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短篇]折扣的殺傷力(4/4完)

RE0001回想,從小去主題公園,都是跟社區裡組織的親子團(因為團票更便宜),會說明什麼時間在哪裡吃什麼,指定看什麼節目,還有什麼時候要集合回去(一般離閉園時間有一段距離),從來沒有試過這種自由愛玩什麼就什麼的機會。

「爸,你喜歡玩什麼?我陪你玩!」RE0001興奮地問道。
「我愛玩的你還不夠高玩囉……別叫我爸。」王先生作狀怒道。

「那你去玩,我去拍你。」
「不要,另外不可以放我們的照片到互聯網上。」
「當然。我很乖的。」
「你這樣說我更不安了。」

結果王先生還是去玩了一堆成人限定的機動遊戲。

「哈……好了,到你了,你要玩什麼?」王先生像是大小孩那樣玩到自己幾乎體能極限才收手。

RE0001瞇了一下眼說:「我要和你比槍。」

「你?哈哈哈?當自己是特務是吧?可以對戰的射撃遊戲是……這個太空戰記是吧!」

激戰一輪到了最後,王先生以七比六險勝。

「果然是學徒,你這樣下去真的可以做特務了。」
「不,特務和遊撃隊差遠了。」
「別給我這種時候玩學術正確。」
「其實如果你是在最佳狀態下,我一定輸得很慘。」
「喂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很討厭?」
「就只有你。」
「不會吧?」
「其他人都直接叫我去死。」
「嘩哈哈哈你看看你。」

胡鬧了好一輪之後,終於在吃飯的時候,王先生問:「其實,電腦給你的劇本是怎麼寫的?」

「只有一句:帶他去玩。」

「你怎麼叫我相信你?我第一天見到你,回家之後想了一整晚,為什麼系統會知道我那麼多私隱的事情,而且還能讓你令我說出來,而我們根本沒怎麼相處,但從那天開始,我就總有一種大家是朋友的錯覺。我很想知道系統是怎麼做到的,因為我其實一直都覺得很恐佈,但你的表情告訴我你並不是全然在演戲。」

「你可以笑我,但以我對系統的知識,系統並不知道你的私隱,但是總能猜到背後有什麼原因。而我本身私人的願望並不難猜,這種想法是孩子十成九都會有的吧?我的願望剛好就是你本來就該做的事,這裡我們有明顯的共同目標,而且你的心情我明顯能理解,而我的心情我想不難理解,本來朋友就是這樣的互助和理解的狀態之下結成的吧。所謂的誘導,就是假設只要把設定優化,就能按照設定自然發展下去達到指定目標的概念,所以我並沒有被告知要演戲,連穿什麼衣服都是我自己決定的。」

「我很好奇,其他學徒也是這樣被分配這樣的工作?」

「要猜人的願望,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經歷過半個世紀的大數據累積,人工智能系統的判斷準確度早已達到實用的水平。在大學裡你也學過了誘導系統運作的原理吧?基本上系統能看穿人們的審美觀然後加以利用作為工作動機去建議相關職位,比起加薪更能提升生產力和生活滿意度。」

「你不會不安這樣缺乏明確指示的工作會很難做嗎?我聽起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我也許是你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成功的例子了吧。」

「不會啊,起碼我個人的經驗是系統的誘導的確做得很好啊,而如果你真的要問……我會說,我相信系統的判斷。一直以來系統說我做得到的事,我都真的做到了。」

「呃啊。」王先生又反了白眼。「你果然……還是個小孩呢。」

「我明白你想說什麼,但本來做不到的事,就想辦法去解決,人類不就是這樣進步的嗎?反正現在我沒事可幹。」

「哈哈哈,也對啊,那你就加油吧,祝你武運昌隆。」

「我們繼續去玩吧?之後你也該找個女友來陪你了。」

「不、要。」

「隨便你。啊,我要去玩彈床城堡!」

「你……你穿的是裙子啊?」王先生慌了。

「我有打底啊,你看,裡面還有短褲。」

「你……喂。」王先生作狀舉手機拍照。

幾個保安衝了過來:「先生,兒童區內不可以自行拍照。」

「哈哈哈哈哈!」RE0001在巨型彈床上跳得很高,一上一下的,指着被保安查看手機照片中、非常尷尬的某男子在喪笑。

「一會我跟你用碰碰車決鬥!你這個死小孩!」王先生不甘心地大叫說。

(本短篇完)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科幻 心理歷史學 人工智能

[科幻短篇]折扣的殺傷力(3/4)

