資優(所以不用十年);許多家長明知到是這樣,還是把孩子抬出去送死,然後比賽方當成商業活動那樣為求GDP什麼都不顧總之有市場就大搞特搞。

好心啦,學音樂不是為了比賽拿獎好不好。就像學好語文的意思不是要你做大文豪,只是要你必須用上的時候有得用而已,何必像宗教儀式那樣講求出席率。有哪個老師會堅持把寫得不好的學生的文章當場讀出?這欺凌是吧。

再之後就是基本功如體能、技術和熟練度都是要磨出來的,但是香港父母一般不理解為什麼這些東西要「額外」練,只靠上課學習以及到比賽前一小段時間才大練特練,是不夠的(除非你家孩兒是資優生啦)。

沒有愛,沒有覺悟,又沒有努力在對的事上,到最後連最基本的表情要求都做不出。這已經不是有沒有「跟譜做」的問題——平日說話都會有表情啦,沒表情的話根本就是崩掉。

看在評判眼裡,以西方標準,香港的小孩子大都真的沒被人當成是人來培養。雖然這種感想是不能說出口的,嘴裡說的都是音樂,但那種表情,我看得懂。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音樂比賽

絕望的形態

當一個地區無法給所有人一個有尊嚴的生活的時候,人們總是互相敵對。

管治一班敵對的人群最避忌的就是在沒有大家同意下突然修改遊戲規則。利益受損的一定會反抗然後作亂。不論是玩慣霸權剝削音樂椅的突然民主,還是大家認為發聲遊行而不受事後篤灰的蒙面抗爭突然被設定成犯法也好。

「絕望」有很多種。工時長不容許好好認識異性為其一。憑實力向上流和成家立室無法同時擁有係其二(即係要嫁/娶有錢人或者放棄生育才有資源去向上流)。合理置業環境和理想的校區變成魚與熊掌係其三。工作後社會承認的高等專業學歷和家庭責任(經濟和非金錢相關的行動上直接照顧兩老)不可兼得係其四。基層家庭的孩子沒有資源去選擇合適的教育方式(部分教育方法較昂貴,需要自費,而且因為沒有系統性評估學習傾向往往要周圍試)導致從小返校即受虐造成長期心靈問題或者潛力無法發揮自暴自棄等等,父母有良心的話見到子女天天受苦,管教困難(因為返學直接造成心靈創傷情緒不穩),好肯定也不會有什麼精神健康。其六係社會對各工種需要五時花六時變,好多人沒錢自費重讀大學學位導致無法轉型,中年收入下降卻上有高堂下有幼孩,而且分分鐘需要供樓,不絕望就奇。

如有笨人以為絕望的原因只是土地供應不足或者首期門檻高之類,香港的前景確實一片灰暗。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仇恨被種下了N次

當年學琴,我的鋼琴老師是《野田Cantabile》裡那種會用幼棍打學生、打到牛高馬大的男生趴地痛哭的類型。

第一次被鋼琴老師打的時候,我只有二級左右的程度——手的姿勢一錯,那支棍(平日為免被家長看到,真身是文具,是一支成人姆指粗的鉛筆)就會往手上打過去。

第一下被打時非常突然,真的嚇到了。「你幹嗎打我?」

「你的姿勢錯了。」老師看到我非常驚嚇的臉容,才爆出一句解釋。

第二次打下來時,我的反射反應是暴怒,所以轉個頭打算還手。但是當然我明白對方並不是出於仇恨或者惡意才打我(我要聲明這和警暴是不同的),所以我手出到一半把棍子揮開了,就停了下來,並進入談判模式:「你不收起棍,再打我我就不彈。」

「但我不打你的話,你怎麼會用正確的姿勢彈呢?你剛剛不是尾指扁了下去嗎?」

「我努力也做不到呀,你打我也沒用。」並用「你怎麼那麼笨的眼神」看着老師。

然後老師呆了一下。「那……那你要盡力用正確的姿勢彈。」

「我會盡力而為……請保證不再打我。」然後我恨恨的瞪了一眼,才回去彈。

「……像你這麼有性格的學生我教琴這麼多年也是第一次見。」老師意味深長地嘆了一下。

總之,那兩棍就成了我學琴經驗中唯「二」的體罰。

所以很多年後,我很清楚地知道原來我最有天分的地方並不是音樂。數年前有一單青年殺父母案,犯人聲稱當年父母迫他考八級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我看報時立刻聯想到這一件陳年往事。根據當年老師的反應和我見到的,那年頭應該有不少孩子是在不斷被打(所以某日劇忠實地反映了那年代的一種現象)的經驗裡學琴。因為我已經是手腳協調的類型,想當然很多人被打了不知當少棍還是沒學成(那當然了,因為真的做不到的被打也還是做不到的),但是仇恨已被種下了N次。

那年頭學鋼琴是自費項目,八級的標準也比現在的高很多所以教琴的十之八九不會是「沒文化又腦袋空空的老粗」,所以不能說因為是免費教育所以教學質素抱歉,又或者因為是「學無所成」的人在從業所以造成了這樣的暴力行為。

