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分析衝突背後的心理歷史成因

香港今次的問題,其實是中西文化邏輯不同引起的「大爆炸」,香港因為實行多元文化的小圈子社會結構起碼半個世紀,今次終於因為一大堆前因後果演變成「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

我猜討厭香港這個特殊存在的人現在都很興奮。我理解這個世界有很多地方都是跑「單一文化」,而且覺這樣結構作為主流形態比較好,例如但不僅限丹麥。

但當然,就算給新移民選,他們也是會選有「人權保障」的哪一套吧。就算給你一個發達的機會,但到最後你的生命財產甚至家人的自由都可以失去,甚至人都死了還被人說你是精神有問題所以自殺,那不就本末倒置了?

為什麼要捱劏房?為什麼肯住廚房只容得下一個人的公屋?新移民中有不少在內地的老家條件都好過香港的住房很多。

中共以為派一堆新移民下來可以「沖淡」香港人口,是的,在別的議題上(例如大白象工程)或者很成功,但是一講到最基本的人權法治,我相信在享用過香港的種種福利人權法治之後,沒有正常人還會拿自己和家人的性命開玩笑。

但,我深信有些人是反對社會公義的,因為他們的死穴正正是公平競爭、以及開明平等的自由交流的環境——當大家終於發現他們有多廢、思考方式有多大禍害,於是他們很積極地叫看不爽的人做「廢青」、開口埋口都是蟑螂,實行「惡人先告狀」的王道玩法。

說到尾,戰場另一邊被氣得很厲害,但仍然有位高權重的傢伙說「不明白在憤怒什麼」的應該去問問「激進」於Trump,也不敢說「你們美國人要是沒能成為高收入者,就不要抱怨一天工作十多小時才能買樓——給我去墨西哥工作和買房吧!」,又或者叫大家口中「親中」的宗教高層說「你們年輕的教徒們,要是將來你們找不到高收入的工作,就不要抱怨把人工一成交給教會生活很吃緊,你不如去發展中的國家生活啦」。如果真心不懂為什麼,你該找他們問問,他們會告訴你暴動/教會被破壞之類的結果在所難免。

但香港那班上了岸的一堆為數不少的人,包括我的其中一個老闆(他的第一層樓是父母送的,為方便上班),居然問「為何不去大灣區發展和買樓」。其實大家對這些說法弄得心中怒火中燒很久很久了。即係你贏在起跑線就算了,所以我就要不能好好的在這裡活下去的邏輯?

既然你們都明言這裡不是我有權在這裡好好的成家立室安居樂業的了,你還夠膽問我們為什麼「要破壞自己的家」?看來這些人真的只是贏在起跑線,實際上缺乏「站在別人頭上」的真本事。這種水平的同理心,是不可能從基層開始做而不被排斥得很慘的。

倒是我覺得美心太子女不虛偽。「係呀我救唔到你地所以唯有放棄囉」的態度總算是老實(雖然表達方式絕對需要改善),所以對於暴力破壞店面的行為,我只能說德蘭修女之所以係聖人,不是因為她醫術高超如Black Jack,而是她沒有放棄那些睡在街上已經沒救的重病等死之陌生人。

所以說是這本質上已經變成了核心文化價值觀衝突。香港這幾十年大的,基本上都在閱讀理解裡讀過德蘭修女的事跡,非常清楚經濟價值以外還有所謂的人文價值,因為人有心靈,看到別人在街上垂死,心裡正常是會覺得很難過,而一班有心傷的人,可以對社會造成巨大破壞。中國以及很多國家都是個「悲情國家」,他們就算有經濟發展,都無法把文化傳承維持下去,因為當人們集體心傷發作時,會毀掉很多文明進程。

或者有些資優生會說:我家也是叫我「做不到醫生不要回家」,而我沒有覺得憤怒。你本來就能做得到的,當然沒有感覺。但是老闆們不可能弄一間公司出來,份份工都開價最少三萬二(這是在香港能買樓的單人收入分水嶺)——香港的產業,尤其是投資者的質素,根本沒去到這個水平。本來不存在這麼多高薪的職位,反而不斷放一堆在香港從事低收入工作的新移民及其子女進來加大熟地供應缺口,你說這是不是光明正大地在欺凌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香港地的確因為曾幾何時資優生滿地跑(歷史原因啦)所以對於能力在世界平均線以下的人群,口氣非常大,大家係時候改改啦。