工作對象提早出現了。

RE0001繼續吃未完的下午茶。然後發現工作對象瞄向自己的方向,黑臉了一下,轉頭問廚房負責送餐的大媽道:「那雙馬尾的小女孩是今天才來的?」

大媽一邊夾菜一邊回:「她可乖了,還教旁邊的孩子做功課呢!你知平日那對母子真的是打雷那麼吵的吧。」

「唔……」男人的臉更黑了。

咦咦咦,一般反應不是會給讚還過來搭訕的嗎?果然不正常啊。RE0001大口的喝不再熱的熱可可解窘。

男人領了餐,往飯堂人疏的角落坐了過去。

唔,這看來沒想像中的容易。

RE0001吃完收拾好之後,就走到男人的面前,掛上天真無邪的笑臉問道:「哥哥你是不是什麼地方不舒服?」

「你……是系統派來的吧?」男人目露兇光。
「嚇?」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不用扮傻了。這裡窮人的孩子沒人會把衣袖的鈕子扣好的。然後就是這裡沒有人會把可可攤涼了才喝。大家都很餓的。」
「呃……我的演技果然不夠好呢。」
「你來幹什麼?」男人單刀直入。
「找你去玩的。」
「不,你回去報告系統,我沒有這樣的興趣。」男人臉容扭曲地回道:「然後就是我對雙馬尾沒興趣。把你的頭髮現在就給我解下來。」

RE0001注意到後面那句男人是看着食物說的,哦,應該是喜歡雙馬尾的吧?直覺告訴她。
「我的雙馬尾不是演技哦。」RE0001嘗試回敬一下。

男人震了一下,之後果然轉移話題,壓低了聲音說:「不,我不會去玩的。不會和任何人去玩,也不會去玩。」

RE0001突然覺得這個大叔很可憐。「我沒見過我爸爸,我一直都很想和爸爸出街玩……」
男人居然知道這句是真話:「但我不是你爸。」
「我知道,但我沒所謂。」
「你不要給系統利用了。就算我和你去玩,我也不會成為你爸爸。」
「我現在都能工作了,可以自己養自己,所以你不做我的爸爸也沒所謂。但我想要個回憶。」
「即使是假的?」
「回憶不會是假的啊。」
男人反白眼了一下:「唉,你這代從小被電腦洗腦的小孩真的是非不分。」
「你不想要這樣的回憶嗎?」
男人聽完,呆坐當場,數十秒後,眼泛淚光。

「小時候我家裡因為剛被強制移民,所以父母工作進修每天都很忙,我很少可以和父母一起相處。有天我家附近開了新的主題公園,我很想父母帶我去玩。」男人突然進入回憶狀態。「父母因為每天都很累,而且公眾假期的票價並不便宜,所以一直推搪。然後有天突然我再提起這件事不久,他們收到系統送來的宣傳,說家庭單日票有很高的折扣,而且可以任選兩個月內的任何一天,於是就買了下來。那時候我們一家都很高興,我這一世都記得他們那一刻的燦爛笑容。」

「後來我們去主題公園玩的時候,一開始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但是很快就發現父母一整天都沒有買折扣票的時候那種程度的笑容,而且他們並沒有注意我是不是玩得高興,只是不斷自拍放上社交網站,然後又不斷做網評去換公園內的餐廳的折扣點數。」

「我後來一邊玩機動遊戲,不邊不斷問自己到底我為什麼那麼想要來主題公園?我為什麼要做那麼無聊的事?」

「我們一直玩到公園關閉。父母問完我是不是玩得很高興,沒等我回應,就很興奮地給我看社交網站上的LIKE數還有親友的回應,然後他們結論是,買到折扣票真好。」

「……等等,你為什麼要哭?又不關你的事。」

「哥哥你那時候沒有?」

「吓?誰那麼無聊哦?為什要哭?」

「但你剛剛也不哭了麼……」

「……啊。」

「……如果哥哥覺得帶我去玩會很麻煩,我可以向上頭申請出臨時監護人的車馬費給你。另外去哪我都有免費票。」

「不、用、了。你想去哪?」

(未完)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心理歷史學 科幻 人工智能

[科幻短篇]折扣的殺傷力(2/4)