現在這個時期看回去,我們香港教育最失敗的地方除了沒有培養新一代良好的談判技巧,相反在教育過程中,有很多非肢體暴力加上一堆無理要求(例如沒有留下足夠的戶外玩樂和睡眠時間),於是當追求理想遇到挫折加上面對暴力時,作為一個「沒大台」的「自由群體」,只是一堆「乾柴」遇上「烈火」。

我們不能假設這個世界會對我們的孩子溫柔,不能假設這個世界會從孩子的利益出發去呵護他,不能假設這個世界會無條件給予孩子自由人權一堆理想中的狀態。我們可以做的,是教他們怎麼去面對黑暗,建立一個不那麼暴力、不那麼殘酷的世界。

p.s. 這也是為什麼我那麼嚮往丹麥,包括他們教養的方針。在他們的公立圖書館的兒童區,我翻看了一堆一看就知使用率很高的繪本,發現內容都很黑暗,畫風更是嚇到我的程度……立時茅塞頓開。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心理歷史學

邏輯缺席

因為實在太熟這種玩法,所以一定要講。

拿家事做例子:明明只是在說如何提高生活質素,有人突然說「你即是要我死」,然後話題扯到孝呀人性之類大吵大鬧又哭又叫再加武力威脅。

做不到或者不想做就玩暴走,上綱上線,扯到無限遠。

唔唔我知香港有巨量這類人板,不只是我家有。

老人家耍性子見多了,見到所謂政權也來玩這套,哎呀我的天,你以為後生仔會給面子嗎?明明在捍衛一國兩制,以一光譜的抗爭解釋為什麼要有民主(沒有的話真的可以市民做什麼政府都不會理你)才能有文明的建設性互動,卻在那裡大叫什麼搞港獨、呼天嗆地說挑戰法治……

「同一招不會有效兩次」係香港人的「老梗」之一。

有心機去搞假的一國兩制,不如掉頭搞假獨裁真民主。我不是說笑的。這可能是唯一可以喜劇收場的玩法。要面子有面子,要民主有民主。香港人很聰明的,改個名而已,不會不收貨。

反正牆內資訊不流通,實際可行。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外資」Karma

從前已聽過內地有很多對外資的政策優惠,導致國內不少人設法把資金帶出去外國打個轉再回來,尋求「贏在起跑線」上。結果成就了很多不求高利潤只求回本的企業模式,令歐洲市場比起傳統的資本主義實際上更是接近社會主義的氣氛。

有很多人會笑我這種玩法的GDP比起歐洲整個GDP來說不可能佔很高的比例,但是這種企業的存在會長遠改變市場期望,就像一個勤力的低學歷員工可以令老闆知道原來其他高學歷的人有多HEA,所以很多老闆都願意請一個半個這樣的「未夠班」的但有鬥志的回來做CALIBERATION。這類人通常會被排斥被惡整,但老闆當然心中有數。至於這樣的員工是不是受得起職場欺凌會不會很快就自動辭職,老闆們從來都不會太care。

香港的角色其實就只是給這樣的「將會成為外資」的資金一個落腳位。畢竟打着某個不是普世價值定義下的法治的國家的旗號的資金是對投資來說非常不利的事情。同時政府數據好像說所謂的「外資」有七成都是經「香港」來的,相信有部分是連國都沒出直接來了香港就調頭回家?大概走水貨和藥房生意有不少是這種遊戲的道具——其實本身就是低成本的東西造假並不化算,因為真貨絕對可以和你打肉搏,你就雙輸了。

所以本人對於一國兩制還是相當有信心,除非中國政權有天決定取消外資優惠。因此香港最大的風險不是警察情緒失控或者有人用公安手段「維穩」,而是中國某天決定資金政策上不需要再有這樣的「外資」進入內地市場。畢竟如果中國真的缺錢,但「外資」其實大都只是自己的錢還要給優惠,其實有可能沒賺到。

P.S.本人不是讀法律/經濟所以有錯請指正。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心理歷史學

終於有人說重點

這幾個月折騰的原點,根本不是送中,也不是港獨,更不只是土地問題樓價醫療資源或者法治警暴私刑,而是「香港人」的未來。

今天終於有位中電大大在報上出文來說出這個事實,我看到他的文章的時候終於發現這個世界還會有人說公道話。

香港政府、中共和商家們已多次黑字白紙地明言香港經濟是用「香港所需要的移民」撐起,所以暗地早已認定土生土長的港人不少都只是阻住香港繁榮穩定的垃圾人口。莫說尊重、與之溝通理解都是浪費時間。

這位中電大大突然走出來,居然說明自己是「對家」,自然不一定是曲線表明不認同政府和部分商界這三不五時見報的「主流」意見,而有可能是根據整個狀況的脈絡說明即使是「垃圾人口」也是有感情的,你傷害了他們的感情自然不會沒有代價。

更何況香港經濟只是因為沒有足夠位置尤其多元性去容下透過自然生育產出來的各行人才令他們有機會發揮(所以也沒有動機培養,因此就算有才能,往往資歷不夠,難以移民),也生產不出足夠某幾個行業所需待人才,所以土生土長的是「垃圾」不是他們的錯。

這是死結。也是香港問題的原點。大灣區如果可以改到
和香港站在同一「制」之下的話,就可以多少解開……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心理歷史學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