所為的政治家,不就是把打對台的傢伙都拉到你自己一邊嗎?要守護香港,人人都要解鎖新技能,打開「政治家」的新職業!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惡性循環養出盲點

當大部分人都不曾有過發展機遇然後脫胎換骨,人權的概念是不會有的。

就因為沒見過「人類」好的可能性。

當年C教成功擴展地盤,就是明白了這個大道理,令很多人的價值觀大扭轉。

沒見識過人的潛力在良好的環境裡得到發揮的光輝,以及沒體會過人群有沒有公義因此分享到重要資源前後的巨大反差,就自然不會覺得暴力不好、不會覺得弄死人不好、不會覺得貧富懸殊有問題——因為沒見識過「人命」的偉大價值。

為什麼紀律部隊要守紀律?為什麼有錢人要特別表現出有公德心?為什麼上位者要特別表現出有同情心?

三個問題其者同一個來的,但未見過「美好人界」的不會明白。

紀律部隊不是因為他們有權力執法所以被社會尊重、也不是因為有他們所以能成功實行法治。而是因為他們本身的存在立下了良好的榜樣——就算有武器和權力在手,一樣能律己,不會用手上的武器和權力發洩個人不滿、或者使用之以達到個人的欲望。有這些人的存在,就說明了其他不能律己的傢伙都是有病的,所以大家都沒有任性而為的藉口。

有錢人如不能夠保證自己的行為會很注重社會利益,大家就不能夠認同錢拿在他們少數人的手中是好事。這樣的市場一定很動盪,政府也為了社會大小問題疲於奔命,因為工作沒有被分擔,只有被加重,顧此失彼之下政局也很難穩定,結果社會付出龐大的維穩代價。

上位者手握大權,如不努力表現出同情心,大家就會覺得反正吃硬不吃軟那就有事直接動粗,自然本來是可以坐下來談出解決方法的事,都會無限升級直到你死我亡為止。何苦呢?

我相信Trump看香港、中國的事,心裡一定是「貴國真的沒多少人能明白這些道理嗎?你們的學校是教什麼的?」。

有些事根本就不是政見不同,而是水平不同。

p.s. 多人對我說,內地的學校不是教「對錯」,而是教「正解」——即係拿到分數的答案為之「正確」……和我們香港人的教育經驗差很遠。莫怪網上一片停不了的戰火。有人是為對錯而戰,另一班只是不斷重複他們的所謂「正解」……根本就牛頭不搭馬嘴。所謂的對錯,就是由經得起考驗的論證所支持的看法,而「正解」純粹就是「答案紙」上的一堆鋪陳。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科普]「野性難馴」的科學解釋

之前已被熟我脾性的老師在內的數人用不同的字眼形容我「野性難馴」。作為一個研究撚我當然很想知道他們看到的是什麼,畢竟我對暴力手段從來沒有很大的好感(所以我對「以武制暴」有很高審美要求)。

話說上月(九月)NATURE出了一份「打機報告」,對戰雙方係猴類和大學本科生。後者完敗: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9-49658-0?utm_source=commission_junction&utm_medium=affiliate

然後本月終於有人用「普通也看得懂」的方式出了專題報導,解說人類為了適應社會生活,疑似進化出即使學習能力相對高,但似乎有「食古不化」的性格,而「考試為求分數」的教育制度更加重了這種「無法靈活改變習得的行為模式」的人群行為傾向。

https://www.livescience.com/monkeys-outsmart-humans.html
標題還直接使用"GAME OVER"這樣的煽情字眼。

看完那非常簡單的遊戲設計之後的第一印象是:我覺得我應該會是1/56那個「見到藍色三角形直接按下去」的「異類」。畢竟現實生活裡我是經常使用這種邏輯「打開缺口」,而且明確知道這種思考及行為模式的優勢——按照F/S系列的世界設定定義形容,這大概就是「魔術迴路」的基本邏輯共通點。因為太常使用而且從小知道,根本沒懷疑過把這種「分別」確認下來就可以玩到上NATURE。