專業職能4B級的人士收入不低,足夠令一家人在郊區住在精緻的單棟屋;而社區飯堂的客源主要是因為能力規格不達使用「人工智能輔助系統」的下限而收入處於社會最低層的人士以及其孩子,食物款式普通而食材一般都不是最佳狀態。

RE0001網購了一套基層小孩的二手服裝換上,叫了自動駕駛的士,去到了系統預測對象出沒的地點。

時間尚早,她決定自己也買一份下午茶順便視察環境,以便開出自然的搭話話題。

「妹妹,自己一個呀?」鄰桌正在一邊吃三文治一邊督促小孩做功課的大嬸友善地問。

「做完功課,肚餓了。」自然地編了故事。

「你看看別人已經做完了!」大嬸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大聲嚎叫:「你這個笨女兒怎麼這樣懶!這麼簡單的功課做了整個下午!」

RE0001忍不住看了看那個看上去大概七歲的小女孩的功課。「這明明很淺啊,四、五歲的孩子大部分都已經會做了。這搞什麼?」RE0001心想。「而且還是紙筆版本的,簡直就是歷史科裡的文物啊!」

一滴滴的眼淚從小女生的眼湧出來,滴到紙上化開。

「你個衰女不准喊!再喊信唔信我打死你?」

雖然RE0001不大聽得懂大嬸的方言,但看到她把餐刀作狀劈去小女孩,傻的都猜得到她在說什麼。

RE0001在自己的理智運作之前身體就移動了,自動的擋在小女孩身前。然後突然想到自己工作中,即時冷靜下來,把罵人的話吞回去。

「我來試試看不看能教會她。」

「如果你可以的話就好了……」大嬸突然嘩啦嘩啦的哭了起來。

RE0001從來沒見過這樣為一些小事就激動的場面。人工智能主導的場景之中,人與人之間很少會有這種誇張的感性互動。

「你試試做做看,我看看你是怎麼做的。」RE0001放輕聲音說。

不用半分鐘,RE0001就發現了:「她根本沒把題目看好啊?」

「你說什麼?」大嬸問道。

「我有看啊。」小女孩抗議。

「不用騙我了。你沒有整句看完吧。你看到這裡……」RE0001指了指題目的後半處,道:「就開始做了。」

「所以沒有看到題目在問什麼。她只是用猜的。」

「吓?為什麼她會這樣子?」

「心急吧?」RE0001沒好氣地答道。然後用手摺了一下題目紙。「我給你一餐飯的時間做這半頁的題目。看完才寫答案。媽媽要是等得不耐煩,我陪你談天,總之不要插手。」

「哦。」兩人一起答道。

最後大嬸在手機上玩遊戲,然後RE0001悠閒地吃下午茶。

「做完了!」小女孩神氣地道。

「讓我看看答案。這真好啊,除了這題之外都答對了。」RE0001看了一下。

「真的?」大嬸喜上眉梢。「你知道她從前在系統裡做功課超懶的,總是做得超慢,又總是做錯很多,結果我不時打她。」

喂,打小孩是犯法的哦。RE0001聽到眉跳。這都什麼年代了?

「給我看看她的學習進度系統記錄和設定。」

果然,練習的完成時間都比她剛才完成的速度快很多。「是你幫她做每題的時限設定的嗎?」

「當然,完成時間越短,系統評分越高啊?不嚴格點將來就不能接受專業教育了。」大嬸答道。

但現在連正常的學習進度都追不上啊……唉。

RE0001有點明白為什麼有些人被評為「和人工智能輔助系統不相容」了。
「你先不要設時限,要設也設定完成練習的數目吧。」

……對象差不多來了。要先整理一下心情。

(未完)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心理歷史學 科幻 人工智能

[科幻短篇]折扣的殺傷力(1/4)

因為LP大人明言想看,所以出超短篇試效果。

+ + +
「因為您是未成年人士,所以工作時請以員工編號自稱,也請忍耐我們從現在這一刻起直到你完成這個職位為止,只會以員工編號呼叫您,能夠接受這樣的條件嗎?RE0001?」全身穿上緊身黑衣、包頭蒙臉帶上黑色長手套的局長唯一可辨認的特徵就是一雙長腿。「局長」其實是人工智能的系統代言人,所以個人身分並不重要,只是系統認為需要以「人類身分」進行發言、交流的時候請回來的背稿演員。所以統一服飾,個人形象被低調處理。

