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Why baby girls are killed

I have always wondered why many cultures in the world systematically kill baby girls. According to the laws of evolution, this widespread practice should bring survival advantages.

A recent research data makes me wonder if I have hit the jackpot of explaining the edge of such brutal practice.

This research investigate sex-sensitive neural changes under psychological and physical (immunological) stress.

When boys are either under chronic pressure, or have some inflammation (e.g. allergy caused by pollution), they don't show the same level of change to the neurons as girls do. They need BOTH to get the same change, which would lead to heightened chance of depression during future exposure of the same factors (either of the two kinds of stress).

It means girls who are raised in a poor family OR not loved by those close to her, will have a PHYSICAL risk factor of developing emotional disorder if they don't have a good life afterwards, or catch an inflammatory disease like COVID-19.

This is a huge problem because females tend to be the caretaker, and a depressed one is harmful to not only herself but all those around her.

It means girls who grow up in a harsh environment are easily not viable as a mum.

Killing them when they are a baby might actually save the family precious resources when there was no social benefits nor community support for depressive patients.

Though, obviously, this practice would be a great lost to the society since theoretically for every baby girl killed, it entails a man is not having his bride born into the world and he would see himself as "a loser". This would effectively destabilize the whole area.

The problem is, social benefits don't really work without a full-flown democracy and there are just too many societies which are not compatible with this method of running the machine.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covid-19

Feeling Canon and being unwise

Recent outbreak of COVID-19 in groups which identify themselves with the "canon" political stand hints at the trap where people overgeneralize their image of being "correct" and make unwise decisions that is downright "stupid" from other's point of view.

No doctor would approve of 20 people chatting and eating (=without mask and high chance of spreading virus) in a crowded small space (such as a non-luxurious flat in Hong Kong) or hundreds of people eating, dancing and singing without masks in an indoor space for hours, under current global health circumstances.

Remember they were not only putting themselves in danger. There were elderly people in those groups, and these people should at least be pals, if not loved ones who share the same political views (or hobby). Theoretically speaking they should not be happy to see their dear friends attached to a ventilator.

It is VERY dangerous to laugh at these people for being "selfish" because we will forget that it is the darker side of human nature behind such mistakes. Being intentionally evil is perhaps preventable by a good strong will. Unconsciously so is much harder to stop.

How the Italian doctors back then not very long ago reacted to the suggestion of washing their hands before tending their patients. They meant no harm to their patients albeit they sure have killed some of them with literally dirty hands.

Human nature is full of twists and therefore laughing at others for their mistakes is perhaps the most dangerous thing one can avoid from doing.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小孩超貴(下)

老實說我覺得不是民主好不好,而是現在不少人都覺得很煩、對家的價值觀完全不能接受,就在開打的邊緣了,雙方各自都有「攬炒」派——英國人歷史修養好,一看就知道兩邊基本上都沒有理智可言了,連忙出招叫人快點走,希望減少不必要的傷亡。反正香港這樣搞到劏房處處,連千呎豪宅的房間都仍然是劏房格局的可悲玩法,空氣污染再減廢也難以達標,下一代的競爭力(尤其體力)如何真的不用再問了。不是他們的錯。

回正題。只要經濟一直發展下去,「家庭」教肓的經濟競爭力的確是越來越低,到最後會變成英國那種寄宿學校的形態,家庭生活只是人生的點綴那樣。不過管理團隊的政治水平和教學理念一定要很高(大概因而一個注重普世價值的宗教是必要的……),不然學校生態會很黑暗,畢竟未經教化的小孩十之八九會有「獸性」,而部分成年人會因長年接觸而心智「退化」。

除非好像丹麥那樣,因為相對早地就把整體的國民教育水平拉了上去,而且曾經何時「單一民族」,學校的功能變成純粹的集體靈修、競技(包括學術)、補習和課外活動的場地,因為孩子從小就有自學自理的精神(因為家長的家教水平高),家長很快就只是個監督,這樣的教育形態才是最便宜的。