所以看到這個實驗上了NATURE的一刻,有一種「咦咦咦怎麼我原來又弄錯了」的尖叫傾向。

畢竟本科時就有同學抓去做同一路線的想法(=人學得越多越沒創意)的實驗,所以我還以為早有人最後把該實驗做掉了只是我沒看到而已。現在想想咦不對啊,那次pilot因為我是很嚴重的outlier(以及其他幾個)所以實驗好像最後被BAM,沒有真的做成正式的實驗。看來別家也應該多次遇上類似的慘事才終於有一家成功上路——想想看排名高的研院群裡應該不是1/56而是1/6左右,而pilot時因為是找同事做的機率很高,不幸「中槍」機會其實甚高。Georgia State University排名不很高,大概因此因「禍」得福?

WELL。神的幽默感我們懂個屁。

p.s. 我都覺我可以天天寫公開的格文寫到現在要奔廿年的長度,實在有賴這種「從一開始就觀點角度」不一樣的特性。不然讀障的文應該沒人會想看(應該是)。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有骨的玩法

1. 今天出了一單奇聞,就是說網上有人流傳男港警的生殖器因工折斷,X光圖顯示內有斷骨。看完圖我下巴掉到胸口。我第一個反應是:誰那麼變態插了骨頭進自己的身體然後被折了?然後當然想到是假圖——P上去的或者不是人類的,再來就是拍的時候找來飯後剩下的骨頭屈斷再放在某部位上來拍X光片。

看來除了有人懷疑警察係「讀書不成腦袋空空的毅進仔」,還有人深信藍絲以及其身邊都是初中生物基礎沒打好的一群。中二應該是背過的東西已完全忘掉的那些。

相信這看圖理解應該是不錯的腦退化指標。騙徒們可以用這個「試水溫」識別可以下手的對象。

2. 最近聽了一些派別的心態覺得不指正會很大件事。講全世界的範疇。

如果正反雙方堅持「不自由毋寧死」、「你不依我你等死吧」,那麼世界大戰不可避。因為雙方真的是打算殺個你死我活,停戰的唯一可能就是大家都死了很多再不停就會一齊死……這還真是不妙。

之前對中國財大氣粗持勢凌人甚少落墨,因為財大氣粗並不是中國人專有的。人類大部分能力都是通過學習成長鍛練出來,不「勉強」一下、沒有挑戰,基本上就是一世「巨嬰」。Trump曾經破過產,應該有很深的體會(不同我這些未曾有錢過的,哈哈)。

中國的經濟經過貿易戰之後,應該可以排除「失控的亂長」,錢一緊大家就會開始反思「什麼地方值得花錢」,大概全世界的結論都會是環境、教育、醫療、普及體育和科研一類,這樣中國作為一個國家,就會開始「國有國樣」,人民的水平也會開始整體提升,然後就算有民主,都不會「失控」。

最近NBA的鬧劇不小心把中國拉到了全世界對政治沒興趣的廣大民眾的眼前看了個清楚,中國政府不會再覺得自己做什麼都不再需要理會別人的目光。老老實實「體育精神」就是「自由」和「逆權抗爭」的衍生——弱隊對強隊努力抵抗,把能做的都做再偶然超水平發揮,才是體育比賽「好看」的地方。不然大家應該愛看一堆成年人輕鬆對戰一個幼稚園生贏幾百球那樣,笑。沒人會看啦。或者弱隊見到強隊就說「我不打了你自便吧」——所謂的「自由」,是建基於弱者的「不放棄」。弱者有選擇坐在那裡等死或者超越昨天的自己奮戰的自由。強者有持勢HEA打或者堂堂正正面對對手挑戰的自由。觀眾愛看的是各方都選擇人性美的那一點光輝。