「RE0001收到,以及接受這個條件。」十歲左右還綁上短短的雙馬尾的女生以不符合並外型的認真答道。

「作為未成年人士,法律並不承認您在任何專業範疇具有承擔法律責任的能力,即使已經完成相關的專業訓練。因此本局無法分配任何牽涉專業判斷的工作給你,希望你能理解。」

「RE0001對此沒有異議。」

「RE0001是本局第一位學徒,但很不幸地你已經被系統安排了大量的工作個案急需處理。相關的資料已傳送到工作專用的信箱,請即時查閱。」

小女生綑熟地拉開手臂上的軟屏然後在臂上的肌電觸阻感測為原理的無形鍵盤打了幾下:「RE0001確認收到四十五個本區個案,以及一百廿十六個跨區請求。」

「請盡快開始處理。需要的援助請直接通過本局的智能資源分配APPS索取。本次會面已完結。」

「RE0001沒有問題,感謝指導。」

「解散。祝 工作順利。」
「有賴支持。」

+ + +
基礎學校裡教導,人類社會運作在人工智能介入之前,只有人與人之間直接的相處,以及人工智能被動地從後支援,導致社會越大,解決問題的效率越低,因為人有個性,有特長,有獨特的成長背景,這些因素極複雜地影響每個人和別人的互動方式,造成很多溝通和交流效率障礙,相比起大部分人都能在十多歲精通母語,廿多歲已懂得「和不同的人相處」的個體極少;相反人工智能系統具備單一性和可預測性,大大地改善了互動時的效率,革命性地提高了人群的生產力和工作能力的成長速度,因此大部分管理和統籌職位,實際上都變成人工智能去做,人類的角色變成只是做背書和發動計劃、進行職能定義的工作。

所謂的學徒,即是十歲左右已經完成了基礎教育,但未夠法定年齡進行專業培訓的未發育的孩子的職場體驗。

人工智能系統從一開始已經指出童工有實在存在的必要性,但發達地區的人民一直都很抗拒這種做法,認為對小孩的發展權利不好,直到「學徒制」被提出來——一班在法律系統下「無事可做」但心智上已經成年的小孩子,的確沒有合理的理由拒絕他們擔任普通的工作。

RE0001其實很期待這份工作——聽說系統管理下其實還有不少人不能適應系統的誘導,而令生活過得很不愉快,但根據個人經驗,自己明明覺得系統大部分時間都做得很好很合理,實在很難理解為什麼有人會「難以適應」。

她的工作是找一班拒絕進行戶外康樂活動的人出來進行適度的戶外康樂活動,簡而言之是「約人出去一齊玩」。一開始的時候她還以為那是系統的玩笑。

「哪有人不願意去玩的啊?真奇怪。」她難以置信地道。

「開啟工作搜索權限:按個案人士的出沒範圍和本人現在點的距離排列工作個案。」

「聲紋身分確認:符合要求權限。結果畫面顯示中。」

……最近的工作對象是稱號「王先生」的人。三十二歲,專業職能4B級。十年沒有工作以外的外出經驗。喜歡在下午茶時段最後的幾分鐘去工作地點附近的社區飯堂買下午茶當晚飯。系統建議於這裡會見他。」

「吓?這搞什麼啊。」RE0001一邊按地圖查看飯堂位置,一邊呻吟。「怪人啊。」

(未完)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科幻 心理歷史學 人工智能

生態平衡

之前買回來泥懷疑有蟲卵,會出現偶然會飛的白色小點的蟲蟲,牠們會令植物病倒,造成了小型作物災害(只有九層塔免疫);然後從花墟新買來的香草居然有一盤藏有螞蟻群,家裡有好幾天周圍的角落見到螞蟻在探索……

連忙用酒精等教會了螞蟻不要進屋的規矩之後(豆知識:牠們用氣味溝通),限制牠們只能在植物群裡活動,不久即發現蟲害不見了。

仔細一看,原來螞蟻很喜歡吃這些「白色小點」,所以災情終於受控。所謂的生態平衡。

另外自家品種的莧菜已經收集好第四代的種子,明年應該可以大量種(=能吃的量)了。所以開始學種油菜。第一批因為連續幾天回不了家(或者回到家但倒在地板上然後第二天又趕去上班)忘了灌水結果長到葉面長近2CM就死掉了。現在第二批努力中。