COVID-19基本上就是把未去到丹麥這種階段的國家從先進經濟體系給刷下去的「終結者」,再迫那些「差不多達到」的加速進化——因為對於「全民接種」,我是不樂觀的,因為患者的抗體反應三個月就沒有了,T-細胞為主的抗疫能力不是人人都有足夠的生活質素維持。而且大概就算是疫苗,也難以有半年的時效。半年之內,難以全世界都打上一針啊。更何況現在疫情還未見頂呢,到能大量生產疫苗之時,大概有些國家醫療體制早已捱不住崩了,他們分分鐘連打疫苗的人手都不會有。

「香港」最後會站在「被終結」的一邊,是顯然易見的,因為大部分能實行丹麥式家教的成年人都沒錢/沒樓難以給下一代良好的居住環境和合符理念的學校,更重要的是超長時間的工作文化不容許家長進行有效的監督(時數幾近差一倍……)。

但,歷史一向證明經濟繁榮絕對是可以用血汗(人權)來換的,所以有同理心的香港人快逃:香港不能沒有強大的經濟活動支撐,救不到又留下來真的只是自虐自殘,要有絕後/心理崩潰的準備。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小孩超貴(上)

最近不同國家有很多孩子都因疫情不能上學,不少人終於發現對國家來說,其實養小孩是很貴的經濟活動,而經濟競爭力來至怎麼把成本壓下去。

要是沒有學校和強制教育,沒了大家都上學的朋輩壓力,很多小孩跟本不願天天學習,再說家裡也不是人人都有像樣的學習環境——學校一般都比較最窮的家庭整齊清潔。

要是沒有肯一次過照顧很多學生的老師,很多家長都要在家裡照顧孩子,這樣勞動市場自然就競爭小了很多——老闆每一分錢的投資所得到的人力質素明顯會低很多;而且如果每個家庭的孩子數目統計上一樣,上一代的教育程度就會複製到下一代,就算有兩、三小時的網上教學,始終小孩子大部分有精神的時間都是在家裡過,人力資源依然難以一代就脫胎換骨如香港。

另外要是孩子沒能大部分時間在學校這種團隊生活的形態中渡過,大部分孩子缺乏比較和交流,難以發展出能夠相容的價值觀(因為家教怎麼解釋一個做法可以有很大的不同,例如你為什麼要工作——有些家長會說是賺錢養家,有些是強調比起動物吃上天給你的東西有保障,有些是出人頭地證明自己的價值,還有就是貢獻社會孝順父母),將來出社會工作,會多了很多爭執和對抗(例如會有人看不起做賺不到大錢的工作的人;又有人會拼命把別人踩下去為了證明自我;有些人很有道德原則覺得不重視社會貢獻家庭有善的老闆是無良;有些人會覺得沒有福利等保障的工作根本就不是正當的工作<-你看看這裡多少題材可以搞出吵不完的架),不利協作創新的經濟發展。香港不久之前才推出全日制的小學,所以現在香港的成年人大部分的價值觀都深受家庭(大部分父母都是移民!)影響,因此社會分裂的程度絕對不是立法或者洗腦廣告可以搞定,而是每個細節位都有各自不可退讓的想法,而正當的解決方法就是建立民主制度讓大家有個「各退一步」的空間。<-好明顯會有很多人不認同這種能讓各方建立互相尊重的手段,因為他們沒覺得有必要尊重別人的想法,覺得要說服人好麻煩不如來硬的更快;當雙方都這樣想就鐵定會真的打起來。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丹麥,我成功破案了!(下)

3. 先進社會裡很多人都是專業人士,大家都不懂對方的專門知識,於是所有的東西都講求「信」,或者說是「認證」。所以,大家平日都要掛起很正經的臉孔,做事一板一眼跟足規條,甚至工作環境的整理、衣裝都有各種細節上的限制,最後還要給人看見自己在工餘時間也是很努力地鑽研專業,放工後都要努力維持自己的專業形象,不然「戲」就無法演下去。

更重要的是,因為服務對象從「中上流社會」變成「普羅大眾」,從業員的工作量自然增多、時薪減少而且客戶的個人喜好變化大,「輕鬆」是絕對談不上的。發展中國家的環境一般較差,而且多數孩子都沒有接受正規的體育訓練,也沒有條件養成運動的習慣,比起體育鍛練風氣盛(哥本哈根的傳奇之一是一半成年男人跑過全馬……)體能自然不夠拼。所以這不只是心態或者價值觀的問題,不要搞錯。

4. 發展中國家有很多孩子都是被迫學習、因為生活被迫選擇沒有興趣的專業(我曾經因為選擇賺不到大錢但自己喜歡的專業然後生活出問題時被多人認為「抵死」並落井下石<-所以我很鐵了心要找機會移民),既然做廚師之類都可以令家人過安穩的生活、孩子得到公平的教育機會,還為什麼要那麼辛苦(文化差異令什麼叫「專業形象」的定義深度可以差很遠,而且耐勞的體質不是一時三刻能磨出來,硬來會傷身)和違心地從事其實沒興趣的專業?