這些東西是「無國界」的,就算是人工智能或者外星智慧生物都會有一樣的見解。

中學時曾被人質疑為什麼體育我總是很拼。明明不是校隊,沒受過專業培訓,家裡吃住衛生條件都不達標,長期病患一名(重度鼻敏感哈哈),但是總是努力衝撃全級頭十名(有幾個項目都有成功過的說)。質疑我的那位藝術體育天分都不甚了了,所以我表示我理解。技術宅從來不會自滿有肌肉(雖然我有一點啦),就是自滿別人覺得你條件差不過居然可以幹出意料之外的威力。換句話說我就是那把「討厭的尺」,如果你家條件很不錯不過你幹不過我,你就要回去反省有什麼地方可以做得更好。明明家裡條件差其他同學一大截「人生下場幾近注定會輸」還是被收進去(校長親口在早會承認收回來的都是因為有家裡愛護所以必然努力就能成為人生贏家),我當然知道我這個「不同類」的被收進去是用來「幹什麼」的。

所以當年收下了很多同學們「咬牙切齒」的CG……哈哈哈。所以獎牌就不需要了。

如果弱者不拼命掙扎,強者就會極速腐化,文明也不會能支持多久。人性就是這樣的設定,所以說神的幽默感我們懂個屁。

p.s. 更新了27/9和7/10的格文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PH]罪疚感是開跑的槍聲

之後上演的SAO新一季裡(不好意思我已經在網上看了小說的大要),男主角因為在經歷「罪疚感」的一刻被「意識短路」而經歷了人工的「壞掉」。

EQ越低的人,罪疚感越大,也因此自我形象極不穩定,然後努力的方向也難以維持。因為真實裡見得太多實例,所以雖然未讀過相關論文/課本不過就深信如是。

人總會經歷誘惑。小如早幾分鐘把手上的垃坡以亂拋垃圾的形式脫手,常見如為了可以盡快供樓所以和不是非常喜歡的對象結婚,大如管治國家捨難取易,用幾千年前已有的暴力恐佈手段壓下一切執行上極複雜麻煩(但不是不可行)的民眾訴求……

人生總有起伏,當你「中伏」的時候,身邊你所有習慣擁有的東西都有可能會離你而去,這個時候從前被你用各種令你爽爽的東西消失之時,所有之前被抑壓的東西都會跑出來。有時純粹只是抑鬱一下(burnout),其他的更嚴重。

罪疚感是其一。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社會領袖101

幼稚園教育對我來說最大的啟發是人的能力是不同的。不是說努力就一定可以克服。

社會領袖就是能夠看穿人們能力差異,說服他們去合作,共同建設更好的社會的sales。而要他們合作做一些有建設性的東西,有很多事要做,像功課一樣慢慢的準備。

英國人當年看到有很多人「能人所不能」地偷渡來港,什麼游水五小時上岸那些絕不是只有一兩位個別人士,就想到了如何在香港寫下奇蹟歷史的方法。

在別的國家,你要是叫人每天工作學習十幾小時十多年,一定會暴動。但是這些體質優秀的人群就會把他們相對「無盡」的精力變成強大的學習能力、工作效率和生產力,最後化成世界級的競爭力。

從前有老一輩的說,讀醫當然在香港,因為別的國家要讀十年八年。我說香港讀醫的好一堆都是貨實價實而且身體有鍛練過的資優生,當然不用花那麼久啦。就像我學音樂從來都是用別人幾分之一的時間就能考到文憑——aural test(視唱練耳)基本上就是音樂資質的測試,而我不用學,操一兩次題明白了考試技巧得分標準就已經能拿滿分,所以我從來不會笑別人練得辛苦什麼的。中學時表演過聽完一次就整首彈回去這種動漫主角級別的玩意嚇到好些同學之後就知道了我此世沒有笑別人的「權利」。

也有人反映外國做醫生人工低很多。唉你想想看香港那些公立醫院門診可以三分鐘看一個症,一天下來看足二百個的專注力,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能力範圍」,再看看病房那種戰地醫院一樣的景象(我有家人就睡了多次走廊……),擺明係一班資優生開turbo給你堆出來的處理效率,這種戰力你不出高一點的人工,他們一定會集體逃跑。所以醫管局如夠膽請外勞,大家可以準備食花生啦。為什麼香港可以有月入百萬的醫生?因為他們本來就是頂尖人才而別國這類人可能會跑去創業(然後變成GOOGLE之流)或者做NGO打救世界甚至搞藝術打算感動全宇宙之類(因為外國福利好不愁餓死),只有香港因為產業稀少,結果這類人齊齊集中行醫,所以經常有人可以幹出世界級的水平。有錢人最怕死啊呵呵。