題目 : 花草樹木 - 部落格分类 : 興趣應用

[SF大綱]2084

如《1984》一樣的監視型社會盛行了半個世紀之後,於2054年因為量子電腦的普及而進化成設定誘導型社會。

量子電腦運算的普及,令平民也能擁有的私隱變得成本昂貴,卻大大減低了管理者使用「設定」進行誘定的成功率,令監視顯得浪費人力、多此一舉的行為,而且極權和民主的邊界變得極度模糊。

因為,要滿足極少數「異見者」的個別要求,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所謂的使用「設定」進行誘導,除了終於能從基因的角度一直去到當其時的情境來運算各種誘導的成功率和成本效益,還有因為量子密碼的奇效,管理者管理秘密、和執行方交流的成功率大大提升,而人工智能作出的決定,往往比純粹的「民主過程」準確和效率高,人們自動放棄傳統的民主流程,慢慢的把政策的主導權讓出。

2074年,初代超級人工智能「Rest In Peace」經過廿年的地理氣候經濟模型的運算,總結出「最佳」的世界人口及經濟產業規劃大綱,然後聯合國通過實行全球人口、文明及產業再分佈,成功迴避了氣候轉變導致的經濟崩潰,以及第三次世界大戰——有了量子電腦,即時翻譯變得普及和實用,學習「外語」成為了一種非必要的技能,而文明之間的磨擦突然就淡化了下來。

2084年,第一代在新世界裡長大的孩子(十歲左右)裡的精英階級完成了個人化的基礎教育(注:一般學能資優生只要從幼兒期接受一對一的教育,十歲能夠完成相等於DSE程度的課程是很正常的結果)踏入「社會經歷」,開始以「學徒」身分進入職場,以「純真」的角度去經歷人類史上第一回的「設定誘導型社會」。

量子電腦未普及的時候,曾經有過像《Psycho Pass》那樣的超監視型社會的科幻故事。量子電腦普及之後,人們反而明白了所謂的「命運」是真實存在,但並非不能改變。「監視」也變成了「輔助」和「誘導」。

例如提供個人化的折扣鼓勵令醫學風險高的人選擇健康的生活模式——雖然不是人人都會跟隨,但從統計角度上就節省了很多不必要的社會資源分配問題。

又例如為已知駕駛風險高的人提供公共交通優惠,令他們不傾向自行駕駛。

又或者透過假抽獎來給有上癮傾向的人更多的免費康樂活動的機會,減少他們對不良嗜好產生興趣的機率。

更參考了廿一世紀初期社交媒體上的假新聞及偏則報導對群眾的重要選擇影響,以非物理入侵式的方法令「高機率無法成為負責任父母」的群落自行選擇不生育等等。

最重要的是,之前盛行的「監察型社會」收下了巨量的資訊,參考及分析了(包括網遊的大數據)之後所實行的教育系統改革,能夠令人們能在更短的時間裡培養出實力、更能發揮所長、而且樂於在適合的崗位上負責任並因此感到快樂,大大減少了各種不必要的資源消耗,大大減少了人類作為一個物種在地球上的破壞力。

往日長期充斥各大報章版面的「社會問題」,無論是嚴重性還是幅度都突然大減。人類文明突然從烏雲密佈的景況變成曙光初現。

曾幾何時人們都以為只會有「反烏托邦」,突然出現了「相對烏托邦」,人們除了大感「不真實」之外,那些沒有成功被「設定誘導」的極少數民眾,他們的心情和處境就像掉進了黑洞之中,因為原來被成功設定誘導到良好人生的主流人群,會很努力地避免思考設定誘導的存在,也所以對於這些人的抱怨以及生活遇到的問題會自動迴避。

看得見他們的存在,而且還未去到「屏蔽」這個設定誘導的事實的群落,也擁有能夠處理這些「例外」的能力,就是各行各業裡出現的「學徒」們。

p.s. 如果有人表示對這樣的題材感興趣,我會出短篇試水溫。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科幻