相反來說,美食去到哪都有「海鮮價」這回事,只要把你提供的受歡迎的東西相對需求變成限量版,就可以輕鬆賺多很多錢。

(3+4)對比(1+2)的狀況,你覺得移民到丹麥的這班人會這樣選擇,不是很合理嗎?

唉,像我這種解到謎會開心到飛起、去shopping反而會燥底的人,真的不適合在香港混。

p.s. 我會永遠記得給我最後一塊砌圖的「證供提供者」,以及感恩中間有那麼多的「小說式巧合」令我得到它。另外丹麥式的coffee time真的很有用,感謝丹麥。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丹麥,我成功破案了!(上)

丹麥曾經有綠卡計劃,吸引了一堆博士移民,然後政府回頭發現這些人很多都在那裡開餐館、甚至洗碗,而且高興地成家立室,沒多少個找不到專業工作就鬧抑鬱,甚至因而回國。

丹麥的管理團隊很不明白為什麼一班智商不低有技術有學歷的人會甘於做這些「讀唔到書唯有能做這樣的低薪工作」,還很正常地成家立室(好明顯他們沒有因為找不到專業高薪工作所以自覺係「廢青」於是不夠膽「拍拖」、「生仔」)呢,而且不打算回國。

是的以人權狀態、社會公義的指標,你很難找到有多少國家是排在丹麥前面,但是這解釋不了為什麼專訪之下發現他們沒有「懷才不遇」的怨恨,即使當初是為了有「更好的事業發展」才來丹麥,而且當中不少人就算回國根本就是「特權階級」,生活不會太差(注:你看看我這種窮人家境根本支持不到讀博T_T)。

作為面不改容站在書店裡看完衛斯理全集的人,我自然對這種「謎案」難以釋懷。

難民心態實在不能完全解釋他們可以為那樣的生活狀態感到「高興」的原因,因為他們在原本的國家並非「生命朝不保夕」的階層(即係不是我這種「垃圾家庭生出來的廢物」)。

因為找不到原因,解決不到就業錯配造成的社會問題,所以綠卡計劃在我打算去丹麥的時候已經被取消了,甚至現在做研究員已不能加技術分移民到丹麥。

私下研究了很多人的證供之後(對不起我承認我對我關心的謎題有超強大的執念),我很高興地宣佈我湊齊了整個故事的「拼圖」,可以拼出一個連貫的邏輯。

1. 這些移民來自的國家,大部分國民的教育程度相當低,終生學習氣氛更差(應該說是沒有多少國家能像丹麥為國人提供終身免費的大學教育……),沒有自我鍛練的普及文化(城市住宅密度比丹麥高、相對缺乏運動空間才是正常啊),所以大部分有錢人都是靠資產滾存獲利,而非因提供專業服務。因此智商高的一群只要學會了專業項目,每天輕鬆服務一小群能付得起錢的中上流社會,就已經能得到相對不低的收入,可以輕鬆過活。

2. 因此這班專業人士小時候讀書所追求的「理想生活」,其實係「輕鬆過活」。
老老實實,有誰的志願會是「只服務付得起錢的中上流社會」?正常人都係「服務社群」啦?大部分人都有同理心的,寧願做個平民飯堂的廚師(例),服務所有人,工作時和同事、客人有講有笑,下班一起去酒吧說有的沒的就更開心,這樣的想法先係人之常情。而且以一個博士的智商來說,學煮飯其實輕而易舉,付出真心研出能客似雲來又賺錢的食譜其實非常容易。就拿本人(我因為喜歡試作古怪的東西重新發明各國譜系所以有「暗黑廚神」的名號……)來說,我認真起來連挑食的家人都食指大動,而且不需要試作,只是直接把不同的「公式」混起來用而已。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PH]洲際設定差異(3)民生安全的硬傷

