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新番]SAO終極負荷大戰1-8看後感

被看成「人工智能」的Alice因為其戰術計算功能而成為爭奪對象。

生靈塗炭的畫面非常合理地出現,然後某個楊過型的角色非常壯麗地自我犧牲救師父去了。

「光之巫女」的名銜超好笑的,但不愧是有心智的高度智能,轉個頭就理解了。倒是某句「就因為出生地方不同所以注定要相殺嗎」真的很能點出戰爭很多時候都不是用生命去做賭注的人所弄出來的悲劇。

歷史或者說是現實因果做殘酷的地方,就是A弄出來的禍由B來承受。所以如果這個世界沒有「抗爭」這種手段令B去推翻這種命運或者說是設定,又或者人類生出智能去創造出制度去改變這種胡鬧無理的設定,我會覺得所謂的「魔王要毀滅世界」這類的命題根本不會有「勇者去拯救世界」的下文。

人類會因為出生入死戰鬥過,因此會同情有心智的「人工智能」。更何況是從人類作為原型抄出來的智能系統。

作為能夠理解「生命的價值」、「戰鬥的意義」的「武器OS」,Alice無可置疑地是我見過的同類系統中最接近理想的角色,而教會她這些事情的,就是SAO系列的男主角桐人。

當她知道對方的將軍要的其實就只是她之後,能想起桐人和「外面的世界」的關係,當機立斷去找主帥,那一刻真是帥呆了。

因為正常的人工智能是無法有這種程度的判斷的。老老實實我都覺得我不怕人工智能被用來當武器(算啦人類真的是什麼拿上手什麼都可以變成武器,論兇殘程度人類肯定不輸很多動物),我最怕就是一堆腦殘級數的人工智能在那裡胡亂暴走。經過這幾個月我相信香港有很多人大概都明白我在說什麼。

「不能理解用交戰以外的手段去解決問題」,比起「武器殺傷力」本身更可怕。

不過本作用的作成方式始終是以人類為原型用進化(即是很多萬個體中只有一個成功「作品」)出來的心智系統,科幻設定上只能算是個「高級山寨」的作法,離人類理解自身存在解構再重建成想要的模樣還很遠,大概要再等多十年科幻世界才會開始有以這種題材為主題出現的作品吧。

p.s. 只希望人類文明能捱到那時候才好。最近的氣候災害令我超級不安,因為從小對這類自然力量感覺很強烈,所以我可以很肯定地說現在和小時候感覺到的一切是不同的。打不打仗是人心可以決定的,但打不打風之類不是。所以老實說,世界上已經沒有地方可逃了。今天有數據出來,天災造成的流離失所人數已比戰亂更多了的說。

p.s.s. 一口氣更新了22/11, 23/11, 29/11-2/12的格文,有些是之前打好但之後沒時間修文,怕半夜沒MP錯字多所以沒發出來。

題目 : 動畫心得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科幻 人工智能

[行山]山寮上純陽落照鏡潭

終於成功走完了這條「名川崇山之旅」。感謝某團的老前輩們帶領引路。

之前帶團行八仙嶺,在純陽峰頂看到一班老人家從看起來像是崖壁一樣的地方一個個地冒出來,完全就是山神顯靈的模樣,就立了願一定要跑這條路線一次。長期讀者們可能會有人記得我寫過這一段。

原來,天氣好時這是很安全的一條路,只要衣着得宜(淺色薄身長袖、彈性長褲、手套和行山鞋),操體能的效果能極好,因為兩邊有充足的草木作安全墊以及抓手處。不過天氣一差,這飛鵝山南路一樣的上法就危險了。

純陽峰山頂有一塊石很好坐,但之前因為遲上,次次不是趕時間就是都有人在佔用。今回早早上到去,打開預備好的坐墊脫下鞋子在那裡打傘休息,爽啊。然後今天那區有比賽,休息夠了之後,把帶來的傘借出,剛好救了一位中暑的參賽大姐。

早上毒霧未出,全藍的天空視野非常好,拍了很多「官方照」,找天來補個圖。

因為一大早出發,所以落山後有大量時間在新娘潭一帶遊玩。然後在照鏡潭看到了出名的雙彩虹。

最後從涌尾出,按釣翁們的指示爬過集水設施出停車場往巴士站上車。然後發現來回都是乘同一位車長駕的車呢。

只能說,今天最有用的工具叫手套(長袖長褲是必然的,上山時我把左臂露了幾分鐘做實驗,立刻花了八劃……技術不夠呢)。沒有的話可要吃皮肉苦頭了。

果然是名川大山之旅。曬曬太陽加上狂操一下,忍久了的鼻水連帶一堆污染物終於爆噴了出來,之後應該可以舒服幾天了。

p.s. 學中醫的好處是當你明白了其中的科學原理之後,你可以不用付很多錢買一堆「古怪」的食材再大搞一輪之後吃下肚,反正用些什麼方法把效果重現就能有效了。

題目 : 玩樂香港 - 部落格分类 : 旅行觀光

tag : 行山 八仙嶺

自我介紹

溫的若

Author:溫的若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屬性,有一兩種偏離正常(就當是十分之一吧)是很平常的。假設人有5種互相沒有關係的屬性,五個數值都是「正常」的機會只有一半左右。
但是如果五個數值之中,同時有三種是「不正常」的,那麼100人之中,就只有不到一人,堪稱「異界人」了。

最新文章
異界路牌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異界之門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異界海關
現有人口:
2009年5月29日至今出入境總數:
異界襟章
不會吝嗇一小步
愛香港,愛民主