[超短寓言]人類的生存技巧

狼群損兵折將回到狼穴裡,氣得很:「都是人類的錯,居然出動遠距離武器!」

「當然!你知道人類有多瘦弱嗎?若無武器,他們根本就打不過我們!」

「對對!得殺了人類,我們才能吃到肥美的豬肉!」

「晚上趁他上洗手間的時候去伏撃他吧!」

於是,可憐的人類就那樣死掉了。老虎剛好吃飽了在豬欄後面不遠處小睡,還沒睡醒人就已經死掉了。話說人這種瘦到死又弱得要命的動物,老虎才不想與之「玩」,更不想吃,正常情況下都會無視對方存在。狼群也覺豬肉實在比人肉美味太多,所以人類長得瘦弱但養了一堆肥羊肉豬,反而是個保護因素,因此可以大量繁衍。

而某忠犬因為早早知道打不過,看到勢色不對,連忙逃了去附近的城鎮求救。

結果一堆長得壯碩的人群拿了槍、騎着馬和一班大型戰鬥用犬攻進山裡,把狼群滅了。老虎睡醒看到了人的屍體又看不見那狗,很聰明地不動聲色的躲了起來,沒被發現。

「啊啊死老頭你養的豬真的好吃啊!」人們在領走分到的生豬後,把剩下來的一隻豬,烤了分着了吃。

「我騎的好馬也是這沒運氣的老傢伙培養的,我發誓我每次看到牠就會一直很掛念你!」

「老頭子啊,我們幫你報仇了啊!」人類一邊喝酒一邊懷念這個獨居老人。

到最後,狼還是沒有吃到豬肉。

+ + +
故事教訓:
所謂的生態系統,就是像虛構故事情節那樣巧合的微妙平衡。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超短寓言]馬群大戰惡狼

承上回《豬的朋友是馬》。

狼群於是打算向馬群下手,可去到馬群棲息處,才知道此仗不易。

馬的體型比狼更大,而且是長跑能手,腳蹬極有殺傷力,而且有團隊精神。

於是牠們尋找落單的幼馬下手。怎知道一隻體型不算很大的狗突然撲出對牠們大聲吠。

「你傻啊,一隻對我們那麼多隻。」狼群定驚之後忍不住恥笑。眼見食物供應增加,大家都流口水了。

「你們別過來,我現在警告!」狗大聲吠道。

「哈哈哈你這樣算是在耍帥嗎?」

呯!

一隻狼倒下了。

「咦?」

「汪汪汪汪汪!」狗繼續大聲吠叫。

呯!

第二隻狼也倒下了。

「怎麼?」狼群後退了。

「汪汪汪汪!」狗迫進一步。

呯!

第三隻狼也倒下了。原來是人類從遠處用槍伏撃。

狼群只好暫時退下。狗兒則帶領受驚的小馬回群。

+ + +
故事教訓:
弱者自有弱者的戰鬥方法。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超短寓言]豬的朋友是馬

承上回《想吃豬的狼》。

狼群回到老巢,討論如何抗虎。

「我們不去一會,老虎沒食物,自然不得不吃豬,又或者只能離開,無論如何一定關係破裂。」

於是狼群等了很久再出山,一樣敗回。

「為什麼那老虎還在,又沒餓死?」狼們大惑不解。

牠們可不知道豬的朋友是馬。家豬原來答應了和居無定所的馬群在天災時共享水糧,不過家豬會向老虎提供馬群的行蹤,而老虎會定時追捕馬群裡的弱者——人類對於這一點並無異議。馬兒跑得不快、見到危險就跑不動,那還有什麼用?

+ + +
故事教訓:
家豬或者沒有戰力,不代表沒本事生存。戰鬥當然是留給變態強者做的吧。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超短寓言]想吃豬的狼

從前有一群家豬吃到超肥,惹來了山上狼群垂涎。

某晚當肥豬們睡熟,狼群跑出來了。正打算大口咬下去的時候,一隻老虎突然撲出來,把狼群嚇倒了。

「你怎麼那麼傻,有那麼多豬不吃,反而和我們對抗?」狼大佬問道。「來吧我們分豬肉吧,好不好?」

「你沒聽過貓科動物的習性嗎?戰鬥才能激起我的食慾,所以我在這豬群後埋伏了很久,就在等你們來!來吧,陪我玩夠之後我就會吃掉你們了。」

+ + +
故事教訓:
久久沒死掉的豬群後面,一定埋伏了變態的強者,請不要以為大自然裡會有easy prey。

題目 : 微小說挑戰。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