坦白說如果不是因為讀障,AL沒可能有A(字醜字少都會扣分),我鐵定做醫生。如果現在有人肯出六年的全費獎學金給我,我會二話不說回去讀醫。

英國人就是看穿了當年香港人口有大量資優生血統,所以把課程壓到六年完成(中大好像還試五年?),剛好可以用盡這些「人才潛力」。當年「第一代」的普及教育系統其實就是挑選資優生來培養的機制……所以程度特別高,小六畢業其實等於今日的中三程度。

中共以為用新移民清洗人口就可以成功「管住香港」,怎知道香港一大堆設定(包括「如何可以樓價飛升又繁榮穩定」)的前設都是「人口中有不尋常的高比例的一堆資優生」,結果這廿年的「人口輸入」的結果是迫一班普通人做資優生才能做的事,下場如何大家不用讀大學都能猜出來了。暴動是一定的。實體經濟倒後走也是一定的。英國不斷收中國學生除了為錢大概也是可憐中國有錢送孩子去英國的那一班人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東西都不明白。手段結果和目標相反真的很可悲。

一班資優生努力不斷開發生新的產力、靈活走位轉行就轉行,十項全能只有有趣而沒有壓力,令各行各業都能「衝擊」世界冠軍的水平,當然可以不斷撐高樓價而沒什麼問題。獅子山精神的確是決勝關鍵;但領導一班正常人組成的社會,獅子山精神只會衍生出「撕紙生」精神。

所以一直以來大家都見我對獅子山精神進行冷處理……新一代很多都不認同這種理念才是理智的反映。

p.s. 因此我還是喜歡丹麥那一套。正常人被迫幹不喜歡但社會需要的工作,一天五小時差不多了。這正正是丹麥收入中位數高GDP也高但不是靠炒樓也沒有像沙特或者加拿大那樣賣很多自然資源的秘密。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心理歷史學

[PH]的確存在民主不會茁長的地方

作為「心理歷史學」的愛好者,我看了這篇C大的文囧到不行: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share/189609

首先,香港幅員不廣,比起上海真的很小。廣大民眾支持的是和平繁榮的生活,而不是追求統一的價值觀。這和阿富汗的民情真的不一樣。宗教的存在是給人「合一」感,所以追求統一價值觀,因此新不如舊。當你一無所有(香港人物質豐富的角度啦),你人生最大的喜悅就是合一感,「因為我有良伴」的感覺。結果「民主」這類會導致自然分裂的玩意的吸引力就低很多。

第二,正因為香港沒有民主,不能叫停任何人口政策;又因為一國行先,兩制只是打雜,結果政府只得巴巴地看着基層樓價脫離人工地飛升,地產商被迫把劏房包裝成豪宅賣掉,最終導政大部分人民無法安居樂業而社會不穩。你不能叫孩子努力讀書將來努力工作,為的是人工能夠住合法的劏房。

中共一直錯判以為香港人抗爭的目的是港獨,又以為只是地產霸權惹禍,而不知道那只是防止大家一起死掉手段——香港豆丁一樣的土地不足以提供全世界的投資者需求,更不能夠養太多「讀唔成書又唔想做辛苦O野」的人。所以這裡實在有天大的誤會。中共只往「奪權」的方法想,以為有地方住有東西吃為什麼不滿足,而年輕人尋求的卻是在國際舞台上能以「有信譽的專業人才」的立場「生存」(thriving),兩邊牛頭不對馬嘴所以無可退讓。
你說被打之後會殘廢,但香港的制度就是令許多年輕人變成一生殘廢活在痛苦裡,本人深有體會。我沒做過政權口中的「暴徒」,卻因為制度問題而在各方面都被殘廢了(實際上真的有幾年路都不能好好的走),人人都說見到我都能感覺到我活得很痛苦,有不少人因此不願和我交往。我深信我不是「少數」例外。有很多可以做到「世界第一」的人才在香港那種一國兩制實際上做什麼都被綁手綁腳的玩法裡,只能成為供完樓什麼人生意義都不剩,可能連成家立室都遙遙無期的「假中產」。