老實說我的「本命宅」是心理歷史學,因為從小每次接觸歷史,對「設定」的影響深有感受。我還記得第一次看到中國的綜合地理地區(地勢高度、河的形狀、植被種類),心裡那種好像和開地圖炮的死神打了照臉的震撼。

中國有大量「鳥不生蛋」的地方是水源的發生地,而這些地方並不是完全不能住人,只是活得艱苦而已。因為地理問題活得艱苦的民族,一定會進化出特殊的價值觀去合理化自己的苦難,去逃避「其實人生不一定是那麼苦」的想法,強行為苦難加上意義等等、令他們難以發展出大量「改善生活質素」的科技活動,結果生活水平其經濟發展越拉越開。

當這班注定是長期貧富懸殊的受害者發難(例如因為人口眾多開始對上游造成污染),下游就很難不當災。於是,管治的重點,從來都是強硬地合理化貧富懸殊、然後人口一多就迫他們搬到下游過城市為活動核心的體系,結果就一定要貶損他們本來的生活模式、不斷否定他們的價值觀、甚至侮辱他們的文明樹的發展潛力。

再說明白一點,這裡沒有什麼「漂亮」的手段可用。世世代代的管理層都得做共通的「功課」——「打壓」這類文明和民族。做不下去就等着「被咬」。

1+2+3的策略實踐出來造成的各種邏輯上的扭曲一代一代地累積,注定了今天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對立。無論換了什麼民族上去管理這個區,策略的大方向都沒有多少選擇。於是,能看懂的人自然對深層次的「改革」就很容易死心了,而當剩下一班沒那麼看得懂的人在瞎搞,當然更難有什麼可持續的改善。

困局的出口不是沒有:針對地理問題進行大範圍的基建改造,但這很明顯是人類成功開發了例如火星這些地外空間之後,才會有足夠的經濟基數和工程、生態管理技術去達到「根治」的目標。

所以我一向都極度支持發展宇航和太空殖民科技,因為這些科技方向能產出來的「解」可以救到很多人。而這一刻我相信各方對相互的正確理解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暴力衝突,以爭取更多時間、資源更快地把「解」弄出來。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PH]洲際設定差異(2/3)經濟結構的硬傷

作為一個經常出產難民的地理分區,越多國界、語文上的分野只會造成彼此的國民生存率大大下降,所以進化出很強烈的「維持統一」的意識可以說是保持繁盛的科學條件。

因為「什麼都沒有死剩條命」的人口是常見而且量多的「品種」,自然不利歐洲那種遍地幾百年的中產大宅以及衍生的生活模式和政治體系——難民易被血汗的共同命運、令民眾的怨念很自然就會跨代積壓,一旦爆發起來,一開始的「理由」是什麼、誰在後面煽動以及有什麼政治企圖,都已經不重要。

在這種心理歷史的條件之下,管治文化的進化樹「點點數」的方向自然沒多少選擇。管治方能保證人們努力之後可以得到的,大概只有子孫。於是,能推廣的文化,也就只有過份強調「家庭、血脈就是所有」的玩意了……

這樣的經濟結構的好處是對於各種災害回復能力很強,人口供應源源不絕;缺點卻是當人口去到地理環境容許的上限時難以自我調整,結果很難累積財富,以及因為生育率高(比起同樣生活條件的)造成競爭大,人民難以向上流。民眾的心態自然傾向得過且過,比起努力上進,更重視即時享樂,結果明明央央大國,被「小眾」民族翻桌的次數居然少不了……

然後就是山區地形令人口密集在水災容易發生的地方,要是在同樣的地方搞工業,難免極難控制污染和天災對經濟造成的損失,而且成品「運費」相對高昂,不利全民「爆買」的商業社會發展,於是注定大部分人只能世代務農過清簡生活,不然會變成「攬炒」。要是文化方面不能令人民甘於種田(例如推銷人們在政治官場失意時回老家種菜的作品),才真的會dead end。

背後的深層問題不解決,再多幾個魯X都寫文痛罵多幾多回都沒用。

p.s. 因為本人在高小已經迷上科幻,而寫科幻的基本功之一就是在腦裡玩設定特殊地理環境的SIM CITY(典型例子:大空殖民地),所以對中國地區的地理人文設定的特質深有「比較」。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PH]洲際設定差異(1/3)人口結構的硬傷