所以心水清的藍絲都明白警察「打到殘廢兼痛一世」的暴力私刑甚至出武警實彈殺幾個人都是沒用的,只會種下仇恨,過多十年再爆多一次,並聯同一直以來世界各地受強權(可能是別國,不一定是自己的國家裡的勢力)壓迫的人群一起抗爭,結果蘊釀出第三世界大戰為止。

不要怪為什麼年輕人覺得他們一定要堅持。因為反正爭取不到的話本來就沒有未來啊,除非你有父母幹而且覺得靠父幹生活很不錯。

全世界都知道大灣區的未來不是屬於「香港人」的啊。沒Youtube看、不能上telegram和FB(下略)的地方哪能住?如同叫香港人自斷六親(例如我大部分的朋友都身在外國啊)……不可行吧。

中共根本不明白香港的特殊地理環境迫使我們作為一個族群一定要向「世界第一」的專業水平進發,不然經濟民生只會是一條死路,所以民主到最後一定是必需品、而社會公義不是信仰理念而是必要的基建、政府不插手私人企業和專業決定是必須的前提。英國政府因為上世紀人口暴增有很多這些條件都追得很辛苦,未達標不代表完全沒努力過。

是的,中共管慣了幾十億人,所以就算是資優生都可以浪費沒所謂,因為根本沒那麼多「第一」給他們;但香港沒有多少農業也不能做世界工廠,香港人後無退路……用中共管理十多億人口的揮霍人才的玩法去硬管香港,即是要香港死——除了讀不成書也沒有資質成為世界級專業人士的一群人,誰會願意乖乖的受死,因為無論如何他們有屋住有飯食已經可能是人生最大的成就?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心理歷史學

丹麥人的智慧

丹麥人給別國的印象是那種看起來很純樸粗魯但其實很腹黑的,和英國人那種當成品牌一樣晃(當然是用來賺錢的啦)的貴族文化和很是刻意的黑色幽默剛好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最近最出名的一單,就是Trump說要買下Greenland,然後丹麥的前首相就說「你定是開玩笑吧」,氣得Trump玩絕交一回合。

美國人在世界歷史上算是暴發戶,財大氣粗和現代中國比起來只有五十步笑百步(唉)。

丹麥比起四周一堆鄰國來說,這五百年來的文化主權非常穩定,積下來的現代智慧已經令它成功做到了很多世界文明指標的首十名。

Trump覺得自己只是在做一個地產項目,不明白為什麼丹麥人那麼怒而且一口拒絕。

作為香港人我意外地明白雙方的「牛頭不對馬嘴位」。

如果你沒有什麼精深的文化,一塊有天然資源的荒地當然只有「開發」的用途,不是地產項目還能是什麼呢。

丹麥和Greenland的歷史簡直深到成為雙方民族性的一環,有如經歷許多感情起落終於摸索出夫妻之道的兩口子,一個外人突然走來說要買走你老婆,誰不拍桌怒哮才是不合常理吧。

Trump可能還自以為在做好人,見到丹麥頻頻被中國接洽有關開發Greenland好似好煩。不過正常來說有誰會因為自己老婆被第三者追求所以嫌她麻煩賣掉她?

丹麥今時今日有很多治國的智慧,正是由經年「侵略」、「殖民」Greenland然後失敗的反思中達到的。一個地方可以「怎麼住人」,不是由它的資源決定(丹麥本身沒什麼天然資源可言……羅馬帝國時期聽說因為被認定是荒地一片而免受侵略),而是由地理環境決定。

上天要你怎麼活,不到你反抗。不是說你付出人力物力就可以征服的。起碼在你能改變地理環境前如是。

中共就是不明白香港的地理設定所意味的事情,所以搞到香港人尤其新一代活在無盡的痛苦和絕望中。歐盟同樣不明白英國的地理設定和香港的相似性,所以搞到英國搞脫歐完全搞到半天吊。

所以我不會特別地罵誰低能。畢竟沒有人會覺得丹麥這種小國的「管治經驗」有何可供參考的地方。

人力可以抵抗地理環境帶來的開發問題,但當中的付出是很巨大的,回報什麼的並沒有保證。地理環境不是公開試考題,做完就沒了,而是不斷有「五十年一遇」、「一百年一遇」……殺你個措手不及。當你以為努力了那麼久終於到了「收成期」,怎知道大自然來個意外的一刻,就全軍覆沒了。

面對會「玩好大」的大自然,人類最好的方法就是卑微地求存——事事依賴自然供給,這樣才能「回本」。每個國家都會有人樂意這樣地過日子(不是有很多人有飯開有屋住就滿足了嗎?),而不是大城市那種人力就是被開發被販賣的資源的情況,大家選擇自己喜歡的就能相安無事。

所謂的地產項目,就是把原居民趕走,然後把開發的成本(可能很高)轉移到用家身上,往往是壓搾兩邊然後自己得利的玩意。

丹麥的文化認為,不是大家都可以享有的東西不值得追求。「各自選擇合適的生活方式」是大家都可以享用的,但很多地產項目開發的利益往往只有地產商,原居民失去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而用家也為了還天價的開發錢被迫做牛做馬或者轉而剝削其他人。

不只丹麥人還有Greenland人超怒,我也對Trump這種打算把自家悲劇(大家還記得金融海嘯和房產的關係嗎)拿到別國第N次重演的冷血感到不齒。

p.s. 你知道作為科幻迷為什麼我沒有很大力推廣或者支持開發殖民星嗎?正正就是一天發展不出超越地產開發商的開發模式,人類文明就算逃到地外都不會有救啊。寫小說都要說謊真的不如不要寫<-天音:咦到底你明不明白「文人多大話」是什麼意思<-本人擺明不是文人啊你什麼時候聽說讀障會「轉職」做「文人」?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心理歷史學

[PH]久遠的記憶

曾幾何時的初中中史科裡讀過這樣的故事,隔了這些日子加上個人經驗和社會事件,重新演譯看到的事情:

羅馬帝國是第一次全球化。中國在空前盛況的繁華裡養出了奢侈的人生觀,很多人活得很豐盛但亳無意義,因為把各地的特產(包括人力和技術)移來賣去(俗稱貿易),錢賺得容易,尤其任性消費文化更能推動經濟,資源的客觀價值慢慢被忽略,相關的查核方法和管理模式、開發及精煉技術等文化傳承(軟遺產)被市場策略等後期增值的重要性淹沒導致失傳,不同地區的經濟體系沒有了內部的活力而很少人能感覺得出來,因為競爭力空洞化,生產活動的目標是為滿足客戶的任性,而不是提升集體競爭力的實際效益。

到最後,人們遇上社會發展問題,無人有正確的解難態度和得當的手段技術去解決,文化圈子只能靠互相攻撃發洩積怨,社會變得分裂,血族之間誤解日深,之前未解決的問題雪球一樣滾大,實際生活質素不斷下降,日子過得越來越苦的壓力演化成民族間的仇恨,最後進入亂世。

這個時候總有些資優生成功重新發明解決好些重要問題的方法(包括重新建立良性的溝通文化)成了領袖重整社會秩序,但日子久了身邊自然圍了一堆奉承者天天講八卦,結果不只漸漸看不起其他人,尤其不信任別人的選擇,以及輕易到別人行使「無人性」的懲罰,終有一天因為一意孤行太久得罪太多人,眾叛親離。

最大的問題是奢華慣的社會成員不斷懷念good old days,他們深信在自己地方沒得享受最好的,就會想辦法跑到別的地方去尋找失落園——當主流旅行心態並不以增廣見聞人才交流為目的,而是「歎好O野」,雙方(包括被這種旅遊業帶旺的一方)社會資源的浪費很大——交通的投資沒有增加生產效益,反而推高了需求令資產價格上升:以原本就存在的優勢去吸引別的地方過來享用/買,令社會上多了一堆並無開發新技術能力的人食老本就可以錢財滾滾來,拉開貧富之間努力所得的回報的差距,最後人才發展自然被忽略(因為個人努力比不上父母幹等繼承回來的東西),不出一代,國民的「戰力」自然比不上人,逢打必輸,尤其心態上無法接受要吃苦才能(僅僅)生存下來的狀態(既得利益者的通病),寧願找各種藉口(包括宗教)逃避。