西方國家應該在此刻才發現中西文明的差異有多大。作為本命係「心理歷史學」的宅,我覺得我需要正式的解說一下背後的問題:

中國地區一向多民族,但是因為山區佔多且佔地廣闊,長江等大山大河的設定導致水患一向嚴重(香港有大埔這個「迷你版」說明這類地理形勢如何會有大範圍殺人級數的威力),所以五千年來無論是不是「一國」(事實係曾經「七國恁亂」),就算沒有「人禍」,都是有生之年總會見證「難民四處跑」的玩法。

現在科技昌明,長江大水一浸,上游開始一個又一個現代城市如何受災,全世界都看得清楚。山區的普世管治問題是地勢問題總令人口不合理地高度聚集(例如在水邊),所以巍峨江山不止人才輩出,而且難民年年有,幾十年下來幾近「人人有份永不落空」,而且這種難民是真難民。無家可歸的那種。

很多作者已經對「難民心態」鞭了很多次,但從科學角度看,中華民族多次改朝換代,由不同的民族當家作主,唯一沒「斷過」的,可能就是「難民日常」所衍生的文化生態。

當你經常看到有人失去所有,你會特別覺得自己有得食有得住家裡有藏點歷史的寶物就很有「人上人」的感覺。事實上別的世界設定裡,這樣的日子會「讓人過得很無聊」,於是大家有點資源就會開始自我挑戰、自我鍛練、發明創新、思想革命等等,結果每個民族的文化面貌都非常鮮明。

另外,失去所有、流離失所的人很好使喚,你不需要特別的「技能」去令人信服你作為「管理者」的地位,就因為你是「原居民」。因為難民源源不絕,所以管治階層幾千年來都沒能有足夠的能量去進化成為一種「專業」(不只有高深的學問以及知識的推廣、發明創造應付新挑戰和承傳,還包括從業人員的認證和質素管理……),相反國家的經濟「穩定」依賴不斷有難民這種「二等人口」供應;結果發展大量工程科技落實創新基建去改善民生的意願很難維持——偏偏國土那麼大,不會是一個朝代就可以治好的。結果難民易做,民眾「聽天由命」的信念就是從這樣的無力感進化出來的,而這種極度心態不利先進文明發展。

幾千年下來這樣的社會氣氛所薰陶出來的政治體系,面對如何解決一個「政治困局」,當然不會與不同進化樹跑出來的體系輕易達成共識。

p.s. 美國其實都有這種地理上硬傷,只是因為開發得遲,歷史開跑時文明的級數高很多,所以發作的深度沒有那麼中國區那麼誇張。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PH]「站在人與社會中間的國家」設定的必要條件

「社會」的原罪是別人做的事會影響「我」,令「我」受罪,但因為「大家都是那樣做」所以我連反抗都有罪,而且別人會質疑為什麼你不一起犯錯。後面那兩點才是重點,不過沒有正義感的人是不會理解的——人不可能不犯錯,但如果人犯錯不去改過還要去迫別人一起錯,那才是最可怕的下場。所以C教教義的耿直令我無法不覺我它本身很可愛,雖然人膠起來都一個樣(這時候最能感覺到人是平等的)就是了。

「社會」本身就是非常暴力的制度,所以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社會制度認同「人權」去平衝回去。因此我深信我最終無法被中國主流社會所接納是很正常的結果……
「沒有國哪有家」的論述只是反映了「社會」(注:先有社會後有國家……)制度本身對「家庭」的存在不利,所以要「國家」這個架構去建立外在的權力制度去定義哪個「家」可以繼續存在(=進化成特權社會,有特權者會受到制度的保護)。

p.s. 再聲明一次本人的宅項目係「心理歷史學」。從小師長都會質問我「你這是哪學回來的」去回應他們不認同的見解,而我每次都答那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所以我的自我認知從來都是「異見產生者」,天職係得罪人,因此主流社會對我的吸引力係零(起碼我身處的那個如是),尤其從小不少人都說我很快就會被弄死,所以我非常認同健康的關係係雙向的。不然彼此之間只退化成純粹的利益關係,何苦呢。

題目 : 論文。報告。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學術文藝

tag : 心理歷史學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