而這些人民墜落的景象自然令統治者無法同情人民應有的財富自主權,而沒有民主自由的概念去制衡的地方,福利系統、修築大型基建等良好意願自然進化成壓搾民眾勞動成果的制度,尤其被視為令人民缺乏向上流的機會的兇手(而不是因為沒有投資教育、科研和預防性醫療以及不踏實的社會氣氛)。

當實際上因為公平競爭時輸得多,別人會很樂意時時來搞事。人們被迫上戰場捍衛國土,但最後都發現自己戰力不足反正死命一條,倒不如作反,一了百了。

有些地方永遠都無法進化成文明地區,原因就是不懂拆解本文的輪迴。

小時候在學校讀這段歷史沒什麼感覺,最近終於「集齊」所有課本不會說的「遺失的細節」去補完當中的劇情,深深感受到中國人真的特別沒有文化。

所謂的文明進化,就是如果民主自由加上社會公義可以打開這種代代沉淪的缺口,那麼即使以往幾千年沒試過都應該要去試,而不是說「我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起起落落沒什麼的,不要硬塞你那一套給我們」——因為不長進的民族在全球化的今天是去到哪裡都不會被人看得起,去到哪別人都只會當你傻子欺負。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你我他的「民主」

這裡的民主不是大學課本裡說的考試答案,而是十幾億不達大學程度的人口的理解和創作。未經「統一」、大家自由發揮的定義。

本人如果有什麼特別的成長經歷,要數幼稚園已經發現不同人對不同字眼有不同的定義,然後當然還要考慮說謊/客套的可能,所以要記下來對方所有的對白「存檔」好多年比對其他「證供」,才能準確知道別人的意思。我覺得從那時開始我對「其他人」的存在意義或者社交的理解已經偏離了正常童年單純的目光。

我相信中共怕的不是普世價值裡的民主,而是十幾億人自行定義出來的民主,而且面對香港八百萬人不少都是小學程度的,新一代所追求的民主和其他人眼中的民主的落差,就更是頭痛。只好簡單一句:NO。

不是說沒有能力做到,而是當大家都在用自己的定義去做自以為是同一件事時,會有很多神奇的事情發生,福禍難料。分裂卻是100%肯定。單純求維穩的話當然不可能批准。

雖然不中聽,不過真民主是你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而中國人不懂負責任的藝術現在經過林鄭和國媒的多番國際演示,已經令全世界暗地有了共識。一個社會裡個人選擇會影響其他人,所以建立民主不只是一種政治制度,還要包含配套的通識、公民和人格教育。現在香港只有國際學校比較注重人格教育,一般學校把道德或者信仰當成是後兩者的代替品,說實在其實強差人意。每個人能力不同,不是說人人勇武就是最好;人格是社會和個人的介面,如何再能夠融和的位契合,而不是人人都掛同一種正能量面具就是好。

你不能搞到別人沒生意做又激怒很多人、嚇到一班富人之後很可憐地說自己沒得出街理髮。你不能自己在背後沒下對指示把事情越弄越大然後賴學生受外國勢力影響又說賴特定科目沒做好。

如果出發點是逃避選擇的責任,什麼制度都難以有好結果。如果亞洲地區的文化很重視人如何去承擔責任的技術,美國不會是世界第一強。所謂的負責,不是示威要警方批才合法,而是政府和商家明白人們會有如此表達訴求的需要,建立有效的影響渠道再買下保險,把大事化小,絕不是你有你示、我愛做什麼就什麼,管他一百萬還是二百萬人上街。

通識、公民和人格教育其實應該三位一體,目標是令大家都去負上自己能負的責任,所以不是通識教育有錯,或者愛國教育有失,而是香港的普及教育因為是以公開試為「最終目標」,有很大的盲點,讀不好書在學制裡受盡白眼,以為賺到錢即證明自己比較優秀,而讀到書的,卻是少數人口裡的弱勢,結果得千方百計維護一己優勢免被欺凌,大家難以團結一致全盤考慮社會整體發展需要,結果而言大家都變成努力推卸自己的公民責任,本來就對社會穩定極度不利。

先推廣真正的負責任文化,才能談真民主,不然就得「被統」。這就是香港人要面對的命運。

題目 : 香港是這樣 - 部落格分类 : 新聞報道

tag : 心理歷史學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